第一百三十八章 本王不同意和离(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护国公府,夏依依跟护国公府一家人正愉快的吃着晚饭,就听着门外传来了马蹄声,急速的奔驰而来,马蹄声刚刚停歇,大步且沉稳的脚步声就朝着花厅传来。

很快,一个颀长的身影投射到了饭桌上,依依侧头望去,凌轩一脸焦虑的走了进来,看见夏依依的那一刹那,凌轩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护国公府一家人连忙起身,就要参拜王爷,凌轩连忙示意他们坐下,便是快步走到了依依的身边。坐在依依身边的子墨十分有礼貌的站起身来,让了个位置给轩王,自己又命人搬了个凳子坐到最后面去。

依依侧目瞟了他一眼,嫌弃的往旁边挪了挪凳子,离他远一点,冷冷的道:“你过来做什么?府上可没有做你的那份饭,你自己坐旁边茶桌上喝水去,别坐这饭桌上来。”

护国公厉声喝道:“依依,你怎么越发的没了规矩?怎么能这么对王爷说话?”训斥完夏依依,护国公又对凌轩抱歉道:“还请王爷见谅,这全是老夫教女不当,她竟是这般的没了规矩。夏常,还不赶紧添一副碗筷过来?”

“公爷不必如此自责,本王就是喜欢依依这个爽朗的性子。”

“呵呵!”公爷爽笑了几声,其实刚刚他也不是真的要训斥夏依依,他早就已经知道他们夫妻二人的相处模式了,根本就不会担心夏依依对王爷不敬会惹王爷不快了,而王爷,反而还会哄着她。

公爷倒了两杯酒,对凌轩道:“来,王爷,许久未曾一块吃饭了,来喝一杯。”

“好,今天就陪岳父大人好好满饮几杯,不醉不归!”

“好!”

夏依依扁了扁嘴,看着他们翁婿二人开心的饮酒,冷冷的瞪了凌轩一眼,他就知道靠哄得护国公的欢心,好让护国公站在他那一边共同对付她。哼!

凌轩他们喝酒吃饭的话,自然是要磨蹭许多时间的了,依依他们很快就吃好饭了,其余人因着王爷还没有离桌,他们就也都不敢离桌,全都放下碗筷干坐着。

依依却是管不得这许多规矩,直接放下碗筷就去茶桌旁坐着喝茶去了。

凌轩也不想跟那一帮人再这么尴尬的挤坐在同一个餐桌了,便提议去护国公府的房间慢慢饮酒去。护国公眼眸微缩,心知王爷是有要事要跟他商量,便是连忙吩咐夏常再做一些新菜,把酒菜都端到他房里去了。

夏娜娜见护国公和王爷一走,她的胆子便是也大了起来,缓缓走到了夏依依的桌旁坐下饮茶,缓缓开口道:“王妃,王爷他真的没有找到解药吗?”

“是的”

“那怎么看起来,他一点也不着急啊?”

“急,当然急了,不过只是急在心里而已,又何须时时刻刻的把表情挂在脸上呢?”

“可是王爷的生辰就快到了,若是没有找到解药,那岂不是会…?可是你还没有怀孕,王爷他就一点都不担心子嗣?”夏依依小心翼翼的说着这句话,说完又偷偷的打量了夏依依的脸色。

“他素来就对子嗣不上心,他常年打战,早已看淡了生死,有没有子嗣,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依依冷冷的说道,斜眼看向她,道:“怎么?你还能有什么办法让王爷有子嗣不成?”

“没,没有。”夏娜娜口是心非,讪讪说道,其实,在她的心里,已经骂了夏依依很多遍臭不要脸,霸占着王爷,不让王爷纳侧妃。

凌轩和护国公也不知道谈了一些什么,谈了将近一个时辰,才从房里出来,带着夏依依回府,因着凌轩只骑了一匹马过来,夏依依是走着来的,凌轩便是当众将依依抱上了马背,与她共骑一匹马往王府里赶。

出了护国公府骑了一段路后,戏也做给了护国公府看了,夏依依便是要下马自己走。

凌轩左手从身后紧紧的抱着她,右手稳稳的抓着缰绳,脑袋往前伸,低头,在依依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带着一股子酒气道:“依依,你放心,我是不会纳侧妃的,你就别生气了,乖乖的跟我回家。”

凌轩的嘴唇一向都是冰凉的,许是刚刚喝了酒的缘故,嘴唇竟是暖乎乎的,碰触到依依的脸颊时,依依的身子瞬间就被一股爱包裹。依依再也无法对他生气了,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问道:“凌轩,如果没有孩子,你会不会觉得很遗憾?”

凌轩沉默了一会儿,道:“会”,怕她生气,又紧了紧抱着她的手臂,道:“我希望有我们两个的孩子,如果你怀了孩子,我会很开心,我会很爱他们,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很爱。但是,我只爱我们两个的孩子。我不会为了要个孩子就跟别的女人成亲,你不要瞎想了。即便我们没有孩子,我依旧会很爱你,我不会怪你。”

凌轩的语气十分的坚定,依依仰头,看着他有些消瘦的脸庞,因为瘦了,脸上的线条就更是硬朗了。他的目光深邃而略带忧愁。

依依顿觉满腹的心酸,心里十分的自责,垂下头低低的哽咽道:“凌轩,我想给你留个孩子,都怪我,我不争气。”

“不,你别这么想,这不能怪你,也许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呢,对不对?”凌轩劝慰道。

“太医都说了你没有问题了,也许,真的是我有什么身体毛病,才一直不孕。凌轩,对不起,我没能给你留下一个孩子,我想给你留一个孩子,哪怕将来你走了,我也要好好的将你的孩子抚养成人。”

依依说着说着就有些崩溃起来,说话的声音也断断续续的了,眼眶里饱含了泪水。

“依依,你别自责,我不怪你,可能是我的问题,不怪你。”凌轩感受到怀里的人情绪有些崩溃,他便是也有些着急了起来,抱着依依的手更是紧了紧。

凌轩越是这样,依依就越是自责,低头,她艰难的开口道:“凌轩,我们和离吧。”

话音刚落,她再也控制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瞬间滑落。

滚烫的泪水滴落在了凌轩的手背上,凌轩心里猛的缩紧,像是刀割一样疼,他调转了马头方向,策马朝着郊外走去,将马停在了郊外树林里,凌轩一把将依依抱下马来,看着还在哭泣的依依,凌轩心疼的将她抱紧在怀里,安慰道:“依依,你别说傻话,我不要跟你和离,你别生气,我不会纳妾的,那都是母妃一个人的想法罢了,我没有同意她的想法,依依,如果母妃要把你关到家庙去,那我也跟着你去家庙。你别生气好不好?”

“不,凌轩,我不是生母妃的气。我是真心希望你能有个孩子,我不能这么自私,我怀不上孩子,我不能让你连个后代都没有。我在想,我是不是那次在北疆的时候伤了身子,当时鬼谷子就说我若是休养不好的话,可能会不孕不育的,也许,我是真的不孕了。凌轩,我是不能接受与她人共用一个丈夫,可是我能接受和离以后,你再娶妻生子。这是目前最好的解决方法。”

“不,我不要跟你和离,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你娶回家的,我才不要这么轻易的和离了。我只想要我们两个的孩子,不想要别的女人生的孩子,你明白了吗?除了你,我谁也不要娶。”

凌轩紧紧的抱着她,手抚着她的背,想要平复她的心情。

“可是你若没有留下一点血脉,我会内疚、自责。凌轩,我不能害了你,我们还是和离吧。”

虽然依依极力的劝他和离,可是依依的心也同样在滴着血,滴血的速度比她流泪的速度还要快。

凌轩将她拉开自己的怀抱,用手抓着她的肩膀,使劲的晃了晃,想晃醒她,不想再看她这样自责,凌轩咬牙切齿的警告道:“依依,你给我听好了,我不许你再说和离的话,我不会再娶其她的女人了,你明白了吗?”

“凌轩,我…我…”,依依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心情极度复杂。

“依依,我爱你!”凌轩的大嘴直接附上了她的嘴唇,一股浓烈的酒气灌进了她的口腔,带着些许酒香和白酒的微辛,刺激着依依的味蕾。

“唔唔…”依依含含糊糊的喊道,脑子里一片混沌,整个人被他肆虐的侵袭弄得发懵,呆呆傻傻的由着他抱着,吻着。

虽然已经成亲这么久了,可是依依的魅力依旧让凌轩有些抵挡不住,不过是亲吻了片刻,凌轩的身子便是有些不由自主的发生了变化,抚摸她的力道也不禁加大。

抚得依依浑身颤抖,不禁含糊的嘤咛了一声,“唔…”

凌轩听了这一声,浑身的火更是旺盛,恨不得当即就将她扑倒在地。皱眉望了望四周,抱着依依一个轻功,就飞上了半山腰,寻了一个山洞就飞了进去。

暗中跟着的红菱她们不禁抿嘴一笑,守在了洞口,而那些钟达派来跟着的士兵只得远远的盯着,他们不禁暗自发笑,心道即便轩王现在这么争分夺秒的想要造一个孩子出来,他也就一个月的时间了,想要孩子,可没那么容易。若是轩王妃能怀孕,早就怀上了,只怕轩王妃根本就是不孕不育吧。

凌轩在山洞里走了许久,确保在这里头发出的声音外面听不见了,十分体贴的寻了个平坦一点的地方,又将自己的衣服铺在地上,这才急急的抱着依依就滚到了地上去。

“凌轩,这可是山洞,你若是想要,咱们回王府吧!”依依虽然已经被凌轩给撩拨得身体发生了变化,但是好歹人还是清醒的,她可不想在这山洞里就做了,自己实在是有些抹不开脸面,毕竟,山洞门口还有人呢。

“我不回去,回去的路程太久了,我会憋不住的。再说了,我们换一个情景不是挺好的吗?也许,我们的宝宝不喜欢在王府里出来,他就喜欢在山洞里出现呢?”凌轩痞痞的坏笑道,三下五除二,就将二人所有的束缚都给除掉了,一个饿虎扑食一般扑了上去。

“你自己风流,还赖皮到宝宝身上了。”依依嗔怪道,抚摸着他的背,他背上的伤疤已经痊愈了,摸上去光滑柔顺,花了重金跟鬼谷子买的药膏还是挺好使的嘛。

“我的宝宝也许就是喜欢这种环境呢,呵呵。”凌轩以谈起自己的宝宝,脸上不禁扬起的父爱的幸福感,让依依有一瞬间的晃神。

他,其实真的很想要一个孩子,只是他从来不在自己面前说而已,是怕她自责不开心吧。

“嗯,你说得对,也许,宝宝就喜欢这种环境。”

依依垂眸说道,脸上闪过一丝娇羞,更是看得凌轩虎躯一震,嘴角渐渐扬起一丝笑容,低头,吻上了她那精致雪白的锁骨……

山洞内的温度渐渐的升高,娇嗔的声音渐渐的响起,开始是低低的,渐渐的变得越来越高,高亢振奋,不仅有她的,还有他的。

一个多时辰后,夏依依面带潮红,眼眸微垂,脖颈上汗水涔涔,黑色的秀发凌乱的黏在她雪白如瓷的肌肤上,一脸羞涩的躺在凌轩的怀里。他的胸膛因为刚刚剧烈的运动,而高高的起伏着,结实的肌肉反射着淡淡的铜色光线。

地上铺着的衣服已经凌乱,休息片刻,凌轩起身,穿上衣服后,抱着她走出了山洞,回到家里。

一回自己的卧室,画眉就立即给王爷和王妃倒了水沐浴之后就躬身退了出去,喜鹊则是大剌剌的站在了内间,等着伺候王爷和王妃沐浴。

凌轩微微皱眉,冷冷的喝道:“出去!”

一声暴喝,好似平地惊雷,惊得喜鹊浑身一震,立即就跪了下去,惶恐的说道:“王爷,奴婢是奉娘娘的命,来屋里伺候王爷的。”

“本王不需要丫鬟伺候,你立即出去!”

“王爷,奴婢不敢出去,娘娘交代了,今晚奴婢得留在屋里贴身伺候王爷!”喜鹊的脊背都冒出了冷汗来,这样的王爷,她可不敢伺候,王爷那双眼眸射出来的冷光似乎都能将她给剐了。

凌轩立即就听出来她的言外之意了,她可不是一般的丫鬟,而是通房丫鬟。凌轩朝外厉声喝道:“来人,将她拉出去。”

即刻,画眉进来麻利的将喜鹊给拖了出去。

贤太贵妃听得消息,又是一阵气恼,凌轩竟是一点都不肯再接纳其他女人了吗?难道非得让自己效仿太皇太后,给他灌醉酒又下迷。药不成?

东宫,一个太监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低低的说道:“太子殿下,护国公二小姐传了消息过来,她已经探得了轩王妃的口风,轩王确确实实的没有找到解药,轩王妃也还没有子嗣。”

太子不禁高兴了起来:“呵呵,看来,我们在南青国打探的消息是正确的,轩王他确实是没有找到解药。对了,惊雷,那唯一的一颗解药,现在在谁的手上?”

“太子殿下,那解药还在那天抢夺解药的那些人手上,他们在山洞里从另一面逃跑了,但是被人发现了,那些人又一路跟踪了过去,我们的人现在还没有找到那些人的踪迹。”

“惊雷,传令下去,让他们动作快点,早点把解药抢到。”

“是”,惊雷垂首道,又微微皱眉,沉声了一会儿,有些逾矩的问道:“太子殿下,难道你真的要纳夏娜娜为嫔妃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