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册封太子(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的一双狭长的凤眸眯起:“有何不可?如今皇宫里的后院可都空了,那么多的房子都空荡荡的多不好,还是多住些人,有点人气,免得阴深深的怪吓人。本太子若是登基以后,每隔三年都会选秀进宫,既然要有那么多的女人,还怕多她一个夏娜娜吗?”

“可是,以属下的观察,夏娜娜她可不是一个善良之辈,也不是一个忠诚之人,她既然能三番四次的陷害背叛自己的亲姐姐,她这种人,你怎么也要将她收入后宫呢?”

“这女人收入宫里来又不是要宠着她,不都是用来平衡朝廷的吗?你想想,如果将来轩王病逝了,而夏娜娜又是本太子的妃子,你说,护国公这支势力,不就是落入本太子的手中了吗?”太子的嘴角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重要的是,经过今天在大殿上钟达恃强凌弱的那个气势,着实将太子的脸面给削落在地。在那一刻,太子才急切的想要培植自己的势力,而要想拉拢势力的最快的方法,就是娶大臣的女儿。

“太子英明!”

翌日,夏依依有些困顿的醒了过来,身边已经没有了凌轩的身影了,依依看了看天色,已经大亮了,早就过了去给贤太贵妃请安的时辰了。

依依去了花厅,贤太贵妃的脸色十分的不好,自己昨天才说了要她往后不必来给自己请早茶,结果她还真的就不客气起来,竟是真的没有过来请早茶了。

贤太贵妃道:“怎么喜鹊侍候得不好吗?昨儿竟然把她赶了出去?”

依依低垂着眼眸道:“儿臣至始至终都未曾开口表态,是凌轩自己将她赶出去的,怨不得儿臣。”

“哼,即便你们不想要喜鹊,但是两个侧妃是必定要纳进府上的,那是先皇下的旨意,谁也不能更改。这也由不得你不同意。”

“母妃这是将儿臣想差了,儿臣没有不同意,昨天,儿臣已经劝过凌轩了,儿臣希望和离,然后让他娶妻生子,可是他不愿意。”

贤太贵妃眼眸一缩:“和离?你就不能跟其她姐妹共同侍候他吗?”

依依抬头,定定的看着贤太贵妃的双眼,语气十分的决绝,道:“母妃,在儿臣的眼里,婚姻是唯一的,是不能跟她人分享的,否则,这就不是婚姻。如果母妃坚决要给凌轩纳侧妃的话,就请答应儿臣先和离,儿臣见不得自己的夫君跟她人卿卿我我的。”

“既然这话是你说的,那到时候,若是哀家让凌轩跟你和离,你可别怪哀家心狠!”

“儿臣绝不后悔!”依依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凌轩是绝对不会被母妃的看法而左右他的思想的,除非,凌轩自己同意和离,若是那样的话,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强留这份感情了。

依依吃了早饭就回了自己的卧房,敏儿走了进来,看了一眼神情有些怏怏的依依,坐下来道:“怎么了?又逼你同意纳侧妃了?”

“嗯”,依依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说要么和离,要么不让纳侧妃。若是和离了,他要纳多少个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依依,你不会真的要跟他和离吧?”敏儿吃惊的说道。

依依叹息了一声,语气里有些微受伤,“敏儿,我也不想跟他和离,只是我以前在北疆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当时鬼谷子就说了,如果我休养不好的话,我可能会不孕不育的。我现在一直都没有怀孕,我有些怀疑我的身子出了问题,可能真的怀不了。我看得出来,凌轩他其实很喜欢孩子,他想要有个自己的孩子。他现在就剩一个月了,我想成全他,跟他和离,他想纳侧妃还是收通房,都随他去。”

“唉”,敏儿叹息了一声,也不知如何劝她,转移了话题道:“依依,你让我去那个水果店买葡萄,可是我今天去了以后,那店老板说许家昨天又同意出钱把葡萄全都给买下来了。”

“哦,那就别管了。”

敏儿小声的道:“依依,你告诉我,你对许睿是不是还有……?”

依依浅笑的摇了摇头,道:“没有,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也断了和他的念想了,即便是我跟凌轩和离,我也绝不会吃回头草找上他。更何况他已经定亲了,原本今天就会成亲的,只是因为皇上孝期,禁了红事,才又拖延到三个月以后。”

“依依,我问你,如果王爷他真的会一个月以后就死了,你会不会改嫁?毕竟,你还这么年轻。”

“不知道,至少,前几年我是不会的。走一步看一步吧,也许会碰到有缘人,也许碰不到,单身一辈子也挺好的。”依依神色低落,叹息了几声,忽而又提起了兴趣,道:“别说我的事情了,敏儿,你这次回来有没有去见子英啊?他有没有跟你提起什么时候娶你?”

“哼,我才不想去见他了,不过,他倒是没脸没皮的找上我来了。”敏儿的神情变得有些高兴,傲娇的扬起了下巴,撅了撅嘴巴,眼神不自觉的往斜上角飞去,这副傲娇的神情看得依依不禁抿嘴一乐。

“瞧你这傲娇样,是不是一日未见如隔三秋,你去了南青国这么久,他想念你得紧,这一回来,他跟你道歉了?是不是这几天如胶似漆,卿卿我我,都舍不得分开了?”依依眨巴着一双似笑非笑的水汪汪大眼,眉毛弯成了一道新月。

敏儿抿嘴浅笑,羞怯的拍了依依的肩膀一下,道:“就知道取笑我。”

东宫,迎来了一位不请自来的客人。

太子与上官云飞“高兴”的把酒言欢,举起杯对上官云飞皮笑肉不笑的道:“大皇子今日怎么有空千里迢迢的过来东朔?你们南青国的二皇子和二公主的丧葬才结束,你这么急着就离开南青?”

上官云飞面上露出十分的难过来,“父皇听闻东朔先皇驾崩,着实难过,特派本皇子过来给东朔先皇上三柱清香。另外,也是派本皇子过来给太子殿下助势,恭贺太子和太子妃顺利册封。”

太子的脸色有一瞬间的不好看,上官云飞这是怕上官琼不会被册封为太子妃,特意过来盯着的吧。不过阴沉的脸色转瞬即逝,太子沉声道:“父皇驾崩,本太子也切切心痛。本太子一定会继承父皇的遗愿,将这东朔的江山传承千秋万代。往后,还希望跟南青国永结兄弟之帮,共同将两国建设得蒸蒸日上。”

“那是自然,等太子殿下登基以后,还望太子殿下可要多多协助本皇子。”

上官云飞笑着说道,一双眼睛意味深长的看着太子,虽然二皇子已经被上官云飞给杀了,但是南青国还有几个小皇子呢,不过是那些小皇子现在年纪小,还不足以和他抗衡,但是他的父皇毕竟身体康健,还能活许多年,等以后那些小皇子都长大了,自然会对他造成极大的威胁。

上官云飞倒是有些羡慕起太子来,东朔的皇帝也算是英年早逝了,毕竟还不是很老啊。而东朔其余两个王爷,要么平庸无能,要么是将死之人,白白的让杜凌志捡了个便宜。

上官云飞不禁想着,若是自己的父皇也如东朔皇帝一样,那他现在就是整个南青国最有实力登基的皇子了。

这个想法一闪过上官云飞的头脑,上官云飞不禁浑身一震,打了一个寒颤。自己以前一向都算是个正直的人,杀了自己的弟弟和妹妹,是因为他们两个太过不知廉耻,做了违背伦理纲常之事,自己也算是替天行道了。虽然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们想要挡自己上位的路,可是自己再怎么样,也不能对自己的父皇下手啊,这可是弑君杀父,大逆不道的啊。

太子扫了一眼上官云飞的神情,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想法一样,眼眸微垂,拿起酒杯浅酌了一口,微笑道:“他日若是大皇子有需要本太子帮忙的,就尽管开口就是。”

“多谢太子了。”上官云飞对太子举杯道谢,一口饮尽之后,道:“本皇子也许久未见太子妃了,听闻太子妃有喜,父皇十分高兴,母后更是想亲自到东朔来看望太子妃,又急着想要抱抱小外孙,奈何路途太远,父皇、母后又事务繁忙,抽不开身来,特意命本皇子带了一些御医、宫人、御厨、稳婆等人过来照顾太子妃。”

太子的脸色不禁阴沉了一下,冷哼一声:“怎么,你们南青国这是瞧不起我们东朔吗?难道我们堂堂东朔太子妃还能没有几个伺候的下人?还需要你们南青国巴巴的从南青千里迢迢的送上这么许多下人过来?”

上官云飞立即哈哈一声爽笑道:“太子见笑了,我们哪能有瞧不起东朔啊?东朔泱泱大国,要什么没有?不过是东西易得,然而这乡愁难解啊!听闻怀孕之人最是思乡了,太子妃在宫里许是会想念家乡,若是有南青的御厨给她做一些家乡美食,她必定会胃口大开,也能更好的安胎了。不过是给她宫里送一些下人罢了,都关在太子妃的宫里,让太子妃严加管教,别到处乱跑惹是生非就是了。若是哪个敢在东朔皇宫里犯事,尽管乱棍打死就是了。”

上官云飞这话也是想打消太子怕他在宫里安插眼线耳目的顾虑。

太子冷哼一声,瞟了一眼上官云飞,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若是不同意那南青下人入宫,怕是会引起南青国的不悦,而现在自己还没有登基,还需要南青国的这股势力,可不能在这当口为了一些小事就跟南青国闹翻了。

太子淡淡的说道:“既是如此,就都带进太子妃宫里去,不过你可得交代清楚了,这东朔皇宫可不比南青皇宫,走远了容易迷路,还是好好的呆在太子妃宫里别乱跑才是。”

“那是自然!”上官云飞拱手笑道,暗地里却是咬碎了牙根,这个杜凌志,竟然敢当面嘲笑他们南青国的皇宫小。

陪着太子喝了一会儿酒,上官云飞就去了太子妃宫里看望上官琼去了,顺便也将那一众南青的下人送到了太子妃宫里。

“大皇兄,我听说二皇兄和二皇妹落水去世了,怎么回事啊?”

上官琼焦急的问道,她端坐在宽敞的椅子上,肚子已经隆起,虽然是炎热的夏天,可是宫人似乎怕她肚子受凉一样,还特意在肚子上盖了一块布。

她微皱眉头,神色有些难过,虽然说自己跟二皇兄不太亲络,可是跟二皇妹倒是经常在一起玩耍的,姐妹二人的感情自然是好一些,怎么也没有想过二皇妹竟是还未出嫁就已经去世了。

南青皇室自然是不想将二皇子和二公主的丑事外扬,因此便是将二人的消息给压了下来,对外宣称是二人落水了,也好保住了南青皇室的颜面。

上官云飞道:“唉,还不是二皇妹贪玩,去河里游船,不料涨大水了,游船翻了,二皇弟下水救她,结果河水太猛,都被……唉!”他叹息了一声,道:“算了,皇妹,你也别想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你安心安胎就是了,上次被人陷害差点流产,可是不能再被人下了黑手了,越是这个关键时刻就越是不能掉以轻心。父皇、母后特意派了人过来伺候你,往后但凡吃的、用的可都要让我们南青的御医检查一遍。”

“嗯,多谢父皇母后挂心!”上官琼点头道,她可是每一天都活在惶恐之中,经常做噩梦梦见自己的肚子扁了,胎儿没了,这可是关系到她的地位的保障啊。若是身边有自己的人,就要放心多了。

第三天,太子顺利被正式册封,虽然还不能坐上龙椅,却是能在龙椅旁边再安置个椅子,不必再站在群臣的位置,而是能高高在上的面对着他们,俯瞰他们。因着先皇刚刚驾崩,也就没有大办特办了,更是没有披红挂彩。

册封仪式也只是着太监再念了一边皇上的遗诏,又念了一遍太后的懿旨。给太子正式穿上了太子服、头顶戴了太子顶冠,接受了朝臣的跪拜行礼,又在宗人府里记录下来。自此,杜凌志就是名正言顺的太子殿下了。

让杜凌志有些奇怪的是,自己的太子之位竟然来得这么顺利,安王没有阻拦也不足为奇,可是轩王怎么一点反对的意见也没有。难不成他真的放弃了皇位?还是说他有自知之明,斗不过他就干脆不斗了?让自己防备了这么多年的轩王,竟然在最后关头完全没有阻拦自己上位。

杜凌志有些高高自大的坐在太子位上,威严的扫视了众人一眼,让众人平身,从今天起,他就是掌权者,他就有资格处理朝政、批阅奏折了。

“众位爱卿,朝政已经拖延了一些时日,想来积压了不少奏折了,赶紧呈上来吧!”太子威严的说道,他心情激动,有些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然而,下头的人却是半声不吭,一个个的呆若木鸡,好似耳朵聋了一样。太子顿觉有些不自然,尴尬的干笑了几声,收起了自己威严的脸孔,露出了平易近人的和蔼笑容道:“众位爱情许是还有些不习惯本太子临朝,你们都不必胆怯,有什么奏章,尽管呈上来就是,没有奏章就直接开口说也行啊。”

然而依旧没有人上前来启奏,整个朝廷好像就只有太子一人在唱独角戏一样,全然没有以前先皇在朝亲政时的繁忙光景。

太子不禁觉得自己的这个椅子底下烧了火一样,烧得自己的屁。股有些坐不住。只得讪讪的再次开口,然而依旧没有人启奏事情。

太子暗暗咬了咬牙,有些尴尬和手足无措的望了一眼端坐在下头正悠闲喝着茶的钟尚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