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分道扬镳(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此时对钟家本就有气,一看见整个花厅全是钟家姐妹,他的怒火就更甚,太子怒气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太子,臣女是奉祖父的命,来宫里侍候太子殿下的!”三个新来的钟家姐妹齐齐道。

“荒唐!先皇刚刚驾崩,本太子怎么能立即纳妃呢?你们还不快赶紧回去?”太子怒道。即便是他想要纳妃,也绝对不能再纳钟家的女人了。

他还能不知道钟达的意图吗?不就是想要在将来再扶持他们钟家的女人生下的孩子当太子吗?若是她们生下男孩来,哼,钟达说不定就会把他给毒杀了,然后扶持一个还在襁褓中的男婴当太子吧。

想及此,太子越发的肯定父皇是被钟达给毒杀了的。

三个女子连忙说道:“太子,臣女是奉了祖父的命来伺候太子殿下,还请太子不要赶臣女走。”

太子气呼呼的道:“本太子让你们走,你们敢不听?来人啊,将她们三个给赶出去。”

那些侍卫却是没有一个人敢进来将这三个女人给赶出去,若是别的人,他们是敢立即将她们赶出去的,可这是钟尚书的孙女,而且还是钟尚书送进来的,他们哪里敢啊?

太子见竟然没有一个人进来执行他的命令,心里就更是气恼得很,她们不肯走,那他走,若是自己不去宠幸她们,她们还能有什么法子不成?

太子气得甩袖去了自己的卧房睡觉,谁来也不开门。

太子在这里憋屈,轩王府里也同样不平静。

此时此刻,贤太贵妃正逼着凌轩和夏依依,要凌轩纳侧妃。

“轩儿,三天期限已经到了,太子也册封了,哀家听说今天钟达可是送了三个钟家的姑娘到东宫里去了,既然太、子都已经开了先河纳妃了,那你也不必再谨守着给先皇守孝了,明日就将两个侧妃抬入轩王府吧。”

凌轩一脸冰霜,微微愠怒的回答道:“母妃,儿臣早就说过,不想纳侧妃。”

“哼!”贤太贵妃同样生气的哼了一声,侧头看向闷声不作气的夏依依道:“依依,你的看法是什么?”

依依的视线一直都是落在自己的脚上,听见贤太贵妃叫她,便是抬起头来,语气十分的平淡,道:“母妃,儿臣早就说过,若是想纳侧妃,就先让儿臣跟凌轩和离,和离之后,他要纳多少个女子,都没有人拦着他。”

“那你愿意和离吗?”贤贵妃问道。

“我愿意!”

“我不愿意!”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凌轩生气的看着夏依依道:“你想都别想着和离,我不会和离,更不会纳妾。你们两个都死了这条心。”

“凌轩,你是想要气死哀家吗?”贤太贵妃气得捶胸顿足的狂哭道。

“那你是想要逼死儿臣吗 ?”凌轩轩眉倒竖的道,“往后不许再提纳侧妃之事,你若是再逼儿臣,儿臣这就离家出走,死了也不回来。”

“你、你!”贤太贵妃气得再次晕了过去,她瞬间觉得自己没有被殉葬,也活不长了,迟早得被这两个不孝的人给活活气死不可。

不过自此以后,贤太贵妃倒是也没有再提起要凌轩纳侧妃了,毕竟以凌轩的气性来说,无论自己怎么说,也绝不可能劝得动他的。

虽然她不再提纳侧妃之事,却也不能说明她就想开了,原谅他们两个人了,贤太贵妃当天晚上就把自己给关进了家庙,每日里就啃一两个馒头充饥,日以继夜的抄写经书,就想着用折磨自己的方式来逼迫凌轩主动同意纳侧妃,自己才从家庙里出来。

可是贤太贵妃想错了,凌轩根本就不会吃她的苦肉计这一套,冷眼看着贤太贵妃在家庙里自寻苦吃。既不会去家庙请她出来,更不会低头答应纳侧妃了。

而太子,在钟达的强权之下,每日里去朝堂上当一个傀儡太子,所有的事情照例是都要经过钟达的首肯,一个命令才能下达。太子虽然愤愤,奈何却没有任何办法,此时的他孤立无援,他除了钟家,再也没有任何势力了。

不过,太子为了不让钟达将来用小婴儿上位的目的得逞,愣是连着几天都没有去过任何一个钟家女子房中过夜了,当然,那三个钟家女子也并未回钟尚书府,而是由钟诗彤给在东宫给安排了三个房间住着。

为了打击钟达,太子又悄悄的跟护国公府下了聘礼,悄悄的将夏娜娜给抬进了东宫。

虽然护国公是有些不喜太子的,但是太子既然已经被正式侧妃了,将来就是皇上,太子是君,他是臣。臣只有遵从君主的命令,无可奈何的同意了太子的提亲。

虽然因为还在皇上热孝期,不能大办嫁娶之事,不能披红挂彩,但是夏娜娜和李氏却是高兴坏了,对于她们来说,她们以前因为夏娜娜是庶女身份,她们都已经有些灰心,觉得自己可能攀不上太子殿下了,却没有想到太子殿下竟然真的愿意纳夏娜娜。而且还不是给了一般的嫔妃,而是直接给了一个侧妃的位置。

按理说,一个庶女是当不了侧妃的,但是太子现在就是为了打击钟达,才故意要抬高她的身份,来气那几个钟家的姐妹。

因此,夏娜娜便是高高兴兴的由宫人从侧宫门抬进了东宫,夏娜娜可没有那个脑子去考虑朝堂上的事情,她还以为太子一直都是喜欢她的,只不过以前皇上和皇后在世的时候,太子做不了主,没有办法娶她为妃。如今太子可是万人之上了,能做得了主了,就立即将她给纳进东宫了。

当然,夏娜娜还认为是因为之前她还替太子在夏依依面前探口风有功劳,太子才更喜欢她。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只是太子用来平衡朝堂的一颗棋子罢了。

接下来的几天,太子竟然都召了夏娜娜侍寝,直接将夏娜娜给宠得成为东宫的新宠,这宠幸的程度比之以前的钟诗音更甚一筹。

钟诗彤悄悄的回了钟尚书府,面见了钟达,有些焦急的道:“祖父,太子已经多日都未曾临幸我们姐妹几个了,以孙女的观察,太子殿下怕是在和你赌气,这才不肯临幸我们几个。竟然连续都是宠幸的护国公府二小姐。”

“你只管放心回去,祖父自然会跟太子说的,让他不得再如此宠幸她。不过你们也该争点气,怎么这么久了,肚子还没有动静?”钟尚书怒其不争的说道。

“是”,钟诗彤低垂着头应道,微微屈膝行礼退下。

当天,钟达唆使了朝臣在朝堂上批判太子行为不检,沉迷于女色,更是批判夏娜娜红颜祸水,祸国殃民,甚至扬言要将夏娜娜直接关到皇觉寺,以正后宫的风气。

幸得护国公极力反对,太子又想跟钟达作对,钟达作为一个朝臣,居然伸手关到他的后宫里去了,这让太子十分的不爽,太子只得答应后宫众位妃嫔采取翻牌制度,不再独宠夏娜娜一人,才免了将夏娜娜关进皇觉寺的悲惨命运。

然而,当夜翻牌的时候,毫不出意外的就翻到了钟家新送进来的女子的绿头牌,太子十分狐疑,直接将装了几十个牌子的托盘一把打翻,一看不禁冷笑一声,这些牌子全都是钟家的女子,而且同一个人还做了好几个牌子。

说什么雨露均沾,不过就是在她们钟家姑娘的范围里雨露均沾罢了。自己堂堂一个太子,竟然连自己的床第之事都要被掌控在钟达手中,这让他如何不怒?

为了不让钟家的女人怀孕,太子今夜虽然将钟家女子召进寝宫,却是连碰也不碰她一下。

钟达得知后,心里更是恨得牙痒痒,看来,太子已经与他背道而驰了,自己若是想要他乖乖听话,自己当真正的幕后皇帝,怕是当不长久了。等以后太子的势力渐渐强大起来,太子一定会将自己杀了。

“大人,太子在暗地里查我们,太子似乎怀疑已经是我们下手给先皇下药了。”一个黑衣人躬身站在钟达面前禀告着。

钟达的眼眸瞬间眯起,散发出一抹危险的信号来,“看来,他都等不及等他的势力强大起来,就想要将老夫给杀了吗?哼,他以为就凭他就能将老夫给掰倒?简直是天真。”

“可是他若是将你的罪证昭告天下,说是你杀了先皇,那我们岂不是处境糟糕?有些朝臣自然是不会再支持我们了。”

“哼,他若是敢将老夫扯出来,老夫就将那个遗诏是假的事情供出来,届时,他这个太子当得名不正言不顺的,老夫定然把他给拉下马来,他若是为了太子之位,想必是不敢对老夫下手的。”

“可是,他若是狗急跳墙,难免会做出鱼死网破之事啊。”那人小声的提醒道。

钟达微微眯起眼眸:“嗯,看来,老夫不能再等下去了,必须得立即采取行动了。去,跟永福郡主说一声,让她即刻就‘怀孕’。”

“是!”

是日,永福郡主钟诗彤便是谎称饮食不振,瞌睡多,精神不济,丫鬟素儿便是立即着人去太医院请太医入宫来请脉。

太子正在朝堂上听着那些朝臣的上奏,虽然那些朝臣是面对他站着的,脑袋却是微微侧向一边,眼神也是察看着钟达的脸色,随时聆听钟达的指示一样。

太子的脸色从来就没有好过,他越发的觉得自己这太子,当得还不如以前的志王之位惬意了。

一个太监携带着一个太医满面红光,喜滋滋的走进殿来,高声恭祝道:“恭喜太子天下,永福侧妃有喜了。”

太子闻言,眉心一皱,他不但没有高兴的神情,反而有些狐疑和愤怒,这钟诗彤怎么会这么巧,在自己不想碰她们之时,她就怀孕了?她究竟是真的怀孕,还是假的怀孕啊?

太子沉声道:“太医,这子嗣之事可是不得出任何差错的,你可把脉把准确了?你若是把错了脉,让本太子和朝臣白高兴一场,本太子可会要了你的脑袋!”

太子语气冷厉,其中威胁的气息扑面而来。

太医磕头振振有词的说道:“回太子殿下,永福侧妃确确实实已经怀孕了,不仅仅微臣把出了喜脉,还有两个太医也同样把出了喜脉,只不过是只有微臣一人前来报喜讯,他们二人还留在东宫伺候永福侧妃了。”

“既然是三个太医都把出了喜脉,那这事看来是真的了,恭喜太子殿下!”一个朝臣高兴的说道,便是跪下去高声恭贺。

“恭喜太子殿下!”其余朝臣也同样都跪了下去恭贺。

太子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微微眯眼,不管她是真的怀孕,还是假的怀孕,假以时日,她这个肚子总不能一直扁着吧,自己倒是要看看,她的肚子能不能鼓起来。

太子面上带上了“喜悦”的笑容,打着哈哈笑道:“同喜同喜,众位爱卿平身!”

众人起身,又对坐着的钟达连连拱手祝贺:“恭祝尚书大人喜得玄外孙啊!”

“哈哈哈哈,同喜同喜,等老臣的玄外孙出世,届时,老臣大办筵席,还请各位赏脸喝杯酒啊!”

“自然自然”

钟达跟一众大臣谈笑风生,一片喜气,好像钟诗彤肚子里生出来的就一定是下一个太子一样。而太子则是一人冷冷清清的坐在高位上无人搭理。

而凌轩,至始至终都是微垂着眼眸,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好像这朝中刚刚发生的这个爆炸性的喜讯对他而言,没有半点影响一样。不过若是仔细看,还是能看出被长长睫毛掩盖的黑瞳里流过一抹冷笑。

凌轩回了轩王府,看着夏依依在家里懒洋洋的闭着眼睛晒着太阳,嘴上泛起一丝笑容来。这天下都乱成这个样子了,她倒是还有这份闲情逸致。

凌轩走过去,颀长的黑色影子落在了她的脸上,依依睁开眼睛,道:“今儿怎么回来得这么早了?”

“太子和钟达急着去后宫看望孕妇,自然就要早些下朝了。”凌轩的冷笑意味十分浓烈。

“太子去看怀孕的上官琼也是情理当中的,钟达跟过去凑什么热闹?难不成上官琼的胎又出了什么问题?”

“是钟诗彤怀孕了!”

“哦!”依依淡淡的答道,似乎对此并不意外,太子后宫的女人那么多,她们怀孕也很正常啊。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以我所见,钟诗彤是假怀孕。”

“哦?”依依挑挑眉,侧眼看向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这些天,太子一直被钟达压制,朝政大权全都掌握在钟达的手中,太子完全都被钟达给架空了。钟达才是这个东朔实际上的幕后皇帝。太子心有不甘,表面上还隐忍不发,由着钟达在朝堂上蹦达。不过太子已经开始对钟达出手了!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急着将夏娜娜纳进后宫了,而且我的人发现太子也在暗地里查钟达是不是杀害父皇的凶手。”

“他是想查出钟达弑君的罪证,好给他判罪?”

“他是想这样,不过以他的实力,他还不是钟达的对手,他必定会寻求外援。”

“他是要找上官云飞帮忙,还是找你?”

凌轩淡淡一笑,道:“他自然是先找上官云飞帮忙了。毕竟现在钟诗彤那个所谓的”胎儿“是对上官琼肚子里的胎儿构成了莫大的威胁。你想想,若是他们两个人都生的是儿子,这下一个太子之位,必定会成为钟达和南青国争夺的焦点。他们都不想要对方生下来儿子,当然,如果钟家在钟诗彤‘胎儿’生下来之前就被灭掉了,那么,钟诗彤的那个‘胎儿’就不足为惧了,失去助力的皇子没有任何竞争力!不过上官云飞要帮他,就必定会跟他交换一些条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