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多嘴的南艺(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钟尚书府

“大人,宫里眼线来报,上官云飞在东宫与太子殿下密谈了许久,关了门,谁也不让进去。上官云飞到现在都没有出宫。”

钟达仰躺在躺椅上,眯缝着双眼休息,右手手心拿捏着两个大圆石转动,发出轻微咯吱的响声。

钟达闻言,眼眸都未曾睁一下,鼻子轻哼一声,不以为然道:“毛头小子,还想跟老夫斗,不自量力。你着人盯着,若是上官云飞派人回南青国搬救兵,你就命人将城门封了,让他们在东朔多呆一些时日。”

“是”

上官云飞从东宫一出来,果然就立即派人回南青国跟父皇调兵前来支援,却是被人给拦在了城门口。

“太子,如今我的人连城门都出不了,更别谈回国搬救兵帮你了。”

上官云飞扁扁嘴,对太子抱怨道。

太子眉头一皱,“怎么,连本太子亲自给的令牌也出不去?”

上官云飞冷哼一声,拿眼快速的瞟了他一眼道:“哼,你给的那块令牌在他们的眼里就跟一块破铜烂铁一样,半点作用也没有!”

话语间除了恼怒,还有一些嘲讽,他可从未见过这么窝囊的太子,还没一个大臣的权利大。

太子心里同样不痛快,冷讽道:“你们的人就不能想想其他的办法出城吗?不过就是一个传信的人而已,这就出不去了?当初轩王那么多的人都能从你们南青国的眼皮子底下逃回东朔,你们也用他的法子跑回南青国去呀!就非得光明正大的从城门口出去不成?”

上官云飞冷哼道:“既然你这么看得起轩王,你怎么不去找轩王帮你?何必要找我们呢?”

“你又不是不知道,轩王跟本太子素来就不和,他不伸脚来阻碍本太子登基就谢天谢地了,还能期望他来帮助本太子登基巩固权利?”

上官云飞淡淡的笑道:“那可不尽然,世上没有永久的敌人,也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以前,你们是对立面,不过,只要你跟他有共同利益的时候,你们就可以合作,哪怕这个合作是暂时的。”

“你是说?”

“你不是怀疑你父皇是钟达杀害的吗?这父皇可不止是你的父皇啊,也是他轩王的父皇,如果你跟他打亲情牌,一起为父报仇,他兴许会答应你。”

太子微微皱眉,凝神思考了一下,道:“他之前本来就在查父皇的死因,现在,我若是跟他联手的查父皇之死,若是查出来是钟达干的,他一定会杀了钟达给父皇报仇,不过,现在就要看他肯不肯出力了。毕竟他若是将钟达杀了,对他而言,也仅仅是为父报仇,其他的却是没有半点益处,好处都被我占了。他肯不肯,还是个问题了。”

“如果再给他一个好处呢?”

“什么好处?”

“百花虫毒的解药。”

太子双眸眯起,有些不信任上官云飞,如果解药在他的手上,那他之前一直陪着轩王找解药,又趁机夺走解药,那他的心机也太深了一些。自己可得防备着他一点,以免他什么时候也将自己给算计进去了。

“怎么?解药在你的手上?”

上官云飞打了一个哈哈爽笑道:“怎么可能在本皇子的手上?若是在本皇子的手上,本皇子早就将解药交给轩王了,又怎么会拽在自己的手上不给他呢?毕竟东朔和南青可是睦邻,本皇子怎么可能会做这些阴损之事?不过是那解药还在南青国的境内,本皇子的人去找那颗解药,已经发现了那些人藏匿的地方,想来不日就能将解药抢回来了。”

“那你把解药抢到以后,可要先交给本太子。”

太子不禁也开始盘算起来了,这解药究竟要不要给轩王呢?如果轩王帮自己除掉了钟达,自己就将解药给他,那轩王不用死了以后,会不会成为自己最大的阻碍了呢?轩王若是也要夺皇位可怎么办?

上官云飞有些老谋深算的说道:“那是自然,肯定会交给你的,不过也要等本皇子将解药抢到手再说了啊。希望能在轩王毒发之前将毒药抢到,但是这件事情还是个未知数,你最好是让他在毒发身亡之前帮你把钟达除掉,这是最为稳妥的。”

“嗯”,太子点点头,他的心里闪过了一个可怕的念头,若是轩王将钟达给灭了,自己就要防着点轩王了,最好是那颗解药永远都找不到就好了。

轩王府,因为夜影还在北疆没有回来,而天问已经投靠了冥日会。如今负责轩王安全的是暗夜组织排行第三的南艺。

南艺,一个年约二十五岁的男子,却是长了一张还有些婴儿肥一般圆圆的娃娃脸,肤色白净,双目精灵活力,他脸上的神情不像一般的武侠之人拥有冷峻的颜容和冰冷的气息,他的脸上倒是显现出了一丝与年龄不符合的稚气来。

浑身上下,横看竖看,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有功夫的人,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小厮罢了。

虽然他的刀剑武功比不上夜影,射箭又比不上天问,但是他善于用毒。若是跟鬼谷子比起来,当然是没有鬼谷子用毒厉害了,不过他的毒术也不弱。

一身黑衣,身上挂满了瓶瓶罐罐,还有许多布袋子,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收破烂的。

因着江湖上的人素来都崇武,对于这种使用毒药的人,在那些武林中人看来,都是一些卑鄙小人,使用的也是一些下三滥,所以,南艺向来被江湖中人所不耻。他完全不管那些江湖人看他时翻了多少白眼,倒是也不觉得自卑,依旧嘻嘻哈哈的过着日子。

南艺闪身进了书房,恭敬的道:“王爷,太子暗地里派人给我们暗夜组织的人传了个信,约你今夜去御花园假山一会,说是有要事跟你相商。他还特意说了,他如今被钟达的人盯得紧,不方便出宫来找你,还请你悄悄的入宫。”

“他被钟达盯得紧出不来,本王这又何尝不是被盯得紧紧的?”凌轩冷哼一声,将书给扔到了书桌上,“这会儿倒是知道找本王来了,他这会儿才想起来他是姓杜的,不是姓钟的了?”

“以属下之见,太子怕是想要找王爷您帮他对付钟达,他倒是想得美,想借刀杀人,他得渔翁之利。王爷,属下多嘴说一句,太子他就是活该,以前跟着钟达狼狈为奸,现在知道他被钟达控制成一个傀儡太子了。哼,王爷,你还是别去宫里见他了,随他自己去对付钟达去。”

南艺一打开了话匣子,就有些收不住,自己脑袋里想些什么,就直接说些什么。跟冷峻寡言的夜影,还是跟沉稳老男人天问相比,南艺就显得活泼多了。

凌轩有些不喜南艺这搂不住的性子,因此,凌轩素来都不将南艺放在自己身边护卫。

在凌轩看来,南艺这活泼的性子,一点也不沉稳。再加上南艺那稍显稚嫩的脸庞,经常然让轩有些怀疑南艺真的排得上暗夜组织第三吗?若不是南艺用办事能力来征服整个暗夜组织,就他那张娃娃脸还真的难以在这个组织里混下去了。

凌轩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你确实是多嘴”。

南艺连忙闭上了嘴,暗自吞咽了一下口水,眨眨眼,问道:“王爷,你去不去?”

凌轩淡淡的道:“去,不过不能直接这么去。这门外守了那么多的士兵,直接将轩王府都围了一个圈,这轩王府里出去一只苍蝇都能被人知道。”

以往凌轩能从皇宫和南青客栈飞出去,毕竟那里的侍卫是隔段距离站一两个,而且还会偶尔走动巡逻,这样的话,就一定会有空隙可钻,就能趁着他们视线转移的时候逃得出去了。

这钟达可是十分清楚凌轩的武功的,竟是直接派兵将轩王府围了两层人墙,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无论轩王从哪个方向飞出去,都会被那些士兵看见的。

“要不,属下将后门守着的那些人弄晕?只要属下撒一把毒药,瞬间能弄晕一大片。”南艺的脸上洋溢起了骄傲的神情,看起来像是小学生考试考了一百分,想要求表扬一样。

“动静弄得那么大,他们还能不知道本王出去了?”

凌轩虽然极不喜欢翻白眼,但是遇到南艺这种幼稚的家伙,他就忍不住的要翻白眼。

“那,那怎么悄摸摸的出去啊?”南艺为难的挠了挠头。

“大摇大摆的出去!”

凌轩出了书房,问了仆人夏依依的去处,就直接往方敏的闺房走了去,还未走到方敏的房间,就听见夏依依和方敏两人在房里嬉笑的声音。

凌轩冷峻的脸上瞬间就变得柔和了起来,看来,留着方敏住在府上也好,自己忙的时候,没有空陪她,她也有个伴玩。

房门没有关,门和窗户都大敞开着,想来是天气热了,打开窗户要凉快一些。

凌轩站在了门口,没有打算要跨进去,那毕竟是别的女人的闺房。

“依依,我请你看戏去,方敏,你也一块去吧。”凌轩站在门口说道。

“有话进来说啊,站在门口做什么?”

依依歪着头看向拘谨守礼的凌轩,捂嘴笑道,方敏也咯咯的笑了起来,道:“王爷是怕进姑娘家的闺房啊,哈哈。”

“我进来不方便,你们换身衣服,就跟我去看戏吧。”

“方敏又不是别的那些扭捏的女子,她才不会在意你们这些破规矩了,有男人进来怎么了?她都不怕,我也不怕,你一个大男人还怕个什么?”依依走了出来,强拉着凌轩进去坐着,有些揶揄他道:“王爷素来都小气得紧,又迂腐得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浪漫竟然要请我看戏了?”

“我哪里小气了?看个戏才花多少点钱?还能舍不得看戏了?不过是我从来都不喜欢这些东西罢了。”

依依抿了一口茶,眉眼弯起笑道:“既然你不喜欢看戏,那你今儿怎么又想着去了?”

凌轩看了看屋外,只有南艺和画眉在屋外守着,便是低低的说道:“太子约我今晚去宫里御花园商议事情,我怕从轩王府直接去宫里会被钟达的人给发现了,所以,想着从戏园子里溜走。”

“哼!”夏依依带笑的脸色瞬间就落了下来,嘴巴撅得高高的,都能挂一个油壶了。冷哼道:“我还以为你是特意带我们去看戏的呢,看来,我还是想多了,你哪有那么好的心带我们去看戏,不过就是利用我们给你打掩护罢了。这样的戏,我才不想去看呢,我窝在府里聊聊天也挺好的。不去,不去。”

“依依,我快去快回,一定会早点回来陪你一起看戏,好不好?”

“不去!哼,我当你那么好心呢,原来,你还是那么一个不懂情趣的人。”

“那你今天先委屈一次,我明天就真正的陪你再看一场戏如何?”

“哼,今天我不去,明天也不去,以后都不会陪你去看戏。”

凌轩只得将目光投向了方敏,请求道:“方敏,你帮我劝劝她?”

方敏看着正襟危坐的凌轩,不禁捂嘴笑道:“王爷,我看你可真是个榆木脑袋,哄女人哪能这么哄啊?你就这么干巴巴的坐在光用嘴巴哄?你现在把她抱起来亲几下不就哄好了吗?”

凌轩不禁咂舌,这个方敏,说话也未免太过大胆了,这种男女之间的闺房之乐,岂能当着外人的面卿卿我我呢?即便是要用那种方式哄,也该关起门来亲热啊。

夏依依瞟了一眼笑得十分开心的方敏,嗔怪道:“你是不是想看现场直播啊?改天你倒是带着夏子英来我面前卿卿我我一次?”

方敏切了一口,道:“我刚刚可是在帮你,你倒好,这么快就站在他那一边去了。唉,看来还是跟夫君的关系要比跟闺蜜的关系要好一些啊。”

凌轩正色道:“依依,我不会浪漫,也不知道怎么哄你开心,你还有些什么愿望,你都可以跟我说,我尽量满足你,这样,你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遗憾了。”

依依的眉心微微一皱,有些伤感起来,她昂头,隐藏了伤感,笑着道:“得了吧,我哪有那么多的愿望啊?”

“有啊,你明明就有很多愿望的嘛,你就知道在我面前说这个那个愿望的,你怎么就不当面跟他说啊?”敏儿道。

凌轩微微皱眉,看来,改天自己要跟方敏这里探探口风,打听一下夏依依都有什么愿望,自己尽量在活着的时候满足她的愿望。

依依连忙道:“看戏是吧,走,去看戏。不过得把鬼谷子带上,不然,我们三个人去看戏不带他,他肯定要闹腾的。”

“嗯,就带上他吧。”

片刻后,轩王府的大门一打开,夏依依难得的穿了艳丽的衣服,又画了精致的妆容,神采奕奕的,跟在轩王的身边,身后,除了方敏他们几个,竟是还带了许多的小厮。

门外守着的士兵不禁觉得有些狐疑,轩王素来都是深居简出的,极少在入夜了以后还出门的,他们今儿怎么带了仆人出门。等轩王他们一走,立即就有人跟踪了上去。

马车吱呦吱呦的朝着闹市走去,到了京城里最为鼎盛的戏园子,此时,戏园子正是热闹的时候,灯火通明,咿咿呀呀的古曲唱法从戏园子里飘了出来,一些舍不得花钱进去看戏的老百姓,便是搬了板凳坐在戏园子外头听着传出来的飘渺的戏曲声。

戏院门口负责迎宾客的女子看见轩王的车架停在了戏园门口,不禁有些晃神,轩王可从来不曾来过戏园子听戏的。再说了,以王爷的身份,即便是要听戏,也都是招了戏班子入王府里听戏的,就像太子,以前还是志王的时候,就经常将戏班子请进东宫听戏的,毕竟他们这样高贵的身份来戏园子这种地方有失身份。

迎客女子见轩王都已经把王妃给搀扶下了马车了,这才回过神来,慌忙上前来迎接,又立即命人去将掌柜的叫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