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戏园子听戏(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民女参见王爷、王妃。”迎客女跪拜在地,声音动听。

凌轩微微点头,并未跟她对话,马管家立即上前说道:“你这儿可有雅间?”

迎客女有些为难的皱眉道:“我们这儿的雅间都是提早订的,这个时候正是人多的时候,雅间都已经包出去了,就连下面大堂里,也都坐满了,没有空位了。”

马管家道:“你看看能不能给王爷腾一个空的雅间?”

“这…民女不太敢去将那些人赶出来,包雅间的都是一些贵人!”迎客女低着头颤抖的说道,她不敢得罪那些贵人,也不敢得罪王爷。

“你可真是糊涂,王爷的身份这么高贵,那些人理应让一个雅间出来给王爷。”掌柜的出来,就立即板着脸训斥迎客女,又连忙对马管家拱手致歉道:“还请管家稍候,小的这就去楼上跟那些人通融一下,给王爷让一个雅间出来。”

不一会儿,掌柜的就出来了,笑着对马管家拱拱手道:“已经让出来一个雅间了,请上楼吧。”

依依有些不适应这种强权社会的霸道做法,凡事都讲究一个先来后到嘛,自己后面来怎么能将别人赶走呢?若不是因为凌轩今天有要事,夏依依定然不会非要今天进去看戏的,改天定了雅间再来看也一样。

夏依依道:“掌柜的,今儿也是我一时兴起,想要过来看个戏,让你开口将别人赶走,也为难了你和那些客人了,这样吧,那让出雅间的客人的在你戏园里花费的一切费用,都由我们出了。”

掌柜的不禁眼睛一亮,来戏园子里看戏,有些身份的人也经常会为了雅间而互相争执,像王妃这样主动提出赔偿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掌柜的心里连连对轩王妃的为人处事赞叹了几声,却是不敢真的应承下来,开口道:“那个雅间的客人人数少,小的将他和另一个雅间的客人挤到一个雅间去了,他们也没有什么怨言。王妃也不必补偿他了,这个咱们戏园子直接给他免费就行了。”

“哪能让你们戏园子做亏本买卖了?既然是他们两个雅间的客人都受了影响,那就他们两个的费用都算在我们轩王府的头上。”

“这…”

凌轩立即打断了掌柜的话,冷冷的道:“既然轩王妃开了口,你就尽管按照轩王妃说的办。”

掌柜的连忙住了口,躬身道:“多谢王爷、王妃。楼上请。”

“嗯”

一行人上了楼,这雅间的位置正好在二楼正中央,正对着对面大院子里头的戏台子,视线真是极好。

掌柜的亲自站在一旁伺候,道:“王爷,可需要一些吃食?”

“爱妃,你想吃什么就尽管点。”凌轩对依依宠溺的说道。

依依面露娇羞状,捂嘴笑道:“那我若是点得多了贵了,你可不许心疼你的钱袋子哦!”

“你若是能将我的钱袋子给吃空了,也算你的本事了。”

“那好,这可是你说的。”依依笑道,转头对掌柜的说道:“将你们戏园子里所有吃的都上一份过来。”

掌柜的愣了一下,即便王爷宠着王妃,王妃也不必这么糟蹋王爷的钱吧,掌柜的躬身道:“王妃,戏园里吃食种类也多,若是每一样都上一份,怕是你们四人也吃不完。”

掌柜的说的四人,是坐在桌子旁的王爷、王妃、鬼谷子、方敏,而马管家、南艺、画眉还有一众小厮都是站着的,站着的人都是伺候人的,是没有资格在戏园子里和主子一块儿吃的。

夏依依道:“吃得完,他们也一起吃的。”依依的眼睛朝着站着的一众人身上扫了一遍。

掌柜的连忙躬身应是,下去准备去了,不过掌柜的并不认为他们是一起吃,他以为的是王妃他们吃不完以后再赏给下人吃。

不一会儿,整个桌子都摆满了,掌柜的躬身道:“王爷、王妃,请慢用,还有吃食没有上完,等会儿这些吃了收拾了盘子,小的再将那些吃食给端过来。”

“嗯,行,你忙去吧,这儿不必着人伺候,有他们伺候我们就行了。”依依道。

掌柜的躬身退下,马管家连忙将雅间的门给关了,依依这才伸手去拿吃食吃,这一看,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整个桌子上二十来盘吃食竟然已经没有一个完整的了,全都已经被鬼谷子给尝了一个遍了,速度可真是快啊。

依依道:“鬼谷子,你少吃一点,当心积食不消化哦。”

鬼谷子瞪了她一眼,道:“你叫老夫过来玩耍,却又舍不得让老夫吃?那还能玩得痛快了?”

依依欲哭无泪,道:“鬼谷子,我哪有舍不得让你吃啊?我不过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你年纪大了,吃食上应该节制,吃多了腹胀难受的。”

“哼,老夫腹胀了,老夫自己会开药方,吃了就消化了。”

鬼谷子一边说,一边吃,还一边对这些吃食点评,依依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

依依的眼睛在下面的大堂里扫了两眼,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对凌轩道:“底下盯着你的人可真不少啊,好几个呢,你能逃得出去吗?”

“能”

凌轩让小厮把朝着大堂那侧的窗户一关,就迅速的跟一个身材跟他差不多的人交换了一些衣服,又让鬼谷子给他们稍微易容,整个过程不过才片刻时间,再次打开窗户的时候,那些在大堂里往这边盯着的人一看轩王还坐在那里吃点心,便是都放下心来。

刚刚窗户一关的时候,他们都下了一跳,还以为轩王趁机跑了,现在看见王爷还坐在那里,他们这才抹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若是把轩王跟丢了,他们可就惨了。

其实,此时此刻,和夏依依坐在一起的“王爷”是已经易容以后的小厮,而凌轩,在刚刚关窗户的时候,他和另外两个小厮趁机从雅间的门出去了,一些在雅间门口外盯着的人也并没有生疑,这些小厮出去办事也无需盯着,只要轩王还在雅间里就行了。

敏儿和依依对这些咿咿呀呀唱着的戏曲并不感兴趣,听也听不懂,只得无聊的吃东西。

鬼谷子倒是十分享受,吃得高兴了,就跟着唱几句。

“来,你们也一起吃,这么多的东西呢。”

“多谢王妃。”

那些小厮也不客气了,纷纷上前去吃东西,不一会儿,就将桌上的东西也吃得差不多了。

“马管家,让掌柜的进来将吃食端进来。”依依吩咐道,又对“王爷”道:“你上窗户口站着去,背对着我们。”

“王爷”道:“小的若是去窗户口站着,外头的盯梢的人会不会认出我是假的?”

“拿扇子遮挡半张脸好了,他们隔得远,看不太清楚的。”依依将凌轩随身携带的那把扇子交给他,又仔细叮咛道:“你记住,你若是要开口,就别说‘小的’的,要说‘本王’。”

“小的明白了”

“嗯?”

“哦,‘本王’明白了”

“你站直点,模仿得像一些,拿出王爷平时的那股气势出来”

“王爷”努力站直了,也故意板着一张脸,可是哪里有王爷的那股气势啊?只能模仿个一二成。他有些为难的说道:“真模仿不出来。”

依依微微抬眉,那倒是,凌轩的那股子气势可是与生俱来,浑然天成的,是发自骨子里的,哪里是这些个骨子里既是奴才相的人能模仿得出来的?

“行了,就这样吧,站那儿去,能不开口就坚决不开口就是了。”

不一会儿,掌柜的便是过来送吃食了,看了一眼站在窗口,背对着他的“王爷”道:“王爷,吃食已经布置好了。”

“王爷”高冷的点点头,却是不吭声,继续看着楼下戏台上的演出。

依依道:“他这时正看得高兴,等会儿他自然会过来吃的,掌柜的,你下去吧。”

“是”

掌柜的退出去关门的瞬间,看见那些小厮竟然都上桌子上拿吃食,掌柜的不禁啧啧称奇,原来轩王妃说的一起吃,就真的是一起吃啊。

过了一个多时辰,三个办事的“小厮”就回来了,每人还抱了两坛子酒,门外盯梢的不禁狐疑,买个酒而已,需要去这么久吗?再一看那酒坛子上的标记,不禁了然了,这种酒可是要跑到城南去买的,而且还要排很久的队才能买得到的,便是也就不再怀疑什么了。

又听了半个多时辰的戏,凌轩醉醺醺的从雅间里出来,南艺和马管家小心翼翼的跟在王爷的身后伺候着,夏依依则是扶着凌轩缓缓的下着楼梯,看样子,王爷喝了不少酒。

那些人就更是坚信王爷一直都是呆在雅间里没有出去过了。

凌轩醉得就连上马车都有些困难,还需要放一条凳子踩着上去才行。下马车时,也需要人扶着才能下马车。

一进了王府,凌轩依旧懒懒的歪在依依的肩膀上,由着依依扶着他进了卧室,又由着他给扶到了椅子上坐着。

依依把他扶着一坐下,就立即起身要走,凌轩却是一把见她的手使劲一拉,夏依依一时不妨,整个人都跌进了凌轩的怀里。

画眉一见,眉眼一笑,连忙退了出去,将门关上。

下一刻,凌轩带着酒气的气息就输入到了依依的口里,霸道而浓郁,依依微微皱眉,回应着他的吻。良久,才结束了这个吻。

依依想着起身去喝杯茶,却又被凌轩给按在了椅子里一顿狂摸,依依去挡他的手,他嘴巴嘟嘟囔囔的拒绝着,好像神志不清似得,继续调戏她。

依依脸色一沉,将他的手给按住了,道:“杜凌轩,你就别撒酒疯了,你根本就没有醉。”

“谁说的?我就是喝醉了!”凌轩将热气喷洒在她的脸上。

“你根本就没有喝多少酒,酒都被鬼谷子喝了,鬼谷子还特意留了两坛酒没有开封,带回自己屋里独享去了。你能瞒得住那些人,还能瞒得住我不成?”

依依伸手将凌轩的两个耳朵给揪住了,道:“让你装,我让你装,你不是醉了吗?那你应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也不知道我对你做了什么吧。”

凌轩那双醉醺醺、微眯着的眼睛就立即睁开了,眼里一片清明,他疼得哎呦叫唤了一声,连忙伸手将依依的手给抓着,求饶道:“依依,我错了,你快松手。”

“哼,让你装醉,还想装醉占我便宜?”依依狠狠的揪了一把,才放开了他的耳朵。

这一松开,凌轩的耳朵已经通红了,他皱着眉头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红发烫的耳朵根,委屈的道:“我是你夫君,就算装醉占你便宜也没什么啊,你干嘛下手这么狠?”

“哼!我乐意!”依依撅了撅嘴巴,问道:“太子究竟跟你说了些什么?”

凌轩吸了一口气,收起了脸上玩味的不正经,正色道:“他还能说些什么,不过就是跟我说他怀疑是钟达毒杀了父皇,让我跟他联手掰倒钟达,他还说了,掰倒钟达,也是父皇生前的愿望。”

依依冷笑一声,“他倒是敢亲手杀了自己的外公?和舅舅他们?”

“如今钟达碍了他的眼,挡了他的路了,自然是想要除掉钟达了。”

“他就只是让你帮他杀了钟达,没有说给你什么好处吗?”

“说了,以后他登基为皇了,就许我一个铁帽子王,良田万顷,珠宝无数。还说他已经委托了上官云飞将那颗百花虫毒的解药给拦在南青国里,抢夺了解药就立即给我送过来。”

“那本就是一个假的解药,他们居然还没有发现。”依依微微皱眉,又自言自语的道:“你肯定是答应了他吧。”

“嗯,我答应了,虽然他开的这些条件,对我来说没有任何诱惑力,但是,我希望在我活着的时候,将钟家给灭了。我之所以这些日子以来,并没有对钟家的的嚣张做出任何反应,由着他们将轩王府给包围了,我不过就是想要纵容着钟达,遮掩,钟达就会自以为他已经将整个东朔都控制在他的手中了,他就会得意忘形,露出他想当幕后皇帝的想法。这样一来,他和太子之间的矛盾就会加大,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就会背道而驰了。原本我一个人对抗钟达是有些困难,若是再加上太子和上官云飞的势力一起对付钟达,成功的把握就会更大。”

“跟上官云飞联手?”依依一提起这个亲手杀害自己的亲弟弟和亲妹妹的凶手,依依不由得反感至极,皱眉道:“他怕不是一个可以联手的人吧。”

“他们南青国想让上官琼的孩子当太子,那他现在就只能跟太子合作,毕竟如果钟达将来让钟诗彤的孩子当太子,对南青国没有半点好处。”

“如果钟诗彤是假怀孕的话,那钟达可是要将一个冒牌货婴儿来冒充皇室血脉了,也难怪太子越来越容不下钟达了。”

依依冷静的分析完,又道:“凌轩,以太子这种过河拆桥的性子,只怕等你帮他把钟达灭了,他就要对你下手了。”

凌轩冷笑一声,脸上有些忧愁,摇了摇头:“我还用等他下手?没有解药的我,不是只有一条路可走吗?那就是死路。既然对他构不成威胁,他就不会对我下手。我会立即让夜影和白澈回来帮助我。”

“夜影可是受了军令在北疆驻守的,若是回来的话,也得太子下旨才能回来,可是钟达会同意?”

对此,依依表示深深的怀疑,太子做不了主,没有钟达的同意,太子也没有办法调动任何一个大臣。

“放心,我们已经想到了办法,能让钟达同意。”

凌轩淡淡的说道,脸上的神情有些凝重,微微皱眉,思考着下一步要怎么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