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兄弟齐心(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轩王在朝堂上就跟太子启奏,说是自己活不长了,想要在最后一些时间里,跟自己的好兄弟夜影和白澈呆在一起,好好的享受一些最后的兄弟情谊。

太子自然是满口答应了,而钟达,虽然不想让夜影回来,但是他十分眼馋北疆的那些兵力,那几十万兵力在凌轩的手上,对他来说,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只不过凌轩现在还没有跟他对着干,主要是京城的兵基本上都是钟达的兵,而凌轩北疆的那些部队,实在是鞭长莫及,远水救不了近火啊。

倘若北疆那些士兵无诏就往京城过来的话,那么就是犯了死罪了,而且,他们一旦离开北疆,那北云国必定会趁虚而入了。

钟达想了想,便是开口道:“太子,若是夜影回来的话,这北疆可就没有了主帅了,应该立即补派一个大将过去当主帅!”

轩王冷哼一声,这钟达胃口可真不小,竟然想要吞了他北疆的势力,轩王冷声道:“钟尚书所言差矣,以前,夜影也很长时间没有在北疆,北疆不也挺好的吗?再说了现在北疆也有几员副将,有他们在,北疆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更何况夜影也就回来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他又要去北疆的,就不必要派别的人去了。”

钟达道:“轩王这话才是差矣,这边防大事,一刻都不能松懈,虽然留在北疆的那些将领武功不弱,可到底都是一些副将,若是北云国的赵熙要南下侵略,以他们那几个副将的本事,根本就抵挡不了赵熙,所以,还是得另外派一员大将去北疆,补了夜影的缺,否则,若是北疆再像上一次一样,被北云国侵占了几个城池,轩王,只怕你和太子两个人都担不起这个责任。难不成,先皇才去世,你们兄弟二人就要将先皇的江山给败光不成?”

凌轩道:“若是要派人,本王自有人选,钟尚书就不必操心了。”

“哦?你有何人选?”钟达瞪眼问道。

“护国公!”凌轩道。

钟达哈哈大笑一声,道:“怎么,轩王你这是没有人选了吗?竟然选一个老头子去北疆当主帅?若是真的打起仗来,只怕护国公这样的老头子连跑都跑不动了吧?还是选一些中年将领过去。”

“钟尚书,本王记得不错的话,以前西疆被西昌人给攻打了,夏子英又下落不明,那个时候,北疆和西疆同时处于战乱之中,当时先皇让你出战去西疆当主帅,代替夏子英,可是你竟然说你年老了,打不动战,便是举荐了护国公去西疆当主帅,后来护国公请命去了西疆,果然不负众望,打赢了仗,还救回了夏子英,怎么这一会儿,你倒是又开始说他年老不能上战场了?这前后可不过是才半年的时间而已。”

凌轩冷厉的瞪着钟达,浑身寒冷的气势立即散发出来,往前走了一步,直直的看着他,饶是钟达持宠生娇,蛮横无礼,此时也被轩王的气势给惊得暗暗咬了咬牙,无法辩驳。

曹相爷立即上前朝太子作揖道:“太子殿下,护国公虽然年纪大了,可到底是久经沙场,经验丰富,而且,护国公一向习武健身,他的身体比一般的人还要健朗一些,上次西疆参战就足以表明护国公宝刀未老。如今太子殿下还没有登基,这朝政也还未稳,而北云国和西昌国又虎视眈眈的,若是边疆出了事情,只怕连太子殿下登基的事情都要受到影响了。以老臣所见,就应该让护国公去北疆当主帅,然后让夏子英去西疆当主帅。这样一来,就能将北疆和西疆稳固住了。”

轩王一派的人就立即跪下去道:“太子,轩王和曹相爷二人说得极是。”

“太子殿下,以老臣的意见,这南疆,应该派安王回去当监军。”

太子连忙说道:“嗯,你们说的极为有理。这三个地方都应该派人过去。”

钟达这下就立即跳起脚来,现在看起来,太子应该和轩王还有安王都已经商量好了,他们三兄弟联合起来对付他一个人,若是三边都是太子的人了,这就相当于将钟达的兵给围在了中间,若是打起来,钟达哪里还能斗得了三面的士兵啊?这不是被他们给包了饺子了吗?

不行,绝对不能然他们三兄弟联合起来,即便他操控不了轩王,那个畏畏缩缩,又胆小怕事的安王,他还能控制不了吗?

钟达也坐不住了,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安王的面前,死死的盯着他,眼里的威胁和阴狠意味一点也不收敛,丝毫不将安王堂堂一个王爷的身份看在眼里。这倒也是,钟达连太子都不看在眼里,更何况安王这个连先皇都不宠爱的儿子呢?

钟达冷哼一声,道:“安王,你有几斤几两你还不清楚吗?你小时候,连太傅教你的文章,你背了一个月都没有背下来,你文也不行,武也不行,素来都是躲在江南封地里当一个闲散王爷,从来都不曾参与过朝政,更没有上过战场,只怕你连军营里头,将领的头衔谁大谁小你都不清楚吧,你凭什么本事去当监军?老臣劝你还是不要去逞这个强了。可知道那军营里可是不好混的,万一上了战场就身首异处,你的妻儿可怎么办?杜偲启还那么小。”

钟达话语中的警告意味不言而喻,安王被他的眼神吓得竟然当场就颤抖了起来,安王结结巴巴的说道:“会、会死的吗?本王只是去当监军,又不是当上战场的将军。”

钟达见他怕了,心里就更是瞧不起他了,钟达冷笑一声,继续恫吓道:“安王啊,你没有上过战场自然是不知道战场上的凶险了,即便是你不用去上战场,可是万一敌军攻破了防线,就必定会冲到后方的军营里杀戮。还有,即便是他们没有冲过来,可是军营里却不乏敌人的奸细,你又没有武功防身,若是那些奸细想要趁着哪个好时机,直接就在军营里对你下手杀了你,也不是不可能的。你还是好好考虑清楚,你是去军营那些随时就会死的地方,还是留在你的江南封地里继续当你的享乐王爷?”

安王有些害怕的倒吸了一口气,眼睛躲闪了两下,有些畏畏缩缩的道:“还,还是当个享、享乐王爷为好。”

钟达高兴的拍了拍安王的肩膀,笑道:“诶,你这就对了,只要你好好的在你的封地里当你的享乐王爷,你可以放心,你那个地方,永远都会那么安定,将来启儿跟着你继续当个享乐王爷,给你生一大堆的孙子孙女,你天天在家里含饴弄孙的,日子过得要多逍遥就有多逍遥。何苦去军营里头呢,你说是不是?”

安王点点头,认真的回答道:“是”,又对太子拱手道:“太子,臣兄实在是无能为力,没有这个胆量也没有这个能力当起一军之监军,臣兄还是等父皇的头七一过,就立即带着妻儿回江南封地去。这南疆的监军一职,请太子殿下再另外派人去吧。”

太子被他气得差点一口血就吐出来了,自己之前不是都已经跟安王商量好了吗?让他去南疆的军营里头看着点,若是钟达的人想要动用南疆的军力来对付自己,就让安王拿出自己给他的军令令牌,命令那些士兵不要跟着钟达呀。安王都已经答应得好好的了,怎么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就被钟达给吓成了这副怂样,竟然反悔了,就要回去当享乐王爷?

太子气呼呼的说道:“安王,父皇才驾崩没几天,我们兄弟三人应该互相帮衬,如今,南疆也就只能靠着你了,你为何就不肯去呢?”

“臣兄不想死,臣兄想要活着,还有很多美食都没有吃过了,而且,臣兄膝下才启儿一个儿子,其他的都是女儿,臣兄还想再纳几个侧妃,多生几个儿子了,臣兄不想去军营里面送命。”安王低着头,有些害怕太子,几乎是硬着头皮怼了太子这么几句话,说完以后又害怕太子责罚他,便是立即就跪了下去,磕头请求道:“臣兄实在是没有这个能力帮助太子殿下,还请太子殿下另派贤能者去,否则,即便是派了臣兄去,臣兄也没有这个本事挑起那份重担,到时候,还是会误了太子殿下的大事的。”

钟达立即火上浇油道:“对啊,安王这么有自知之明,应该成为朝臣学习的榜样,能挑得起的就挑,绝不逞强。太子,你就别强人所难了,人家安王不想去,你又何必呢?难不成牛不喝水强按头啊?”

太子有些恨恨的瞪了一眼钟达,又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安王,越发的觉得安王那张丑陋的容颜更加碍眼了,也难怪父皇以前那么讨厌安王了,自己给他机会往上爬,他应是没有这个能力往上爬,简直就是稀牛屎扶不上壁啊。

太子气恼的拍了一下座椅,看着安王恼怒的道:“安王,你就这么怕死?”

“还请太子殿下准允臣兄过几天就回江南封地。”

太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着实是有些恨铁不成钢,心里想了想,安王说的也有些道理,以安王这样无能的样子,即便是自己将军符给了他,到时候若是真的发生了内乱,安王哪有这个能力控制得了边疆几十万士兵啊?稳不住局势是必然的结果,甚至还有可能会被别人将军符给抢了去,到时候反倒还坏了事。

“罢了罢了,你就回江南封地去吧。”太子摆了摆手,无奈的说道,耷拉着脑袋,叹息道:“另外,你将你的母妃也一并带回江南去养老吧。”

安王一听,浑身一震,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太子,结结巴巴的道:“太子,这…这…”

“你母妃原本也并没有犯错,不过把她关进皇觉寺里,是父皇生前的意思罢了,如今,皇觉寺里的妃嫔也都追随父皇去了,如今里面只有关着你母妃一人罢了。既然父皇已经走了,而你又是单独一人在江南生活,本太子感念你们母子二人骨肉分离二十几年了,就做主让你母妃回去养老吧,你们也好母子团圆。”

太子在这个时候,也是想要放了安王的母妃,来送给安王一个人情,这样的话,即便安王现在不肯帮他的忙对付钟达,但是也能让安王不要跟着钟达走啊,也许以后,还会有一些不大不小的任务需要安王的帮忙了。

反正安王的母妃关在皇觉寺里也是碍眼的,毕竟,等到以后他当了皇帝以后,这皇觉寺里就是关着他的妃嫔了,若是再关一个太妃在里面,不是碍眼吗?

安王连忙磕头道:“臣兄代母妃谢过太子殿下,太子的大恩大德,臣兄和母妃没齿难忘。”

“嗯,不用谢,这是本太子应该做的。”

钟达因为刚刚安王听了他的话,钟达便是也干脆做了一个顺水人情,反正安王的母妃放出皇觉寺,对他钟达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钟达哈哈一笑道:“老臣就恭喜安王母子团圆了,对了,老臣府上有好些布匹和珠宝首饰,正好适合太妃这个年纪穿戴了,等会儿下了朝,老臣就立即着人将珠宝首饰和衣服布匹送到安王府上去。”

安王立即对钟达道谢道:“本王多谢钟尚书。”

“安王客气了”

钟达摆平了安王,就立即将矛头对准了站在朝堂上的护国公,“护国公,安王都要呆在家里好生休养,你年纪这么大了,何必要去沙场劳累,还不如呆在护国公府好好养老了,还有夏将军,你年纪也大了,至今都还未曾娶妻纳妾的,不如老臣给你指一门亲事,你早些生下一个孩子来,也好让护国公含饴弄孙啊。”

“哼!你操心太多了,钟尚书,若是老臣应该好生休养的话,那你也应该交了兵权,回家含饴弄孙去。”护国公道。

夏子英正色道:“男儿应该胸怀天下,志在沙场,岂能窝在家里只想着娶妻生子?等太子登基执政之后,微臣再考虑自己的私人之事也不迟。至于这婚姻之事,就不劳钟尚书操心了,婚姻由父母做主,微臣又不是个孤儿,家父和家母都还在,又岂能让他人插手微臣的婚事?”

轩王拱手道:“太子,你还是立即写下圣旨,加盖了玉玺,让他们二人早些去边疆才是。”

“嗯,好。”太子点点头应承道。

“不行,老臣不同意。”钟达满脸铁青的厉声喝道。

太子脸色也极不好看,他咬咬牙道:“钟尚书,这朝堂之事可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了的,这可是本太子和轩王、护国公、曹相爷等等大臣共同的决议,不能更改。”

“太子,你莫不是忘了老臣可是辅政大臣?你连辅政大臣的话都不听,就妄自做主了?你若是这样执迷不悟的话,老臣一定要请太皇太后出来,将你这个太子给关进宗人府去。”钟达直接指着太子的鼻子骂道。

“钟尚书,你莫不是忘了君臣之礼了?你竟然敢指着本太子骂?”太子气得脸上的肌肉都颤抖了起来,眼里冒出了愤怒的火光。

“太子,你可别忘了,按照辈分来说,老臣可是你的亲外公,你可是老臣的晚辈!更何况,老臣身为辅政大臣,完全有这个资格对你做得不对的地方进行训斥和惩罚,你做得不对,就应该关进宗人府自省。”、

钟达骂得唾沫横飞,老气横秋的。

凌轩瞟了一眼钟达道:“钟尚书,你别忘了,你虽然是辅政大臣,可也不能代表凡事都应该按照你的意见来执行,只要有太子和本王以及朝廷大臣共同决议的事情,就是可以执行下去的,太子没有做错,做错的是你,东朔的法律,可不止对太子有惩治手段,对辅政大臣也同样有惩治手段,难不成,你想去大理寺里关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