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兄友弟恭(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快请进来”,凌轩道,转而又改口道:“慢着,本王和王妃亲自去门口迎接。”

马管家一愣,随即点头哈腰道:“是”。

凌轩起身,拉着依依的手道:“爱妃,你跟我一起去迎接。”

依依有些狐疑,以往可从未见过安王来轩王府来过,即便他们上次在太后寿辰的时候回来京城时,也就只有启儿一人来过一趟轩王府给她送了一些江南的点心吃,而安王和安王妃并未曾来过,两家都没有什么来往的。

依依转念一想,这倒是也十分正常的,毕竟安王可是兄长,即便是要拜访,那也该是轩王去拜访安王才对,不过以凌轩的高冷个性,又和他的两个兄长没有什么亲情似得,从来就不曾来往过。

既然安王是兄长,又带了太妃过来,凌轩作为晚辈和弟弟,出门迎接以示尊重,倒也是在情理当中。当然,最有可能的原因,还是凌轩现在和太子、安王三个人达成了某种协议,所以,他们三人倒是空前绝后的表现出了兄弟情谊来了。

走到门口,便是见到安王一家人站在门口,安王的身边还站着一个衣着奢华的驼背老妪,老妪的脸上却是蒙了一层面纱,然而,即便是透过那厚重的面纱,依旧能隐隐看到她那丑陋的面容,那双露在面纱之外的眯缝老眼,看着有些怪吓人的。

这便是安王的生母,至始至终,都没有人知道她究竟叫什么名字。

“见过太妃、皇兄。”凌轩对二人作揖道。

依依见凌轩诚意十足,便也上前屈膝行礼,太妃那双眯缝的眼睛看了一眼夏依依,双眼瞬间有些睁大,她惊讶的开口道:“你,你就是我在皇觉寺里看见过的那个年轻妃嫔吗?”

她的声音依旧如在皇觉寺里一样,仿若破旧的风箱一样。

惊得周边的人浑身一震,顿觉背上的汗毛直竖,但是好歹大家面上都没有显露出来罢了。

依依微微点头,朱唇轻启道:“正是,晚辈上次见了太妃,还未来得及跟太妃行礼,请太妃见谅。”

依依的声音悦耳动听,跟太妃的声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王府的下人顿觉还是自家的王妃长得好看,声音也听着舒服。

“原来你是轩王妃啊,前些日子,宫里来人将皇觉寺里的妃嫔全都给抓了去,后来,我听说关在皇觉寺里的妃嫔除了我以外,全都被殉葬了,我还想起你来了,你可是我关在皇觉寺里二十多年来唯一见过的妃嫔,她们都不曾走到我那个院落里去的。我想着你这般美貌年轻又心地善良的人,若是被殉葬了,多么可惜啊。我还为你惋惜了一阵子。今日竟是见你好好的活着,心里也就放心了。”

“我早就从皇觉寺出来了,并不在皇觉寺里,再者,我不是先皇的妃嫔,无需殉葬。多谢太妃替我操心了。”依依客气道。

“幸好,幸好”

凌轩道:“咱们也都别站在门口了,进去坐着再聊吧。”

一行人进去坐着,凌轩又着人重新置换了酒菜上来吃饭,夜影和白澈此时也不好再坐在桌上吃饭了,只得去了夜影的房间单独吃饭去了。

依依夹了一个大鸡腿给启儿,宠爱的拍了拍他的头,嘴角笑起了一弯好看的弧线:“启儿,你多吃一点,长得高一些。”

“多谢皇婶”,启儿高兴的说道,拿起鸡腿大口大口的啃起来。

“呵呵,你慢点吃,当心点。”安王妃宠溺的用手绢帮启儿仔细的擦了擦嘴巴上的油污。

太妃似乎十分喜欢这个孙子,见启儿吃鸡腿吃得这么欢腾,便将盘子里仅剩的令一个鸡腿也夹到了启儿碗里,连声道:“多吃点。”

“多谢祖母”,启儿十分有礼貌的说道,似乎一点都不嫌弃自己的祖母那个丑陋的容颜和卑微的出身一样。

太妃极高兴,眼里流露出来慈祥来,笑着闪烁着泪花,“启儿乖!”

餐桌上一时显示出了一派幸福祥和的氛围,气氛融洽,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两家的关系素来很好呢。

饭毕,安王道:“时辰不早了,我们也该早些上路了,不然天黑了,路不好走。”

“嗯,皇兄路上注意安全。”凌轩道。

安王点点头,带着一家老小出门,启儿临走又转头过来说道:“皇婶,你将来若是去江南玩,一定要记得来找我玩哦。”

“嗯,好的,我一定过去找你玩。”依依笑着对启儿挥了挥手,启儿这才恋恋不舍的上了马车。

马车行出了一段距离后,安王立即就对启儿训斥道:“你今天也太不知礼仪了,两个鸡腿都被你一个人吃光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上辈子是饿死的呢,没吃过好吃的吗?竟然这般饿性?没得出去丢了本王的脸。”

启儿有些害怕安王的脸色,便是往安王妃的怀里缩了缩,安王妃笑道:“你也别太凶了,今天不是轩王妃亲自给他夹的鸡腿吗?启儿这才吃了。至于另一个鸡腿……”

安王妃的眼神则是不经意的朝着后面那辆马车瞟了一眼,眼底的嘲笑和厌恶一闪而过。只有安王的母亲那样倒夜香出身的女子,一辈子没有吃过什么好吃的,才会以为鸡腿有什么稀奇的,在轩王妃夹了一个鸡腿以后,她还硬是要再夹个鸡腿给启儿,她怕是这辈子都没有吃过鸡腿吧。

安王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对她训斥道:“启儿多大了?你还在外人面前给启儿擦嘴?启儿不会自己擦嘴吗?你要宠他到多大?难不成以后他长大娶妻了,还需要将你随身带着擦嘴?”

安王妃冷哼了一声,侧过脸去,有些不悦的道:“太子都让你当监军,你偏偏的不去,就知道缩在王府里享乐,你这辈子没有什么出息也就算了,还想带着启儿也跟你一样没有出息,让启儿以后当一辈子闲散王爷。”

安王的眸子散发出了阴狠的气息,冷厉的训斥道:“你一个妇道人家,你知道个什么?你给本王闭嘴。”

“你!哼!”

启儿有些瑟瑟发抖的看着他们二人争吵,似乎,父王和母妃的争吵频率已经愈发的多了起来,硝烟味也愈发的浓烈了。

南青国

“天问,会首有交代,你的伤势已经痊愈了,在冥日会里也好吃好喝的伺候了你一阵子了,你也该为冥日会效力了。”

天问冷冷的看着面前的黑衣人,轻哼一声,道:“我又不是你们冥日会的人,为什么要替你们效力?”

“就凭我们冥日会救了你,不然,你上次被轩王的人追杀,你可是会被他们给杀死的,你应该报恩图报!”

“你们救了我,我可以给你们钱。”

“怎么?你不肯替我们冥日会效力?”黑衣人的语调陡然升高,眼眸里散发出一丝阴狠。

天问冷哼一声:“为你们效力,也应该效力得明明白白的。究竟是要我帮你们效力一次或是几次,当作你们上次救我的报恩,之后就任由我远走高飞,跟你们冥日会再无任何瓜葛。还是说想要将我收入你们的冥日会里,若是这样的话,你们什么好处都不给我,就让我当一个最底层的小喽喽,佣金什么的都不跟我谈,就直接让我舍了命的去干活?”

黑衣人面色阴沉的道:“怎么?你还想要什么好处?”

“难道不行吗?我在暗夜组织的时候,可是排行第二的,又曾经代掌过暗夜组织的一切事务,就凭我这身手和能力,在你们冥日会里当一个副会首,完全足够了。你们冥日会若是不想给我半点好处,那我可就要另找山头投靠了。”

天问慢条斯理的说道,瞥向黑衣人的目光充满了不屑,浑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让那个黑衣人感觉自己若是跟他动手,一定死得很难看。

黑衣人有些不悦的瞪眼道:“我为冥日会效力了二十多年,到现在,依旧是个小小的分舵主,你这才刚来,什么贡献都没有,一开口就是要副会首的位置,你的口气可真不小啊。”

“职位,从来都是靠能力上去,而不是靠时间上去的,有的人,他的能力哪怕干一辈子也就是一个小喽喽。”天问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

“你!”那个分舵主气得吹胡子瞪眼的。

“你做不了主的,你还是回去跟你家会首问问清楚,究竟是要怎么跟我合作再来跟我谈要我做任务的事情。”

分舵主冷哼一声,转身离去,他暗暗的啐了一口,骂道:“真是狂妄自大,他以为他在轩王手底下干过活,就能在冥日会里横行霸道了?”

然而,半个时辰后,他就焉巴了。对天问恭敬的道:“我们会首说了,只要你能将上官云飞手里的那颗百花虫毒解药给抢回来交给会首,他就允你副会首的职位,至于佣金,等你抢到解药后,会首会亲自接见你和你面谈。”

“我一个人可抢不来,你们得给我人。”

“好,只要你能抢得了解药,你要什么支持的条件,都可以满足你。”

“我倒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天问语速极慢的吐出了几个字:“我不要蠢!货!”

分舵主暗自咬碎了牙龈,被天问给气得个半死,可是看天问这气势,似乎他真的能抢到解药,还能当上冥日会的副舵主,那以后岂不就是他的上司了?

分舵主只得将心里的愤愤隐藏起来,垂首道:“知道了。”

他将一个地图交给了天问,指了指上面画圈的地方道:“这是那些拿着解药的人藏身之处,里面布置了机关,我们的人去了两次,都是有去无回。就连通天阁的人去了都没有抢到解药,还有好几拨势力的人也都去那里抢夺,但是全都无功而回。”

天问拿过来一瞅,对那个地方倒是也熟悉,以前曾经做任务的时候去过那里,现在故地重游,也多了几分把握,“对方有多少人?”

“大约百来个人”

“给我一样多的人数”

“够了吗?毕竟对方设置了陷阱和机关,我们的人很容易损失的。”

虽然分舵主对天问的高傲态度有些不满,但是抢夺解药是他们冥日会的共同目标,因此便是提醒了他一句。

天问思考了一下,道:“够了,若是没有找到突破的方法,即便是带两百个人,也照样是又去无回,还不如少带一些人,免得多做无谓牺牲。”

当夜,天问就带着人潜入了那个山林,因着自己地形熟悉,顺着一条小路蜿蜒而上,一路上又小心的查看陷阱,减少了手下的牺牲。经过一场奋力厮杀,顺利的将那些人全都给剿灭了,又破除了山洞里装着那个解药盒子的机关。

一切都搞定以后,天问正要伸手去拿那个解药盒子,却是被分舵主抢先一步冲了过去,将解药盒子拿在手上。

天问冷哼一声,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分舵主,啥也没说,兀自离开,说道:“任务已经完成,我就先走一步。”

想来,冥日会会首压根是不信任他,生怕自己碰了那个解药盒子,就将里面的解药给偷偷的换了。这才让分舵主一直跟在他的身边,当他排除一切阻碍,到了解药唾手可得之时,就让分舵主一把将解药给抢了,以保证这个解药没有被掉包。

天问却是巴不得冥日会这么做了,他原本就知道这个解药是假的解药,只不过因为鬼谷子说这个解药是真的,所以全世界的人都以为这个解药是真的了。

反正他没有碰过这个解药,即便到时候这个解药被冥日会会首查出来是假的解药,那也跟他没有任何关系,自己也正好洗脱了嫌疑。冥日会的这种做法岂不正中他下怀?

分舵主喜出望外的将药盒揣进了怀里,马不停蹄的赶回去,亲自将盒子交给了会首,恭敬的跪下去道:“会首,解药已经抢到了,这个解药藏的可真够深的,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

“他可碰过?”

“回会首,属下谨遵会首的吩咐,在机关破除的时候,属下抢先他一步将解药拿到手,他离解药还有两步之遥,连盒子都没有碰到,更不可能将解药换走。”分舵主脸上泛着喜悦,跟会首邀功,好像能抢回解药,全都是他一个人的功劳一样。

会首将药盒打开,看了一眼里面的药丸,招来一个小喽喽,冰冷的问道:“你仔细辨认一下,这颗是不是原来的那颗?”

分舵主脸上的喜悦顿时被吓得四分五散,慌张的磕头道:“会首,属下可没有调换解药,就算是给属下天大的胆子,属下也不敢调换解药啊。”

“本会首没有怀疑你,你二十几年来,一直忠心耿耿,怎么会怀疑你呢?本会首只不过是怀疑狡猾的南青人放在这个山洞里的解药就已经是被他们掉包的而已。”

话虽是这么说,可是分舵主却是觉得会首那透过面具的眼神有些冷厉。分舵主十分明白,会首从来都不曾对任何人信任过,每一个背叛会首的人,都被会首残忍杀害。

分舵主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连忙磕头道:“多谢会首相信属下的忠心。”

那个小喽喽上前仔细看了看盒子,又看了看里面那颗药丸的色泽,又细细的辨认了一下里面的药味,正色道:“会首,不错,这颗解药就是当初我们让那个假鹤庆年制作的假解药,他做完之后,我看见过这颗假解药,定然不会认错的。”

“好,这么说来,南青国并没有将这颗假解药掉包了。虽然这颗解药是假解药,但是如今全世界都觉得这个解药是真的。那咱们可就要利用这个解药好好做做文章了。”

------题外话------

精品了,今天晚上还有第三更。

筱洛验证群:539388175。七夕节,我们群里浪起来。

好评长评给奖励,快快去评论啊。

还有,今天七夕,洛洛想要花花了,求鲜花啊,求鲜花,求鲜花。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