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试探(三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分舵主一听会首的话,不禁微皱了一下眉头,这解药是假的,就连他都不知道,会首竟然将这个事情给瞒得这么死,还特意让他去抢这个假的解药,会首又何尝不是不信任他?

分舵主隐藏下自己内心的忐忑,换上了一副高兴的神情,溜须拍马道:“会首,你可真是高明啊,这颗解药原本就是我们派人弄得,被他们抢来抢去,绕了一圈,最后又回到了咱们的手上。如今,全世界的人可都被会首蒙在了鼓里,被玩弄于股掌之间还不自知呢。”

“哈哈哈哈”,他的恭维,会首十分受用。

“会首,那这颗解药,我们要怎么利用呢?”

“本会首想要将这颗解药高价卖给杜凌志,而且,再放出风声,告诉大家解药已经在杜凌志手上了,我倒是要看看,这个杜凌志会不会将解药交给杜凌轩。”

分舵主立即竖起了大拇指赞道:“会首,高明,实在是高明。这假解药到了杜凌志手上,无论他给不给杜凌轩,他们兄弟二人必定会反目成仇的。如果他不给轩王,那么轩王必定会恨他,而且还会遭受到东朔人的谩骂。若是他给了轩王,而轩王吃了又解不了毒,到时候,我们就说他将解药给毁了,送给了轩王一颗假解药,想要害轩王。这可是一石二鸟之计啊,咱们冥日会还能白白的得了这么多的银子。”

“不错”

“会首,你不会真的答应让天问当副会首吧?”分舵主试探的问道。

“不得不说,他确实是个人才,他一出手,就立即将解药给抢回来了,虽然是颗假解药,可是天问他自己不知道这个是假的啊。既然本会首答应过他,那就让他当副会首,有他的加入,冥日会就如虎添翼了。”

副舵主躬身,眼眸闪过一丝阴险狡诈的神色,“会首,他毕竟是轩王手下做过事的人,咱们要不要想个办法试探他一下,看看他是真的忠心于你,还是轩王派来的卧底?”

“嗯,你说得有理!”会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本会首问你,那个天问可曾见过这个解药?”

小喽喽仔细回想了一下,道:“没有,假鹤庆年炼好了解药之后就装进了药盒里,小的扮成仆人去了假鹤庆年的屋里见过那个解药。而天问,一直都是在屋外守着,哪怕是轩王带着人过去验药的时候,天问都是在屋外守着,不曾见过这个解药。”

“嗯,那就好。”会首心中已然升起了一个计策来。

分舵主揣着一个药盒子,走进了天问的房间里,道:“会首说了,让你将这个解药拿去送到另外一个地方隐藏起来。这个是地址,还有接头暗号。”

天问并没有伸手接过来,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我不是你们免费的仆人,凭什么听候你们的差遣?不是都已经说好了,我帮你们把解药给抢回来,你们就让我当副会首的吗?怎么出尔反尔?”

分舵主笑着说道:“会首答应了让你做副会首,只不过现在会首有事情要去忙,没有空跟你详谈,他说让你把这个解药送到地方以后,他也正好忙完了他手上的活。那时再让你跟他见面。”

天问将东西接过来,冷冷道:“我可跟你们说,我没有这么多的耐性,我若是将东西送到了地方,到时候,你们若是还不答应给我副会首一职,我立马就离开。”

“你放心,会首一定会接见你的。”

“我若是把东西送到了,可有何证据证明我送到了?”天问冷声道。

分舵主眼眸一闪,这个天问,果然是在暗夜组织里混迹了这么多年的老人了,这江湖之事果真是了熟于心,要想给他下圈套也下不成。

分舵主道:“接手这个解药的人会给你一个正面红色,背面黑色的木牌子,你将那个木牌子拿回来交给我就成。”

“行,我现在就出发,明天一早就回来给你。”

天问将那个药盒往自己的怀里一揣,连看都不看一眼里面的东西,就直接出了门,朝着那纸条上的地址奔驰而去。

果然,在指定的地方找到了人,又对上了接头暗号,将解药交给了对方,拿到了正面红色,背面黑色的木牌子,一刻也不停留,立即沿着原路回了自己的居所。

那个接手药盒的人捧着这个药盒子转手就交给了会首。

会首戴着手套的手接过了药盒,仔仔细细的查看着他在药盒外头所做的手脚,半点都看不出来药盒有被打开过的痕迹,他小心翼翼的从药盒底部将盒子打开,从里面看了看,粘贴在正面盒盖上的那根细细的银线还完好无暇,天问果然没有打开过盒子。

会首从盒中将解药拿出来,微微用力,药丸破碎开来,从里面露出了一个小钢珠。这就证实了这个药丸就是他之前特意放进去的一个仿冒品,为的就是要试探一下天问拿到这个自以为是真的解药的时候,又让他单独行动,他会不会一拿到这个解药就立即跑回东朔给轩王送上解药,毕竟这个解药是轩王的救命药。

然而天问没有这么做,会首就更加相信天问真的跟轩王分道扬镳了,定然不会是轩王派来的卧底。

然而会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天问老早就已经知道那个鹤庆年是假的,他炼制出来的解药也是假的,天问根本就不会想要动这个假解药的脑筋。

天问将木牌子抛给了分舵主,道:“解药已经交给接头人了,牌子也给你拿回来了,我只给你们一天的时间,若是你们答应了我的条件,那我就留在冥日会,不然,我就立即走,去别的帮派了。”

分舵主哈哈一笑,道:“天问,你的性子未免也太急了些,好在我们会首已经办完事回来了,还吩咐我见到这个木牌子后,就立即带你去见他。”

“嗯,那就前头带路吧。”

天问跟着分舵主弯弯绕绕的绕了许多的路,来到了那个地下洞穴,见到了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冥日会会首。

全身穿着一身黑,戴着面具,手套,就连面具上的两个眼洞都用细细的网纱遮盖着,这样的话,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长什么样。

不仅仅是他的样貌,就连他的皮肤是啥样都不知道,包裹得够严实的,他就不嫌热得慌吗?也难怪要躲在地洞里了,毕竟地洞里凉快嘛。天问如是想着。

会首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精瘦的高个黑须老头,虽然精瘦,但是肌肉非常结实,再看他背上那把非常具有标志性的大弓弩,似乎时时刻刻都要张开大弓射穿别人的脑袋一样。他的眼睛丝毫没有惧意的迎上了自己打量的目光,有勇有谋,是个不可多得的人物啊。

天问拱手道:“在下天问,见过会首。”

会首笑道:“天问大侠,本会首久仰大名,一直想要将你招募过来,如今机缘巧合,竟然救了你,你也有这个兴趣加入到我们冥日会里来。你放心,从今往后,这冥日会,你就是一人之下千人之上。除了本会首,你就是整个冥日会最权威的人了。”

“天问谢过会首。”

会首对着站在下面的人威严的说道:“你们还不赶紧拜见副会首?”

“拜见副会首!”那些人齐齐跪下去说道,包括那个分舵主也跪了下去。

天问冷酷的望了一眼众人,威严外露,神色凛然道:“众位起身,往后,还请各位多多协助本副会首。”

不日,百花虫毒的解药在冥日会手中的消息不胫而走,而且据说都已经不在南青国了,至于去了何处藏着,就不得而知了。

朝堂上,太子一脸遗憾和伤心的对轩王道:“轩王,本太子原本想着让南青国帮忙将解药给拦下来,届时,本太子就让太子妃卖个人情,跟南青国皇上将解药讨要过来给你,可是,不曾想那解药竟然被蛰伏在南青国的冥日会给夺走了。本太子听说,这冥日会屡次沿途杀害你,他们都恨不得你死了,又怎么可能会将解药拿出来给你?”

凌轩语气平静的说道:“太子,原本没有解药之时,本王各处寻找解药。可是这解药一出现,却被那些人夺走了,明明就是想要看着本王死,而不把解药给本王。如今,本王也想开了,看淡了生死,一切随缘吧,若是那拿解药之人想将解药给本王,本王还是那个条件,一百万两黄金买下来。若是他们不给,那就算了。”

曹相爷立即说道:“轩王,怎么能不给就算了呢?解药就这么一颗,他们若是不给,我们就去抢回来。”

“曹相爷,你以为解药这么好抢的啊?就那么小的一粒药,他若是藏在哪里,你还能找得着?更何况,冥日会早就想要杀了本王,他们说不定已经将解药给毁了。”

“不行,要不本相爷派人去跟冥日会的人沟通一下,他们想要什么交换条件,我们就跟他们交换。”

太子连忙道:“对对,冥日会只是一个江湖组织,他以前要杀你,定然是被别人给花钱收买了,他要杀你这条命才能赚得了多少钱,只要你出的价钱比对方高许多,冥日会在重金的诱惑下,一定会将解药卖给你。他做买卖的,不就是价高者得吗?”

凌轩微微垂眸道:“那就先试试看吧,不过,本王还有一个条件,那个钱,仍旧要交给第三方先保管,而且,本王还有个附加条件,为了防止他人用假药来蒙骗本王的巨金,应该等本王生辰过后三个月,本王若是没有毒发,那才能证明这个解药是真的解药。”

凌轩心里冷哼一声,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吗?那颗假解药本来就是冥日会找人炼制的,冥日会第一次没有骗走他的钱,还想来骗第二次,以为他这么好骗吗?

若是用药效来做交易,冥日会那个假药就不攻自破了,他们明知假药无效,拿不到钱,他们还会出来卖药吗?

太子点头赞道:“不错,确实要用药效说话,不然,以冥日会的狡诈阴险的做法,可能会用假药来骗钱。”

凌轩见太子脸上并没有任何愧疚的样子,凌轩不禁微微皱眉,难道说冥日会杀害他的事情,太子一点都没有参与其中?

夜里,凌轩悄悄的又去了宫里见了太子,开门见山问道:“太子,本王问你,当初是不是你或者钟达指使冥日会来杀我的?你只管照实说来,即便当初你指使了,本王也不会怪你,本王只想要知道真相。”

太子深吸了一口气,如今钟达已经不能成为他的助力了,能帮助他的人就只有凌轩了。

太子思虑了一下,道:“当初,确实是有想要通过冥日会来杀你,不过,两三次暗杀不成功之后,我们也就停手了。跟冥日会取消了协议。本太子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新婚那天路上的伏杀,以及后来你去南青国一路上的伏杀,并不是我们跟冥日会买了你的命。而是另有其人。”

“当真?”凌轩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太子郑重的点了点头,道:“当真!本太子既然敢承认以前对你做下的事,也就没有必要隐瞒后面的事情了。更何况那段时间,本太子被父皇给罚到了西疆去驻守,根本就没有出过西疆,并没有指使冥日会去杀害你。”

“好,本王就信你这一回。”

凌轩一回了王府,就对夜影说道:“夜影,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本王曾经跟你说过,本王曾经要通天阁的夜羽帮我查指使冥日会来杀害本王的幕后之人,后来,夜羽亲口告诉本王,说一直查不出来究竟是何人跟冥日会签订了协议,好像并没有人跟冥日会签过协议一样。”

“属下记得。”夜影道。

“今天,本王亲口问过太子,他说他以前曾经有过,不过已经取消协议了,后来冥日会来杀害本王的事情,已经不是他指使的,而是另有其人,本王看他说话的形态,并不像是说谎的样子。而上次去查找钟达的线索,又一路往南朝着南青国去的路上,本王隐隐觉得有一股未知的势力在向本王靠近。那个时候,本王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些刺杀本王的人,也许并不是太子,也并不是钟达,而是一个隐藏的,本王从未想过的人。”

凌轩缓缓道来,他脸上的神色十分的凝重,眉心紧锁。

夜影不禁觉得脊背有些发凉,他微微有些惊慌的说道:“若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很危险?可怕的不是明面上的凶狠的敌人,而是那些隐藏在暗地里的阴险小人。如果那个人一直想要对付你的话,他究竟跟你有什么仇怨?”

“本王也想不清楚究竟有些什么仇怨,毕竟,本王这些年来,杀过的人也确实太多了。”凌轩无奈的说道,他结敌无数,哪里能想的清楚是谁啊?

“所以,你怀疑根本就不是被人指使冥日会来杀害你,而是冥日会本身的人就想要杀害你?”夜影问道,“那么天问他…。?”

“嗯,你想的的确是本王所想的。”凌轩皱眉道,想了片刻,也想不出是谁来,干脆摇摇头不想了,转移话题道:“夜影,现在先不管那些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钟达给解决掉,本王让你去查先皇中毒之事,你可查到了什么没有?跟钟达可有什么关系?”

------题外话------

求花花、求月票、求打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