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宫变(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太监将信件拿上来,恭敬的道:“太子,这就是当初轩王截获的信件,还有一些是在钟尚书府上找到的信件。先皇一直保存着的。”

太子将信件拿过来,展示给大家看,道:“众位请看,这些信件从表面上看,都是一些正常的家书,但是只要涂上药物,就会显现出用特殊药物写出来的字了。”

说罢,太子从怀里拿出一瓶药物,往信件上面涂抹。在原本空隙的地方就显现出了一行行的小字,写得全都是钟达指使太子在北疆军营里应该如何故意丢了城池陷害轩王旧部的事情。

朝臣一见,瞬间哗然,一些原本保持中立的大臣此刻则是完完全全的站在了轩王这一边了,厉声指责钟达。

靖国候立即站出来指责道:“钟达,你可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唆使皇子故意丢了城池,还导致他们兄弟不和。”

钟达冷冷的看着靖国候道:“靖国候,您老这么义愤填膺的做什么?你这么为国尽忠,给东朔当了一辈子的忠臣,你又得到了什么?你看看你,大女儿嫁给先皇也没多少时间,她不过才十几岁,可是现如今呢?却是被殉葬了,多可怜啊。你二女儿呢?半年前就已经被赐给了轩王,可是轩王不仅不纳她入府,还几次三番的奚落她,让她难堪,你说说看,你们靖国候一门忠心,可是东朔皇室之人全都是冷血无情,翻脸不认人的人,你还这么对东朔忠心做什么?不如跟了我钟达,我答应你,我一定封你一个公爷的爵位。”

靖国候一想起庞珏儿死了才不过十天,这丧女之痛实在是难以言说,只不过是自己作为一个臣子,理应遵守东朔的律法和皇室的规矩,庞珏儿既然嫁给了先皇,就是先皇的女人,而且庞珏儿又没有子嗣,被殉葬也是规矩定的事,这怨不得先皇。

可是庞灵儿可是先皇亲自下旨赐给轩王的,轩王迟迟不肯纳她入府,不也是打他靖国候的耳光吗?

靖国候立即对轩王愤然质问道:“轩王,你为何还不肯纳庞灵儿入府?你今天必须要给老臣一个解释。”

凌轩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朝着靖国候深深的鞠躬道:“靖国候,实在是抱歉,本王不是不想要纳你的女儿,着实是因为本王身中奇毒,又没有解药,也熬不了多少天了。本王死了倒是无所谓,却是不能让庞灵儿步了庞珏儿的后尘,年纪轻轻的就被殉葬啊。本王这也是为了侯爷和你女儿着想,不想看着侯爷你白发人送黑发人。”

靖国候眉心一皱,叹息一声,道:“轩王,这…。唉,是老臣误会你了。”

“无妨”,凌轩道,只要现在稳住那些中立的大臣,就能让钟达一派的人孤立无援。

凌轩对太子道:“如今证据确凿,应该立即惩罚钟达。”

太子立即喝道:“钟达,你罪行滔天,罪大恶极,本太子现在就要将你捉拿下狱,来人啦,脱去他的官服官帽。”

然而,站在门外的侍卫都是钟达的人,没有一个侍卫敢进来。

钟达满意不已,冷哼道:“哼!你也别一口一个本太子的自称了,你这个太子之位……”

“住口!”

太子害怕他会说出假圣旨的事情,就赶紧对他大声喝道,要阻止他说出口,连忙从座位上飞身过去,想要擒拿钟达。

钟达横眉一瞪,趁其不备,一个闪身飞到了一侧,唰的一声,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短刀,抵在了太子的脖子上。

太子不禁脸色变得煞白,没想到钟达年纪大了,可是这武功却是半点没有退步啊。他咬牙切齿的说道:“钟达,你好大的胆子,你居然敢带刀进殿?”

按理说,凡是进殿的人都不能带任何武器,门外的侍卫都要搜身之后才能放大臣进去的,只不过现在整个皇宫都被钟达的人控制了,这些侍卫自然是不会搜钟达的身子了。

钟达冷笑一声,道:“太子,你这么急切的想要老夫住口做什么?你刚刚说得那么欢心,怎么这会儿,竟然不敢再说下去了?你刚说够了吗?那现在就该轮到老夫说了。”

钟达挟持着太子走到了高台上,面对着众位大臣道:“众位,先皇去世根本就没有留下什么遗诏,那份传位给杜凌志的遗诏是假的,那可是太皇太后委托老臣伪造的假圣旨。他这个太子之位来路不正,这身黄袍也没资格穿。”

钟达瞬间就点了太子的穴道,掌力一聚内力,就将太子身上的那身黄袍给震得个粉碎,太子身上瞬间就只剩下了一个白色的中衣了,也破烂的挂在自己的身上。

“还有,就他现在用的这个玉玺,也是假的,他这个太子,就应该立即废掉。”

那些钟达一派的大臣见太子都已经被钟达给制住了,当即就高喊道:“对,废掉太子,另立贤能者为皇。”

凌轩道:“即便那个遗诏是假的,但是杜凌志却是先皇唯一的嫡子,即便是没有遗诏,只要本王和安王放弃当皇帝,那么志王就是可以顺利继承皇位的。”

曹相爷微微皱眉,他其实是有些不想拥立志王登基的,但是轩王找过他,央求他扶持志王登基,毕竟,轩王的身体情况也当不了皇上,这东朔的基业还是不要落到钟达的手上为好。

曹相爷有些不乐意的帮腔道:“老臣也支持太子殿下继承先皇的皇位。”

曹相爷一开口,那些中立的大臣也连忙开口道:“老臣也支持太子殿下继承先皇的皇位。”

那些钟达一派的人连忙说道:“太子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当皇上,他德行也不行,能力也不行,他凭什么当太子当皇上?”

曹相爷横眉怒道:“那以你们之见,这东朔的皇位应该让谁来当?”

钟达道:“这个嘛,轩王身体的原因,也当不了皇上了,以老夫看,安王最为合适。”

“安王?钟达,你安得什么心?”曹相爷怒怼道。

“哼,安的什么心?老夫可是为了东朔的江山,你看看,先皇就只有你们三个儿子,安王素来仁慈善良,仁心仁德,若是让他继承皇位,必定能让东朔的百姓安居乐业。”

“以本王看,钟达,你是想要当幕后皇帝,让安王当傀儡皇帝吧。”凌轩冷冷的看着他。

“哼,你们若是把老夫逼急了,老夫也不必当什么幕后皇帝。”钟达冷哼道,一挥手,道:“来人,杀了轩王!”

咚咚咚!

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侍卫将整个正殿全都给团团围住,禁卫军统领带兵闯了进来,恭敬的跪在了钟达的面前,道:“钟尚书!”

钟尚书满意的看着统领,望了一眼大殿外黑压压的禁卫军,钟尚书的嘴角泛起了一抹得意的神色。

即便太子和轩王两个人联合起来对付他,又摆出了他的证据,那又如何?这京城里的兵都是他钟达的,他根本就不用怕他们。

他们费劲心思将护国公和夏子英给调到了西疆去,那又如何?他们在边疆的那些士兵根本就来不及过来救他们,等他们来了,太子和轩王都已经被他给杀了。

钟达厉声喝道:“给老夫杀了他们!”

“是!”

统领唰的抽出剑,就指向了轩王和曹相爷,道:“轩王,得罪了!”

凌轩眸子一缩,冷厉的说道:“统领,先皇才驾崩,你这么快就忘了本了?”

统领咬牙道:“良禽择木而栖,这怪不得卑职。”

“就凭你,还杀不了本王!”

凌轩缓缓的吐露出了一句话,这话好似一把冷剑一样,将那统领吓得浑身一惊,轩王这随便释放出来的冷厉气息,就能让他心惊不已,轩王可是东朔战神,就连赵熙都在他的手上吃亏了,自己一个禁卫军统领,又怎么可能是轩王的对手。

统领瞬间就怂了,往后退了几步,畏畏缩缩的看着轩王,不敢上前杀他。

钟达怒声道:“统领,还不赶紧上?你杀不了他,就多派些士兵一齐围攻他。”

统领一咬牙,立即一挥手,道:“全都给我上!”

一大群士兵立即冲了过去,拿刀齐齐的对着凌轩砍杀过去,凌轩冷喝一声,一脚踢飞了一个士兵,又抢夺了一把佩剑,一个横扫,冰冷的白色剑气划出一道白色的光影,一大片的士兵顿时就被砍成了两截。

这一瞬间,那些士兵便被轩王的功力深深震惊到了,就他们这些小喽喽,哪里是轩王这样武功绝高的人的对手啊?上次就等于送死。

士兵们全都面面相觑,都等着别人上去,自己则躲在后面偷懒。

一时之间,竟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凌轩身上仿佛自带了一股强大的气场,杀了这么多的人,他的剑上竟然没有半滴血,毕竟刚刚他是依靠剑气杀了那些人的,他的剑都没有碰到过那些人。

凌轩拎着剑,往那些士兵缓缓跨出了一步,他的脚下好像有磁场一样,吸引了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这一步,似乎踩在了那些人的心里一样,稳稳的、重重的,踩得那些人的心里一阵胆颤。

凌轩往前跨一步,他们就害怕的往后退一步,跨两步,他们就退两步,眼神也越发的害怕了起来。

“射箭!”

钟达大声吩咐道,对付轩王,可不能再跟他这么直接厮杀了,应该远远的射箭还有优势一些。

屋外的士兵连忙搭箭就朝着轩王射箭,凌轩只得赶紧一边用剑挡着那些箭,一边躲闪。紫玄一见,也连忙帮着轩王挡箭。

仁寿宫

一个太监急匆匆的冲进了太后的宫殿,惊慌失措的大喊道:“太皇太后,不好啦,不好啦,前殿打起来了。”

太皇太后猛地咳了几声,强撑着身子坐直,抬起了有些浮肿的眼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

“太子殿下和轩王二人联手找到了许多钟尚书的罪证,要将钟尚书关押起来受审,结果钟尚书不愿意被关押起来,就和太子殿下打起来了,还挟持了太子殿下,现在禁卫军正在大殿里围杀轩王。”

“什么?怎么会这样?”太皇太后咳得更加严重了,咳得脑袋上的珠花都猛烈的颤抖了起来。

太监焦急的请求道:“太皇太后,你赶紧去前殿啊,不然,等会儿真的会出大事的。”

“赶紧扶哀家去。”

太皇太后在太监的扶持下,往前颤颤巍巍的走了几步,她的身子越发的不行了,眼睛也越发的浑浊了,不过,她的脑袋还是依旧精明的。

太皇太后停住了脚步,道:“那是朝堂上的事情,哀家不过是一个女人,就不要去搀和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仁寿宫吧。”

太监的身子不禁一震,眼眸里全是不解和诧异的神色,道:“太皇太后,上次先皇驾崩,你不是也站出来稳住了局势扶持了太子上位吗?现在太子被挟持了,你怎么不去帮忙?”

太皇太后道:“哀家现在的身子也不行了,帮不上什么忙。你退下吧。”

“太皇太后?!”

“退下!”

太皇太后甩开了他的手,厉声喝道,即便是生病了,可是多年的后宫之首让她浑身充满的权威气势一点都未减。

太监不禁颤抖了一下,垂首应是,躬身退了出去。

邓嬷嬷连忙上前将太皇太后又扶回了座椅上坐着,太皇太后只觉得起来走了这么几步,就头晕晕的,连忙吩咐道:“给哀家拿金丹来。”

邓嬷嬷的脸色微微一变,眉毛微皱,叹息一声,劝慰道:“太皇太后,现在还不到吃金丹的时辰。”

“不行,哀家觉得有些不舒服,需要吃,你赶紧给哀家拿金丹吃。”

“太皇太后,要不,咱们把这金丹停了吧,还是让鬼谷子进宫来给你开一个药方。”邓嬷嬷有些担心太皇太后的身子,她隐隐觉得,太皇太后越来越依赖这些金丹了,可是这些金丹似乎只能给太皇太后的身子短暂的精神,药效一过,太皇太后的身子还愈发的不行了。邓嬷嬷不禁有些怀疑这些金丹是不是会损害太皇太后的身体了。

“停什么停?哀家觉得这金丹挺好的,比鬼谷子的药要好多了,再说了,那个鬼谷子可是轩王的人,又岂会进宫来给哀家治病?哀家不需要依靠鬼谷子,就吃张天师炼的这些金丹就能长生不老了。”

“太皇太后,若是张天师真的能炼出长生不老的金丹来,那张天师的父母也不会过世了。”邓嬷嬷尚且还保持了一些理智,继续劝着太后。

太皇太后不以为然的说道:“那有什么奇怪的?张天师以前还没有炼制出长生不老的金丹,他的父母还没有来得及吃得上。再说了,这炼制金丹所需的药材十分昂贵,没有像哀家这样拥有无尽的财富,谁能炼得起那么多的金丹?”

“太皇太后,老奴觉得那个张天师根本就是骗你的,骗你钱财的。”

“哼,哀家可是东朔堂堂的太皇太后,他小小的一个张天师敢骗哀家?绝无可能,你怎么会想这些无稽之谈啊?”

“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行了,你别说了,哀家每天都要听你说几遍张天师的坏话,耳朵都要听出老茧了。哀家知道你心里对他有成见,他赚了这么多的钱,你心里不痛快。哀家累了,还是去床上躺着歇息去。”

邓嬷嬷连忙扶着太皇太后往寝室走,有些忐忑的问道:“太皇太后,你真的不去前殿救太子和轩王吗?他们可是你的亲孙子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