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碧莲山庄(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僻静的山庄里,庄子门口有一弯清澈的河流,河里长满了碧绿的荷叶,接天荷叶无穷碧,这山庄也因这荷叶得名“碧莲山庄”。

山庄里已经挤了不少人,除了轩王府的人,就连相爷府和护国公府还有东宫的一些妃嫔都被接了过来,甚至还有一些支持轩王和太子的大臣也给接了过来。

人虽然多,可山庄并不热闹,而是有一些沉闷,大家全都闷闷不乐的坐着,等着太子和轩王回来。

哒哒哒的马蹄声传来,众人这才像是灵魂归位一样动弹了一下,坐直了身子,一些人则是赶紧往外走,看看来的人是谁。

凌轩快速的策马奔驰进来,一下了马,那些妃嫔一见太子竟然中毒昏迷不醒,胸口上还中了一支箭,当即就惊慌失措的哭了起来,她们害怕太子会死,如果太子死了,她们这些妃嫔必定是会被陪葬的。

夏娜娜的脸色就更是惨白了,她以为她嫁给了太子为侧妃,将来就是皇上的妃子,高高在上了,她以为她找到了一个好归宿,可是不曾想,她的这份姻缘是这么的糟糕。

如今,太子连他的太子之位都保不住了,落草为寇而已,那她岂不是压寨侧夫人一般的存在了?

不行,她不要当什么压寨侧夫人,她要当皇上的妃子。

夏娜娜猛地往屋里跑去,她要去将夏依依给拖出来给太子治病,她要太子活着,而且还要攻回京城,夺回皇权。

“姐姐,我求求你救救太子,你快去就他。”

依依十分淡定的看着她,她每次喊姐姐的时候,都不是什么好事。

“太子怎么了?”

“太子他中了毒,胸口又被射了一箭,危在旦夕,还请姐姐快去救他,晚了可就来不及了。”夏娜娜苦着脸哭诉的恳求道。

“太子受伤了?”李氏当即就惊呼出声,她可是才当了太子的岳母没有几天,可不能让太子死了啊,不然,她这崇高的身份可就没有了。

自从夏娜娜嫁给了太子以后,李氏就在那些夫人中间趾高气昂了起来,她十分享用那些夫人们对她的恭维和尊敬。若是太子没有了,那她的那一切不就都没有了吗?

“轩王妃,求求你快去救救太子!”李氏慌忙奔过来求夏依依。

依依撇了撇嘴,道:“好吧”。

起身朝外走去,她其实并非是看在夏娜娜和李氏的面子上去给太子治病的,而是现在的太子还不能死。

凌轩已经将受伤的太子给抬到了鬼谷子的房间,依依跟着走了进去,不禁皱了皱眉头,太子这胸口上的箭伤倒是不打紧,也没有伤着要害,做个手术取出来就是了。只是太子身上的毒似乎十分厉害,他已经浑身发黑,双目紧闭,嘴唇紧抿,整个人毫无意识。

鬼谷子掰开了太子的牙齿看了看,道:“这个毒十分的凶险,还好你给他点了穴道,不然这会儿他都已经死了。”

鬼谷子迅速拿了一粒药丸塞进了太子的嘴巴,道:“这个药只能暂时缓解一下他的毒,老夫得立即去给他炼制专门的解药去,丫头,你尽快把他身上的箭取出来。”

“嗯,好,严清,你帮我打下手。”

依依立即将人都给赶了出去,转身就从医疗系统里取出了医用器械和药品,冷静的道:“严清,先给他注射麻药。”

依依转过身来,瞧了一眼站在屋里仿若一尊佛像的凌轩,微微皱眉道:“凌轩,你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出去?”

依依一边责怪他,一边走到床前动手去解太子的衣服。

一双大手一把攫住了依依的娇柔的小手,凌轩将她挤开来,亲自动手将太子的衣服解开来,露出了太子十分结实的胸膛。虽然太子的胸肌没有凌轩的胸肌结实发达,可是这硬梆梆的肌肉也十分的具有诱惑力。这让他十分的爽。

依依拿出橡胶手套缓缓的戴上,一边戴一边歪着脑袋斜着眼睛瞅着凌轩,依依眉眼弯起戏谑道:“戴着手套做手术的呢,又不是直接碰到他的肌肤。”

凌轩咬了咬唇,一字一顿道:“可是触感也还在!”

依依不禁气得发笑:“你可真是死性不改,就这也值得你吃醋啊?行了,你快去外头忙活去吧,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安排呢。”

凌轩有些不愿的离开了房间,临走又吩咐严清道:“严大夫,一些活就劳烦你替她做了。”

“是”

依依微微摇头,轻笑一声,拿着酒精撒在伤口上,仔仔细细的将伤口上的淤血清除掉,再慢慢的用工具把皮肉给撑开,小心翼翼的把箭取出来,避免将血管给勾破了。

箭矢一拿出来,鲜血喷涌,严清连忙用棉花清除干净血迹,处理伤口,完成以后,依依也准备好了缝合线开始快速的缝合伤口。

半个时辰后,伤口就已经处理好了,依依走了出来,看了看在山庄里头的王府精兵,依依不禁皱了皱眉头。如今京城是回不去了,京城里全是钟达的兵,若是想要回去,怕是要打一场硬仗攻下京城才行。

依依看了一眼那头紧闭的房门,门口站了几个王府精兵,里面时不时的传出来大臣们商议事情的窃窃私语。

依依微微皱了皱眉头,并未过去打扰他们,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另一个房间,曹若燕十分体贴的给贤太贵妃揉着肩膀,轻柔而又心疼的说道:“姑姑,你怎么这些日子瘦了这么多啊?等会儿燕儿给你做些好吃的,给你补补身子。”

贤太贵妃轻轻的拍了拍曹若燕的小手,叹息一声,道:“燕儿,也就你这么体贴姑姑孝顺姑姑了,他们若是有你的一半,姑姑也就知足了。”

若燕笑着说道:“姑姑,表哥虽然不喜开口说话,可是表哥心里还是十分孝顺你的,你看看,上次表哥独闯皇宫去救你,这一次,即便是要逃出来,他也没有忘记要将你也一起带出来,免得在轩王府遭受了钟达那个狗贼的毒手。表哥素来都是很孝顺你的,姑姑就别责怪表哥了。”

太贵妃的脸上顿时就笑得像朵花一样,牵着曹若燕的手,让她坐在对面的凳子上,慈爱的说道:“还是我们燕儿懂事。你表哥其实是面冷心热的人,不过近半年来,他为了夏依依,竟是多次与哀家作对,完全不把哀家的话听在耳朵里。哀家想着,你若是嫁给轩儿,又怀上麟儿,姑姑不知道要有多高兴。”

曹若燕有些为难,微垂着眼眸羞怯道:“姑姑,你说这个事做什么?上次表哥都已经来相爷府跟祖父把婚事退了。”

太贵妃脸色一沉,冷哼一声道:“哼,这可是先皇赐下的婚事,谁也不能退。燕儿,你放心,你若是不想退这门婚事,姑姑一定会帮你训斥轩儿一顿,让他纳你入府,将来,你若是怀上了麟儿,姑姑立即将你抬为平妻。”

太贵妃正色说完以后,美目轻瞟了一眼燕儿的脸色,又轻叹了一声,道:“唉,不过轩儿现在身中重病,也不知道能活多久,姑姑是怕你嫁给他以后,年纪轻轻的就要守寡了,姑姑思忖了一下,还是不忍你受这样的苦。这婚事,退了也就退了吧。姑姑也是为了你好。”

曹若燕当即就跪了下去,重重的磕了一下头,急急的说道:“姑姑,燕儿不要退婚事,燕儿小时候被几条恶狗袭击,差点被咬死,是表哥冲过来杀了几条恶狗,救了燕儿,燕儿这条命都是表哥的,燕儿从那时候起,心里就都是装着表哥了,发誓要以身相许,来报表哥的救命之恩。姑姑,燕儿很喜欢表哥,哪怕跟表哥只能做一夜夫妻就要阴阳两隔,燕儿也愿意!”

曹若燕说着说着,不禁泪如雨下,长长的睫毛上沾上的晶莹泪珠,一扑闪,就滑落了下来,将那娇嫩的脸庞冲刷得我见犹怜。

她哽咽着,抽泣着,跪着上前拉着太贵妃的手使劲摇了摇,她连连摇头道:“姑姑,燕儿不要退婚,燕儿喜欢表哥,想要给表哥留下一点血脉在这个世界上。”

太贵妃一听到她提起血脉一事,太贵妃的身子立即一震,对,无论如何也要然轩儿留下血脉,既然燕儿愿意受这份苦,那就让燕儿和他早日成亲。

“好,好,好孩子,有你在,姑姑顿时宽慰了不少。你快些起来吧,姑姑定然会帮你完成心愿的。”

太贵妃顿时也热泪盈眶,扶起了曹若燕,拍了拍她的手,道:“燕儿,轩儿的子嗣重任,可就要靠你了。”

“嗯”,曹若燕的脸上瞬间飞过了红霞,娇羞的轻点头嗯了一声,道:“姑姑,你好生休息一会儿,燕儿去给你做好吃的。”

“好好,燕儿最孝顺了。”太贵妃高兴不已,笑着点点头,目送着曹若燕屈膝行礼后离去的背影,她就已经开始幻想着曹若燕生下了轩儿的孩子以后,自己逗弄孙子的画面了。

夏依依在屋里,左手撑着脑袋,思考着凌轩他们要怎么从城外攻入京城。

一个小厮急冲冲的跑了过来,躬身焦急的说道:“王妃,你快去看看,厨房里打起来了。”

依依连忙站起身来,微微皱眉,道:“怎么回事?”

“曹小姐去厨房里说是要给太贵妃做些补品吃,把厨房都翻遍了,也没有瞧见一个好食材,就训斥了那些下人。结果下人顶了几句嘴,曹小姐气不过,命人杖责。那些下人不从,就跟曹小姐的下人打起来了。”小厮急急的说道。

依依的脸色瞬间一沉,这都什么时候了,国家都要易主了,他们还不安生,为了口吃食就闹起来了?

依依刚要往外走,凝香连忙拉住她劝阻道:“王妃,你还是别去了,你管不好的。”

“为何?”

“曹小姐是给太贵妃做吃食,你去若是不帮着曹小姐,届时,还会得罪太贵妃。这事倒不如让太贵妃自己去处理。”凝香转身对小厮道:“你速速去禀告给太贵妃听,记住,你别说你来过这儿,轩王妃可是从始至终都不知道这回事。”

“哦,是”,小厮连忙拔腿就朝着太贵妃的房间跑去。

依依稍稍有些嗔怪的看了一眼凝香道:“你也太过胆小怕事了,这件事情,我若是公正处理,母妃也不会责怪我的。”

凝香笑道:“王妃,清官难判家务事啊,奴婢觉得,你无论如何处理,你都在太贵妃面前讨不了好处。”

“切,我又不稀罕在她面前讨好处,反正我已经够不讨喜了,还能更加差到什么境地去?”依依切了一口,不以为然的说道。不过她也是极不喜欢管这等鸡毛蒜皮的小事的,自己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的好。

然而,夏依依也没有享受多长时间的清闲,刚刚那个小厮又跑了回来,道:“王妃,张嬷嬷说太贵妃在念经打坐,不得打扰她,还请王妃出面处理此事。”

凝香甩给了夏依依一个眼色,扁了扁嘴巴,无声的道:“你看,奴婢说准了吧。”

很显然,太贵妃明明知道这事可能是曹若燕不对,可是太贵妃却是要站在曹若燕的那一边,又不好出来做出不公的处置,干脆就躲在一边,让夏依依去处理。无论夏依依怎么处理,她都能借故训斥一下夏依依。

依依耸了耸肩,无所谓,得罪就得罪了,反正她秉公处理就是了。

依依理了理衣裳,闲庭信步的走到后厨去。画眉紧跟其后走了出去,凝香想了想,便是戴上了面纱遮盖了脸上的疤痕之后也跟着一道去了。

后厨里头的两帮人已经打得热火朝天的了,依依轻咳一声,道:“快住手!”

然而,那些人一点都不买夏依依的账,置若罔闻一般,仍旧互相殴打着。

“住手”,依依大声喊道。

依旧没有人停手,依依冷声道:“动手”。

两个俏丽的身影飞速的在人群中转动,眨眼的功夫,这十来个互殴的下人就被点了穴道扔出了厨房,整齐的跪在了院子外。

依依侧脸问向曹若燕,冰冷不已:“曹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啊?王爷他们还在那屋里议事,你们这吵得热火朝天的,可不是要打扰了王爷?”

曹若燕顿觉委屈不已,小嘴一撅,双眸里就泛起了委屈的泪花,哽咽道:“王妃,燕儿见姑姑她面容憔悴,身形消瘦,似乎是营养不良了,听张嬷嬷说姑姑已经连着多日吃素食了,我便是想着要来厨房里给姑姑做一些好吃的补补身子,可是这些奴才竟然说没有好吃的,整个厨房里竟是没有半点好东西,偌大个山庄怎么就没有一点好吃的呢?肯定是被他们那些狗奴才给藏起来了。”

依依道:“他们把东西藏起来作甚?许是真的没有好东西罢了。”

“王妃,这儿可是白家的碧莲山庄啊,白家做为四大商户之首,怎么可能连点好吃的都没有呢?他们这些下人定是见如今太子和轩王落魄了,便是狗眼看人低,把好东西藏起来不给太贵妃吃。若燕可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太贵妃。还请王妃给若燕和太贵妃做主。”

曹若燕委屈巴巴的说道,一句话就将自己给抬到了崇高的最高点。总之,这件事不是她自私蛮横无理,而是她为了太贵妃和王爷、太子的面子。

这话一出,夏依依若是不跟她一条战线的话,那就是不管他们几个人的面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