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反将一军(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让画眉给下人们解了穴道,语气十分平静:“我问你们,你们可是将好吃的东西给藏起来了?”

那些下人连忙狂呼冤枉,“王妃,这碧莲山庄虽然是白家的,可是白家主子们很少来这里度假,一年里头也就来个两三次,因此,碧莲山庄并没有备着很好的食物,只有在主子准备过来玩的时候,管家会提前几天过来跟我们打声招呼,这才会准备好的食物伺候主子。而平日里头,我们这里就只有一些我们下人吃的糙粮罢了。”

曹若燕杏目圆睁,斥责道:“我刚刚都看到后院里堆满了粮食,你们也说了,那是白少爷特意为了我们过来而准备的粮食,既然我们过来是在计划当中的事情,为何没有准备给太贵妃的食物?而拿这些个糙粮给我们糊弄人,分明是你们将好东西藏起来了。”

“不,我们没有藏起来,少爷是派人送了很多粮食过来,可是少爷只让我们帮着守着这些粮食,却并未让我们出去再采办粮食。我们还特意问了少爷什么时候来庄子上住,少爷什么都没有说,还让我们不要问。我们也没有想到会来这么多的人,而且,还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至于少爷准备了什么粮食摆在这里,你们也看得到的,你们若是不信,就尽管把整个山庄翻过来找一遍好了。”

另一个下人跪直了身子,怒瞪着曹若燕愤愤的道:“你哪能动不动就动手责罚我们?我们是白家的下人,又不是你曹家的下人,你曹小姐要耍小姐威风,尽管回京城去,去相爷府上耍威风,来我们碧莲山庄逞什么威风?”

曹若燕顿时就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现在相爷府都已经被钟达攻占了,哪里还能回得去相爷府?这些下人分明就是看她祖父现在也算不得是个相爷了,就连太子都不是太子了,那些下人便是不把他们看在眼里了。

倘若是以前,相爷府还在的话,这些下人不得对她客客气气的?

绿竹见自家小姐被那些下人气得不轻,当即就站出来给小姐撑腰,对着那些下人呵斥道:“你们可真是无礼,曹小姐可是你们碧莲山庄的客人,你们不好生招待也就算了,怎地还出言无状,甚至动手打人呢?”

“分明是你们先动手打我们,我们这才还手的。”下人辩解道,又有些忿忿不平道:“从未见过你们这样当客人的呢,在别人家里如此耀武扬威的,即便是对我们有什么不满,你们大可以去跟我们主子说去,让我们主子来惩罚我们,你们凭什么就要罚我们板子?”

事情到此,便是什么都已经了然了。

依依皱眉道:“白澈运过来的粮食都放在哪里?带我过去看看。”

“这院子里堆了一些,后面那个空房里也堆了一些。”

一个下人起身就带着夏依依往堆放食物的地方去查看,又唠叨的补充了一句,“王妃,你看看,小的们真的没有撒谎,我们公子就是运了这些糙粮过来,哪有什么好食物?”

依依大概看了一下,都是一些米、土地、地瓜、萝卜、玉米之类的,几乎都是一些经得起放,不容易变质损坏的食物,就连青菜这样极容易变烂的菜都是只有十几袋而已,估计这么多的人吃个两三天就能把绿叶菜吃完了。

依依走了出来,问道:“曹小姐,你需要找的是什么食材?”

曹若燕正视着夏依依,面带恭敬,可是心里隐隐有些不快:“我要炖个鸽子人参汤、再做个八宝鸭,还要做个红烧鱼。这些不过是一些平常的菜而已,他们竟然说没有,若说人参没有也就罢了,怎地连鸽子、鸭、鱼这样的东西也没有了?这不是唬人吗?”

依依指了指那个存放食物的空房间,冷冷的道:“是不是唬人的,你自己进去看。”

曹若燕进去看了一圈,出来咬了咬牙道:“怎么一点肉都没有?他们是不是把那些肉给存放到冰窖里头去了?”

那些下人顿时就气得跳脚,道:“曹小姐,你现在立马就去冰窖里看,还有,你若是不信,现在就去把整个山庄全都翻看一遍,若是找到了,小的任由你打死这院子里都不带吭声的。”

一个下人将腰间的钥匙拿了出来,道:“钥匙在这,你想去哪个房间看,就去哪个房间看。”

曹若燕没曾想这些下人竟然直接将钥匙拿出来晾在她眼前,她顿时就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她堂堂一个相爷府千金,哪能真的在人家的山庄里翻箱倒柜的就为了找一些肉菜?

那个下人毫不惧怕的死死的直直的盯着曹小姐,一挑眉道:“曹小姐,你要么现在拿钥匙去找,要么不找了你就别在这里诬赖我们。”

曹若燕的脸色瞬间青一块白一块的,轻轻的咬住了下唇,好似被一个下人给欺负得委屈了一样,双目泛着水花儿,侧脸看向夏依依,声音有些憋屈道:“王妃,那太贵妃的膳食怎么办?”

依依一愣,她怎么转瞬间就将这个问题抛给自己了?可真是个厉害角色啊。

若是自己不找肉了,那太贵妃吃不到好吃的就是自己的错了,若是自己要去找肉,那曹若燕就大胆的接了钥匙去找肉,到时候就好说是奉了王妃的意思办事咯。

夏依依面露为难状,叹息一声道:“唉,今时不同往日,这可不是在轩王府里享受奢华的生活啊,如今我们被困在这里,能有一口吃的果腹就不错了,更何况除了我们,这里还有这么多的侍卫和下人要吃饭,王爷和白澈囤的粮食自然是那些能放得久的粗粮了。现在我们过得比较艰辛,也要体谅王爷,他们也是有难处的。我以前跟着王爷在北疆打战的时候,吃得粮食比这房间里囤的粮食还要差,我是能吃得了这个苦的,就是不知道曹小姐能不能跟着吃得了这个苦?”

“我自然是能吃得了苦的,我吃糙粮都没有关系,可是姑姑的身子实在是有些不好,我想孝敬姑姑而已。”曹若燕连忙道。

夏依依的脸上顿时就笑开了一朵花,开心的道:“我早些时候就经常听母妃说起曹小姐,说你又漂亮又聪明贤惠,还特别孝顺,今日一见,果然是孝顺至极,难怪母妃这么喜欢你呢。”

曹若燕羞怯的道:“是姑姑谬赞了,我不过是做为一个晚辈做了应该做的事情罢了。”

夏依依走了过去,牵着她的手,笑得一脸无害,“曹小姐果真是孝顺又谦虚,不过这给母妃做膳食的事情,刚刚我们也看了,确实是没有肉类。不过曹小姐若是真的有心给你姑姑做好的膳食,也不是不行。”

“王妃可有办法?只要燕儿能做得到的,燕儿一定会去做。”曹若燕双眼闪烁着期望的兴奋。

“你绝对做得到,又不难。我看这山庄下头有一条河,里面长了许多荷,你可以去河里头钓鱼,又挖莲藕出来,再者,还可以去后山打野味,打个兔子或是山鸡回来都可以。你亲手打回来的猎物,再亲手做成膳食,太贵妃定然是十分高兴的。”

依依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扩大,定定的看着她。

那些下人见状,心里一阵发笑,又不禁为王妃的机智而点赞,立即帮腔附和道:“对啊,曹小姐,你亲自去打野味,才能更加彰显出你的孝心啊,难道你的孝心都是挂在嘴上,而不付诸行动的吗?”

曹若燕咬了咬唇,轻哼一声,道:“本小姐这就去。”说完,带着绿竹和他们相爷府上的下人去前面那条河里钓鱼去了。

夏依依冷笑一声,便也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太贵妃在屋里假装打坐念经,心思却全然不在经书上,她等了半晌,也没有等到曹若燕回来跟她告夏依依的状,更没有见到曹若燕将做好的膳食端过来给她吃。

太贵妃微微皱眉道:“张嬷嬷,你去瞧瞧。”

不一会儿,张嬷嬷面色有些难看的回来了,道:“曹小姐还在河里钓鱼,半天了,也没有钓上来一条鱼。”便是将打听到的刚刚发生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太贵妃微微睁开眼睛,缓缓道:“这个夏依依,看不出来,倒是个聪明人。”

既能将事情解决得让她无可挑刺,又将了曹若燕一军,现在的曹若燕,可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曹若燕既是拿着孝顺当挡箭牌,自然也要担起孝顺这个苦差事了。只不过,钓鱼也是要讲究运气的,就她这么钓,怕是过了吃饭的时辰,她都钓不上来一条鱼。

画眉从外头进来,忍俊不禁道:“王妃,你是没有看见啊,曹小姐都坐在那里半个时辰了,还没有钓上一条鱼,我看她都有些坐不住了。你这个办法可真好。”

“王妃,要不奴婢去后山打点野味回来?”凝香道。

“怎么?你要我用膳食去讨好她?我才不呢!”依依扁了扁嘴巴,十分的不情愿,冷哼一声道:“凝香啊,我跟你说,婆媳之间的根本矛盾没有解决,我做再多的讨好也是白搭。你看看,即便我之前冲进皇宫救了她,可是也没有得到她的喜欢啊,难道打一些野味做一顿膳食,就能让她喜欢我了?”

“你说的根本矛盾是子嗣和纳侧妃吗?”

“嗯,这两个问题没有达到母妃的愿望,那我再怎么做也是不讨喜的。还不如就保持现状,少去她面前晃荡呢。”

凌轩商议完事情出来,天色已经有些暗了,正要往夏依依的房间走去,却是被曹若燕给挡住了去路。

她脸上带着些许娇羞,一双明亮的眸子里含着春光,将自己手中的竹篓往前一伸,微笑道:“王爷,你看,这是燕儿刚刚特意在前面那条河里钓上来的鱼。我见姑姑都消瘦了不少,想着给她做些好吃的膳食,谁曾想这山庄里一点肉也没有,便是只得亲自去河里钓鱼了。王爷,我还想着给姑姑再做一些野味,你能陪着燕儿去后山打点野味吗?”

曹若燕说山庄里没有肉,也是想旁敲侧击从轩王这里打探一些虚实。

“本王没有空,南艺,你跟曹小姐去后山打猎去。”凌轩冷冷的说道,说着就往前走去。

曹若燕见他要走,慌忙就要跟上去,急急的道:“诶,王爷……”

“是,王爷”

南艺高声答道,几个大步上前,挡住了曹若燕追逐的脚步,笑道:“曹小姐,去后山打猎去,你是要打什么猎?蟒蛇还是豺狼虎豹?南艺都可以帮你杀了它!”

曹若燕被他挡住了去路,十分的窝火,抬头看了一眼笑得十分灿烂的南艺,见他穿着普通,身上又挂了这么多的瓶瓶罐罐,看起来跟个叫花子一样。心里不禁有些嫌弃。

曹如燕以往只知道跟在王爷身边的人有夜影、白澈、天问,却是从来未曾见过南艺,而她身为一个闺中女子,也没有听过南艺的名号,根本就不知道南艺是何人、有何本事。而南艺又长了一张稚嫩的白嫩娃娃脸,曹若燕便是只把他当成普通的小厮一般看待了。

曹若燕气恼的喝道:“就凭你,你还能杀得了那些猛兽?”

南艺最讨厌别人光是看外表就瞧不起他了,冷哼一声,道:“那我现在就带你去看看,我能不能杀得了那些猛兽了。”

“啊!”

尖叫声响彻了整个碧莲山庄的上空,竹篓掉落在地,那条活蹦乱跳的鱼也被瞬间摔死,半空中,曹若燕吓得脸色惨白,紧紧的抓着南艺的腰,那些瓶瓶罐罐磕得她十分的难受,她十分的恼怒,她堂堂一个相爷府千金,这辈子都没有抱过任何一个男子。

她曾经幻想过自己抱着轩王时的场景,轩王的怀抱一定是温暖的。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个怀抱竟然送给了这个娃娃脸小厮。

原本南艺只是抓着她的胳膊飞上半空的,可是曹若燕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当即吓得立即抱紧了南艺的腰,防止自己掉下去摔死。

南艺飞到了山庄的后山上,稳稳当当的落了下来,道:“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能不能……”

“啪!”

一个清脆响亮而又果断的耳光响起,在这幽静的山林里显得十分的脆亮!

曹若燕双目充满了愤怒,愤愤的怒瞪着他,她因为刚刚在半空中害怕,而尖叫了一路,此刻还有些气喘吁吁,饱满的胸膛也因气喘不定的呼吸而上下起伏,十分夺人眼球。

可是南艺的双目却半点没有被它吸引,而是同样愤怒的瞪着她的眼睛,咬牙切齿的道:“你敢打我?”

“我打得就是你,你耍流氓,你抱我,我还怎么见人?”曹若燕嘶声力竭的怒吼道,双目通红,恨不得将这个夺去她的第一个拥抱的男子的白净娃娃脸抓花。

“你胡说八道,刚刚我明明只是抓着你的胳膊,是你自己主动抱上我的,是你占了我的便宜,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你倒是找上我来了?我的第一个拥抱都被你夺走了,你应该跟我道歉,这可是我要留给我未来妻子的。”

南艺插着腰,反驳了回去。

“这也是我的第一个拥抱,你这样,让我怎么去见王爷?王爷肯定会生气的。”

“我的手又没有抱你,是你自己抱上我的,要怪,也要怪你自己。”

“若不是你把我拎到半空中,我至于要抱着你的腰吗?罪魁祸首就是你。”

“你怎么不说你胆小呢?你即便是不抱着我,我也不会让你掉下去的。”

“你还敢狡辩?本小姐今天非要好好教训你不可!”

曹若燕气得喘气都喘不均匀了,脸上娇嫩的肌肉也变得有些僵硬,恨恨的啐了一口,扬手就朝着南艺的脸上再次挥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