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姑侄吃瘪(三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曹若燕的动作很快,但是看在南艺的眼中,就跟电影慢镜头一样,南艺轻而易举的就将曹若燕的手腕给抓住了。

曹若燕怒目瞪着他,使劲晃了晃手,却是晃动不了半分,她咬牙切齿的看着南艺,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警告:“你最好现在就放了本小姐,否则,本小姐一定要你好看!”

南艺见她那样修闹成怒却又没有半点办法的样子,南艺顿觉十分好笑,便是歪着头,眨巴了一下眼睛,戏谑道:“倘若我不放手,你又能怎么样?”

“你!”曹若燕立即用左手甩向他的左脸,当然,再一次毫无意外的又被南艺给抓住了手腕。

“放肆,你叫南艺是吧?本小姐回去一定要跟表哥参你一本,让表哥好好修理你一顿。”

曹若燕狂骂了一通,却是拿南艺半点办法也没有,南艺似乎一点都不害怕曹若燕去轩王面前告状,在曹若燕朝他踢过来的时候,南艺则是灵活的跳动着双脚,她一次都踢不着。

曹若燕想教训他,却是在几经折腾之下,终于认清了自己不是南艺的对手的现实,停了手,恨恨的道:“你放手,你可以走了,本小姐不想再看见你了,你立马从本小姐面前消失。”

“真的?我可以走了?”

“你给本小姐滚!”

“好嘞,曹小姐,您多多保重了,哈哈哈!”

瞬间,山林里便是没有了南艺的身影,只有他那幸灾乐祸的哈哈笑声回荡在这片山林里。

“哼!等本小姐回去,一定要让表哥把你剥皮抽筋暴打一顿!”

曹若燕朝着南艺飞远的方向大声吼道,发泄了一通后,才想起来自己该怎么回去。

她这时往四周一看,不禁吓了一跳。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山林里头的树木长得又茂密又高,将那原本就稀薄的光线给挡得更加没有光亮了,这山林里头还氤氲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视线变得有些模糊和狭窄。除了自己面前几丈远的距离能看得见以外,在远处一点的距离就看不见了。

山林显得黑暗而寂静,附近时不时的有一只鸟儿扑棱着翅膀从山林里飞起来,惊得曹若燕不禁抖了几抖。

冷风袭来,这山林里的风不仅冷,还带着一股山林里的湿气,更显得这山林阴森恐怖,她浑身不禁起了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

她赶紧顺着之前南艺飞走的方向往前走,这里的林似乎没有路,她只得一点点的绕开那些荆棘往前走,偶尔有那么一两只小动物奔过,都吓得她一阵惊叫,赶紧从山林里捡了一根树枝壮胆。

然而,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后,她依旧没能走出山林,前面的路反而越来越难走了,而太阳也完全落了下去,这山林竟是完全黑了下去,仅仅只能依靠薄弱的月光照射着往前走了。

一到夜间,这山林中的野兽也开始活跃了起来,而这夜间,喧嚣也沉寂了下来,声音便是变得十分的清晰,时不时的听到远处传来的猎物被厮杀惨叫的声音。

曹若燕十分害怕的抖索了两下,拿着树枝的手也颤抖不已,她颤抖的高声喊道:“表哥,快来救我,我迷路了。表哥!这山林里有猛兽!表哥!”

“表哥、表哥!”

然而,喊了几声,她的声音在这个山林里回荡着,反倒是显得更加害怕了起来,“呜呜呜”。

她开始哭了起来,她真的觉得害怕了,刚刚就不该把南艺这个混蛋赶走的,可是那个南艺也太混蛋了,他居然就真的把她给扔在了这个山林里。

嘶嘶嘶~

一种细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伴随着枯草和落叶的细细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草地上滑动一样。

她顿觉脊背有些发寒,她十分害怕的转过身。

“啊啊啊!”

她再次尖叫出声,这一次,她是真的害怕了。

眼前是一条硕大的蟒蛇,吐着猩红的分叉信子,从远处迅速的朝她爬过来,到了离她一丈远的地方时,蟒蛇停止了前进的步子,盘踞着尾部,将自己的上身高高的直立着,竟是比曹若燕的身子还要高上许多,居高临下的看着它眼前这个瑟瑟发抖的女孩。

曹若燕的下唇不自觉的哆哆嗦嗦的抖动着,她的双脚好似犯了软骨病一样,噗通一声就瘫坐在了地上,手上的那根树枝往前一飞,直直的朝着那条蟒蛇飞去。

嘶!

蟒蛇瞬间警觉,吐着红色的信子迅猛的朝着曹若燕移动过来,张开了血盆大口,那嘴巴比曹若燕的身子还要大,直直的朝着曹若燕的脑袋咬去。

“啊!”

曹若燕第三次发出叫声,不过,这一次,她的叫声十分的短,很快就戛然而止。

她没有死,只是因为她晕了过去。

只是她没有看见的是,在她晕倒之后,那条巨大的蟒蛇也倒在了地上,南艺飞身而下,从蟒蛇的七寸上取下了利箭,在蛇身上补上了一刀。

南艺看了一眼昏倒在地的曹若燕,眼皮轻轻的一翻,吐露出了三个十分不屑的词语:“胆小鬼!”

南艺将曹若燕给抓了起来,飞身出去,将她送回了碧莲山庄,又带了几个人回来将他刚刚斩杀的蛇以及在他离开曹若燕的期间捕杀的几只猎物带了回去。

曹若燕有些晕乎乎的长吸了一口气,晃晃悠悠的醒了过来,一睁眼,便是看见了太贵妃那张有些焦急的脸,屋里还站着曹相爷、轩王等人。

曹若燕顿时就大哭了起来,坐起身来,猛地一下扑进了太贵妃的怀里,狂哭道:“姑姑,燕儿差点就要被蟒蛇给吃了,燕儿害怕。”

“不怕、不怕,燕儿,姑姑在,不怕啊。”

太贵妃十分心疼的拍了拍曹若燕的肩膀,轻声哄道。

曹相爷十分不悦的大声训斥道:“燕儿,你好端端的呆在碧莲山庄不是挺好的吗?你到处瞎跑做什么?这个时候朝廷局势不稳,你若是出了这山庄以后,被钟达的人给掳走了,你知不知道后果是什么?”

曹若燕被曹相爷的凶狠给吓得浑身一个激灵抖了一下,笑声的道:“燕儿是被南艺抓到那里去的。”

太贵妃立即转头就训斥凌轩道:“轩儿,你真的该好好的管教一下你的手下。燕儿,南艺有没有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太贵妃眉头一缩,南艺一个男人将一个小姐孤身掳到后山去,该不会是要行男女不轨之事吧?

凌轩淡淡的道:“是她要去后山抓什么野兽给母妃你做膳食,本王就吩咐南艺保护她的安全,南艺能有什么错?刚刚南艺也确实是扛了几只猎物回来。”

曹相爷就更是火大,气恼的指着曹若燕的鼻子骂道:“你呀你,你去后山抓什么野兽?你折腾这些做什么?出了事你还将事情推到南艺的身上,你还不嫌我们现在的局势够乱的?”

太贵妃微微皱眉替曹若燕道:“父亲,她只是见碧莲山庄没有肉食,又想要孝敬我,这才去河里钓了鱼,又去后山抓野兽,做了膳食给我补身子。她只是一片孝心。”

曹相爷脸色通红的连着太贵妃也一起训斥了起来:“补身子?你别以为为父不知道作的什么妖。在轩王府的时候,有山珍海味的时候,你不吃,天天躲在家庙里故意吃什么馒头素食。今天发生了大乱子,东朔都姓钟了,我们连家都没有了,幸好白公子还私掏腰包囤了粮食,又收留了我们。这个时候本就没有什么粮食吃,你却是要开始补身子,要吃好吃的了?你最好给为父收起你这破毛病,就这些地瓜、玉米可吃,你爱吃不吃。别给为父整这些个幺蛾子,现在东朔都抢不回来了,你们姑侄两个还有心思在这里为了些吃食大闹碧莲山庄?”

太贵妃一时被曹相爷给气得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曹相爷的性子素来都是和善、平易近人的。鲜少对自己发过这么大的脾气,更何况是自己成为贤贵妃以后,曹相爷见她的时候还要保留有三分的敬意。可是她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和善的父亲怎么会在这么一件小事上发这么大的脾气,自己不过就是想随着若燕去弄点好吃的吗?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当然,自己也知道在这个时候弄这么一出是不太合适,只是自己今天也不知怎么的,就是想要利用曹若燕来碍夏依依的眼,又想要在凌轩的面前夸若燕孝顺,趁机让凌轩收了若燕。

哪知竟是弄巧成拙了,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太贵妃咬了咬唇,自知理亏,也不敢再跟曹相爷顶嘴。

曹若燕见太贵妃都闭了嘴,她就更是不敢嚎哭了,连抽抽搭搭的声音也不敢发出来,呆呆的坐在床上低垂着头。

“你们两个最好老实一点,现在为父和轩王忙得很,没空管你们这些后院里的破事!”

曹相爷冷哼一声,怒瞪了她们两个一眼,甩袖愤然离去。

凌轩也拱了拱手道:“儿臣的事情着实颇多,太子还没有醒过来,儿臣先去忙了,这些日子怕是照顾不过来了,还请母妃自行照料一下自己。”

说罢连看都不看一眼曹若燕,便是也转身离去了。

片刻后,屋内就剩下了面面相觑的姑侄俩,以及贴身伺候的张嬷嬷和绿竹。

曹若燕低垂着头,嘤嘤的低声道:“姑姑,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燕儿,你别自责,这事不怪你,也是姑姑今天嘴馋了,你又十分的有孝心,这才……唉!”

绿竹忿忿的插嘴道:“说起来,小姐今天去后山打猎还是轩王妃出的主意呢!”

太贵妃有些不悦的轻扫了一眼绿竹,眼中的冰冷惊得绿竹不禁抖了一下。绿竹连忙低下了头,不敢看太贵妃的眼神。

太贵妃虽然知道这事跟轩王妃有关,可是她也不是一个糊涂的人,夏依依说出让曹若燕去打猎之类的话,不也是曹若燕自己逼得夏依依这么做的吗?

说起来,今天的事情也是她们姑侄两个咎由自取罢了。

凌轩去太子那里转了一圈才回了依依的房间,见依依吃那些地瓜倒是吃得津津有味,凌轩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走过去道:“依依,你吃这个吃得下吗?”

“吃得下啊,以前不也这么吃过吗?”

“刚刚南艺打了一些猎物回来,厨子给母妃单独做了一些补食,我让他们给你也盛一些过来好了。”凌轩道。

依依连连摆手拒绝道:“别,还是别了,刚刚才为了这个事情闹得风风雨雨的,这会儿,我若是吃了那些东西,指不定被人怎么记恨上了呢,我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大家吃一样的粗粮吧。你还没有吃东西吧,来,你也吃。”

凌轩从依依的手上拿过来地瓜,便是啃了起来,他一声未发,眉头却是一直紧锁着的。

“太子怎么样了?”

“刚刚鬼谷子才给他喂药,又施针了,鬼谷子说他快要醒来了。”

“那你们可有夺回政权的计划了?”依依低声问道。

凌轩拿眼瞅了一眼屋外,画眉见状,连忙出去到门外守着,以防别人偷听。

“现在关键就是要等太子醒来,然后问太子虎符在哪里,只有他拿出虎符,我们才能城里调集军队。这样才能攻回京城,要知道,现在钟达的势力已经浸染了几乎每一个城池,我们现在能掌握的消息,有很多军队都已经投靠了钟达,但是我们还不是十分的清楚每一股势力。所以,我们需要用虎符去各地调军队,若是那些人还肯拥护太子继位,那我们就纠集这些忠诚势力攻回京城。”

依依微微皱眉道:“他不是昏迷了吗?你们直接搜身就是了,难道虎符不在太子身上吗?”

“我搜了,不过他身上没有虎符,我们也不知道他的虎符放在哪里藏着了,就连他的贴身护卫惊雷都不知道他的虎符在哪里。所以,也就只能等着太子醒来再说了。”

依依冷哼一声,“这个太子,都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了,居然还对你们不太信任。还把虎符藏着掖着。”

凌轩不以为然的笑了一声,轻轻的瞟了一眼夏依依,道:“他当然不会见虎符直接交给我们了,若是谁得了虎符,可就能调集军队了。得军队者得天下,虎符何其重要,岂能这么轻易的交付与人。”

“这个虎符是谁给他的?钟达没有抢走?”依依疑惑的道。

以钟达的那种野心来说,应该是只给太子一个空头衔而已,若是有虎符这么重要的东西,钟达就应该先下手为强,将虎符给拿到手,让太子没有一点兵权才是。

“不知道,我曾经问过太子虎符的事情,可是他不肯跟我说,我也就没有再问了,只当他是防着我才没有说的。”

“呵呵”

依依十分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道:“他的防备心这么中,你们居然还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帮他掰倒钟达?”

“也许是他怕我们拿到虎符以后,会成为第二个钟达吧。”凌轩道,“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他想要再瞒着虎符的消息也瞒不了了,现在必须要动用虎符,否则,他藏着虎符不拿出来,他就会被钟达派兵杀死,这个碧莲山庄也躲不了几天的。”

“就是,他若是想要将自己的势力隐藏起来,光是靠着你的势力去去钟达自相残杀的话,咱们就干脆一走了之,不管他了,让他自己去折腾去。哼!”

夜影从外头走了进来,躬身道:“王爷,太子他醒过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