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寻找虎符(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快速的将手上的地瓜吃进了肚子,用手绢擦了擦嘴巴,起身朝着鬼谷子的房间走去。

太子已经醒过来了,身上的福也解了不少,不过胸口上的伤口依旧疼得他有些皱眉。

太子见凌轩过来,便是开口致谢:“多谢轩王救了本太子。”

凌轩微微点头,开门见山的道:“太子,虎符在哪里?”

“本太子没有虎符!”

太子快速作答,没有半点迟疑。

凌轩见他如此,不禁冷哼一声,到现在了,居然还防备着他?

凌轩俊脸一沉,“太子,你若是不拿出虎符来,我们可就输定了。”

太子面露焦急道:“本太子是真的没有虎符!父皇是突然驾崩的,什么事情都来不及交待,除了那个玉玺因为每天要用,一直放在御书房里有专人看守以外,那个虎符这么重要而又不常用的东西,父皇是秘密藏在一个地方的。本太子曾经问过李公公,就连李公公也不知道虎符放哪儿了,而且连御龙令也不知道在哪儿!”

凌轩气恨得砸了一下床柱,额头上青筋暴起:“你虎符都没有,你就敢让我们帮你动手除钟达?这不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吗?”

“现在不动手除他,还能拖到什么时候?越拖他的势力就越大,就越难除了他。倒不如趁早动手,反正他也没有虎符。”

“你为何不跟我们说你没有虎符?为何要隐瞒我们?”

“那不是本太子一说出来,你们就不会帮本太子除掉钟达了。而且,本太子觉得以你的能力定然能用少部分的兵力攻下大兵。”

“你!也太高看本王了!”凌轩顿时就被太子气得个七窍生烟,即便自己有军事才能又如何?没有兵怎么打战?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惊雷,速速扶你家太子去大厅坐着,本王要重新召集大臣商议,更改计划!”

“是!”

凌轩恨恨的瞪了一眼太子,真当他是神仙啊,没有兵给他就让他打胜战?

甩袖离去,让夜影和南艺赶紧集合大臣议事。

片刻后,紧闭着的花厅里传来了大臣们倒吸凉气的声音。

“太子,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若是有虎符就赶紧拿出来,不然我们打不赢,到时候你也是一个死!”

曹相爷惊讶出声,神情十分的焦急和愤慨。

“太子,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藏着掖着?既然你如此不信任我们,那我们现在就走好了。”一个大臣气恼的说道,双眼瞪得像铜铃一样瞪着太子。

太子慌忙的摆摆手,道:“不是的,大家不要误会,请大家相信本太子,本太子是真的没有虎符啊。父皇驾崩的时候,本太子还没有回到皇宫,父皇也没有来得及将虎符和御龙令交给本太子,现在正是需要你们的时候,还请各位不要走,都留下来帮助本太子。”

靖国候站出来冷哼一声,不耻道:“太子,你要我们留下来帮你,也得有军队才能帮得了你啊,不然,你让我们赤手空拳的去跟钟达的兵马厮杀不成?”

太子连忙赔笑道:“靖国候,你们侯府也有一些兵马,还有护国公府上也有一些兵马,再加上各个大臣的家丁侍卫,以及王府的精兵,这总共合起来,也有一万多人马了。”

靖国候啐了一口,蔑笑道:“太子,你开的什么玩笑?这一万人马送出去都不够当箭靶的,连个城门都攻不进去,你还想要我们帮你把京城夺回来,灭了钟达?现在光是京城里头钟达的兵马就有五十万,他在其他城池也有不少兵马,你去跟他打?以卵击石!你简直是异想天开!”

“当然是不会让你们这一万多人马就这么去攻城的了。本太子会立即带着玉玺,连夜写一些圣旨送到各地去,寻求帮助,若是那些人能认同这些圣旨的话,那我们的兵马也就会越来越多了。再者,本太子会暗地里查找一些虎符藏在何处。”

“虎符还能藏在何处?定然是在皇宫里了,以前你在东宫的时候,你不查,现在连京城都进不去了,你还怎么查?你是怎么办事的?”靖国候的语气也越发的冲了起来。

太子顿时就有些不悦,奈何自己如今还得倚仗他们,少不得被他们欺压,太子咬了咬牙,赔着笑脸道:“以前在东宫的时候,本太子也查了,只不过是一直都没有找到而已,关键是父皇藏得十分隐秘,就连贴身伺候多年的李公公都不知道虎符和御龙令放在了何处。不过,现在紫玄既然愿意帮助本太子灭掉钟达,那御龙令也就无需紧要了,关键是要先找到虎符。”

靖国候一拍桌子,冷声道:“那就请太子找到了虎符再来跟我们商谈攻回京城的事情吧!”

靖国候不禁有些后悔,自己为何要跟着他们一起出来,左不过就是想着庞灵儿是轩王未过门的侧妃,总得帮衬着点轩王的。

再者,太子可是先皇的嫡子,虽然那份传位遗诏是假的,可太子也是正统的继承人之一,那个钟达不过是个大臣,是乱臣贼子,百姓们自然是不会拥戴钟达的。

靖国候私心想着太子有虎符在手,又有轩王和曹相爷、护国公的支持,他以为太子是能够灭掉钟达,重新夺回权利的。自己若是此时拥护了太子,那将来太子登基了,他们靖国候府必定能跟着太子走上更高的一步。

可是靖国候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太子居然手里头没有虎符!

难怪太子之前并没有泄露他没有虎符的事情了,不然,包括他在内,只怕那些大臣也是定然不会再跟着太子出来的了。

“哼!”靖国候甩袖出了门。

“诶,靖……”

太子开口想要叫住他,却是被哐当的重重关门声给震得闭上了嘴。

其他一些大臣也连连摇头,纷纷拱手退去,眼见着花厅里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太子连忙向轩王投去了恳切的目光。

“轩王,你说说,现在怎么办啊?”

太子显得十分着急,现在他能倚靠的就是这些跟着他出来的忠臣了。

哦,不,这些人不是他的人,大部分都是轩王一派的人,他的人只有极少数,而有些则是原本保持中立的大臣。

因为以前跟着他做事的人,其实拥戴的并不是他,而是钟达,原本他的人现在可都留在了钟达的身边。

凌轩冷眼瞧着花厅里的一幕,并未阻拦那些大臣的离去,他冷冷的瞟了一眼太子。

“太子,今日出现这一幕,也是你咎由自取,你为何不早一些跟本王说你没有兵符,这样的话,本王和紫玄也好帮你在宫里暗中寻找一下兵符。可是如今,我们连京城都回不去了,更别谈去皇宫里找虎符了。”

太子咬了咬唇,道:“本太子这不是怕你和那些大臣一旦知道本太子没有虎符,你们就不会再追随本太子了嘛,这才隐瞒着。不然,哪能将他们都给哄骗出来跟着本太子?”

凌轩冷笑一声,眼神有些厌恶的轻瞟了他一眼,道:“太子,本王就把话说开了吧,你之前不肯让本王和紫玄帮你去找虎符,不过是怕本王和紫玄抢夺了虎符不给你,会对你不利。所以一直都不肯告诉本王。而如今,事情弄到这么糟糕的局面了,你来问本王应该怎么办?”

凌轩鼻子冷哼一声:“本王也不知道怎么办!”

太子咽了咽口水,道:“本太子承认,之前是对你有所防备,可是现在本太子已经悔悟了,你就帮帮皇兄吧,好不好,祖上的江山总不能落到钟达那个狗贼的手上,不然父皇在九泉之下也不得瞑目啊。”

太子说着说着,竟是开始抹起眼泪来了。

凌轩眉心一皱,有些厌烦的看着他这鳄鱼的眼泪,这会儿倒是念起亲情来了,就知道把死去的父皇搬出来。

凌轩冷冷的道:“如今,只得一边找虎符,一边拿着圣旨各处去找援兵了,另外,本王会让护国公和夏子英调集一些兵马过来支援。只不过,钟达浸淫权场多年,那些城池里的将领也许并不会认你这个圣旨,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这兵马,不是这么容易纠集的。”

太子见他松口了,便是满心欢喜的说道:“皇兄知道,皇兄这就去写圣旨。”

靖国候满心气愤的回了房间,庞灵儿悄悄的跑了过来打探消息。

即便是在这偏远的山庄,躲这里逃难,庞灵儿依旧打扮得花枝招展,桃腮杏脸,千娇百媚。只不过她的那双手却显得十分的粗糙,刻意用宽大的衣袖和手绢遮挡一二。

“父亲,咱们什么时候能回到靖国侯府啊?”

庞灵儿道,她今天可是一点东西也没有吃的,她在靖国侯府锦衣玉食的日子没了,这里给她提供的食物竟然仅仅只有两个地瓜,这让她如何吃得下去,还不如饿着好了。

她宁愿每天去后宫里伺候变态的太后,那也吃得好穿得好。她也不要窝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偏远山庄里,每天啃地瓜过日子。

靖国候恨恨一捶砸在了茶桌上愤然,道:“回去?还怎么回去?他妈的,老子竟然被太子给骗了!”

庞灵儿眼眸一缩:“被骗了?”

“哼,为父以为太子有虎符,有了虎符,就有兵权,有了兵力,就能攻回京城去。这样的话,等太子登基了,我们一家拥护太子有功,为父起码能升个公爷。可是哪曾想太子没有虎符,这不是必败的局面吗?为父若是跟着他,只怕等到败了以后,为父都要尸首异处了。”

庞灵儿有些害怕的说道:“父亲,那我们何不赶紧逃跑?”

“能跑哪儿去?今天为父跟着太子跑出来,就是与钟达为敌了。为父现在若是再从这里跑了,就是与太子为敌了。那将来,他们两个无论哪个胜了,都不会容忍我这个叛徒,一定会杀了我的。”

靖国候在屋里头烦躁的来回踱步,将手背在了身后,愁眉苦脸,想着接下来到底要怎么才能让自己一家老小活下去。

庞灵儿眼眸一转,道:“父亲,既然太子没有虎符,而如今局势已经相当的明朗了,钟达是必胜的那个,那我们又何不赶紧跑回京城去投靠钟达?现在钟达还要大臣们支持他登基了,你现在回去,他定然是会高兴的。”

“你以为为父不想吗?可是我们现在带出来的人也少,若是从这里一跑,太子和轩王必然会发现的,他们又岂能让我们回去投靠钟达?必定会在半路上劫杀我们的。唉,如今是走错了一条死胡同,难以回头了。唉!”

“父亲,不如,咱们表面上跟着太子,然后暗地里投靠钟达。若是太子胜了,那咱们也跟着发达了。若是钟达胜了,咱们照样好好的。”庞灵儿的脸上露出了阴险的城府来。

“这样啊?”靖国候微微皱眉,来回踱了几步,点点头道:“这个办法倒是不错,为父得寻个机会悄悄的给钟达送个信才是。”

当夜,太子的侍卫马不停蹄的带着圣旨前往各地分发圣旨,召集兵马去了。

凌轩则和紫玄、夜影,三人穿着夜行衣,前往皇宫去查找虎符的下落。

因为他们三人的武功极高,能轻而易举的躲开宫里侍卫的巡逻,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皇上的御书房和寝宫全被重兵把手,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进得去。

凌轩猫在屋顶上,从另一个宫殿的顶上往御书房这边瞧过来,发现钟达竟然已经穿上了龙袍,在御书房里翻找着什么,想来钟达也在找虎符吧。

只是凌轩没有想到的是,钟达身上的龙袍竟然这么合身,想来是早就私底下就做好了龙袍,一直没有当众穿出来罢了。想当皇帝已经很久了吧!

狼子野心,昭然若见!

李公公战战兢兢的跪在了御书房里,原本皇上的头七一过,李公公就跟太后和太子告老还乡,回家养老去了,并不在宫里侍候了。

但是钟达为了找到先皇的虎符和御龙令,便是命人将李公公给抓来皇宫,逼问他东西的下落。只是李公公是真的不知道东西被先皇放在何地了,说不出地方来,被钟达可是好一阵毒打。

钟达将整个御书房里的柜子、盒子全都给翻遍了,又命人将柜子等物挪开,小心翼翼的敲了敲墙面,仔细听了听里面的动静,看看时候有暗格。

倒是也被他找到了一个暗格,只不过这个暗格里头放的都是一些边关送来的一些密信罢了,而且还是一些以往的密信,都已经处理过事情了,现在这些密信也并没有多少价值了。

钟达气呼呼的冲到了李公公的面前,一脚将李公公给踢翻了,怒骂道:“你个老阉贼,还不快赶紧说,虎符和御龙令放在哪里了?”

李公公吐出了一口血来,跪地磕头道:“钟大人,老奴是真的不知道啊!这御龙令,只是太祖皇传位给先皇的时候,将御龙令传给先皇,老奴只是见过那个御龙令一面,先皇私自藏起来了,老奴也不知道先皇藏到哪里去了,再者,血隐组织自从被先皇接手以后,也就不必再拿御龙令出来才能命令血隐组织了。所以,后来皇上也再未拿出来过,老奴也再未见过。”

“那虎符呢?”

“虎符,老奴也不知道啊!近些年来,东朔也没有出现过大的战乱,即便是上一次西昌国和北云国一同攻打东朔,先皇也没有出动过虎符,也只是用圣旨去调动军队了,老奴不知道先皇将虎符放在何处了。”

“你最好给朕说实话!杜傲天那个老东西那么宠信你,你还能不知道?”

钟达开始以“朕”自称,他再次狠狠的踢了李公公一脚,直接踢在了他的面门上,李公公疼得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把他弄醒,继续审问!”钟达凶狠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