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皇叔皇伯的旧事(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钟达翻找了一通御书房没有找到虎符,便是去了皇上的寝宫,又是一顿翻找,不仅将屋里的东西找遍了,就连地下和房梁上都找了一遍,仍旧没有找到。

“皇上,审讯了许久,李公公仍然说他不知道虎符和御龙令在哪里,不然,他早就会交给太子了,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太子也没有这两样东西。”

禁卫军统领十分恭敬的说道。

他的这一声“皇上”叫得钟达十分的开心,钟达转过身来,看着禁卫军统领道:“统领,朕一向都很欣赏你,只要你能真心的辅助朕,朕一定会好好的嘉奖你,朕觉得,一个禁卫军统领的职位太过低了,杜傲天也太低估你了,你在这宫里帮他卖命了这么多年,他居然只给你这么低的职位。从今天起,朕就给你官升四品,封为明威将军,如何?”

明威将军喜出望外的跪在了地上,高声呼喊道:“卑职多谢皇上提拔!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哈哈哈,好好,明威将军请起,朕初登宝座不久,这局势未稳,还请明威将军多多扶持朕啊!”

钟达上前亲自将明威将军扶起来,露出了笑容可掬的神态。

“皇上,这是微臣应该做的!”

而东宫,则是另一幅场景,钟达的嫡长子钟显十分高兴的入住了东宫,欣欣然的将自己的妻妾全都给搬进了东宫,而东宫里,还有许多太子的地位低下的妃嫔没有带走,钟显就像是去验收一样,将那些妃嫔全都给集中了起来,自己看得入眼的就留下来继续伺候他,若是他看不顺眼的,就打发了送给自己的属下。

一时之间,那些曾经在东宫里还算是有些脸面的尊贵的小主,便是成为了一些臭男人的性奴,当场就被拖到了宫里的一些空房间内欺凌,女子的哭声十分的凄厉,场面好不灭绝人性。

凌轩皱了皱眉,从屋顶悄悄的快速移动着,来到了仁寿宫。

太皇太后是这个宫里唯一剩下的原本就住在这个宫里的主子了,也就只有她,还能在这乱世里活得依旧荣华富贵、高高再上。

太皇太后虽然是躺在床上的,可是并没有昏迷,然而精神头却不是很好,身体也越发的浮肿了,她的皮肤上原本的老年斑并不算多,可是现在身上的斑痕越来越多,颜色也越来越暗沉。

她虚浮的半睁着眼睛,缓缓的有些无力的问道:“邓嬷嬷,外头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了?”

“太皇太后,现在整个京城都已经被钟尚书占领了,他穿了皇袍,已经自立为皇了。侍郎大人则是入住了东宫!”

“那志儿和轩儿呢?”

太皇太后的语气有些颓然,虽然她在关键的时候为了保住自己的命,保住自己的地位,她选择了逃避。然而,那毕竟是他的两个孙子,若是被钟达杀了,她心里到底还是会有些心痛的。

“他们两个跑到城外了,现在也不知道在哪儿,钟尚书还在找他们的下落呢。”

邓嬷嬷有些哽咽,她跟轩王倒是没有什么感情,可是杜凌志从小就一直是太皇太后宠着长大的,经常呆在太皇太后的身边,也是邓嬷嬷看着长大的,她自是可怜杜凌志多一些。

“太皇太后,若是太子真的落到了钟尚书的手里,老奴还请太皇太后去钟尚书跟前求个情,饶了太子一命。哪怕是软禁一辈子,也比被他杀了的好啊,他可是您老的亲孙子,是先皇和先皇后的唯一嫡子,那可是您的亲儿子和亲侄女。您可一定要救救太子啊,太皇太后,老奴求您了!”

邓嬷嬷跪在了太皇太后的跟前,老泪纵横,却是不敢哭太大声,也不敢说太大声,压抑着心里的悲痛。

太皇太后有些木讷的看着前方,良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苦笑一声道:“若是救旁的人,钟达或许会卖给哀家一个面子放了他,可是志儿的存在,就是对钟达皇位的一个巨大的隐患,钟达历来就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又怎么可能会让志儿活着。也绝不会让轩儿活着,至于那安王和启儿,钟达兴许还会将他们留着,也许,连安王和启儿他都会斩草除根。”

“太皇太后,难不成又要像几十年前一样,一个也不留吗?!”邓嬷嬷痛不欲绝的沙哑道。

太皇太后身子一震,回想起以往的事情,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流了下来,胸膛剧烈的抖动着,良久,才睁开狠历的眼眸来,咬牙出声道:“到时候,哀家舍出这条老命来,也要给傲天留下一个血脉!”

趴在屋顶上的凌轩竟是听到另一间屋子里传来了婴儿嘹亮的啼哭,刚哭喊一声,就戛然而止,似乎是被人将婴儿的嘴巴捂住了。

凌轩连忙飞身过去查看,只见月贵嫔带着嘉琪嘉悦两个小公主,一个小公主许是半夜醒来啼哭了,月贵嫔害怕小公主的啼哭会引起仁寿宫外的人注意,害怕钟达进来杀了两个小公主吧,她便是将小公主的嘴巴立即捂住了,神色慌张不已。

凌轩微微皱眉,他们今天逃跑得十分的匆忙,血隐组织在宫里也就只顾着将东宫里的人带走了,竟然忘了映月宫里还有月贵嫔和两个公主。不过好在月贵嫔聪明,带着公主跑到仁寿宫里求太皇太后庇护了。

月贵嫔生的是两个公主,对钟达的皇位也没有什么影响,想来只要太皇太后说上一句帮衬的话,钟达也可能会放了月贵嫔。

凌轩飞身离开了皇宫,回到了碧莲山庄,太子十分高兴热络的迎了上来,双目充满了期待,问道:“轩王,可找到了虎符?”

凌轩摇了摇头,叹气道:“父皇平时在宫里呆得比较多的宫殿全都被重兵把手着,根本就进不去,而且,钟达也在宫里找虎符和御龙令的下落,还把李公公抓到宫里严刑拷问,都没有找到东西的下落。”

太子不禁有些失望,不过,如果钟达也没有找到的话,这倒是一个不算太坏的结果。

“轩王,那虎符接下来怎么办?去宫里还能找得到吗?”

“怕是不太好找了,现在只能多在你是太子身份的方向下功夫了,让那些人支持先皇的嫡子,毕竟,你才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而钟达,可不是杜家的人。”

“嗯”,太子微微皱眉,点了点头。

“还有,这个山庄怕是也住不了多久了,钟达现在在派人到处找我们,只怕很快就会查到这里了,我们需要时不时的变换地址,不然,以我们现在的兵力,被钟达围困住的话,就插翅南飞了。”凌轩道。

太子不禁有些为难,眉头皱的十分的紧,“我们现在还能去哪儿?到处都是钟达的眼线,我们若是这么一大队的人马浩浩荡荡的转移,必定会被钟达的人发现的。”

“只能分批转移了”

“若是转移的话,那本太子最好单独转移!”

这样的话,即便是大部队被发现了,会被钟达围剿的话,也不是将他给围剿了。

凌轩不禁翻了个白眼,真是个自私自利的家伙,就只想着他个人的安危。

“随便!”

凌轩懒得理睬他这种人,当即就转身离去。

凌轩的心里一直回荡着邓嬷嬷说的那个“像几十年前一样一个不留”,听邓嬷嬷的语气,应该是跟以前皇室成员有关的。

以前夏依依就曾经问过他,怎么从来不见他有皇叔、皇伯之类的皇家亲戚,他虽然也曾听说过一些,不过朝廷都已经严令禁止了,他也打听不出什么来,也不想触犯父皇的龙颜去打听那些事情。

不过如今父皇已经去世了,现在打听以往的事情应该不是什么禁令了。

凌轩径直去了曹相爷的屋里,开门见山的问道:“我父皇是不是还有一些兄弟的?他们人呢?”

曹相爷的眼神立即条件反射的防备的看着他,有些不悦的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这么说,父皇是有兄弟的?”

“这个先皇下过禁令,任何人不得提及!”曹相爷正色警告道。

“外祖父,现在先皇都已经驾崩了,即便是提及,他也不知道了。更何况,如今东朔都快要改名换姓了,你还把那些事情瞒着做什么?”

“你问这个作甚?”

“我今天去宫里,听太皇太后和邓嬷嬷的对话,隐隐听出一些以前的事情,我想知道详情,你快些告诉我。”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如今你父皇也已经去世了,那我就告诉你。”

曹相爷深吸了一口气,让凌轩坐了下来,倒了一杯茶,思绪飘远。

“当年,太祖皇有五个儿子,你父皇是第四个儿子,第五个儿子是你父皇的同胞弟弟,太祖皇早早的就立了太子了,太子是太祖皇的大儿子,你父皇当年只是一个王爷而已,皇位也并不是要传给他的。只是后来,有一次皇室狩猎,太子竟然不慎从悬崖上掉落下去,侍卫们急忙下去寻找,找到的时候,太子已经被野兽啃食了,只有那尸骨周边散落的破碎太子黄袍和太子身上戴着的玉佩和玉冠才能辨认出这个是太子。”

“太子死后,太祖皇才将太子之位传位给父皇吗?”

“不”,曹相爷摇了摇头,道:“太祖皇一直很喜欢太子,太子去世后,他许久都没有从悲痛中恢复过来,五年之后才又立了太子。”

“第二个立的太子就是父皇了?”

“不”,曹相爷的面色有些难过和愤慨,“第二个太子选的是他最小的儿子,也就是你的亲皇叔,先皇的同父同母的胞弟,当今太皇太后所出的小儿子,只可惜,他当上太子没有多久,便也掉落悬崖,然而这次却是连尸骨和衣服都未曾找到。从此杳无音信,许多人都说他是被猛兽拖到洞穴里以后才被吃掉的,所以在山脚下才没有找到尸骨。”

哼,凌轩不禁冷哼一声,皇室里的子孙从小就会有教习先生教武术的,即便是在山崖边上不小心失足往下掉,也完完全全可以在半空中运足了内力,缓缓落下去,怎么可能会摔下山崖直接就摔死了,除非掉下去之前他就已经失去了内力,或者是受了重伤掉下去的。

两个太子都是失足掉下山崖,这绝无可能,必定是被他人陷害的。

“那第三个太子呢?该不会也是掉落悬崖被吃掉的吧?”凌轩的语气里充满了不耻的轻蔑。

“从那以后,太祖皇就再也没有立过太子了,他怀疑是他剩下的那三个儿子中的某一个动手杀了两个太子,他又查不出来是谁动的手,因此,他不想在自己无意当中将那个杀人凶手立为太子,也不想因为自己再立一个太子,而被那个心狠手辣的人给杀了。所以太祖皇直到去世,他都没有再立太子,由着剩下的三个儿子争夺皇位。后来,先皇在钟家的帮助下成功登上了皇位。”

“那两个王爷和他们的家人呢?”

“全都被杀死了。”

凌轩的眉头不禁皱的极重,深吸了一口气,满脸的不可置信,“都是父皇杀死他们的?”

曹相爷的脸色有些犹豫,有些凝重的点点头道:“正是,所谓成则为王败则为寇,那两个王爷当初为了皇位战败之后,先皇害怕他们再抢夺皇位,便是在战场上将他们直接杀了,他们的妻小也全都斩草除根了。”

凌轩微微皱眉,猛地响起了某些事情来,十分凝重的问道:“真的全都斩草除根,没有一个遗漏了?”

曹相爷见他问及此,仔仔细细的回想道:“真的一个都没有遗漏了,两个王爷和妻小的尸体可是先皇一个个亲自核实的。怎么?你怀疑还有遗漏的,可是有什么事?”

“外祖父,我之前屡屡遭到冥日会的追杀和毒手,我曾经让通天阁去查找了一下指使冥日会追杀我的幕后之人,可是查出来却是没有人指使冥日会来追杀我。我也亲自问了杜凌志,他说先前他与钟达共同谋划事情的时候,倒是有找过冥日会来暗杀过我,只不过屡屡杀了三次都没有将我杀了,他们便是放弃了通过冥日会来杀我了。后来我一路南行去南青国的路上被冥日会的人追杀的事情,并不是杜凌志和钟达指使的。所以,我怀疑是冥日会的人本来就是要杀了我的。冥日会就是他自己的幕后主谋。我有些怀疑是父皇以前结下的仇人找上我了。”

曹相爷捋了捋胡须,微微摇了摇头,道:“依老夫所见,应该不是那两个王爷或是他们的家人,他们全都已经死了。若是冥日会里有人想要杀你,也许是你自己这些年来得罪了某个人呢。”

“可能吧,不过那个人隐藏得极深,我一直找不出他来,这个人时时刻刻都隐藏在暗地里,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突然冒出来杀我,这样一股未知的势力让我时时刻刻都有些不安。”凌轩的眉宇间充满了担忧。

曹相爷思忖了一会儿,道:“王爷,现在我们的势力不够,对付钟达就已经够头疼的,若是还要再对付冥日会,我们就更加分身乏术了,不如,我们借助一下外部势力。”

“你是说南青国的势力吗?”

“南青国的势力也要借,那得太子去借。而我们是要借助的是通天阁的势力去对付冥日会,以免我们背面受敌。”

“嗯,我这就去跟通天阁联系。”凌轩起身,帅气离去。

------题外话------

恢复二更,亲们别等第三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