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交易(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出了相爷的房间,往夏依依的房间瞄了一眼,见里面还亮着光,便知她还未睡,果断决定先去见她一面,再去忙事情。

一进去,就看到夏依依坐在桌前只手撑着头,歪着脑袋看着门口,见他一回来,依依立即起身迎了过来。

“这都快子时了,你怎么还没有睡觉?”凌轩微微皱眉,语气有些责备。

依依那双深邃的美目露出了关切的神色:“凌轩,如今皇宫里守卫森严,你去闯皇宫,我有些不放心,所以才等着你回来。”

“你放心,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依依,你今天早些睡。”

“怎么?你又要出去吗?”

“嗯,我要去找通天阁的人,跟他们谈一谈生意,让他们帮我们对付冥日会。”

依依抿了抿唇,虽然有些担心他,终是没有阻拦他,反而露出了一个温柔十分的微笑:“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嗯”

凌轩一把将她搂到怀中,一股清香缓缓的钻入了他的鼻尖,让他有些不舍怀中的这个柔软无骨的身躯,她那双好似玉藕一般的双臂环绕在他的腰上,刺激着他腰上的神经末梢。

凌轩腰身一紧,腹部的肌肉瞬即紧绷,将怀中人儿靠在他胸膛上的脑袋掰了起来,看着她那粉雕玉琢的小脸,对准她的两片红唇深情的吻了下去。

带着一些迫不及待和焦急,似乎有些赶时间。

他吻得很深很重,舌头带着强劲的力道卷席着口腔内的每一寸空间。揉捏的双手甚至想将她整个人都揉进自己的怀里。

“唔 ̄”

依依瞬间就被他吻得七荤八素的,脑袋缺氧得紧,双手上移吊在了他的脖子上,整个人与他贴得更紧,脑袋上扬的角度更加切合两人亲吻。

“轩 ̄”,依依含含糊糊的轻唤了一声,心里有一种酥痒的感觉上升,她想要得更多,而不是仅限于这个吻而已。

这声轻唤也带着酥麻和香软的感觉,直直的钻进了凌轩的骨髓,他整个人都酥了,某处也可耻的变化了。

该死!

凌轩暗暗后悔,自己明明有要事要去办,怎么就忍不住要回来特意嘱咐她早点休息,为何又不说完以后就走,还非得要抱着吻她呢?

结果,两个人都陷进去无法自拔了。

依依一只手下移,碰到他的不甘寂寞,凌轩十分煎熬的做着思想斗争,一把将她的手给拿开,离开了她的唇。

依依仰头望向他,眼里闪烁迷离,氤氲着浓浓的情欲,小嘴儿也因为刚刚的激吻而显得越发的红润性感。

咕咚!

凌轩被她的红唇诱惑得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深吸了一口气,不行,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不然自己可就真的走不开了。

凌轩将依依推离了自己的身体,轻轻的捏了捏依依的双手,有些歉意道:“依依,你早些休息,我还有急事要去办,不能在这里陪你。”

“哦”,依依撅了撅嘴巴,有些小委屈,在他的脸颊上快速的亲了一下,道:“注意安全。”

凌轩被她的轻啄一口也撩拨的心里更加按捺不住,凌轩慌忙运气稳住自己杂乱的思绪,道:“我得走了。”

迅速转身飞了出去,在外面急速的狂奔,减轻自己心里的悸动,现在还不是沉迷于儿女私情的时候,国事更加重要,也就只能对不起她了。

凌轩来到最近的通天阁分舵点,里面的人在听说了轩王来这的目的之后,笑着拒绝道:“轩王,你这让我们接的单子可不是对抗某一个人,而是对抗整个冥日会啊。再说了,这一次又还牵扯了你们的朝廷纷乱,若是我们通天阁卷了进去,那我们通天阁岂不是惹上了大麻烦,将来你们败了,钟达势必会将我们通天阁先除之而后快了。这单生意我们怕是接不了。”

“又没让你们去对抗钟达,只是让你们对抗冥日会。”

“话虽如此,可是我们就是在帮你了,势必会让钟达痛恨的。如果我们不帮你挡着冥日会的话,钟达可是很乐意看到你被冥日会的人杀了的。所以这个单子,我们不会接的。”

“你做不了这个主,你还是去问问你们的阁主再来回复本王。”

“哈哈哈哈!”那个分舵主狂笑一声,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轩王道:“轩王,你莫不是记性太差了?我们阁主到现在都是在闭关疗伤的,而且他的伤还是你造成的,我们阁主都恨不得将你杀了,又怎么可能会帮你的忙去对付冥日会呢?我劝你还是别去招惹我们阁主了,否则,我们阁主也许会在你如今落难的时候趁机出关来杀了你。”

“你们阁主受伤也是因为比武输了而已,又不是本王故意将他打伤的,是他找上门来跟本王比武又技不如本王。你们阁主好歹也是个是非分明之人,又怎会在这会儿落井下石?本王奉劝你,你还是最好跟你们副阁主说清楚,他若是不同意这单生意,就让他亲自去问你们阁主。”

分舵主轻蔑的冷哼了一声,也不怎么把他看在眼里:“不管怎么样,我们通天阁是绝对不会接这个单子的。”

“本王说了,你做不得这个主,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你最好是去跟阁主禀告一下。否则,本王就要亲自去跟你们阁主说说去了,到时候,你这个分舵主还能不能当得成可就不一定了。”

凌轩轻缓的说着,眼睛定定的看着分舵主。

一种无形的压力瞬间笼罩在分舵主的头顶,他浑身一个哆嗦,道:“行,我会跟我们副阁主禀告的,至于副阁主会不会去跟阁主商量,这个我可就管不着了。”

“你应该将我的原话转告给他,他一定会去问阁主的。”

“好吧,我会去传信的,你明天这个时候来这里等答复吧。”

“告辞!”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通天阁的总舵,夜羽十分妖娆的坐在金碧辉煌的首座上,懒懒的听着分舵主的禀告,轻蔑一笑:“想不到曾经风靡十几年的轩王如今竟是落魄到这个样子,这东朔居然要改名换姓了。这单子我们不接,就当是给阁主报仇了。”

“副阁主,那轩王特意说了要你亲自去问问阁主,还说阁主一定会同意的。”

“哼,他说阁主会同意,阁主就会同意了?他说让本座去问阁主,本座就得去问阁主?”夜羽慵懒的抚了抚自己的衣服,将衣带缠绕在手指上,轻瞟了一眼分舵主,冷声道:“通天阁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他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这单子,本座说不接,就是不接!”

“是”

分舵主连忙低下头去,躬身正要退出去。

一个黑影快速的飞了进来,带着一股凌厉的寒风,仔细一闻,这寒风里还稍带着一股山间露水的清香。

夜羽眸子一缩,神色一凛,脸上慵懒妖娆的神色立即消失,衣带一飘,瞬间飞离了座位,恭敬的跪在了地上,那些属下全都恭敬的跪了下去。

蒙面黑衣人飞身坐到了首座上,面向众人,威严之气浑然天成。

“参见阁主!”

“起身吧”

“谢阁主!”

夜羽恭敬的作揖道:“阁主,你怎么来了?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咳咳!”

阁主用手捂住了嘴巴有些闷闷的咳嗽了两声,捂住了颤抖的胸口,缓了一口气,低沉的道:“上次轩王才给了半颗药,半颗药也没有什么作用,还得再拿半颗药才是。天下是不是大乱了?”

“是,钟达拥兵自重,举兵造反了。现如今,宫里头住的是钟家的人,而太子和轩王则是落草为寇了。”

“你们刚刚在商议什么事?”

夜羽愤愤道:“阁主,轩王他害你害得还不够惨吗?如今他有难了,居然还有脸来通天阁求我们帮他?管他出多少黄金,我们通天阁一概不接。”

“他说的是什么单子?”阁主沉闷的问道。

“他说冥日会总是在暗自杀害他,他说是要我们帮他挡着冥日会,解除他腹背受敌之危!”

“你拒绝了?”

“是,他当初害了你,属下恨不得手刃了他而后快!”夜羽阴狠的说道。

“这件事情,你不要记恨他,当初是本阁主去找他比武,本阁主技不如人输在他的剑下,也是自找的。”

“可是那毒药可是他的!”

“那也怨不得他,当时我们两个人随身携带的囊因为打斗而掉落在地,本阁主又因为心脏难受,便想着从自己的囊里翻出一颗药出来吃,结果慌乱之中错拿了他囊里的毒药吃下去了。”

“那他也该拿解药给你,他把解药藏着掖着不给你,上次他在北疆遇到困难的时候,占了我们通天阁一个大便宜,这才给了半颗解药给我们。属下想起他这种阴险小人就恨得牙痒!”

阁主思忖了一会儿,干笑道:“呵呵,他倒也不是什么阴险小人,只不过他不是一个大善人罢了。当初不给本阁主解药,他是想给本阁主一个教训。不过倒是也没有趁着本阁主受伤之际一剑杀了本阁主,还放了本阁主一命,也算是恩怨相抵了。这样,你们跟他说,我们帮他对付冥日会,他就得再给本阁主另外半颗解药,本阁主解了毒,也就跟他再无相欠了。”

夜羽有些不甘的上前一步愤然道:“阁主,就那么一颗解药,我们花费了多少精力跟他讨要啊?冥日会那么庞大的势力,我们帮他对付冥日会,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啊,轩王占得便宜也太大了。”

阁主冷哼一声道:“本阁主没说半颗解药就帮他对付冥日会,而是佣金一文钱也不能少,这解药只是附加条件罢了。接单子也行,只不过,我们不做亏本生意就行了。”

“我们开多少佣金?”

“一百万两黄金!”阁主淡淡的说道。

夜羽的身子不禁晃了一下,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了,“阁主,咱们以往接手的单子,最多也就几十万两黄金。这一百万两黄金简直开出了天价了,整个轩王府估计也就只有三百万两。上次他为了买百花虫毒的解药,就有一百万两押到了我们通天阁里。若是这次再跟他要一百万两,那他轩王府就剩一百万两了,他还拿什么钱打仗啊?他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他绝对会同意的。如今他是逼到了死胡同,无路可走了,倘若他们不找我们帮他,他必输无疑。所以,即便是被我们讹了,他也值得咬牙答应。”

通天阁主哼了一声,浓重的鼻音里隐隐透着几分自信和算计。

夜羽嘴角的笑意扩大,恭敬的拱手说道:“如此,我们接这一个单子,都够我们干几年的钱了。而且又能拿到解药,那我们岂止是不亏,而是赚大了。”

“嗯,你去吧!把本阁主的话传给他!”阁主对分舵主道。

“是”,分舵主立即往外飞身跑去。

翌日,分舵主将话原原本本的转告了轩王,道:“轩王,我们阁主说了,这条件我们半点不让,你要么答应,要么另找他人帮你去对付冥日会。”

凌轩深吸了一口气,恨恨的咬牙道:“你们阁主可真是吃人不吐骨头啊,一百万两黄金,竟然也开得了口?”

分舵主奸笑一声,道:“哈哈,前些阵子,你自己那百花虫毒解药不也是开出了一百万两黄金的价钱吗?你的命金贵,值这么多的黄金。我们阁主的命就没有你的命这么金贵了,还得再搭上帮你对付冥日会才能换得一百万两黄金呀!”

凌轩恨恨的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算你们狠!”

“王爷,你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分舵主有些得意的斜眼看着轩王,似乎阁主亲自出山之后,便是能运筹帷幄了,如今好似已经抓住了轩王的命脉一样,由不得他不答应了。

果然,轩王不过是咬牙切齿的辱骂了一番,便是恨恨的答应了。

凌轩回到碧莲山庄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十分了,凌轩刚刚一到,惊雷立即迎了上来,道:“轩王,太子有请。”

“嗯”,凌轩微微点头,跟着惊雷走了。

画眉站在依依的房门口,瞧见王爷回来了,便是急急忙忙的进了屋。

“王妃,王爷他回来了。”

依依坐在椅上原本耷拉着的脑袋也立即抬了起来,站起身来就要出去迎接凌轩,这一起身,身子就有些站不住,摇晃了两下,连忙扶住了桌子。

凝香见状,立即上前扶住了她,道:“王妃,你一夜未睡,精神不济,走路稳当一些。”

画眉道:“王妃,王爷他去了太子屋里,怕是还要等会儿才回来,你不必出门迎接他。”

依依听此,便是往自己的床边走去,道:“他既然安全回来了,那我也就放心了。他忙他的去,我也该去补个觉了。”

“王妃,你不必太担心王爷,他能保护好自己。”凝香劝道,“再说了,你以前也没有这么担心过他,还一整宿都没有睡觉。”

“今时不同往日啊,以往打战,他的身边好歹有几十万将士呢。可现在就这么一万人马在这里,钟达又是个阴狠手辣之人,背地里又有冥日会,说不定北云国和西昌国又要暗中勾结一起对付他了。现在的处境可比以前艰难多了,我担心他出去办事的途中会遭到伏杀,这心里久久都放不下。”依依叹息一声,皱了皱眉,她有些忧愁和自责,自己很想帮他,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帮他。

“王妃,你别忧心,王爷吉人自有天相,定能解决目前的危机。你一晚未睡,还是补个觉吧。”

“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