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趁火打劫(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轩王,通天阁可答应了?”

“答应是答应,不过,开价一百万两黄金。”

太子瞬间就弹跳了起来,气急败坏的指责道:“轩王,现在国库的银子都已经被钟达霸占了,我们自己的私房钱本来就不多,你居然拿一百万两黄金给通天阁,就为了让他们对付冥日会?这个交易一点都不合算!”

凌轩微微颔首,语气十分的平静,道:“是不合算,不过,现在我们还能有更好的办法吗?这个江湖上,除去本王的暗夜组织,父皇留下来的血隐组织,还能有谁可以与冥日会抗衡?也就剩下通天阁了。我们还能去寻求其他的势力来对付冥日会不成?”

太子气愤不已的指责道:“即便是要找通天阁去对付冥日会,那也不该出一百万两黄金啊,我们还要找南青国帮忙,也是需要拿钱给南青国打点的。另外从边疆调兵马过来,可是也要粮草去养那些兵马的,这钱本就该省着点花了,你还这般大手大脚的花钱?”

“太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通天阁阁主可是有过节的人,他现在肯帮忙就已经是不错了,他若是不肯帮忙,那我们可就必输无疑了。我们还留着这些钱财做什么?”

“你好歹也讲讲价钱,据本太子所知,通天阁可从来没有哪单是超过三十万两黄金的生意,你便是跟他谈价,谈到三十万两黄金就行了。”太子吩咐道。

“太子,你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凌轩冷哼一声,十分不悦的瞟了他一眼,语气也冲了起来,“太子,现在本王只是口头上答应了,不过还没有签订契约,一切都是可以再谈的,既然太子不赞同这个交易,那就请太子亲自去跟冥日会商谈。”

“本太子受伤了,胸口还包扎着呢,怎么去商谈?”太子冷哼一声。

“放心,本王会去跟通天阁联系,让他们亲自到这里来跟你商谈。”

“到这里来?这不是会暴露本太子的藏身之地吗?”

“哼,你以为这个地方还能瞒得了几天?不出明天,钟达就能查到这里来。”

太子悻悻的咽了咽口水,道:“那就让通天阁过来谈吧!”

“行,不过,这就不需要本王亲自去请人来了吧?惊雷,你去请通天阁的人受累来一趟吧。”凌轩冷冷道。

惊雷瞧了一眼太子的眼色,便是转身离去。

凌轩在太子屋里又谈了一会儿事情才回去看望依依,走到门口,画眉微微福身,道:“王爷,王妃她刚刚睡下。”

“刚睡?怎么她昨夜没有睡觉吗?”

“嗯,王妃她担心你。”

凌轩微微皱眉,道:“下次一定要嘱咐她睡觉。”凌轩想了片刻,还是决定不要打扰她了,转身离去。

依依睡到夜色已黑,才睁开了睡眼惺忪的眸子,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看了一眼屋外的天色,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句:“天都还没有亮,再继续睡会儿。”

便是又躺了下去准备呼呼大睡,猛的感觉到一些不对劲,便又翻身过来,想了想,哎呦,这不是都已经天黑了吗?哪是造成啊。

她眨眼问道:“王爷呢?”

“王爷已经回来了,不过他见你在睡觉,就没有打扰你,又出去办事去了。”

“哦”,依依起身,肚子却咕咕叫了起来,唉,这一整天就吃了一个地瓜,也真的是饿了。

凝香不禁有些心疼起王妃来,道:“王妃,奴婢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吃食,给你端些过来。”

“嗯,辛苦你了。”

凝香把脸上又戴上了面纱,这才出了门,这里的人倒是也都习惯了凝香戴着面具出门的样子,也就都不惊奇了,也不再用奇怪的眼神看她,都各自干着各自的活。这让凝香倒是自在了许多,也没有以前那样自卑了。

凝香一路往厨房而去,到了厨房,端了三个地瓜就往外走,才走到门口,便是见到夜影也过来拿地瓜,凝香瞬间就有些慌张了。

在这里,她不怕任何人笑话她脸上的疤痕,却是独独害怕夜影厌恶她的那张丑陋的脸。

凝香连忙往左侧一闪,偏偏夜影看到她的瞬间也立即往右侧一躲,给她让路,于是两个人就十分不默契的撞到了一起,凝香手中托盘里的三个地瓜也瞬间掉落在地。

凝香连忙去捡,夜影有些不好意思的也去帮着捡了两个,看了一眼,道:“这三个地瓜都已经摔烂了两个了,进去换两个吧。”

凝香慌忙道:“不必了,奴婢和画眉吃两个烂的就行了,那个好的就留给王妃吃。”

夜影微微蹙眉,走进了厨房,又拿了两个好的地瓜,放在了凝香的托盘里,道:“我跟你换,这两个烂的就我和南艺去吃吧。你和画眉吃好的这两个。”

凝香立即道:“夜将军,不可以,你怎么能吃烂的地瓜呢?还是奴婢自己吃烂的吧。”

“这本就是我刚刚把你的地瓜撞到地上摔烂的,自然也该由我赔偿了。”

“不行,奴婢跟你换回来。”凝香立即从托盘里将两个好的地瓜拿出来跟夜影手里的两个烂的换。

“不必了!”夜影微微皱眉,转身就走,他有些讨厌这种啰嗦的局面。

“夜将军!”凝香快跑两步,追上了他,将手中的两个好地瓜伸到他的面前,目光中不自觉的就流露出了爱慕之意。

“哈哈哈,好一对患难与共、情深意切的小情侣啊。”

一声不太和谐的嘲笑声从屋顶传了过来,夜影抬头望过去,嘴角不禁抽了抽,一看到他,自己的脑袋不禁觉得大了一圈。

凝香也朝屋顶看了过去,不禁有些惊讶,屋顶上的那个人跟夜影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不过屋顶上的那个人竟是将那张原本英俊的脸给化妆得像个姑娘不姑娘、男人不男人的,十分的妖娆妩媚,可是他脸上的轮廓却又有几分夜影的那种英气逼人。

他英俊的同时,又有些玩世不恭、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笑。

凝香顿时就想起来了,这人应该就是通天阁的副阁主,夜影的孪生弟弟。

凝香羞怯的低下头去,道:“副阁主,你误会了,我们不是情侣。”

“你还蒙着脸做什么?怎么夜影还想要金屋藏娇不然人见你的美貌不成?”

夜羽哈哈一笑,飞身下来,动作飞快,在飞到他们身前落地的瞬间,他那修长的手指顺势一捞,直接将凝香脸上的面纱给揭了开来。

“啊!”

凝香猝不及防,被夜羽来了这么一招,她的脸瞬间就被展露在了二人面前,她慌忙的将面纱给遮住了脸,匆忙跑了开去。

背后传来了夜羽对夜影的调侃:“夜影,你的眼光还真是特别啊!”

“你别瞎说,她只是王妃的婢女,并不是我的什么人。”夜影冷冷的回答道。

“哦,我就说嘛,眼光一向都高的你哪能看得上这样的女子呢?”

凝香听着后面的对话,脸上就更是有些挂不住,她的眼泪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自从上一次受到了白澈的打击,这些天来,她已经调整好心情了,结果又遭到了一次打击,而且还是夜羽当着夜影的面这么说。这就更加打击了凝香的心理了。

上一次,夜影好歹离她挺远的,看得也不是很真切,这一次却是离得这么近,肯定将她脸上的伤疤看得十分清楚。连夜羽都嫌弃她,更别说夜影了,难怪夜影也那么急切的要跟夜羽表明自己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凝香直接跑到了后山寻了一个无人的角落痛哭,她此时此刻,谁也不想见,也不想跟任何人说话,她只想将自己藏起来。

太子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这个画着妖艳浓妆的和夜影长相十分相似的男人,太子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人竟然就是世界上很多人闻风丧胆、变态毒辣、武功高强的通天阁副阁主夜羽?

世人都传闻他喜好女妆,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能把自己弄成这样男不男女不女,太子开始十分的好奇,他究竟是不是一个太监了。

太子端着架子道:“副阁主,本太子今天找你过来,是想要跟你谈一谈,对付冥日会的单子,我们出价三十万两黄金,这是我们能出得起的最高的价格了。”

“三十万两?哈哈哈,太子殿下,你莫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冥日会有多少人你知道吗?据本座所知,冥日会远远比你们名面上所知道的人要多得多,只怕比我们通天阁的人还要多。我们去对付冥日会,可是要付出很多属下性命的,我们付出那么多条人命,还有花费许多精力,你以为三十万两就够了吗?”

“怎么不够?又不是他们倾巢而出跟你们面对面的发生大规模的打斗,只不过是每次出动少部分人出来捣乱罢了,你们又不需要出动多少人,损失也极少。三十万两,而且还是黄金,足够了。”太子冷哼道。

夜羽轻轻挑眉,道:“既然这么容易对付,那你们又何必来找我们通天阁呢?你们自己就可以应付了嘛。”

“若是以前,我们自己自然是可以应付得了的,只不过是现如今我们需要把自己有限的人手用在对付钟达身上,就没有这么多人手和精力去对付冥日会了。再者,冥日会又是在暗中行动的人,最好还是要同样是暗中行动的人去对付他们,这才需要你们通天阁。”

“太子殿下,我们通天阁一向奉行的是有多少钱办多少事,你们这三十万两黄金,就只够我们帮你们解决三次暗杀的。你若是想要省点钱,那还是按一百万两,我们保护你两个月。”

“只有两个月?你是说两个月以后,我们若是再要找你们,就还得再付一百万两?”

太子不禁气得整个脸都绿了,两个月一百万两黄金,即便是要国库来支付这个钱,都支付不起,更何况,如今只有他们自己的私房钱呢?

“不错,原本呢,我们是打算要跟你签订契约,这一百万两是到你们和钟达的战事结束的。后来想了想,万一你们这战事拖拖拉拉好几年,那我们不就亏了吗?可巧你们又嫌我们贵,那我们就干脆订出了两个方案。一、帮你们一次就收十万两黄金。二、帮你们两个月,收一百万两黄金。你们自己选择。”

夜羽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扩大,他那双促狭的桃花眼波光流转,时时刻刻都散发着妩媚的气息,那双眸子毫不避讳恣意的在太子的身上扫了几眼,十分的轻狂高傲。

太子恨恨的咬了咬牙,合着他们听说自己要降价,结果他们干脆还往上抬价了?

“你们这是趁火打劫!”

“太子,话别说得这么难听嘛,我们可是按照任务的难易程度来定价的。若是太子殿下觉得我们开高了,你尽可以去找别的组织帮你们办事的嘛,我又不是强买强卖,硬逼着你们跟我们做买卖。”

“本太子要见你们阁主,跟他亲自谈价。”太子高傲的抬起了头颅,在他的眼里,这个副阁主还没有资格跟他谈判。

夜羽十分慵懒的翻了下眼皮,“太子,何必多此一举呢?刚刚本座说的这个价格可是经过我们阁主同意的,本座现在就是代表我们阁主。”

“本太子要见你们阁主,怎么?你们阁主这么难见面吗?”

“我们阁主曾经被你们的轩王所伤,伤势一直都没有好,一直都闭关修炼,如今通天阁的一切事情都由本座做主,你跟本座谈事,就相当于跟我们阁主谈事。”

“哼,那绝对不一样,本太子只有跟你们阁主见面详谈,才能跟你们签这个契约。”太子冷哼一声道。

“太子是在找本阁主吗?”

一个沉闷而浑厚的腹语声传来,窗外的倒影上显示出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身影,看起来,仍旧是戴了一个面具。

“阁主?你怎么来了?”

夜羽立即收起了脸上的玩世不恭,他也就只有在阁主的面前才会表现得十分的恭敬严肃。

“本阁主就是过来特意说一声,夜羽能完全替本阁主做主,这价钱一文钱都不能少。太子,这可是我们今天的报价,若是再过两日,可就不是这个报价了,到时候若是涨价了,你可就后悔莫及了。哈哈哈哈!”

只听一阵衣服掀起的风声,他瞬间飞走,狂笑的声音渐渐远去,太子立即从屋里冲到门口,打开门时,整个碧莲山庄里早已经没有了阁主的身影了。

“阁主!阁主!请留步!”

太子往外追了几米,便是想用轻功飞出去,可是他刚刚一运功,飞高了才两米,胸口的那个箭伤就剧烈的疼了起来,慌忙落下来用手捂住了胸口,伤口便是已经裂开来了。

“太子!”惊雷见状急忙从屋里头冲了出来,连忙扶着太子就往屋里去。

夜羽啧啧的摇了摇头,这阁主一走,夜羽就又恢复成了一副玩世不恭的浪荡模样,嘻嘻哈哈的看着太子疼得连路都走不了了。

“啧啧,太子啊,你都已经成这个样子了,还想跟钟达斗?唉,我见你们现在这个模样怕是连两个月都撑不过去了,这么算起来的话,一百万两黄金包两个月确实是贵了些,你们还是按十万两一次来签契约比较合算。”

太子顿时就气得一口气上不来,胸口疼得更是剧烈了,手指抖抖索索的指着夜羽怒道:“你们简直太狂妄了,趁火打劫!哄抬价格!”

“对了,你还是早些做决定,刚刚你也听见了,我们阁主说了,过几天可就要涨价了。”

“你!你!大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