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夜羽挑拨离间(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的脸色顿时就气得通红,然而夜羽根本就不在乎他是太子身份,更何况还是一个落魄的太子,他更是不放在眼里了。

“你们考虑好了就直接去分舵签订契约,价钱就是这个价钱,本座可忙得很,没有空再来跟你们谈价了。而且,下一次再来的话,那本座也一定是过来抬价的。”

夜羽的嘴角泛起了一抹越发扩大的笑意,他的嘴角几乎要咧到了天际去了。

“你!你!”

太子顿时就言语塞来气满胸,惊雷眉头一皱,干脆直接把太子抬走了,免得太子被夜羽再气出个好歹来。

夜羽耸耸肩转身而去,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太子的伤又不是他射的,刚刚也是他自己弄裂的,跟他可没有半点关系。

依依在屋里头等了许久,都没有见到凝香回来,不禁有些担忧,便是派了画眉出去找找,结果画眉在山庄里找了一大圈,也没有见到凝香的影子,一进门就神色紧张的说道:“王妃,没有找到凝香。”

“王爷回来了吗?”

“还没有”

“夜影呢?”

“他回来了。”

“我们立即去找夜影,让他派人以前找找,可不能出了什么事啊。”

依依慌忙出门,带着画眉去找夜影,到了夜影的房间,语气十分焦急,“夜影,凝香她会不会是被人给掳走了?她刚刚说是要去帮我去厨房里拿吃的,没曾想她居然不见了,她做事向来稳妥,从不会事情没有做完,说都不跟我说一声就直接跑了的,一定是遇到了危险了。”

夜影见王妃急得直跺脚,连忙宽慰她,语气十分温柔:“王妃,你别担心。属下刚刚在厨房门口见着凝香了,只是夜羽过来了,他有些鲁莽的将凝香脸上的面纱给揭开了,又嘲笑了她一通,凝香当即就跑开了。属下以为她回了你这儿,如今想来是她有些受不住刺激,偷偷躲到哪里去了。应该不会有危险的,可能等她心里舒服一些了,她自然就会回来了。”

夏依依不禁暗暗敲打了一下手背,有些自责,道:“她若不是因为我,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不过那个夜羽也真是的太过鲁莽了,怎么能不经过姑娘家的同意就私自揭开了人家的面纱呢?对了,夜羽怎么会来这儿?是来见你的?”

“不,他是过来见太子的。我们是想让通天阁去对付冥日会,想跟他降降价钱,不过,并没有降下来价钱,这这价钱反倒是被他给涨上去了。”

“涨了?呵呵,倒是也不奇怪,做生意的嘛,必定是要唯利是图的了,这个时候不趁机宰一把还待何时呢?”依依冷笑一声,又瞟了一眼夜影道:“那夜羽可是你的亲弟弟,你就不去他面前说说好话,让他降点价?”

“他与卑职素来就是水火不容的,他也绝不会听卑职的话。”

“你们倒是真的割舍得下这些亲情,还能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你们两个水火不容?难不成,你们也像他们一样有皇位要争啊?”

“也不是争皇位,却也是为了争!”

“争什么?”

夜影眉头微蹙,道:“唉,夜羽他自小性子孤傲,又从不愿认输。可他却又处处低于我,他心里十分不痛快,我们小时候两人相依为命,后来我们遇到了王爷,那个时候王爷还不到十岁,王爷就要我们二人比试,结果我赢了。王爷就将我带到王府去了,我当时恳求王爷带着夜羽一起走,可是王爷不同意,我说那我跟夜羽调换一下,王爷想了想,倒是同意了。可是夜羽的气性十分高,认为这是我们二人对他的施舍,他当即转身就走了,后来他被通天阁给带走了。从此,他就处处想要赢了我,而且后来我当了暗夜组织的副舵主以后,夜羽也努力当上了通天阁的副阁主。而在他的眼里,我们暗夜组织可比不上他们通天阁。夜羽原本就讨厌我和王爷,自从去年王爷把通天阁阁主打伤了以后,夜羽就更是憎恨王爷了,因此,上次有人跟通天阁花钱买王爷的命,夜羽都把单子给接下来了。”

“那通天阁阁主究竟是何人?”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他的底细,这个阁主素来来无影去无踪,而且我曾经跟夜羽探过口风,就连夜羽也不清楚通天阁阁主的真实身份。”

“夜羽跟着他十年了,竟然连自己的主子是谁都不清楚,这个通天阁阁主也太神秘了一些。”依依微微摇了摇头,不再去考虑这些事情,还是先去找找凝香吧。

“王妃,凝香她既然不在山庄里,想来是去山庄外头散心去了,你就别去外头找了,免得遇到意外,且在山庄里再等一个时辰,若是她还不回来,我们再派人去外面找找。”夜影劝道。

画眉也连忙帮腔道:“对,王妃,我们再等一个时辰,也许凝香想通了也就回来了。”

“嗯,好吧。”依依点点头。

“王妃、你快去救救太子,太子身上的伤口又裂开了!”

一个侍卫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焦急的请求道。

“怎么回事?才给他缝上的,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依依蹙眉责怪道。

“太子刚刚想要去追通天阁阁主,这一运轻功,就给震裂开伤口了。这会儿正躺在床上呢,刚刚去请了鬼谷子,可是我们请不动鬼谷子,这才不得已过来请王妃出手相助。”侍卫道。

“唉,真是的。你等着,我这就回房间去拿诊疗箱。”

依依有些气恼太子不顾惜自己的身子,却是只得再去帮他缝合伤口了。

“好,卑职多谢王妃。”

夜羽站在对面的屋顶瞧完了这里的一幕,嘴角轻笑一声,从山庄飞了出去,快速的从后山飞过时,猛然见到林子里有个眼熟的身影,便是停了下来,站在树梢上仔细一看。

呦,这不就是刚刚那个暗恋夜影的丑八怪丫鬟吗?

夜羽飞身向下,没想到那个丫鬟反应倒是十分的快速,瞬间就飞身开来,捡起了一根木棍,迅速的就朝着夜羽击了过去。

夜羽微微挑眉,一根木棍而已,还不屑于让他拔剑的,当即一手握住了木棍的一端,一个用力,直接将木棍夺了过来,还将凝香给震了开去,这浑厚的内力与夜影也旗鼓相当了。

凝香被震落在地,往后倒退了数十步才停了下来,还没有稳住心跳,就立即赤手空拳的做出了战斗准备。

夜羽将手中的木棍一扔,笑道:“你这丫鬟,脾气怎么这么火爆啊?本座又没有要伤害你,你就这么急着来攻击本座了?”

凝香气恼的放下了双手,冷哼一身,转身就走。

“诶,别走啊。”

夜羽轻轻一点,飞身上前,缓缓的落在了凝香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红衣飘飘,双眸妩媚,看得凝香直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冷哼一声,道:“你拦住我的去路做什么?”

“本座问你,你真的喜欢夜影?”一双眸子里笑意十足。

凝香俏脸一沉,道:“这与你无干!”

“当然有关系了,这可是给本座选嫂子的大事!”

“又不是给你娶媳妇,关你什么事?哼!让开!”凝香怒瞪了他一眼。

夜羽却是一点也不让开,画了浓浓的眉梢一挑:“呦,脾气还挺爆啊?听说你们王妃的脾气很暴躁,没有想到王妃身边的丫鬟也如此的脾气暴躁。”

“我们王妃很好,你不要胡乱说!”

“你倒是忠心,本座问你,你这个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本座听说以前轩王妃在南青国的时候,被人泼热油,结果被她身边的丫鬟给挡了,难道你就是那个丫鬟?”

“哼,你打听的事情倒是挺多的。”

“那是,我们通天阁想要知道什么,还没有不知道的。”

夜羽得意的咧开嘴笑了起来,修长的手指抚摸了一下乌黑的秀发,眸子微弯,

“是吗?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上次也没有问详细,等本座回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不过你也可以告诉本座你叫什么名字。”

“那你知道冥日会的总舵主是谁吗?”

“不知道!”

“那你们通天阁的阁主是谁呢?”

“不知道!”夜羽的脸色不禁暗黑了下来。

“呵呵,你刚刚不是挺能吹牛的吗?还说你什么都知道,结果一问三不知!”凝香伶牙俐齿的顶了回去。

“你!”夜羽顿时就气得脸色有些微红,旋即,他微微一笑,高傲道:“本座若是真的想知道什么事情,若是尽力去查,就一定能查得出来。只不过本座现在不想查罢了。”

“呵呵”

凝香翻了一个白眼,十分嗤笑,调转方向离开。

夜羽暗暗挫了挫牙,这个丫鬟好生胆大,竟然对他如此不屑和不敬。

夜羽再次挡在了她的面前,冷笑道:“诶,我说你怎么这么傻?好端端的一个姑娘竟然帮着去挡什么热油?把自己给毁容了。你若还是原先那样的美貌,夜影兴许还会喜欢上你,可是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夜影又怎么可能会喜欢你呢?还有啊,你暗恋的夜影刚刚可是趁着轩王不在山庄,跟你们的王妃相谈甚欢呢。”

凝香杏目圆睁,怒视着他道:“他好歹是你的亲哥哥,你就这么在他背地里嚼舌根?他跟王妃谈事情不是很正常的吗?你这么说话,将王妃的清誉至于何地?”

“啧啧啧!你倒是挺忠心的,你一心护主,可是你的主子又有多在乎你呢?你看看你出来多久了?你出来拿地瓜这么久没有回去了,也没有见他们出来找你。你爱恋的男人和你护住的主子可没有一个人真正的关心你,你还在这里维护他们?你可真是个可怜虫!”

“你!你胡说,王妃对我和画眉很好,她都把卖身契还给了我们,让我们脱了奴籍了!”

“是吗?那不过是她笼络你的一种手段罢了,好让你死心塌地的帮她卖命啊。”夜羽瞧了一眼她的脸色,便是不怀好意的笑道:“你说若是夜影和王妃两个人暗地里相恋的话,你的心里可好受?”

“绝无可能,王妃和王爷两个人十分相爱!夜影又是个忠诚之士!”

“轩王还活着的时候,他们两个来往就十分密切了,若是不久之后轩王死了,王妃又是这么年纪轻轻的,难免按捺不住寂寞,说不定就需要找找身强体壮的男子解决闺中寂寞空虚了,哈哈!本座跟你说,以本座的观察,夜影绝对喜欢你家王妃,也难怪夜影不喜欢你,因为夜影已经心有所属了啊!”

“你凭什么这么说?”凝香皱眉,神色有些许凝重。

夜羽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鄙视道:“这些事情是要靠观察和脑子思考的,本座看夜影看你们王妃的眼神,可真是含情脉脉啊,又有些刻意避开的慌张感,这就是他喜欢王妃,而又不敢肖想的表现。枉你还是王妃的贴身丫鬟,就连这些都观察不出来。”

“就这?呵呵,我还以为你看见他们两个搂搂抱抱或是更加不合规矩的动作呢,若是就你所说的这些的猜测,我劝你还是闭嘴,你若是到处胡说八道,当心王爷扒了你的皮!哼!”

凝香气恼的瞪了他一眼,飞身离开,耳后传来了夜羽带笑的声音:“说你傻你还不信?你回去好生观察去吧!”

凝香飞身离开,想要马上回山庄,想了想,便是在山庄外又呆了一会儿,却是没有见到王妃她们派人出来找她,微微皱眉,只得飞身进了山庄。

来到王妃的门外,便是听到了屋内王妃和画眉两人相谈甚欢的声音,不禁暗自思忖,自己离开这么久,王妃她们还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她啊。

依依跟画眉正说着话呢,见凝香进来,便是立即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起身走了过去,关切的问道:“凝香,你刚刚跑哪儿去了?”

凝香连忙跪了下去,道:“王妃,对不起,奴婢一时贪玩,忘了给你送地瓜过来了。”

“你没事就好,快些起来吧。”

依依伸手去扶她,凝香率直起身来,道:“王妃,你可吃了?”

“哦,吃了,夜影给我们送了吃食过来。”依依笑道。

“他送来的?”凝香微微皱眉。

“你一直没有送地瓜过来,我就说让画眉去厨房里拿吃食过来,但是夜影说画眉若是离开的话,我身边就没有人保护了,所以夜影就跑了一趟厨房给我们拿吃食送过来了。”

凝香脸上的肌肉僵硬了一下,微垂着头悻悻的说道:“夜将军倒是思虑周到。”

“对了,凝香,你饿不饿?这里还给你留了一些。”

“奴婢不饿,奴婢有些头晕,想先回房休息去。”凝香的表情有些不高兴起来。

“怎么了?生病了?我给你看看。”依依上前拉着她的手关切的问道。

凝香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王妃,奴婢只是刚刚吹了许久的山风,有些受凉罢了,回去洗个热水澡,多喝几杯热茶就好了,没有多严重,不必吃药。”

“行,那你就先回去休息吧,多注意点身体,我这儿有画眉就成了。”

“多谢王妃”,凝香脸上的神色不变,福了福身子,退了出去。

依依看着她的背影不禁皱了皱眉头,她怎么觉得凝香这次回来的神情有些不对劲,随即依依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凝香许是被夜羽嘲笑了一番她脸上的伤疤,还有些心结,不高兴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