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南青国的条件(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从外头回来了,坐下来,拿起桌上的地瓜就吃了起来。

依依有些心疼的道:“凌轩,要不拿去厨房热一下?这都冷了。”

“不必热了。厨房里的人一天要准备这么多人的吃食,已经够累的了,就别给他们添麻烦了。”

“对了,你出去的那会儿,夜羽来这跟太子谈价了,还将价钱给抬高了,期间通天阁阁主还来过一趟。”

凌轩听及此,抬起头来,连忙将口里的地瓜咽了下去,问道:“你见着了?”

“不,没有,我是听他们说的。太子跟夜羽谈价钱没有谈下来,阁主过来说夜羽能完全代表他做主通天阁的事情,然后太子去追他,不小心把伤口给弄裂了,还派人让我去给他缝合伤口。”

凌轩俊脸一黑,有些不悦的道:“这不过就是重新缝合一下伤口,他不找鬼谷子,找你干嘛?就是想在你面前露胸口。”

依依不禁气得发笑,道:“你可真是能瞎想,他先前是派人去找了鬼谷子,可是鬼谷子那脾气,说不去就是不去给他医治,他这才来找我的。”

“哼!”凌轩冷冷一哼,道:“往后你离他远一点。”

“你神经病啊,你明明知道我不是‘她’。”

“可是他不知道!”凌轩将嘴巴凑到依依的耳朵旁,低低的道:“本王是怕他对你还心存幻想!”

“轩王,太子有请!”

一个侍卫恭敬的站在门外喊了一声。

凌轩微微挑眉,这个太子,倒是时时刻刻盯着他的动静的嘛,这刚刚才回来,一个地瓜都还没有吃完,这么快就派人来找他了。

“等会儿,怎么也得等本王吃完了再去吧。”

“是”,门外的侍卫也不敢再多嘴,垂手候着。

凌轩慢条斯理的吃完后,才去了太子那儿议事。

一个时辰后回来了,依依连忙吩咐画眉给他打沐浴水,画眉打好水后就退了出去。

“娘子,过来给为夫擦背!”

依依扬眉:“怎么今天却是要我给你擦背了?”

凌轩叹息了一声,“我是怕以后没有机会了。”

“怎么会?”

“我们明夜就要转移了,要开始做好和钟达打战的准备了,就没有这么好的条件在这里慢慢的沐浴了。”

依依拿着毛巾仔仔细细的给他擦拭着,问道:“你们找到援兵了吗?”

凌轩冷笑一声,道:“太子写的那些圣旨根本就不起什么作用,很多人都不当一回事,根本就不肯支持太子,只有极少数人愿意帮太子。现在看起来,我们的兵力比钟达的兵力要少许多。”

“那跟通天阁的合作呢?”

“太子不满意我跟通天阁谈出来的价格,他把通天阁叫过来谈了之后,人家涨价了。现在他又找不到多少兵力,他只得同意跟太子按照一百万两黄金两个月的协议,但是他说他没有钱,让我出这个钱。”

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忿忿的道:“他堂堂一个太子的钱绝对不会比你一个王爷的钱少,竟然要你出钱,他可真是够不要脸的。”

凌轩冷哼一声道:“我原本就猜到了他不会出这个钱的,定然是会让我出钱的。只怕不仅仅这个让我出钱,就连以后的军需品都要我出钱,肯定是要我私人的钱以及暗夜组织所有的钱都消耗一空,实在是没有钱了,他才会动他的钱。”

“他怎么能这样无耻啊?这可是在帮他夺皇位,又不是帮你夺皇位,居然想要把你压榨得一干二净?不行,你应该让他也出钱,不能被他给吃光了。”

“你放心,我会给你留一些私房钱,放在你的名下去,这样,以后即便是我走了,你也不会被饿着了。”

“你在瞎说些什么呢?”依依狠狠的拍了一下他的背,眼睛里却不自觉的湿润了。

凌轩起身,晶莹的水珠顺着他的脊背滑溜了下来,身上的肌肉一块一块十分的紧致,依依拿过一条干毛巾仔细的帮他拭干,看着她的俏脸,凌轩全身的神经就立即燃了起来,昨儿还未解决的旺火瞬间就被她给点燃了。

凌轩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就匆忙的往床上而去。

“杜凌轩,你着什么急啊?”依依把他伏在自己身上的脑袋给揪了起来。

凌轩一脸坏笑的看着她,道:“你是觉得进度太快了?那我前戏再足一些?”

噗 ̄依依翻了一个大白眼,娇嗔道:“又不是新婚夜,你这么猴急做什么?”

“我觉得跟你在一起,每夜都是新婚夜,都是那么甜蜜。”

“呸,你什么时候学会油腔滑调了?”

“我说的是真话!”

凌轩低头啄上了她的红唇,仔仔细细的品味着她的芳香和她的那份魅惑。

“唔!”她双眸微闭,仰头回应他的吻。

帷帐摇曳,掩盖了帐内的春光和浓情蜜意,室内的气温渐渐升高,充满了靡靡之音和难以言说的气味。

连番几次之后,二人都沉沉的相拥而眠。

翌日,夏依依晃悠悠的睁开了眼,帷幔是关闭着的,耳畔依旧能问道那股充满男人的味道,依依不禁耳根一红,羞怯的往床侧看去,早已没了凌轩的身影,摸了摸他睡过的枕头,已经冰凉了,想来早已经走了。

“王妃,你醒了?”帐外传来了画眉的声音。

依依害怕她掀开帐帘,慌张的道:“嗯,我自己起来,你去给我打点洗脸水来。”

起身洗了脸,道:“凝香今儿可来过?”

画眉摇了摇头,道:“她今天连门都没有出。”

“那也没有吃过饭?”

“应该是”

“那我们一起去看看她,别真的着凉了。”

依依吃了早餐就朝着凝香的房间走去,咚咚咚敲了敲门,“凝香,你身体好点了没有?”

片刻后,门从里侧打开了,依依一瞧,怎么凝香的眼睛红彤彤的,看起来昨夜应该是哭了许久。

依依皱了皱眉,走了进去,将手上的食物放在了她的桌子上,道:“凝香,你还饿着的吧,快些吃吧。”

凝香瞧了一眼桌上的食物,垂首道:“多谢王妃,只是奴婢现在不想吃。”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依依伸出了手在她的额头上试了一下温度,没有发烧啊。

凝香退后一步,离开了她的手背,“没有不舒服,就是胃口有些不好。”

“切”

冷冷的啐了一口,画眉翻了一个白眼,道:“王妃亲自给你送来食物,有哪个奴婢有你这样的福分?你还矫情不想吃?”

凝香立即急急的跺脚道:“我是真的胃口不太好,没有食欲。”

“凝香,你是不是在王府锦衣玉食的吃惯了,来这里吃这些粗粮就没有食欲了?王妃都吃得了这个苦,你竟然还吃不了这个苦?”

“不是的,我是真的没有胃口吃。”

夏依依连忙制止住画眉,道:“你就别再怼她了,她胃口不好不想吃,就别逼她吃了。要不要我给你开点开胃的药啊?”

“不用了,我歇息个半天可能就好了,多谢王妃。”

凝香垂首道,由始至终,她脸上的神情都是敬而远之,并没有以前那样活泼热络。

“那好,你好生休息,若是需要开药,你就来找我。”

“嗯,多谢王妃。”

是日,整个碧莲山庄的人都开始清理东西准备转移,鬼谷子他们的东西照例是偷偷的送到了夏依依的房间里,然后装进了依依的储备空间。

而那些粮食,也消耗了许多,剩余的都在昨夜的时候就已经偷偷的转移走了。

上官琼大着肚子由丫鬟搀扶着出来,坐在花厅里,对太子不停的抹着眼泪,道:“太子,臣妾这身子也越来越重了,若是跟着你这么整日里东奔西跑的,这路上又还要遇到追击,臣妾的肚子里可是你唯一的骨肉,这路上若是出了什么闪失,可怎么得了啊?”

太子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她的大肚子,有些气恼的道:“本太子这不是也没有法子吗?这里已经不安全了,钟达他们必定会打探到这个地方的,我们若是不转移,就会被围困在这里,到时候会更危险。”

“可是臣妾也不能跟着你这么颠簸啊?要不你派人护送臣妾去南青国避难,等你这边一切都好了,再将臣妾接回来。”

“现在还怎么把你送回南青国去?现在想出去太难了,若是你身边只带一小部分的兵力,他们根本就抵挡不了钟达的伏击。”

“臣妾真担心这样颠簸,可是会流产的。”

“那也没有办法,让下人将你的马车里多垫几条棉絮,这样坐着也没有那么颠簸了。”

“唉,好吧。”上官琼也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这样了。

“琼儿,你也该去劝劝你父皇和你皇兄,怎么原先说好了要帮本太子的,现在竟是还要开口跟本太子说割地?”太子有些气愤的看着上官琼道。

他今天收到了上官云飞的回信,说是南青国皇帝已经答应出兵帮他对付南青国了,但是有个条件,就是以后帮他灭了钟达,助他登基以后,东朔要将跟南青国接邻的十个城池送给南青国,这让他如何不气恼。

这南青国简直比通天阁更加可恶,通天阁趁火打劫也就是要些黄金罢了,而这南青国趁火打劫却是要城池,而且胃口还不小,一开口就是要十个城池,这几乎将东朔南边的一半给划拉走了。

那十个城池的若是送给了南青,那南青的领土就相当于扩充了一倍呀。

上官琼有些尴尬的咬了咬唇,道:“太子,这个臣妾也不知道的事情,大皇兄和父皇做了什么决定,他们都没有跟臣妾通过气,更没有要征求臣妾的意见,臣妾是真的不知道这个事啊!”

“那你好歹当个说客,去劝劝他们啊?让他们少开点条件,等本太子登基了,多给他们一些银两和珠宝就是了,何必要割地?而且还狮子大开口,竟是要十个城池?”

“臣妾一个女流之辈,他们怎么会听臣妾的话?”她推搪道。

“你的意思是你在你们南青国一句话也说不上?没有一点作用?那这个联亲还有何意义?”

太子的双眸眯起,神色变得有些阴狠。

自己当初娶她,可不就是为了要得到南青国的助力吗?而不是想在落难的时候被南青国宰一顿。

上官琼被他这么一顿训斥,心里就更是不痛快了,当即怒吼道:“臣妾若不是太子妃,只怕南青国更加不会帮你对抗钟达了,那你除了要对付钟达,还得想着对付别的国家对你的围攻。还有,不过就是十个城池吗?若是东朔落入了钟达手里,你别说十个城池了,就是连你的命都没有了,你还舍不得这一点交换条件吗?”

太子没想到一向对他低眉顺眼的女人竟然敢这么说他,当即气得飞身过去打了她一耳光,恶狠狠的道:“怎么?见本太子落难了,你就开始瞧不起本太子了?是不是委屈了你这么一个公主身份了?本太子告诉你,若不是你怀了本太子的骨肉,本太子定会严惩你!”

“你敢打我?!我告诉你,你若是敢再打我,我立马就让我父皇他们不要帮你打战。我回我的南青国去,管你在这是生还是死了!”

上官琼被他打了一巴掌,当即也有些控制不住情绪,朝着太子大吼大叫起来。

“你!哼,等你生完以后本太子再好好教训你!”

“太子,你别动怒,当心气坏了身子。这不是还有臣妾了吗?你看看,这关键时候究竟谁最爱你,这不是一清二楚了吗?臣妾的父兄在边疆带兵,可没有半点怨言,更没有跟你要什么交换条件,臣妾和臣妾的家人可都是对太子你忠心耿耿的啊。至于孩子嘛,将来臣妾给你多生几个不就是了?”

夏娜娜立即上前抚了抚太子的胸口,一脸娇羞的劝慰道。

太子随即就将夏娜娜给搂在了怀里,捏起了她的下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做出极为宠爱状,“本太子素来就知道爱妃对本太子最忠心的了,你放心,等回了宫登基后,本太子就立即册封你为贵妃。”

“臣妾多谢太子!”

“嗯,乖!”

凌轩一个跨步就急急的冲了进来,道:“太子,不能等到晚上再转移了,现在必须得立即动身转移。”

“怎么了?”

太子一听到紧急的事情,立马就将夏娜娜给推到了一边,连忙往轩王那边迎了过去。

夏娜娜被他推了一个趔趄,微微皱了皱眉,在看到上官琼朝她投射来一抹鄙夷的目光时,夏娜娜十分不悦的回瞪了一眼。

若是以前,她可要巴结着点上官琼,不过现在,她却是不惧怕了。

也许将来,她就是下一个贤贵妃一般的人物,在宫里甚至能压皇后一头呢。

凌轩蹙眉道:“夜影刚刚传信过来,说是暗夜组织的人发现钟达集齐了兵马正往这个方向过来,来的人还不少,只怕钟达已经知道了这儿,而且想要将我们围剿在这里。我们必须立即转移,否则就来不及了。”

“妈的,肯定是通天阁泄露了我们的藏身之所!”太子恨恨的骂道,急得在花厅里跺脚道:“惊雷,立即吩咐我们的人集合,赶紧下山!”

“是”,惊雷领命立即出去。

夏娜娜等人也连忙退了出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凌轩淡淡的道:“不是通天阁泄露的,他们是个守信用的组织,既然跟我们签订了契约,就不会做出对我们不利的事情。现在我们没有多少支援,可不能再去跟通天阁闹翻了,那样我们可就没有回旋余地了。你赶紧收拾走吧,本王也要立即回去收拾东西赶紧撤离了。”

太子微微点头,可心里却是有些不痛快,像过街老鼠一样抱头鼠窜简直太窝囊了!

太子顿了顿,便也去收拾东西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