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太子跑路,轩王断后(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行人慌忙出了碧莲山庄,在白澈的带领下在山庄的后山西面迅速奔驰,走出了十几里地,就见到碧莲山庄升腾起了熊熊大火,火光冲出了十几米高,映亮了大半个天空。

白澈顿时就要哭出来了,这个碧莲山庄可是花了好些银子修建出来的,依山傍水,环境优美,就这么被毁之一炬。

“钟达那个老混蛋,竟然敢将我的山庄给烧了。将来逮着他,非得抽了他的筋不可。”

“白澈,你家庄子那么多,这个庄子好像还不是最大的一个庄子吧?”夜影坐在马背上扬眉道。

“夜影,你幸灾乐祸还是怎么的?你这么大方,你倒是拿出一个庄子来让大家避难,然后让钟达烧了啊!”白澈瞪着他怒道。

夜影连忙告罪,他可没有庄子,便是抽了马鞭子快步跟上了王爷,免得白澈将火气撒在他的身上。

天色渐暗,行军的速度也降了下来,又怕点火把行军会暴露他们的位置,只得摸黑着往前走着,只不过这样一来,就更是慢了。

“不行了,我肚子难受,必须得歇一歇了。”

上官琼掀开了车帘嚷叫起来,额头上也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脸色有些惨白,似乎不是装的。

太子连忙策马过去,叫停了马车,问道:“你怎么样了?”

“难受,疼!”

“谷主,快来诊治一下,胎儿有没有事!”太子连忙跑去找鬼谷子,他可不想他的第一个孩子就这么流产了。

“带个孕妇也真是麻烦!”

鬼谷子不悦的皱眉,冷哼一声道,伸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上,又在她的肚子上按了按,不禁摇了摇头。

太子见他摇头,心里就更是着急了,“谷主,她这究竟是怎么样了?”

“这一路颠簸,胎像有些不稳,胎儿已经调转了个头,现在是横在肚子里的,若是再这样颠簸下去,怕是会流产,更严重的是可能会胎死腹中,难产不出。”

“啊?谷主,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

“谷主,你可一定要保住腹中胎儿啊,对了,谷主,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她现在干脆直接生下来?这样也好赶路一些。”

“生下来?早产这么久,生下来也是个死!你这脑子怎么想的?”鬼谷子十分不理解这些凡夫俗子毫无医学常识的谬论,狠狠的剐了太子一眼。

依依耸耸肩,这太子的态度也太明显了,保小不保大了,现在就是想要儿子罢了。只怕若是生出来是个女儿的话,说不定太子都不想要带着她们母女两赶路了,还是自己赶紧逃命要紧吧。

“那,有没有办法让胎儿稳下来?”

“老夫倒是可以让她的胎像稳定下来,只不过,她不能再这样坐马车了,还是会颠簸得胎像不稳的。”

太子不禁有些不耐烦了起来,他甚至有些后悔带着上官琼一起出来,“可是我们大家伙也不能陪着她在这里停留着啊,若是被钟达的人追上来了可就麻烦了。”

依依就见不得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关键时刻,不仅不想办法,也不宽慰还怀孕的妻子,就知道发牢骚。

依依朗声道:“坐不得马车,那就抬担架,让侍卫轮流抬着,这样他们也轻松一些,走路也能快一些。担架平稳着点,就不会再乱胎像了。”

“可是我们这没有担架啊!”太子气呼呼的朝她吼道。

依依原本就因为太子将跟通天阁签契约的一百万两黄金算计在了凌轩的头上而对太子有怨言,刚刚又见太子对孕妇的态度恶劣,就更是生气了,此时见太子就会骂骂咧咧,依依对这样的男人瞬间就收不住脾气了,当即就顶撞了上去,怒道:“没有担架,你不会做担架啊?难不成你要把怀孕的妻子扔在半路上,你自己跑路啊?还是不顾她的死活,就直接让她在马车里颠死啊?你不会动脑筋解决问题,就知道在这里瞎哔哔!”

“夏依依,你好大的胆子,你竟然敢辱骂本太子?”

太子气得七窍生烟,嘴角抽搐,当即捏着拳头,恨不得上前揍她一顿,但是念在她现在是轩王妃的身份,他又要倚仗轩王的势力,也不敢对夏依依怎么样。

凌轩懒懒的抬了抬眼皮,悠悠的道:“爱妃说得对。”

太子暗暗的挫挫牙,咬牙切齿的道:“既然你这么能干,那你就去做担架啊!”

依依嫌恶的看了太子一眼,道:“夜影,按照我们在北疆做简易担架的方法,立即做一个。”

“是”

夜影飞身离开,不一会儿就带回来了两根削好的长木棍,又拿了床单绑在了木棍上,眨眼间,一个担架便是做出来了。

此时,鬼谷子也已经将上官琼的胎儿给稳定住了,众人便是连忙将上官琼给抬到了担架上,抬着她迅速的往前走。

“哼!”依依瞪了一眼太子,转身跨上马就朝着前方跑去。

太子脸上的颜色变了变,粗声粗气的回哼了一声,气呼呼的跨上了马朝前跑。

这一次,白澈没有将他们带到自己其他的庄子上,毕竟钟达若是想要查白家的庄子在什么地方是很容易的事情,而是将大家带到了一处深山老林的涵洞躲藏了起来。

上官琼瞬间就觉得十分的不满意,这样的地方怎么能适合安胎呢?

“太子,这里又潮湿又阴暗,连张床都没有,根本就无法居住。”

太子也没有想到会是来这个地方躲藏,当即转身就冷声问道:“轩王,怎么寻了这么个地方?”

白澈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冷哼一声,瞟了太子一眼,道:“太子,这个地方当然是不好了,皇宫那个地方富丽堂皇,你倒是现在就回去住去啊。”

“放肆,本太子跟轩王说话,何事轮到你一个白面书生插嘴?”

太子厉声呵斥道,当即一个打巴掌就朝白澈挥了过去。

夏依依是轩王妃的身份,太子顾忌一二还不敢打,可是这白澈虽然是轩王的幕僚,却是没有在朝廷里任职的,即便是以前在北疆帮着夜影打战,那也不是朝廷出面派的,而是轩王私人派过去的。所以对于白澈这种空有个才子名号却无半点官衔的人,也就比普通平民等级高一点点了。太子自然是敢下手打他的了。

白澈虽然没有武功,可是反应却也是极快的,在太子扬手的时候,就连忙往轩王的身后躲去,太子竟然是一巴掌甩空了,若不是他武功高的话,只怕自己都要因为甩空了而站不稳了。

太子更是气炸了,他这一辈子,还没有想打谁,而谁敢躲闪的呢,因为谁若是躲闪了,就会遭到他更加疯狂的毒打,谁还敢躲啊?

太子气呼呼的瞪着轩王道:“轩王,这就是你治下的人?全无半点规矩了?”

凌轩淡淡的回道:“你也知道这是本王的人,那你还敢当着本王的面打本王的人?”

“你没见他刚刚对本太子一点都不尊敬吗?”

“太子若是觉得这个地方不好,烦请太子现在立即去寻找一个合适的躲身之处。对了,往后转移的藏身之处就都请太子费心了,我们就不搀和了,免得选择的地方太子和太子妃不满意!”

凌轩冷冷的说道,眼眸里隐隐蕴藏着一些不快。

太子眸子里都快要被气得喷火了,可是奈何现在掣肘于人,不得不低头,凌轩一旦将这些事情推给他的时候,他也猛然觉得自己似乎也找不到什么好的去处了,好像藏到哪里去都会被钟达给找到一样。

太子咬了咬唇,道:“那也要给太子妃安排一处干燥一些的地方。”

其实他想说的是给他自己安排一个干燥一些的地方,又不好说出口,便是将孕妇给抬出来做挡箭牌。

凌轩淡淡的道:“本王就让你先挑地儿,你自己亲自去挑,我们挑的可不好。”

太子憋了一口气几乎就要上不来,气呼呼的吩咐道:“惊雷,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给太子妃寻个好的地方打地铺?”

“是”

夏依依站在凌轩的身后,忽然,她眉心一皱,慌忙用手捂着肚子,神色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

凌轩感觉到她的异常,立即转过身来,见她脸色惨白,顿时就吓得六神无主,焦急的问道:“依依,你怎么了?”

“我肚子疼,怕是这山洞里阴凉、山风又冷,可能受凉了!”依依低低的附在凌轩的耳朵边说道。

凌轩连忙解开自己的黑色外袍,直接披在了依依背后,又用内力凝聚在手心上,附在了依依的肚子上,给她取暖。一边着急的吩咐道:“夜影、画眉,你们两个立即去给轩王妃寻个隐秘和干燥点的地方打地铺,在地上多垫一些干草再铺棉絮,铺厚一点。”

太子立即反唇相讥,“呦,怎么轩王也要找干燥隐秘的地方了?本太子还以为你们就睡在这个大洞口就行了呢?”

凌轩瞪了他一眼,怒道:“你别在这里搞事了,赶紧派人去盯着点,别整座山被人包围了都不知道,还在这里争铺床的地方。”

太子冷哼一声,便是吩咐人去外头盯着点。

画眉他们速度很快,铺好了软软的床,凌轩扶着依依进去躺下,便是又将水囊里的水用内力捂温暖了,将水囊递过去,轻轻的扶起了依依,道:“乖,喝点水,舒服一点。”

“嗯”,依依接过水囊,咕咚咕咚的将水喝了下去。

“你把储物空间打开,拿一个热水袋出来,我给你弄点热水敷肚子。”

片刻后,一个暖暖的热水袋就敷在了依依的肚子上,凌轩又给她仔仔细细的掖好了被子,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了一吻,道:“你好生休息,我出去看看。”

“你忙去吧,我自己睡一觉也就好了。”

“嗯”

还没怎么睡着呢,依依仍旧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画眉就急急忙忙的将依依给摇醒来了,脸上的神色十分的焦灼。

“王妃,你快些起来,得赶紧走了。”

“怎么了?”

“钟达的追兵快到了,王爷让我们带着你和太子妃她们这些女眷先走,他们在后面挡住钟达。”

“怎么这么快就被他们发现我们的藏身之处了?”依依皱眉,挣扎着起身,迅速整理好自己的衣物,把东西都放进了储物空间,赶紧出了这个小涵洞。

“王妃,属下奉王爷的命保护你快速撤离,不然来不及了。”

南艺从外头急急的跑了过来,焦急的说道。

“你跟着我走?那王爷怎么办?”

“王爷那边有夜影呢,你就不用担心了。”

“可是这里本来就没有多少侍卫,若是分了一些侍卫去保护我们,那王爷岂不是没有什么侍卫可以去抵抗钟达的人了?”依依的眉宇间聚满了忧愁。

“王妃,你就别担心王爷了,王爷自有法子对付钟达,也有法子逃脱。这座山可不是这会儿才急匆匆找到的落脚之地,而是早就看好了的,所以,这山上弄了许多陷阱,他钟达带那么多兵马过来,保管让他的兵马损失一半。”

“好吧,既然凌轩他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那我们就先走吧,不然我们这些女眷留在这里反而会让他们分心。”

依依一边说,一边往身上挂武器,立即闪身出了这个小涵洞,这一出去,来到最外头的那个大洞,便是见到整个大洞里满满当当的挤满了女眷,一个个呜呜咽咽的哭着。

依依皱了皱眉头,厉声喝道:“哭什么哭?哭得这么大声,还嫌钟达找不到我们洞口在哪里是不是?都别哭了,赶紧拿着东西走啊。”

那些女人被她这么一喝,便是咬了咬唇,不再做声。

“轩王,这里就交给你断后了,本太子还要一路照顾怀孕的妻子。”

依依一听,几乎要吐出一口血来,这个太子,遇到危险了居然跟着一堆女眷一起跑路?

依依十分不满的说道:“太子,你若是走了,你让轩王一个人对付钟达,能对付得了吗?”

“对付得了,本太子相信轩王的本事,是不是啊,轩王?”

太子一脸期望的看着凌轩,凌轩恨恨的瞪了他一眼,道:“你要先走也可以,不过,包括惊雷在内,你的所有手下侍卫必须留下来跟本王对抗钟达。”

“这不好吧?若是他们都留下来,那谁保护本太子的安危?”

凌轩向前走了两步,定定的盯着他道:“太子,若是我们这边失守了,你也跑不了多远!”

太子思忖了一下,似是做了很大的一个决心一样,咬咬唇:“好吧,惊雷,你们留下帮助轩王。”

随后,太子以及鬼谷子、白澈这等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就和一堆女眷跟在了南艺的身后从山后头绕路离开。

走了一段距离后,南艺朝后吩咐道:“大家跟着我的路线走,千万别到处瞎跑,这山上可是有陷阱的,你们若是误中了陷阱,可是死路一条!”

“陷阱?”

一个尖锐的惊慌声响起,依依回头望去,正是让她十分反感的庞珏儿。

庞珏儿行走在队伍的最后头,离她身前的队伍还离了两丈远,此刻,她就显得有些形单影只了。

她那双原本迷人的小脚上的白色锦鞋,此刻已经沾满了泥泞,她踩着松松软软的枝叶往前走着,在听到南艺说有陷阱的时候她慌忙的往前疾走,赶上了大部队。

南艺皱眉道:“大家要紧跟着队伍走,不要走丢了,我们可不会再派人回头去找人的。”

“哦,哦”,庞珏儿连连点头,惊慌的低下了头,跟在队伍最后头。

依依微微皱了皱眉头,眼里闪过一丝厌恶,却也没有说些什么,便是跟在了南艺的身边往前继续走着。

才绕过山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就听到了山前隐隐响起了厮杀声,还伴随着尖锐的箭雨声。

“啊!”

庞珏儿尖叫一声,瑟瑟发抖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