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抢占先机(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艺十分厌烦的朝队伍后头低低的怒骂了一声,“谁在叫?都安静点,虽然这里离那边远,可是若是万一有探子来这边打探,不是要泄漏了我们的行踪了吗?都给我安静点。”

庞灵儿有些委屈的扁了扁嘴巴,皱眉躲到了别人的身后,抽泣着说道:“我害怕,我怕那些官兵会杀过来,我想我爹了,我要跟在我爹身边,让我爹保护我。”

“有王爷在那边挡着,那些人一时半会儿的也冲不过来,你放心好了。再说了,即便他们有人过来,这不是还有我们在这保护你们的吗?”南艺道。

“我还是害怕。”

庞灵儿哆哆嗦嗦的说道,腿脚好像是抖筛子一样晃个不停,扶着树干,就是走不动道。

曹若燕立即走了过去,挽着她的胳膊,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道:“庞小姐,你是不是有些害怕?不怕,我陪你一起走吧!”

“不了,不了,我缓一缓就好了,你去搀扶着太贵妃吧,不必管我,我能跟得上!”

庞灵儿朝着曹若燕笑了笑,让她放心。

“嗯,那你当心点走路,别踩着陷阱了,我去照顾太贵妃了。”

曹若燕舒心的笑着,在外人面前展露出一副大家闺秀,能容忍另一个侧妃还能关心她的大度宽容来。

“嗯”,庞灵儿点点头,曹若燕立即往队伍前面走,去搀扶贤贵妃。

贤贵妃十分欣慰的拍了拍曹若燕的手背,笑着称赞道:“燕儿,你这般知书达理,又能容纳后院里的姐妹。倘若你能跟庞灵儿一起伺候轩王,那该有多好啊?不像某些人似得,既没有给王爷生下一儿半女,还霸占着不同意王爷纳侧妃,当真是嫉妒无矩。”

曹若燕眼眸一垂,嘴角含笑,却是不答话。

夏依依不以为意的耸耸肩,当作是耳边风,只管往前走,耳边听着远处的喧闹声,微微皱眉,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凌轩。

一行人又行走了一个时辰,一个黑衣人迅速飞了过来,急急的道:“南艺,不好了,后边有追兵过来了。”

“多少人?”

“大约一千人”

“这么多?”

南艺眉心紧皱,那张娃娃脸显得比平时要成熟稳重得多了,他看了一眼身后的人,除了一些家眷外,护送的侍卫也就几百来人,这些人保护自己都不够了,还怎么保护这些家眷啊?只得连忙命令道:“快,加快速度,甩开他们。”

众人急急忙忙的奔跑了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得十分的焦急,而一些女人的脸上甚至害怕得有些扭曲,有些人还急得哭了起来。

跑了一炷香的时间,这些人的体力渐渐的弱了下来,也跑不动了,更何况这些千金小姐平时本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即便是偶尔出趟门,还是轿子坐来马车坐去的,那里有走过这么远的路,更别说跑步了。一个个气喘吁吁的,撑着腰艰难的往前走着。

南艺翻身下马,趴在地上仔细听了一下后面追兵的声音,眉头皱得越发的紧了。

“怎么样?”太子问道。

“回太子殿下,追兵越来越近了,按照我们这种行军速度,只怕再过一炷香的时间,他们就能追得上我们了。”

“你们都快点跑啊,慢吞吞的做什么?”

太子怒气的朝着在后面慢慢走着的女人们大吼道,他恨不得自己独自先跑了,看着这些慢吞吞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他心里就厌烦得紧。

“真是的,带这么多的家眷做什么?等战事结束了,再娶一些女人生子不就行了?”

当然了,这句话太子也就只是在心里暗暗的咒骂了一句而已,并没有说出声音来。

那些女人听见太子这么骂,便是赶紧往前跑了一丈远,却是又跑不动了,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

南艺神色十分紧迫的看向太子,询问道:“太子,她们体力实在是有限,根本就无法跟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相比的,即便是她们再跑快一点,也就只是推迟了一点被他们追上而已。我们要不要早点做好防御准备,找个地方埋伏,先下手为强,也好过被他们追上以后,来不及做防御,匆匆忙忙的跟他们对打要好。”

太子气恼的啐了一口,怒骂道:“你怎么想的?头脑怎么这么简单呢?他们有一千多人,我们才几百个侍卫,这一打起来哪里是他们的对手?更何况还有这么多的女人碍事,我们到时候要想撤退都撤退不快。留在这里跟他们打,不是自寻死路吗?”

南艺阴郁着一张脸,低下头去,在太子看不见的神态之下,他狠狠的啐了一口,“什么玩意儿?”

依依越看太子这副面孔就越是看不惯,冷哼一声,问道:“那依太子之见,应该怎么办呢?”

“本太子怎么知道怎么办啊?哼,若不是带了她们这些人,本太子用得着处于这么被动的局面吗?”

“你又不知道怎么办?就知道瞎哔哔骂人?”依依冷声嗤笑道,恨不得赏他一个耳光。

“夏依依,你别以为你仗着轩王撑腰,本太子就不敢打你了!”

太子策马过去,狠狠的瞪着夏依依。

“哼,太子,你要不把你的马让给她们轮流骑,你在下面跑,这样的话,她们也能节省一点体力了。”

“不行,本太子怎么能在下面跑,让她们骑马?”

“太子,你骑马自然是轻松了,怎么能怪她们没有马却要跑步的人慢呢?刚刚南艺说得对,我们不能再这么跑下去了,再怎么跑也跑不过他们,终究是会被他们给追上的,现在我们应该找一个地势好的地方,做好防御工作,弄上陷阱,这样的话,我们还有一线希望胜利。”

太子怒视着夏依依道:“你一个女人知道什么?敌强我弱,我们能胜利的希望是很渺茫的,若是我们输了,怎么办?你能负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负责?太子,这仗还没有开始打,你就开始推卸责任,让我来承担责任?你就这么怕承担责任吗?还有,我告诉你,如果我们输了的话,会怎么办。”

“怎么办?”

依依嘴角露出了一丝阴森森的笑意,缓缓的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冰冷阴森的话来:“我们都成为一具具冰冷的尸体了,还能思考要怎么办?还需要再承担责任?”

太子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不,他不要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夏依依死得起,他身为太子,身份高贵,他可是死不起。

太子瞬间就打定了一个主意,到时候他就见机行事,若是他们能抵挡得住敌人,那他就留下来。若是他们抵挡不住敌人,到时候他就骑马先跑,反正以他的武功,即便是追上来少数士兵,他也是能顺利应付的。

太子便道:“行,那就寻个好的地方准备防御。”

依依问道:“南艺,这附近的最近的一座桥还有多久?”

“还要两柱香的时间。”

“还要这么久?按照你刚刚的推测,他们将在一炷香后追上我们,若是这样,我们根本就来不及赶到那座桥那里防御他们。”依依皱眉,开始思考应该怎么办。

太子道:“那就让她们跑快点,尽量推迟一点被赶上的时间。”

“她们的极限就是如此,再怎么跑也不能拖延两柱香的时间”,依依道。

“那就在最近的一个地方做防御”

“不行,在这些平地,或是山地里,我们没有多大的优势,胜算率不大,我们最好是去桥的地方,他们要想过桥来攻击我们,就只有走那么一座狭小的桥,这样的话,我们用箭射他们,就能以最少的损失杀了他们,还能阻止他们过河来伤害我们。”

白澈也十分认同夏依依的方法,上前道:“太子,轩王妃说得十分有理,我们若是在这些山林里做防御,而且还是临时防御,根本就没有太大的优势,我们能胜的几率很小。若是能赶到河对面,占据高处,他们的人数也仅仅比我们多一倍多,那我们的胜算就能高达九成了。”

太子冷哼一声道:“本太子自然知道去河对面守着那座桥的话,胜率会很大,可是现在关键是我们相距太近,我们会还未到桥那儿,就会被他们给追上了。现在要先解决如何甩开他们的问题。”

白澈道:“在下不才,倒是想到了一些办法。”

“怎么说?”

“我们虽然不能提高我们往前跑的速度,但是我们可以减慢他们追击的速度。只要我们沿途在路上设下一些障碍,就能让他们在路上耗费不少的时间去对付那些障碍了。”

“可是我们哪里来的那么多的时间去设置障碍?”太子道,虽然很同意白澈的方法,但是现在时间是关键啊。

依依眼眸一转,道:“那就要委屈太子下马来走路了。我们所有的马匹都集合起来,给那些留在后面设置障碍的人,我们则是往前跑,这样的话,他们设置了障碍以后,骑马就能很快赶上我们。”

“好吧”,太子想了想,只得跳下马来,现在为了能够将那些人给挡在后面,就只能按照夏依依的这个办法了。

目前看起来,也就只有这个办法可行了。

南艺立即纠集了一些侍卫,每两人分派了一匹马,留在后面设置障碍。

“画眉,凝香,王妃和太贵妃的安全就交给你了,我要留在后面设置障碍,顺便在障碍上洒一点毒,这样更有效的挡住他。”南艺道。

画眉点点头,道:“好,我会保护好她们。”

“快,设置障碍。”南艺寻了一个地势好的地方,带着那些侍卫就开始设置障碍。

太子则是带着众人快速的往前跑去,夏依依则是命令那些侍卫搀扶着点那些家眷,有侍卫的帮忙,那些家眷也跑得快一些了。

她们跑了一些距离以后,南艺他们在后面设置第三个障碍的时候,就隐隐听到了那些人被第一个障碍给陷害得惨叫不已。

很快,南艺他们便是在路上设置了十来个障碍,骑马快速的追上了夏依依,说道:“王妃,路上已经设置了足够多的障碍了,我们完全有时间可以跑到河对面去。”

“嗯,那就好。”

依依心里也放下了不少,加快了往前跑的速度。

太子看了看时辰,还好,还能赶得上去河对面,心里也极为高兴,他走了这么会儿也觉得累了,见侍卫骑着马回来了,就立即去将他的马给要回来,还是骑着马舒服一些。

他们很是幸运的在两柱香的时候赶到了河对面,又寻找了高点,让弓箭手隐藏着。又在桥上设置了障碍,一切都准备好了,没过多久,那些人便是追赶到了河对岸。

若是按照夏依依的想法,把桥破坏了是最好的办法,可是凌轩还在后面,他们还需要这座桥,所以,这座桥也就只能够留着了。

那些人一路上被南艺设置的障碍已经损失了不少人了,这个时候,他们的人数便是不到一千人了,有些恨恨的望着河对岸隐藏着的人,他们十分的清楚,这座桥,怕是不太好通过了。

“你们这十个,上去。”千夫长随手往身旁指了十个士兵,命令道。

“千夫长,这,派别人去吧。”

那几个士兵哆哆嗦嗦的回答道,他们之前可是见识了那些士兵在之前的那些障碍上是怎么死去的了,他们心里十分清楚,他们若是率先去桥上的话,他们要么死,要么重伤,绝对讨不了好处!

“废话,让你去你就去。”

千夫长用剑指着他们厉声喝道:“你们要么现在就去,要么就死在老子的剑下。”

“千夫长!”那些士兵畏畏缩缩的看着他,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

“快去!”千夫长拿剑朝空中挥了一下,划出了一道白色的光芒,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厉声道:“再不去的话,下一次老子的剑可就不会再划歪了!”

那十个士兵不禁抖索了一下,慌忙拿着盾牌挡在自己的身前,举着刀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一边看着脚下的路,一边注意观察着对面的动势。

“咔擦”一声脆响,一个士兵只觉得自己脚底下似乎踩碎了一个鸡蛋壳一样的响声,他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惨白,该不会是踩中了什么暗器开关吧。

这个士兵的脚都不敢移动了,嘴唇哆哆嗦嗦的道:“怎么办?我现在怎么办?”

另一个士兵瞧了瞧也没有出现什么动静,便道:“你在这好好的站着别动,我们去前头看看。你也太不注意点了。”

剩下的九个士兵便又朝前走,又是一声咔擦声,惊得那个踩着的人脸上瞬间就红了。

他们越往前走,就越来越多的人踩到了微弱的“咔擦”声,就越来越多的人定在了原地不敢动,最后竟是只剩下一个人往前走了。

河对面,南艺一脸兴奋的对夏依依说道:“王妃,你这个撒鸡蛋壳的办法可真好,竟然真的将他们给骗得不敢动弹了。”

“这就叫做兵不厌诈!”依依得意的说道。

不一会儿,最前头的那个人便是也听到了“咔擦”声,定在原地不动了。

千夫长十分纳闷的看着自己派过去的十个人竟然全都站在桥上不动,用盾牌将自己给遮挡着。

“喂,你们给我快点往前打探啊,都站在原地不动是几个意思啊?”

“千夫长,我们好像是踩到了机关了,我们不敢动啊!”一个士兵吓得快哭了,声音几乎是颤抖变音了。

“真他妈的狡猾,居然一路上设置了这么多的机关。”千夫长气呼呼的啐了一口,又随手指了一排士兵道:“你们十个去!”

“千夫长!”士兵们见前面的人定住了,就更是不敢上前去了。

“上去!”

那十个士兵只得畏畏缩缩的往桥上走去,千夫长面向桥上看去,他身后的士兵便有人偷偷的往人群后方移,害怕被千夫长点名下一批上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