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太贵妃起疑(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十个士兵往桥上走,又有踩到了“咔擦”声,其中一个士兵极为细心的往桥面上看,一点一点的往前移,便是发现了桥面上散落的鸡蛋壳。

他用手指碾碎了一片鸡蛋壳。

“咔嚓”

那些人瞬间神经紧绷,怎么又有人踩了?见这个士兵站起身来要走,便是立即制止道:“你别动,会引发机关的。”

“切,哪来的机关?”

那个人将手中的碎鸡蛋壳扔在地上,往前继续走,故意寻着鸡蛋壳踩了下去,踩了两个,便是道:“你们也看见了,这个不是机关,这个不过就是鸡蛋壳罢了。”

一个士兵小心翼翼的将脚挪开,一瞧脚底下的果真是鸡蛋壳,气得脸色通红,怒骂道:“该死,居然拿这些来愚弄我们。”

其余的士兵也连忙松开了脚,一看,果真是鸡蛋壳啊。刚刚紧张的心也瞬间放了下来,全都额手相庆,立即招呼后面的士兵上来。

千夫长立即调了五十个士兵往桥上去,这一次,他们没有再那么小心翼翼的,而是大步向前跨步。

“咔嚓”

一个士兵感觉这一声似乎有些响亮,但是也没有多想,觉得不过是又踩着了一个鸡蛋壳。放心的松开脚来,却是从桥下往上喷出来一股毒气来,这些人连忙屏住呼吸就往后跑,这后面的人也没有反应过来,这桥上又窄又拥挤,一个不慎,竟是发生了踩踏事故,一惊慌,一张口将毒气吸了进去,一个个的失去了神智,竟是拔刀就跟那些士兵残杀了起来。

桥上那些失去神智,通红着双眼,乱砍乱挥的士兵却是已经发现了站在桥边的人了,纷纷举着刀就朝他们冲过来。

千夫长不禁有些害怕。连忙吩咐道:“快,快射箭杀死他们!”

“千夫长,他们可是我们的人啊。”

“不杀死他们难不成还让他们冲过来杀我们吗?他们已经失去了理智了。”

千夫长一看来不及了,当即就搭起大弓朝他们射了过去,那些士兵犹豫了一下,便是也搭弓朝对面射过去了。不过片刻,桥上的几十个士兵就立即被消灭殆尽。

千夫长看着桥面还有些发怵,若是现在就冲过去的话,只怕那个毒药还没有散开,冲过去的士兵又要中毒了,只得等一会儿,让毒气冲散一点再过去。

夏依依猫在河对面,看着这些人踌躇不前,便是走到了南艺的身旁,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南艺,想不到你炼制的毒药这么有用啊?我都觉得以你这样的本事,即便对面有那么多人,都可以把他们给弄倒了。”

南艺道:“毒药虽然好,可是剂量却是小的,这里又是空旷地带,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鬼谷子扁了扁嘴巴,道:“哼,就他那点小儿科的毒药,老夫才没有看在眼里了,也就你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人才会觉得他刚刚使的这些毒药有多厉害了。”

依依眯着眼睛笑道:“鬼谷子,你有比他更厉害的毒药吗?快拿出来试试啊!”

“现在拿不出来”

“鬼谷子,你该不不会是吹牛吧?”南艺挑衅道。

鬼谷子当即就跟炸毛了一样,道:“老夫怎么可能会吹牛,老夫若是不露两手,你个小毛头还要以为老夫没有本事。”

“哼,那你就拿出来给大家伙儿瞧瞧啊。”

“嘿,你小子,真是不修理你就不知道老夫的厉害。丫头,快把老夫的装药的箱子拿出来!”

依依连忙使眼色,将鬼谷子给拉到一边,低低的说道:“鬼谷子,你该不会是放我空间里了吧,我可不能这会儿给你打开,这个是不能泄密的。”

“哼,真是麻烦。”鬼谷子不悦的哼道,又对南艺道:“今儿看不成了,等我们下次有机会,老夫再拿出来给你见识见识。”

南艺不依不饶道:“鬼谷子,你该不会是根本就没有这个药吧?要不然为何现在不拿出来?你放在哪个箱子里了?现在就去找啊。”

“老夫想起来了,那个药没有了,老夫得下次炼好了药再给你看,你就等着下次看就行了,老夫绝不会欺瞒你。”

“哼,我就等着,若是你下次还拿不出来,我可就要到处说你炼毒药不如我了。”

“哼,老夫若是还能输给你这个毛小子,老夫这天下第一的名号也让给你。”

“那就一言为定了!”南艺的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这个赌注他可是赚大了,即便是他输了,他没有任何损失,相反,他若是赢了,却是就能拿到天下第一的名号。稳赚不赔啊!

依依道:“南艺,你那还有没有刚刚这种毒药啊?”

“还有一些,你不会是还先要用刚才那种方法吧?那些人有防备了,若是再有这种药,他们必定是会屏住呼吸的,而且这种药若是被风一吹散,浓度降低了,就不起作用了。而且即便是有少数几个人中了毒药,也会被其他人给联手砍死的。这个方法也杀不死他们多少人,也就几十个人,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他们还有那么多的人了。”

“如果他们自顾不暇了,还能有空去记得屏气,记得去杀那些中了毒药的人吗?”依依的眼里闪过一抹精光。

太子扁了扁嘴,蔑笑道:“夏依依,你还能想出什么办法不成?”

夏依依是越看太子就越看不顺眼了,直接往地上狠狠的啐了一口,道:“太子,你要么提出一个办法来,要么你就给我闭嘴,我不想听见你说话,又无能够讨人厌的。”

太子的嘴角抽了抽,哼了一声,走到一个岩石上坐下来,道:“你若是有本事把对面那些士兵全都给歼灭了,本太子就宽恕你的不禁之罪,不然,本太子可要你好看。”

“你还能对我怎样?”依依怒目看向他。

太子暗暗磨了磨牙,好像自己还真的不能拿她怎样,以轩王对夏依依的宠爱程度,自己若是动了夏依依一根汗毛,轩王怕是要跟他拼命了,哪里还会帮他对付钟达呢?

太子为了维护自己的颜面,怒声道:“怎么也要让轩王和太贵妃罚你抄写家规和女则的。”

“切”,依依鄙视的翻了一个白眼。

依依对南艺低声道:“南艺,去林子里找一个大的马蜂窝,用衣服包着取下来,然后用力甩到河对岸去,到时候,马蜂一飞出来就会去蜇他们了,他们忙着对付马蜂的时候,我们把毒药放在爆竹筒里,再用箭支射过去,这样一来,毒药会在爆竹筒燃爆的时候散开来,他们一中毒,就会自相残杀了,我们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将他们给灭了不少人。”

“好,王妃,你这个办法真的是太好了。属下这就去办,你且等着看他们等会儿的惨状好了。”南艺兴趣十足的去林子里找马蜂窝去了。

不一会儿,河对岸的人估计毒气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便是派人从桥上通过,为了稳妥起见,他们便是全都屏住了气息,企图快速的冲过刚刚释放毒气的地段。

依依一见那些人动起来了,便是立即下令弓箭手放箭,一边又派了几个人去林子里找马蜂窝。

夏依依这边的地势易守难攻,又只有过桥这一条路,这一受到箭支的阻碍,站在桥上最前头的士兵全都被射死,他们一时之间也难以冲过来。

“快拿盾牌组成队形!”千夫长命令道。

那些士兵连忙叠起了人墙,将盾牌挡在身前,顿时就成了一面没有任何空隙可钻的盾墙,箭支射过去都没有任何作用,纷纷从盾牌墙上掉落下来。

鬼谷子撇撇嘴,道:“他们这么挤在桥上,还不如用你以前制造的那些爆竹炸弹炸死他们了。”

“可是桥不是也会被炸塌吗?凌轩他们等会儿回来还要过这座桥的。再说了,爆竹炸弹我们制的本来就少,都留给了凌轩他们在那边御敌了,我们这还是尽量用别的方法抗敌吧。”依依道。

“王妃,他们举着盾牌快要冲过来了,我们对他们没有办法啊!”一个侍卫急急的喊道。

带领他们的南艺去后面找马蜂窝去了,他们一时没了头领,这情急之下,竟是把夏依依当成了他们的领袖了,因为这一路上,他们也没有见着太子有什么用处,就知道骂人。

太子见那些人把他给忽视了,他好像就是一个空气一样坐在石头山,顿时气得脸都绿了。

太子私心想着,这些侍卫都是轩王的人,不买他的账也正常。这么一想,太子的心里也舒服一些了。

依依立即道:“你们从正面射不到人,你们就从侧面射箭啊,把离盾牌远一些的人杀掉一些也好啊,这样的话,他们即便是冲过来,也就是在盾墙后面藏着的这几十个人,就算过来了,我们也能立即把他围歼了,关键是要阻止他们身后的士兵源源不断的过来。快,重新找射箭的地方。”

“是”

那些侍卫得了令,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立即拿着箭就换了一个地方去射那些士兵了,这一下,便是将那些后面的士兵都给射死了,就剩下前面躲在盾牌墙之下的几十人。

不过这些人一见到他们后面的人被射死了,当即就加快了速度往河对面跑去。

千夫长又立即吩咐人形成第二个盾墙,迅速往桥上跑,这一次,他们吸取了前面的教训,就连侧面的人都用盾牌挡得死死的了。

依依见状,不禁有些着急了,按照对方这个趋势,只怕能冲过来的人就很多了。到时候再要防卫他们就难上加难了。

“画眉,等会儿那些人冲到河岸这边来的时候,你立即冲上去杀他们。”

“不行,奴婢要留在你的身边保护你的安全。”画眉道。

“还有凝香在我身旁,你只管上前去杀敌,到时候若是凝香打不过他们了,你再来保护我就行了。”

“好”

很快,那些人就冲过来了,画眉连忙提剑就飞过去,带着侍卫一起跟那些士兵厮杀了起来。

依依瞅了一眼坐在石头上看戏的太子,走过去道:“太子,你武功这么高强,你怎么不去杀敌啊?”

太子扁嘴冷哼一声道:“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现在防不住他们了,你倒是开始来跟本太子求助了?”

“呸!我就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人。”依依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被太子这样的人气死,“你这种人,被踢下皇位也真是活该!”

“夏依依!本太子要杀了你!”

太子能忍受夏依依说他任何事情,却是再也无法忍受夏依依嘲笑他被踢下皇位,当即嗖的站了起来,拔剑就朝着夏依依挥了过去。

夏依依连忙躲闪开来,凝香见状,连忙上前拔剑就挡住了太子的剑,开口劝道:“太子,你不可以杀了她,王爷可是还在那边帮你御敌呢!若是王爷回来发现王妃被你杀死了,后果将不堪设想。”

太子恨恨的收了剑,瞪着夏依依怒道:“本太子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饶了你,下不为例。”

“哼!你不去杀敌,我去!”

依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提起剑就朝着混战中跑去,凝香见状,连忙就跑了过去,喊道:“王妃,危险!”

“不怕,他们不是武功高强的人,只是一些普通的士兵,我的武功还是能对付得了他们的。”

依依冷声道,话音一落,便是已经冲入了人群中,身手敏捷,一身浩气,手起刀落,一个个尸体便是倒在了她的脚下,溅起了鲜血。

画眉见王妃过来了,便是立即和凝香护在了王妃的身旁照看着点,这三个女人便是成了这一群男人当中的风景线。

河对岸的千夫长眯眼一看,呦,在人群里厮杀的那个女人可不是轩王妃吗?当即大声喊叫起来:“集中精力杀了轩王妃!”

一瞬间,夏依依这里的兵力就足了许多,河对岸又开始了第三波士兵的突破。

依依轩眉一拧,大喝一声,夺过一把刀来,左刀右剑,将一个个敌人砍倒,所向披靡,愈战愈勇。

隐藏在远处灌木丛后面的女眷们都不敢往这边看,一些女眷更是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了起来。曹若燕坐在太贵妃的身旁,虽然不像那些胆小的女眷一样发抖,脸上依旧有些害怕的僵硬。

太贵妃毕竟是见多识广,听着后面的厮杀声倒是也没有多害怕,她回过头往这边望了一眼,便是看到了太子悠闲的坐着,而夏依依却是刀剑齐上,奋力杀敌。太贵妃顿时就有些气愤起来了,对太子就更是不满了,太子这样的人跟她儿子比起来,简直就是个渣渣。

太贵妃看着夏依依神色凛然,一身正气,她那浑身的英俊气势倒是跟凌轩有些相似,这样看起来,跟他儿子可真是般配,果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她心里不禁有些欣慰。

看着看着,太贵妃的眉头不禁微皱,这个夏依依的身手这么好,横看竖看都不像是护国公府那个娇滴滴的大小姐啊,更像是暗夜组织里这些杀手呢,怎么感觉像是换了个人似得?

以前夏依依借口说她失忆了,许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可是现在看来,她像是有意撒谎隐瞒,她又会武功又会医术,她的一举一动都不像是一个经过好教养的大小姐,以往的一些记忆不禁涌上心头,有次要依依当着自己的面抄写家规,她迟迟不敢下笔写字,难不成是怕泄露了笔迹?

太贵妃眉头皱得更深,她越发的觉得这个夏依依有问题,似乎被人掉包了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