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补桥(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在那奋力杀敌,可是前面越来越多的士兵,杀的便是有些吃力了,不过自己仍旧是占了优势的。

不一会儿南艺就飞速回来了,用力将一个衣服包着的包裹扔了过去,里面正是包着一个马蜂窝。

他的力气很大,竟是直接将这个包裹给甩到了河对面去,那些人不明白是什么东西,便是纷纷让开来,包裹嗵的一声掉到地上,一瞬间,马蜂窝就摔得个四分五裂,里面的马蜂也一窝蜂的从包裹里飞了出来,朝着那些士兵蜇了过去。

“啊!是马蜂!”

那些士兵被蜇得身上起了好多个毒包,慌忙拿着手上的刀剑去挡马蜂,可是哪里能挡得住啊?他们越是这样,马蜂就越是觉得他们要伤害它们,就蜇得更是凶狠了。

就在他们惊慌失措的跟马蜂对抗的时候,他们叫喊着,奔跑着,完全没有怎么注意到几支利箭分散着飞了过来,几个小小的爆竹筒爆破,一股毒气喷射而出。

很快,毒气周边的一些士兵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中了毒,双眸通红,拿剑砍着马蜂的方向也调转了,直接砍向了那些还在躲避着马蜂的士兵。

“啊!”

惨叫声连连,人群里的士兵倒了下去,起初,他们只是以为那些士兵挥舞着剑挡马蜂的时候不小心把别人给砍倒了,然而,那些士兵疯狂的举动让他们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他们似乎跟之前在桥上发疯的士兵一样。

千夫长也很快就发现了这里头一些人不对劲了,连忙喊道:“快杀了他们,他们已经中毒了,快。”

那些士兵反应了过来,便是去杀他们,可是他们又被马蜂袭击,根本就不能完全集中精力去对付他们。

而那些中毒的人已经失去了理智,根本就不在乎那些马蜂在他们的身上疯狂的蜇着。只顾举着刀剑四处砍人,砍得那些士兵便是慌忙奔跑着。

不一会儿,那些士兵便是被杀了一百来人。千夫长见状,赶紧大喊道:“拿衣服将脸蒙上,把手都蒙上,马蜂就盯不着了,快蒙上,把他们给杀了。”

千夫长的脸上、手上也被马蜂给蜇了,赶紧用衣服裹上,带着人就冲进去跟那些发疯的士兵对打了起来。

千夫长只顾着在这边对付马蜂和那些中毒的士兵,根本就来不及去管桥上的那些士兵,更没有再派人过桥。

很快,桥上的那些士兵跑到了河对岸便是很快就遭到了夏依依他们的围杀,有了南艺的加入,杀敌速度就更快了。那些士兵又没有后援力量,很快就被夏依依他们给围杀得一干二净了。

夏依依擦拭了一下剑伤的鲜血,冷眼瞧了一眼对面河岸上那些士兵在互相厮杀,眼角便是流露出了一丝笑意来。

“南艺,这办法挺好啊,你看对面那些人,都不用我们动手,这地上都已经躺了四百来尸体了啊。现在数起来,他们的人数都没有我们的人数多了。”

“这可是王妃的妙计啊,现在看来,即便他们等会儿全都冲过桥来,我们也完全能赢了。”

南艺高兴的说道,一边说一边有意无意的将目光瞥向了坐在那边脸色不太好看的太子。

南艺酸溜溜的说道:“太子,我们要赢了你怎么不高兴啊?”

太子冷哼一声,“等你们赢了,你们再笑吧。”

“哼!”南艺翻了一个大白眼,现在,就连他也看不惯太子了。

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她现在是有些不想跟太子那个混蛋说话,免得自己气坏了身子。

画眉连忙道:“王妃,你赶紧坐着休息去吧,现在南艺回来了,等会儿即便是那些士兵再往这边冲,也有南艺呢。”

南艺点头道:“对,王妃你赶紧去坐着吧,别累着了,一切有属下在。”

依依看了一眼那些受伤的士兵,道:“我先给他们医治。”

画眉张了张嘴,想要她休息,可是跟了王妃这么久,画眉也十分了解夏依依的性子,便是住了口,赶紧跟了上去,帮着王妃给那些受伤的士兵医治。

远处的贤贵妃看着夏依依十分娴熟的医治手法,心里对她的疑问就越发的大了起来。以前夏依依说是她母亲在世的时候,偷偷的给他找了个大夫学医。可是她作为一个闺中的女子,哪来的这么多的伤患给她练手。她这样的手法怕是要练上好多年才能练得出来的吧。

河对岸的那些士兵好不容易才将中毒发疯的士兵给杀死,他们全都将自己裸露的皮肤给包裹了起来,这时候,千夫长才发现他们所剩的人竟然只有几百人了。这一下,可是比河对岸的人还要少了,又还要通过那个十分难以通过的桥,才能杀得了对方。

现在,他们必输无疑了,千夫长有些为难的站在原地不动,他的那些手下现在根本就没有那个精力去对付夏依依,他们现在浑身又痒又痛,正拿手使劲的挠着呢。

可是千夫长又不敢回去,若是无功而返,钟达必定会重责他们的。

千夫长咬了咬牙,语气冲过去被对方杀死,不如现在就调转马头跑回去,到时候就说对方跑得太快,他们没有追得上。

“把桥给烧了,让轩王他们过不来。”千夫长恶狠狠的吩咐道。

自己杀不了他们,也绝不能让他们这么得便宜。

南艺见对方拿出火把,就立即想到了对方要做什么,慌忙的道:“王妃,他们要烧桥,可怎么办啊?”

夏依依微微皱了皱眉,道:“没办法啊,我们若是冲过去,倒是也能阻止他们烧桥,只不过,我们就会死伤很多了。而且,我们冲过去,我们就处于被动,很容易被他们射杀在桥上,说不定还会输呢。先射箭阻止他们吧,谁拿着火把上来,就射谁。”

“是”

南艺搭起弓,就朝着对岸拿着火把去烧桥的人射过去,这么射杀了一个以后,对方的人也长了一个心眼,派人搭起了严严实实的盾牌墙,朝着桥上点火把。

很快,桥那头就燃起了火,那些人也极为狡猾,怕他们走了以后,夏依依会派人过来灭火,他们硬是站在河对面,等着那座桥整个都燃烧起来了,桥身都开始垮塌了,也绝无可能会将火灭掉了,他们这才调转马头往回跑。

南艺叹了一口气,道:“王妃,现在可没有桥了,怎么办啊?”

“灭火”,依依冷冷的说道。

“灭火?王妃,现在即便是灭火,这个桥面也已经烧毁了啊。”南艺有些不解的道。

“桥面没了,可是粗大的桥墩、还有桥上那些大的横梁还没有完全烧毁,留着桥墩和横梁还有用。快灭火!”

南艺立即带了一些会游水的人跳进河里,用脸盆从河里打起水来朝着桥上泼过去。

好在这里取水十分的方便,桥上的大火很快就熄灭了。夏依依看了一眼那个被烧得黑乎乎、残垣破壁的桥,桥面上那些铺着的薄板都已经烧光了,也断裂了,掉落到了河里,不过好在那些桥墩和横梁都还没有完全烧毁,毕竟够粗大。

依依道:“快,去寻一些藤条过来,就像结渔网一样结成网状,然后缠绕在桥上的横梁,这样的话,等一下他们过来,也好过桥一些。”

“结实吗?毕竟轩王那边的人有很多。”

“一张网不结实,就多结几张,尽快结网,结到他们回来为止。”

“王妃,可是之前王爷是说让我们护送你去下一个隐藏的地方,若是我们都在这里等着的话,如果王爷那边有追兵,到时候,我们带着这些女眷跑也跑不快,还有可能会拖王爷的后腿。”南艺皱眉道。

“这样吧,白澈,你是知道转移的地方的,你就带着那些家眷还有这些伤兵先走,太子也跟你们一起走,我和南艺他们留下来修桥,这些侍卫,你们带走三分之二。”

白澈立即道:“不行,王妃,即便是要走,你也要跟着我们先走,这里让南艺他们留下来就成了。”

“没事,你不用把我跟那些女眷做为同一个水平的人对待,她们没有自保能力,可是我有自保能力。你带着他们先走。”

“好吧,那我们先走,你可要注意安全。”

白澈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对夏依依更加敬佩,便是带着那些人立即朝着目的地走去。太子同样是毫无羞耻心的跟着女眷和伤兵先转移了。

这一次,他们行走得更加缓慢了。出了女眷,还有许多伤兵,而有些伤兵根本就不能行走,还需要用担架转移。

夏依依来不及喘气,就立即和南艺他们开始结网挂在桥梁上。

一个时辰之后,凌轩他们便是回来了,凌轩看着这个损坏的桥,再看着夏依依带着侍卫们在桥上结网,不禁一愣,微微皱眉,飞身到桥上,急急的斥责道:“依依,你怎么还在这儿?我不是让你们早些转移的吗?”

依依看见他安然无恙,放下心来,笑着道:“凌轩,你回来就好了。母妃他们已经先转移了,我就留了这些人在这里修桥,我怕你们回来不方便过桥,还要被后面的追兵追杀。”

凌轩微微皱眉,后面确实是还有追兵,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凌轩立即挥手道:“众位听令,分批过桥,过桥的时候小心一点,别把网踩坏了也别掉到桥下去。”

依依看了一眼他们那些人高马大的人,以他们的体重,若是站在藤上,很容易将藤条踩断的。

依依皱眉道:“你们别站着走,你们全都趴着爬过去,这样的话,就能分散你们身体体重对藤条的压力,藤条就不容易断了。我做个示范给你们。”

依依当即就趴在了藤条上,双手抓着藤条,脚下一用力往前蹬,快速向前爬去。之见她爬过的地方,那些藤条都没有损坏。

那些侍卫和士兵有些惊讶,他们都是京城里的人,并没有去过北疆,没有见过轩王妃这样过,他们十分吃惊,怎么会有女人这样没有矜持啊?当众像是一个男人、士兵一样在藤上爬,而王爷似乎一点也不责怪她,好像这是稀疏平常的事情一样。

南艺更加吃惊,这个王妃真是一天天的刷新他的认知啊。

夏依依灵活的站了起来,站在了一根横梁上,对那些人道:“你们可看仔细了?就按照我刚刚的方法爬过来,若是没有看仔细的人就先站在后头,让那些会的人先走,你看他们的方法,学会了以后再爬过来。你们快些点,节省时间。”

一些脑袋灵活的人看一遍就学会了,立即趴在了藤条上快速的往河对岸爬了过去。

依依看这样速度也还是有些慢,便道:“兵分两路,会游水的人从河里游过去,不会游水的爬藤条。”

依依又让刚刚修桥的人站在河里,让他们随时保护桥上爬行的人,万一有人不会水,又掉下来,也好随时救助他们。

士兵们要过河还好说,可是那些马匹就难办了。

凌轩道:“这个好办,我和夜影、南艺他们这些武功高强的人就一人稳住一条马腿,将马从河面托过来。”

“可是这么多的马,会很累的。”

“没事,我们有的是体力。”凌轩朝着自己结实的胸膛上拍了拍。

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他也不看看他的脸上,这些日子总共算起来,都没有休息过多少时辰,刚刚又经过了一场奋战,脸上都已经显露出了倦意了,还好意思吹牛说有体力。

“是,你有的是体力,快去驮马吧。”依依哂笑了一声。

一刻钟之后,士兵们井然有序的通过了这个桥,马匹也差不多驮过来了,便是听见了远处追兵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急。

“放火!”依依沉声吩咐道。

“是”,画眉让人去山林里拾捡了一些干燥的树叶和树枝铺在了藤条上,拿过火把点燃了那些干燥的树叶,很快,熊熊大火燃烧了起来,那些嫩青的藤条也被大火给烧断了。

夏依依负手站在河岸,金色的火光映照在她娇俏的脸庞上,显得更是坚毅不拔,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眸里闪烁着金色的光芒,炯炯有神的注视着还在河里驮运着最后几匹马的凌轩。

她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安静,白色的月光倾泻在她的身上,好似仙子下凡一般,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在河里驮着马匹的凌轩不由得吸了一口气,这样角度的看夏依依,还真是别样的美丽呢。

凌轩赶在了那些追兵追过来之前成功的将马匹给运送到了河岸,凌轩看着被河水和熊熊大火的断桥阻隔的众多敌兵,神色一凛,若不是夏依依留下来带着侍卫把断桥用藤条结网给连接起来,让大多数不会游水的人过了河,不然,他们绝对没有办法过河,只能留在河对岸被那些追兵杀死了。

凌轩走到夏依依的身旁,伸出右臂揽住了她的肩膀,道:“依依,谢谢你。”

依依仰头,见他对自己诚恳的点了点头,依依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任何时候,我都不会不顾你的安危先行逃命。”

“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下次能先跑,这些事情,让南艺他们做就行了,我怕你留下来会有危险。那样的话,我在前方打战也会不安心的。”凌轩眉头一皱,揽着她肩膀的手劲也不禁加大了。

自己之前答应她的,带她回京就给她安稳的生活的,结果,还是要每天带着她东奔西跑的抗敌。

依依道:“你别担心,我做事向来都有分寸的,会在自己安全的前提下做出合理的安排。凌轩,这桥也烧得差不多了,我们赶紧撤退吧。”

“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