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怀疑(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和凌轩赶到了藏身的地方时,天已经大亮了。

依依踩着沉重的步子往山上走着,不适感再度来袭,她紧咬着唇,用手捂着腹部,额头上也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水,走路也慢了下来。

凌轩微微皱眉,发现了她的不对劲,连忙轻声道:“依依你怎么样了?”

“可能昨夜本来就受凉了肚子疼,后来又要转移又要杀敌的,就累了一些,现在我觉得我的肚 子越发的疼了。”

“画眉,凝香,你们赶紧上山去给王妃铺床,依依,我立即去找鬼谷子给你看病。”

“不用,现在鬼谷子正是忙的时候,他要给那些受伤的士兵医治,分不开身来,你放心,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依依连忙阻拦他道。

凌轩见依依的脸色已经憋得通红,连走路都有些困难了,慌忙一把将她抱起,飞身朝山顶掠上去。轻轻的将她放在了地铺上,焦急的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一股热流从下腹流出,依依微微皱眉,结结巴巴的道:“我、我好像来癸水了。”

因着王爷在这里,凝香和画眉顿时就羞得脸色通红,依依见状,道:“凌轩,你先出去吧,我处理一下。”

“嗯,你先躺着,我给你弄一些温水去。”

“嗯”,依依点点头,便是开启了储物空间从里面拿了自制的卫生巾垫上。

画眉有些疑惑的道:“王妃,你好像日子有些不准啊。”

依依微微皱眉,道:“许是这些天担忧过甚,又要一路逃亡,又要抗敌。身体过于疲劳,所以,才会导致月经不调,这倒也是可能的。”

“王妃,那你要好生休息,别太劳累了。”

“嗯,我先睡一会儿。”

凌轩从外侧进来,手里已经准备好了温水和暖水袋,用手抚了抚依依疼得紧皱的眉心,十分心疼的道:“依依,你先喝些温水再睡吧。”

“嗯”,依依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半坐起身来,喝了水,又将暖水袋护在肚子上,便是躺下去睡了。

只不过,跟昨夜一样,依依不过是睡了一两个时辰,便有人过来跟凌轩汇报说是钟达的人朝着这个山过来了。

夜影立即道:“王爷,我们怕是又得转移了。”

凌轩微微皱眉:“怎么这么快就找到我们了?是不是我们之间出了内奸,在沿途做了记号?”

夜影敛神道:“极有可能,等退了这次兵,属下就立即去原路查探一下,看看有没有标记。”

“好,不过,现在得给她们继续转移到下一个地方,多照顾一点王妃,她身子不舒服。”

“王妃怎么了?”

夜影十分焦急的问道,上前走了一步,脸上满是焦虑,眉心紧皱。

下一刻,他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了,便是稳住了心神,平静冷淡的问道:“王妃怎么了?”

凌轩见他如此失态,似乎很紧张夏依依的身体一样,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不过瞬间,他就隐藏了自己的心事,淡淡的道:“无事,不过是身子有些不方便罢了。”

“哦”,夜影轻声回答,便是立即转移了问题,道:“王爷,若是有内奸的话,我们再怎么转移,也逃脱不了追击的。”

“尽量在这一次转移的时候将内奸抓到,那我们下一次转移就不会有问题了。现在先想办法应付这些追兵。”

“是”

夜影转身,猛地瞥见了涵洞里侧似乎有人往这边张望偷听,他的眼神瞬间变得狠历,一个闪身,快速的就朝着那个隐藏的人飞了过去。

那人也连忙飞走,不过哪里是夜影的对手,很快就被夜影给拦住了。

“凝香?”

夜影架在凝香脖子上的剑瞬间就不知道该不该砍下去了,他以为躲在那里偷听的人是内奸,没有想到却是凝香。

凌轩紧随其后赶了过来,冷脸厉喝道:“你为何躲在那里偷听?”

“奴婢没有偷听,奴婢只是出来一趟给王妃烧热水弄暖水袋,不小心听见你们在说有追兵过来了要转移,奴婢便是急急忙忙的要跑回去给王妃报信,好让她早些起来收拾。”

凌轩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暖水袋,冷哼一声,道:“回去给王妃报信?你为何跑反了方向了?而且,刚刚夜影在追你的时候,你为何要继续跑?怎么不停下来?”

“回王爷,奴婢刚心里十分的焦急,对这个涵洞又不熟悉,这才走错了方向,奴婢刚刚不知道夜将军是在追奴婢,奴婢还以为他是急着去跟别的人安排事情,不过是跟奴婢同路罢了。”

凝香跪下去磕头解释道。她的脸上看起来十分的真诚,露在面纱之外的眼睛也并没有闪躲,好像并没有说谎一样。

凌轩微微皱眉,挥了挥手,淡淡的道:“嗯,你起来吧,立即回去通知王妃她们,准备转移。”

“是”,凝香连忙起身折转回去,从另一个方向过去报信。

待她的背影消失,凌轩的眼眸里闪烁着阴狠的光芒,冷声道:“着人盯着她。”

“是”

“什么?又要转移了?”

依依猛的从床上弹跳了起来,这一起身,才觉得自己的腹部似乎更加疼了,慌忙又躺了下去。

画眉连忙给她盖好了被子,叹气道:“王妃,你这身子不爽利,怎么好转移?要不奴婢给你用一个担架,就像转移太子妃一样。”

“不用,我休息一会儿就可以上路了。”

依依躺着休息了片刻以后,在画眉的掺扶下起身,走到外面,凌轩已经带着人下去御敌了,南艺走上前道:“王妃,我们必须现在就转移。”

走到外洞,依旧像昨天一样聚满了人,太子有些气鼓鼓的瞪着一双眼睛道:“怎么回事?还能不能让人睡个安稳觉了,就这样转来转去的,一直当亡命徒要当到什么时候?我们等会儿再转移一个地方照样会被人追上围杀的。”

“太子,现在你的那些援兵现在还没有赶过来,我们没有办法与钟达的大部队进行对抗,也只能先逃跑,等到援兵跟我们汇合,我们才不用跑,直接与他们对打。”

南艺微微皱眉,有些不悦的解释道。

太子抿了抿唇,问道:“援兵要多久才能跟我们汇合?”

“明天”

太子皱了皱眉,道:“那就赶紧转移吧,明天就不用了转移了。”

太子连忙带着他们就开始往后山走,画眉上前掺扶着依依,关切道:“王妃,你身子怎么样了?要不要给你弄个担架?”

“不必了,我能承受的住。”依依倔强的昂头,快步向前走去。

画眉一人扶着依依下山,回头望了一眼远远的跟在后面,假装在后头查看敌情。可是画眉一眼就看出了凝香的漫不经心和不高兴,她似乎有心事?

画眉不禁微微锁眉,似乎最近凝香都有些不对劲呢,她好像不像以前一样跟王妃那么亲热了,而且还有些刻意回避和王妃在一起。

起初画眉也只是以为凝香因为脸上的伤的原因变得默默寡言了,可是现在,她觉得凝香似乎除了脸伤,还有别的原因。

依依瞧着画眉往后面看,便是也回头往后看,什么也没有看着,疑惑的道:“你在看什么?”

“没有看什么,我是看看有没有人落队了,王妃,我们赶紧走吧。”

“嗯”

这一次,南艺做好了十足的准备,提前在自己的行进路线上设置了障碍,倒是也将那些追兵给阻隔了,他们十分顺利的甩开了后面的追兵,安全抵达了下一个隐藏的地方之后,画眉便是连忙给夏依依铺好了地铺,让她先躺着休息。

这一次的追兵也没有上一次的人多,凌轩很快就解决了那些追兵,来到这个汇合点。

凌轩来不及休息,心里一直惦记着夏依依的伤势,便是赶紧跑到了依依休息的地方,见她的脸色比之前要好一些了,心里放下心来,说道:“你怎么样了?”

“嗯,我好多了,你别担心,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凌轩看了一眼画眉和凝香,道“你们出去。”

“是”,她们二人躬身退了出去。

“也不必站在洞外守着,你们自己寻个地方休息去。”凌轩补充道。

依依见他把丫鬟给支远了,还以为他是要趁着在这个涵洞里休息跟她行房事了,依依娇嗔的捶了他胸膛道:“凌轩,你这是做什么?你忘了我今天身子不爽利了吗?”

“呵呵,我哪有那么饥饿啊?我只不是有些话不想让她们两个听见而已。”

“你在防着她们?”

依依眉头一皱,以往不管有什么机密,凌轩都没有防着她们,都会在她们的面前谈论,怎么今天竟然是有些反常了?

“依依,我对不起你,你休息不了多久了,我们又要转移了。”凌轩的语气有些无奈。

“怎么了?”依依皱眉问道,思索了一下,道:“我们是不是又泄漏了行踪?难道我们之间有奸细泄漏路线了?”

“嗯”

“是谁啊?你难不成是怀疑画眉和凝香?不会吧?她们两个跟了我这么久,从来都没有背叛过我,我一直都很信任她们的。”

“我们发现庞灵儿是内奸”

依依回想了一下上次转移的情形,恍然大悟道:“我上次看见她故意落在最后头走路,当时还以为她是走不动路了,所以落在后面好远,现在想起来,原来她是在后面给敌人留下记号啊。”

“刚刚我让人暗中跟在你们的后面,发现她落在后面做记号,为了不打草惊蛇,暗中的人没有出手阻止她,而是跑回来跟我汇报了。”

“不过,依依,你还是要小心着一点画眉和凝香”,凌轩又郑重的警告道。

“你是发现了她们两个有泄密的行为?”

依依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凌轩这样的语气,似乎是有证据怀疑她们两个一样,若是她们两个真的是内奸,那就太过可怕了,自己身边竟然时时刻刻的跟着敌人的眼线。

“我今天发现凝香躲在暗处偷听我和夜影谈话,她一发现夜影看到她了,她急冲冲的就跑了,被逮着以后还一派胡言的说是正好经过撞见我们,又说不熟悉涵洞的地形,才走迷路了。但是她骗不了本王,她们可是经过暗夜组织严格训练出来的人,若是连个涵洞都能迷路,清不起方向的话,那我们还要她做什么?很明显,她是做贼心虚了,才会在慌乱之中跑错了方向。”

依依一听,便是笑道:“凌轩,你们可能是错怪了凝香了,你知不知道,凝香她暗恋夜影啊,她经常会在暗地里偷看着夜影发呆的。那个时候,夜影在北疆被通天阁的人给刺伤了胸口,命悬一线之时,凝香她守着夜影的病床哭了好几天,还在他昏迷的时候一直照顾着她。凝香可是一直很忠心的,不然,在南青国的时候,她又怎么可能会冲出来替我挡下那个热油呢?”

“她很有可能是要通过挡热油来获取你的信任呢。”

凌轩不以为然的反驳道,毕竟在江湖上,有些人在背叛之前,会表现出绝对的忠诚,只是为了在她背叛的那一刻能狠狠地扎进你的心口。

依依笑着拍了拍凌轩的手,宽慰道:“你一定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才会觉得身边的人都是内奸了。我跟凝香相处了这么久,我很了解她,她绝对不会背叛我的,更不会背叛夜影的。因为她喜欢夜影,如果她背叛了夜影导致夜影被钟达杀死,她一定会痛苦死的。”

“她若是没有背叛我们,那她刚刚为何在被夜影发现的时候就落荒而逃啊?”

依依哂笑了一声,摇摇头道:“凌轩,你可真是不了解女儿家的心事,她可是暗恋夜影,又不敢当面跟夜影说出口,她刚刚在暗地里偷看夜影,结果被夜影发现,她必定会觉得心里害羞,然后迅速逃窜以免面对夜影的时候尴尬啊。”

“谁说我不了解女儿家的心事啊?我觉得我就很了解你的心事啊。”

“呸,你了解个毛线!”依依啐了一口,不禁翻了一个白眼。

凌轩宠爱的捏了捏她的脸庞,笑道:“好,我不了解,那你以后可就要多教教我。不过,你还是听我的一句劝,以后还是要防着她们两个一点,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防着点总是没有坏处的,还是要多长一个心眼。”

“行,我就听你这一回。对了凌轩,我听南艺说太子的援兵明天就能跟你们汇合了是吗?”依依仰头道。

凌轩微微皱眉,道:“不错,明天就能汇合,都是一些忠诚的老臣,他们还能看在先皇的一些面子上,拥护太子,不过,即便是有这些人,我们跟钟达的兵马比起来,还是少了很多。这一场战,我们很难打赢。”

依依道:“凌轩,如果庞灵儿已经叛变了的话,那也就是说靖国候也已经叛变了。靖国候可是带了有两千个他们自家的护卫和家丁的,若是他们在我们后方反了的话,我们可是会吃很大的亏的啊。”

“是,这就是我今天一直没有动手的原因。他现在以为我还不知道他已经叛变了,他在明面上还是跟着我们一起对抗钟达的,我若是现在跟他动手打起来,我们自己本身的人数就不多,跟他打又要损失不少士兵,所以我也有些为难。”凌轩的眉头皱得更加深了。

依依用手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道:“我倒是有个办法,你要不试一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