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误会加深(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扬眉,顿时就来了兴趣,轻轻的刮了一下依依坚挺白皙的高鼻梁:“我聪明伶俐的爱妃究竟有何计策啊?”

依依翻了一个白眼,傲娇的撅了撅自己的小嘴,轻哼一声道:“哼,就知道哄我。”

“没哄你,你本来就是聪明伶俐嘛,快说,你有何计策。”

“凌轩我们不如来个将计就计,我们等会儿再转移,然后派人在后面悄悄的将庞灵儿做的标记给抹掉,然后另外做一些标记,将他们给引到我们的包围圈里去。反正你们的援兵也快要赶到了,我们就利用那些援兵将钟达派过来的这一批士兵给全都歼灭掉。”

凌轩微微垂首,思量了一下,道:“这个办法倒是好,只是那些跟踪你们的人毕竟是少数,而跟踪我们的人才是绝大多数,庞灵儿行事没那么仔细,被我们的人发现了她做标记的手法。可是靖国候老奸巨猾的,我们刚刚也没有发现靖国候究竟是怎么做的标记,我们暗中盯着他的人几乎都没有见到他有做过任何标记。我们的人又不敢盯得太紧,毕竟靖国候是有功夫在身,年轻的时候也曾经上过战场的人,警惕性十分的高,我们的人害怕被他发现,因此只能隔得远远的,到现在也看不出任何破绽,没法仿造靖国候的标记将钟达的士兵引到包围圈去啊。”

“确实,庞灵儿一个闺中女子,要对付她是很容易的,对付靖国候就难多了,更何况他还有那么多的士兵。”依依皱眉道。

“唉”,凌轩轻叹了一口气,二人一时沉默,想不出一个方案来。

半晌后,依依猛然朝着凌轩的大腿上拍了一下,兴奋的道:“凌轩,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你又想到办法了?”

“既然找不到靖国候做标记的手法,那就让靖国候跟我们一起撤退,让靖国候贴身保护太子的安危,这样的话,有太子和南艺一起跟在靖国候的身边,我们又不用对付追兵,只用往前赶路,靖国候自然就不敢多离开去做标记了,毕竟太子和南艺可是会武功的人,心思也活络,会盯着他,他哪里还好做标记,就会将做标记的任务交给同行的庞灵儿了。所以,你们就只管将庞灵儿的标记给改掉就行了。”

凌轩道:“这个方法好是好,只不过靖国候的士兵多,万一他反水跟你们动起手来,你岂不是十分危险了?”

“你操这么多的心做什么?只管将钟达的人调进你们的包围圈歼灭了就成了,至于靖国候这边,若是他敢有任何易动,我们就立即将庞灵儿给挟持要挟他。不过,以我的看法,他在没有得到钟达那边的指示之前,他是绝对不会轻易曝露他已经背叛的身份的。”

“话虽然这么说,可他毕竟是以前的将军,如今的靖国候,他具有十分敏锐的观察力,我们将他派去跟你们同行,之后又没有追兵跟在后面过来,他很有可能会怀疑我们已经发现他了。他说不定就会在没有得到钟达的指示之前随机应变立即动手。”

凌轩的眉头越皱越深,他真是有些后悔,以前在查出来庞灵儿就是在他们新婚之夜的时候,往龙凤蜡烛里掺毒药的时候,就应该坚持让父皇除了她。可是那个时候父皇为了对抗钟达,就想多给自己拉一些外援,想让靖国候站在自己的这一侧对付钟达。

自己也就听了父皇的话,可是却没有想到自己当初的一念之差,在今天给自己造成了多大的危机。

依依宽慰道:“凌轩凡事都要往好的一面想啊。”

“但是战场上的事情,必须得做好完全的应对之策,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就要替这万分之一的可能做好应对的方法,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依依思考了一下,道:“凌轩,可以让暗夜组织的人暗中跟在我们后面保护我们,如果靖国候敢有任何动作,我们就让暗夜组织立即动手,另外,我和鬼谷子多制作一些毒气炸弹,到时候,一旦他反水了,我们就不给他解药就行了。”

“行,那就按照你的方法来。”

“好,那我现在就去找鬼谷子。”

“现在,你的身子不舒服,你休息一会儿再去吧。”凌轩满是担忧的看着她。

“只能现在去啊,不然再拖延下去的话,可就来不及了,你放心,我不过是来了癸水而已,不碍事的。”依依笑着拍了拍凌轩的手,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神情,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便是去找鬼谷子去了。

凌轩看着依依略显疲倦和疼痛的背影,心里猛的揪得疼,冲上前去拦住了她,道:“依依,你别去了,还是休息吧。”

“凌轩,等忙完了今天,我就好好休息。你去忙你的事情去,别担心我。”

依依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推开了凌轩,往前走去,转过了一个弯,她脸上洋溢着的笑容才落了下去,腹部传来的疼痛感,让她微微皱起了眉头。

依依和鬼谷子抓紧了一切时间快速的制造着毒炸弹,庞灵儿踩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她们在忙活,便是露出了一个好奇的神色来,娇声问道:“王妃,您在做什么啊?”

依依抬头,瞥了她一眼,淡淡的道:“忙着帮鬼谷子做东西呢,他这个素来都是喜欢占便宜的,竟是使唤起我来了,我说,你还是走开一点的好,鬼谷子的这些东西可是有毒的,我是学医的,知道哪些东西有毒,那些东西没有毒。你又不知道,别等会儿你沾染上了毒,可是会毁容的哦。你可不会想跟凝香一样吧。”

依依笑着在庞灵儿那张漂亮的脸蛋上瞅了几眼,庞灵儿,有些害怕的往后面躲了一下,惊慌失措的道:“我可不想变成凝香那样,丑时了。”

“啊!”

庞灵儿尖叫了一声,她刚刚往后退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一个人的脚,她回头看了一下,连忙道歉道:“凝香姑娘,对不起,我是不小心踩着你的。”

凝香铁青着脸瞪了她一眼,庞灵儿连忙又补充的道歉道:“哦哦,我刚刚也不是故意说你丑的,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刚刚不过是顺着王妃的话往后说的。”一说到这儿,庞灵儿又觉得有些不妥,自己怎么接二连三的得罪人啊,这会儿又将王妃给扯进来了,庞灵儿慌忙的摆了摆手,结结巴巴的道:“王妃,我,我不是,不是,对不起,对不起。”

庞灵儿连连朝着夏依依鞠躬,慌不择路的跑了出去,涵洞口,就剩下了刚刚要进来的铁青着脸的凝香。

依依连忙闭上嘴,暗暗咬了咬自己舌头,自己怎么就这么口不择言了呢?为何要在吓唬庞灵儿的时候,拿凝香的伤疤打比方呢,又恰好被凝香给听见了。

夏依依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活,走了过来,拉着凝香的手,真诚的道歉道:“凝香,对不起,我刚刚不是故意取笑你的,我就是跟她开玩笑,打了一个比方。你不要生气了,原谅我吧。”

凝香不着痕迹的从夏依依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定定的盯着夏依依,面无表情的道:“在王妃的心里,奴婢的伤疤是可以随口跟她人开玩笑的了?”

“不是,我知道我错了,我刚才就是一时口快,无心之失。”

“一时口快,那首先就得是王妃心里就是这么想的,这么认为的,才会脱口而出了。”

“不是,不是的,我,我刚刚真的是无心的,我跟你道歉,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说你了,好不好?你的伤可是因为救我而受伤的,我感激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取笑你呢?”

依依急得直跺脚,脸上也因为着急而涨的通红,想要再去拉凝香的手跟她道歉。

凝香后退了一步,敬而远之的冷淡:“奴婢就当是相信王妃是无心之失了,奴婢还有事情,就不在这儿打扰王妃干活了。”

依依见她走了,连忙就要去追她,鬼谷子赶紧上前来拦住她,鼓着腮帮子道:“丫头,这时间本来就来不及了,你还想开溜,让老夫一个人在这里干活?”

依依有些担心凝香,便是求鬼谷子道:“鬼谷子,我怕凝香想偏了,我去跟她解释清楚,我解释清楚了,就回来跟你一块儿制作东西。”

鬼谷子眼皮一翻:“得了吧,我还能不知道女人?都是一些小心眼,你刚刚不过是说了她有伤疤丑而已嘛,她就不顾主仆尊卑,当众顶撞你,就她现在这样,你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也劝不好,你还是以大局为重,先把毒炸弹给制出来。等我们退了敌人,你再跟她好好解释解释,那个时候,她也许已经冷静下来了,更能听得进你的解释。”

依依看了一眼地上杂乱的东西,想起还有那么多的毒气炸弹没有制造出来,还要退敌人,又要对付内奸,还是先做毒气炸弹吧。

内奸?

刚刚这个词一闪过依依的念头,依依不禁想起了凌轩刚刚告诉她怀疑凝香是内奸的话。

依依低低的问道:“鬼谷子,刚刚凝香被庞灵儿踩着之前,在涵洞门外多久了?”

鬼谷子扁了扁嘴巴,捋了捋胡子,道:“虽然我没有武功,不过老夫的嗅觉十分的灵敏,老夫闻到凝香身上的味道,似乎在涵洞门口呆了片刻了。”

依依不禁皱眉,凝香在涵洞门口呆了片刻都没有进来?她是在偷听什么还是在偷看什么?难道凌轩真的说对了,凝香已经背叛她了?

鬼谷子见她失神了,便是猛地敲了一下依依的额头,道:“夏依依,你发什么呆呢?还不赶紧干活?是不是想偷懒啊?”

“哦”,依依不满的扁了一下嘴巴,揉了揉发痛的额头,便是回去蹲在地上继续制作毒气炸弹。

一个时辰之后,依依便是制作了许多毒气炸弹了,南艺急匆匆的赶了过来,道:“王妃,东西准备得怎么样了?王爷说敌人快到了,让你们赶紧转移。”

依依站起身来,有些疲累的靠在了涵洞壁上,指了指地上的那些毒气炸弹,“嗯,已经做好了,这些毒气炸弹,你搬三分之二拿去给凌轩,我们留三分之一防身就行了。”

鬼谷子十分不悦的跳起脚来,道:“老夫辛辛苦苦的制作了这么久,竟然只留三分之一给我们?万一不够怎么办啊?”

依依安慰道:“鬼谷子,我们这边的敌兵少一些,凌轩那边要对付的敌兵多一些,自然是要给他多分派一些了。再说了,即便是我们这边毒气炸弹不够用了,这不是有你还有南艺两个制毒高手在了嘛,到时候,你们再用其他的毒对付那些敌人就行了。你们有技艺傍身,怕什么?”

鬼谷子撅了撅嘴巴,冷哼一声,道:“哼,你这个丫头,就是在要老夫付出的时候,才会给老夫戴高帽了。”

“哪有?我明明平时就喜欢夸你厉害的嘛。”依依满脸堆笑,上前拉着鬼谷子的手,撒娇的摇着他的手。

依依略显冰凉的手一放进鬼谷子的手中,鬼谷子微微皱眉,伸手把了一下依依的脉搏,狐疑的看了一眼夏依依,道:“丫头,你的身子?”

“咳咳,那个,鬼谷子,这儿有男人在这里,不好说,你回头再说啊。”

依依慌忙的咳了几声,拿眼瞟了几眼南艺和站在南艺身后的那些侍卫,她可不想鬼谷子在众多男人面前跟她谈什么女人的月经不调之类的事情。

虽然自己是个大夫,可毕竟还是有些脸皮薄的,再说了,这些古代的男人也是保守的,他们若是听了王妃的月事之类的事情,他们怕是也十分不自在吧。

鬼谷子皱了皱眉头,闭上了嘴巴,对南艺道:“你还不赶紧将东西搬走?难不成还想要王妃给你搬东西不成?”

“哦哦,好好,卑职这就去搬。”南艺连忙朝鬼谷子拱手,立即吩咐身后的士兵进来搬地上的毒气炸弹,还仔细警告他们要小心搬运,以免伤害了自己人。

片刻后,夜影站在山洞外头,对凌轩道:“王爷,王妃那边的毒气炸弹已经制造好了,东西也都收拾妥当了,是不是现在就立即将他们转移?”

“嗯,你安排一个妥当一点的人在后面将庞灵儿的标记给抹了,将敌人引到援兵的包围圈去。一定要注意,不要引起靖国候的疑心。”

“是”

“我们这一边,要尽量将这些人给挡住,以免他们击破了我们的防线以后,追上夏依依她们,破坏了我们的计划。”

“卑职明白”,夜影拱手,立即转身过去安排事情。

凌轩微微颔首,望着夜影转身过去的背影,他的眸子微眯,散发出危险的气息,这个夜影,似乎对夏依依起了不该起的心思啊,这样的人,自己究竟要不要留他呢?

当然,凌轩是相信夜影仍旧是忠诚于他的,只不过,他敢暗恋自己的妻子,那他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属下。

不一会儿,所有人便是都集齐了,往后山跑去,这一次,太子依旧是骂骂不迭,连着两天,已经转移了三次了,简直是刷新了他这一辈子最为丢脸的记录了,就算将来他登基为皇,这今日被钟达追得抱头鼠窜的事情,仍旧会被后人当作是笑柄的,简直有损他作为一个太子应该有的尊严和威严。

太子身侧负责太子安危的靖国候微微皱眉,他有些不悦,王爷竟然将他派来保护太子的安危,这样的话,他可就没有办法掌握王爷他们的行踪了,更没有办法给钟达的人传递信号了,只不过,他请求了几遍,都没有被王爷采纳,他也不好再力求留在王爷那边,以免被王爷怀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