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脉象不明(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靖国侯一路上都在等着钟达的追兵跟着庞灵儿的标记追上来,可是行了一路,都没有听到有追兵追过来的声音,他不禁有些怀疑庞灵儿是不是没有做标记。

于是,靖国侯就假意去后面关心一下有些走不动路的庞灵儿,低低的问道:“你没弄吗?”

“弄了!”庞灵儿几乎是卡在喉咙里嗡嗡的回答他的。

靖国侯便是有些担心是不是他们走太快了,所以后面的追兵有些追不上来。

看来得拖慢一下他们的速度了,靖国侯立即赶回到队伍前头道:“太子,她们这些女眷都有些走不动路了,要不停下来休息片刻再走?”

太子可是将自己的命看得比天都大,又怎么会愿意为了这些女眷而耽误了他逃命?立即板着脸孔道:“靖国侯,现在我们可是必须要赶紧往前走,甩开后面的追兵,若是我们停留下来。很有可能会没有命的。”

“太子,有道是磨刀不误砍柴工,她们现在走不动道,这样慢吞吞的走也甩不开多远。还不如坐下来休息一下,她们恢复了力气再走,也能走得更加快一些。”

“那也不行,若是一休息,敌人趁机赶上来怎么办?”

“就休息一会儿”

“不行”,太子斩钉绝铁的拒绝道。

此时,依依的肚子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似乎流出来少许血来,依依不禁深深的皱紧了眉头,怎么自己这次的经血一点都不对劲?不像以前那样连续性,这次似乎就之前流了一点就没了,刚刚又流了少许就没了。

依依不禁暗自抹起冷汗来,难不成自己根本就不是来癸水了,而是流产先兆?

不会的,不会的,依依连连摇头,有些不敢置信,自己上个月的癸水是来过的,这个月不过是超过了五天没来,即便是怀了,都还只是一个极小的受精卵呢,也许还没有着床呢,不至于就会有流产这样的事情吧。

不对,自己之前身子受损,应该怀不上孩子,这可能是劳累过度,月事不调吧。

画眉见王妃眉心紧锁,额头冒出了冷汗,青筋暴起,当下就慌乱了,立即叫喊了起来:“王妃,你怎么样了?谷主,你快了给王妃诊治一下啊!”

靖国侯立即抓住了这个机会,连忙上前查看一下夏依依的脸色,连忙对太子道:“太子,她们真的得休息一下了,不然谁都扛不住了,到时候都累垮了就更难赶路了。”

太子看着夏依依着实痛得厉害,不像是装得,而其他的女眷也都累得不行。太子即便是个练武之人,这两日来都有些熬的受不住,更何况这些女人呢?

只得松了口,道:“就地休息片刻。”

鬼谷子之前在涵洞里就有些担心夏依依的身体,这时候见她如此,更是担心了,连忙上前把了一下她的脉。

他不禁皱眉,现在依依的身体很糟糕、很虚弱,脉象也很乱,隐隐有像上次在北疆的时候再次血崩的迹象。

鬼谷子立即拿出了银针,给依依扎了几个穴位,稳定住宫内血脉,又拿出一粒药丸来给她服下。

鬼谷子一边给依依按摩穴位,一边吩咐道:“南艺,你赶紧给王妃做个简易担架。”

依依不禁皱眉,看了一眼鬼谷子凝重的神情,便是抿紧了唇,没有再反对使用担架。自己现在这么虚弱,若是再这么赶路下去,只怕身子是真的会垮掉的。

太子见状,心里隐隐升起一些不安,凑上来问道:“谷主,她怎么了?怎么还需要担架?难不成跟太子妃一样怀孕了?”

鬼谷子轻瞟了一眼太子,也不顾依依的隐私了,冷哼道:“怀什么怀?她不过是来了癸水,肚痛难忍,又劳累过度,恐有血崩之危。怎么?只有太子妃才有资格享受担架,轩王妃就不能了吗?”

太子摸了摸鼻子,笑得有些尴尬,道:“有资格,自然有资格了,本太子不过是关心一下。”

依依瞬间就松了一口气,还好是来了癸水,不是流产。不过瞬间,她就十分失落了,看来自己是真的怀不了孩子。

不一会儿,担架也做好了,画眉将夏依依小心翼翼的扶上了担架,太子便是吩咐大家继续往前赶路。

靖国侯也不好再拖延,只得跟着一块儿走,他依旧没有听到后面追兵的声音,心里的疑问愈发的大了起来,联想到王爷一反常态的让他来保护太子,靖国侯开始怀疑王爷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靖国侯看了看现在的形势,虽然他带了有两千人,可是太子他们带的人也有快一千人,再加上他们手中还有毒气炸弹,若是打起来,他不一定能赢,再者太子和南艺二人合力的话,可极为轻松的杀了他。

除非有追兵过来,他联合追兵一起将太子他们给杀了。不过,似乎没有这个机会了。

他们一行人平安顺利的抵达了安置点,画眉立即给王妃打地铺,她看了一眼在外头整理行李的凝香,画眉隐隐有些不解。

此时此刻,最重要的事情不应该是服侍王妃吗?行李那些东西也应该等把王妃安顿下来以后再去整理吧。凝香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轻重不分了?还是说她故意呆在外头,不想进来见王妃?

把王妃扶到铺好的地铺上躺着后,画眉便道:“王妃,你先躺着,奴婢去给你烧些热水来。”

“嗯”

画眉一走,这个小涵洞里就剩下依依一人了,鬼谷子这才板着脸孔进来,低低的训斥道:“丫头,你也太不当心了,竟然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这不是没有办法吗?我也想呆在王府里好生躺着休养,才不想这么东奔西跑的呢!”

“老夫问你,你上一次癸水离这次多少天了?”

“35天,比以往晚了五天,虽然有些晚,可也在正常波动的范围之内。无妨,我休养一段时间就调理回来了。”

“丫头,老夫刚刚给你把脉,觉得你的脉象似乎有些不对劲,不太像是来癸水的脉象。你有没有觉得你这有些不对的地方?”

依依的心瞬间就收缩了一下,道:“怎么?难道我是流产了?”

“也不像是怀孕了,现在日子还短,老夫也把不出来喜脉的,尚且分不清你究竟是怀了还是没怀,不过你也不能再乱跑乱跳的了,权且当你已经怀了的情况养身子吧。”

“你刚刚还跟太子说我是来了癸水呢!”

“老夫这不是怕太子会防备你怀了孩子,就会对你的孩子不利,这才瞒了他。毕竟现在老夫也不太肯定你的情况,还是再过一个月,老夫再给你把脉确诊吧。”鬼谷子说道。

依依的心里瞬间又升腾起一些希望来,连忙抓着鬼谷子的手,十分担忧的问道:“若是我怀孕了,那我今天流血了,可是会流产?”

“这个就不清楚了,你还是好生休养着,一个月后自然就见分晓了。我且给你弄一些药吃着,权当安胎了。”

“行,对了,鬼谷子,你可不能去跟别人透露,特别是别跟凌轩提及,我怕他到时候充满了希望,结果下个月我却是给他一个失望。还是等下个月把脉确诊了再告诉他,以免诈胡。”

“诈胡?”

“就是怕到时候没有怀孕,他还要以为我欺骗了他,还是先瞒着这件事情吧。”依依微微叹息了一声,自己宁愿瞒着他,也不要到时候

鬼谷子点点头,又交代了一句:“行,不过你还是要当心一点,不要再累着了。”

“我知道了。”

鬼谷子一走,画眉过了一会儿也就回来了,关切的问道:“王妃,你怎么样了?”

“没事,多休息就好了,他特意交代了以后不要剧烈运动就行了。”依依淡淡的回答道。

“那就好”,画眉端过来温水给夏依依喝了,皱眉道:“王妃,奴婢怎么觉得凝香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依依叹了一口气,面上有些自责道:“也怪我,她脸上的受伤了之后,我也没有怎么关心过她。今天我跟庞灵儿说话的时候,连带着嘲笑了一下凝香的伤疤,又被凝香给听见了,她生气了。也怪我,伤了她的心。”

“王妃,你怎么?”画眉吸了一口气,也有些责备的看着她。

“唉,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拿她毁容的事情去吓唬一下庞灵儿。”夏依依便是将事情说与了画眉听,拉着画眉的手道:“画眉,你平日里与她最是合得来了,她现在有些不想见我,要不你帮我去跟她道个歉,开导她一下。对了,你去鬼谷子那里再拿一些祛疤的药膏给凝香送过去。”

画眉颔首,将暖水袋放在了王妃的肚子上,给她盖好被子,转身出去了。

良久,画眉一脸颓然的走了进来,摇了摇头,将手里的几罐药膏塞给了王妃,长叹了一口气道:“她不肯要,奴婢劝了她许久,她的态度都是冷冰冰的,并不愿搭理奴婢。”

依依看了一眼那几瓶药膏,道:“你去再劝劝她,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能跟药过不去,若是再坚持涂药,很快就会恢复如初了。她不原谅我都没有关系,还是要将药收下。”

画眉再次出去,过了一会儿,拉着个长脸进来了,手中的药膏仍旧没有送出去,无奈的摇了摇头。

“唉”,依依叹息一声,凝香的性子也确实是倔强啊,不过从另一侧看起来,她倒是个十分有骨气的人。

“等夜影回来了,你把夜影叫过来,我有事跟他说。”

“好,王妃,你身子不舒服,就先吃点干粮,然后睡会儿吧。”

这一次,没有人来打扰她睡觉了,直接睡了好几个时辰,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快要天亮了。

“王妃,你醒来了?奴婢给你倒点温水喝。”

睡在夏依依旁边的一个小地铺上的画眉连忙起身忙活,夏依依用手摸了摸还搭在自己肚子上的暖水袋,水还是温的,应该是画眉夜里给她重新换过水了,看不出来嘛,平时性格冰冷的画眉竟然也有这么细心的一面。

“凌轩、夜影他们回来了吗?”

“还没有,王妃,你不必担心,想必是他们那边的战斗太过激烈,而且路途又远,一时回不来罢了。”

“嗯,等他们回来,你可要记得将夜影叫过来,我有事跟他说。”

“奴婢记得的”

靖国候有些焦虑的在山上转悠,他心里的疑惑越发的大了起来,之前他还怀疑是后面的追兵速度慢,没有跟上来而已,可是现在,都已经过了一夜的,没有道理还没有跟上来啊。

他又悄悄的下山行走了一段路,不过并没有走多远,在路上确确实实的看到了庞灵儿做的标记,标记并没有错啊,怎么就没有追兵追上来呢。

就算是第一批追兵有可能会被凌轩的人马给杀死了,钟达也必定会派第二批追兵过来的啊,靖国候于是就开始怀疑王爷是不是有了许多援兵了,在路上拦截了?

靖国候又开始打笃了,难不成王爷还能打败钟达不成?若是那样的话,自己就不显露出来,继续跟在王爷身边好了。

这一天,夏依依倒是十分乖巧的躺着休息,没有再去到处瞎搞。

直到夜幕再次降临,凌轩才带着兵马回来了。

画眉一听到动静,就迎了出去,朝着王爷福了福身子后,对夜影道:“夜将军,王妃有事找你。”

“什么事?”

画眉虽然猜到了王妃找夜影何事,却是低头道:“王妃没有明说,只说有事找你。”

“王妃在哪里?你带我去。”

“你随我来”

夜影跟在画眉的身后走去,凌轩微微皱眉,有些不悦的跟了过去。心里哼了一声,这个夏依依,居然不想着见自己,竟是先见别人,倒是要看看她究竟找夜影何事。若不是紧急的事情,非得好好教训一下她不可。

“王妃”,夜影恭敬的作揖。

“夜影,你将这几罐药膏拿去给凝香,你再劝劝她,让她要记得涂药。”

夜影身子微震,凝香暗恋他,他还是上一次在北疆的时候,王妃提醒他的,王妃这要他亲自给凝香送药去,该不会是要撮合他们吧?

夜影垂首道:“王妃,卑职去送怕是不太合适吧。”

凌轩跨了进来,挑眉道:“合适,当然合适了。”

“王爷?”

“还不快去?没办成事,你就别回来。”凌轩有些冷冷的看着他,延长了尾音说道。

夜影只得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个差事,找到了凝香,道:“这个是给你的。”

凝香慌忙背过身子,不想让夜影看到自己的脸上的伤疤,虽然蒙着面纱,仍旧还是能看到一些印记的。

“怎么?你也当起了王妃的说客来了?”凝香语气十分的冰冷。

“王妃她昨天只是无心之失,她已经很愧疚了,这是她的一片心意,还请你收下吧。”

“我不要,你拿回去还给她。”

夜影咬了咬唇,皱眉道:“王爷说了,你若是不接下,他就不让我回去了。”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何干?”凝香冷冷的说道。

“你还是拿着吧,鬼谷子的药很好,你只要坚持涂着,很快就会恢复容貌了,又会变得跟以前一样漂亮。你不要拿自己的容貌置气,不然到时候恢复不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夜影走到了凝香的身前,直接将凝香的手抓过来,将手中装着几罐药膏的布袋子往她手上一放,就快速的转身离去了。

冰凉的触感还停留在凝香的手上,她的手似乎瞬间触电一般,浑身一震,脸上闪过一丝羞涩的笑容,他刚刚夸她以前漂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