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靖国候反水(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关心了一下依依的身体状况后就出去忙事情去了,太子听闻全歼了钟达的这一批敌军,一些原本还摇摆不定的大臣见钟达输了,便是答应帮助太子,这一下,援兵的数量猛的增加了许多,太子喜不自胜。

靖国候疑惑的问道:“王爷,我们是往这边走的,为何那些追兵竟然往另一个方向去了,还正好碰到了援兵,被援兵给歼灭了?”

“本王另外派了一队人马故意往那个方向去,那些追兵以为是你们往那个方向去了,所以,他们就被我们给引诱到援兵的包围圈去了。”

靖国候阴沉着脸,有些不高兴的说道:“王爷,你这个计划是什么时候准备好的?为何都没有跟我们商量,我们完全都被你给蒙在了鼓里了。”

太子原本高兴的脸上也瞬间凝结成了霜,冷声道:“对啊,轩王,你怎么能不跟本太子商量呢?”

轩王这种越过他就直接做主的做法让太子心里十分的不爽,太子开始担心轩王会成为下一个钟达,将他当成一个傀儡。

不,轩王才不会将他当成一个傀儡了,说不定轩王是想先利用他太子的身份,让忠臣支持他,等到以后灭了钟达了,轩王就将他杀了,自己继位。

这个想法不过在太子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太子就一点也不担心了,即便轩王有这个想法,他也得有这个命啊。反正轩王的生辰也就十来天就到了,到时候亲眼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发病,就知道他能不能活了。

凌轩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道:“本王是在跟他们打战的时候才想起来的计策,你们都已经走远了,也来不及跟你们商量了。”

“那接下来可有什么作战计划?这个现在总该跟我们商量了吧。”

“现在,我们要先将东朔各个城镇的势力收复回来,各个击破,这样的话,就能将钟达的势力一点点蚕食,到最后,他就只有京城一个地方了,孤立无援,我们攻打他的时候,也就不必担心他还有援兵从背后对付我们。而且,我们收复了城镇以后,也好在宅子里安排这些家眷,好过躲在这潮湿的山洞里。”

“好,那我们现在第一个要收复的是哪个城镇?”太子摩拳擦掌,万分兴奋,收复江山指日可待。

“连城!”

凌轩寻了一个岩石坐了下来,即便是坐在山洞里的岩石上,他那周身的气势仍旧像是在轩王府里坐在首座上一样,形成一种以他为尊的浩然气势。

太子面上隐隐有些不快,轩王的这种不受地域限制的高贵气息,是他怎么也学不来的。

“当初,父皇在世的时候,本王在连城拔除了整个连城所有的钟达党羽,父皇也立即安排了一些忠诚于父皇的人,即便父皇去世,那钟达要想在连城策反一些人,也只能策反少部分人,所以,我们攻入连城是最为容易的。”凌轩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一提起连城,太子像是打翻了调料罐一样,瞬间五味陈杂,不是个滋味。

当初他和钟达还是一伙人的时候,凌轩在连城拔除了他们不少人,几百个人全都被压到了刑场砍头。那个时候,太子恨轩王恨得牙痒痒。

真是时移势易,造物弄人。

如今,他反倒要感谢那时候轩王拔除了他们的那些党羽,给清理出了一片干净的领土。

太子的面色有些尴尬,咽了一下口水,讪讪的道:“那就从连城开始吧,什么时候开始进攻?”

“那些援兵已经往连城方向前进了,我们收拾一下,半夜的时候也要快速往那边去了,跟援兵一汇合,就立即攻城。”

“那这些家眷呢?”

“先在这里安身,等到占领了连城,再将家眷转移进连城。”

“好”

靖国候上前道:“王爷,我跟你们一块儿去攻打连城吧。”

“不用了,你还是留在这里,保护家眷的安全吧。”凌轩拒绝得十分干脆。

靖国候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点头应承了下来。

“夜影,你去跟鬼谷子说一声,他制造的毒气炸弹十分好用,让他再准备一批。”凌轩吩咐道。

“是”

夜影找到鬼谷子的时候,鬼谷子正和南艺二人争得面红耳赤的,夜影不禁抚额,这两个人可真是头疼啊。

鬼谷子好争斗的性子就不必说了,众所周知,而这南艺,长了一张娃娃脸,性子也跟个娃娃一样,竟是也跟鬼谷子争执个不休。

夜影连忙打断了他们,道:“你们就别争论你们谁的毒气厉害了,比试一下不就行了?刚刚王爷说鬼谷子制造的那些毒气炸弹十分好使,想让你再做一批,我们要去攻打连城了。这样,你们二人各制作一半,到时候,这些毒气炸弹上了战场,一试用,就知道谁的毒气炸弹厉害了。”

鬼谷子狠狠的瞪了一眼夜影,扁了扁嘴巴,啐了一口道:“小子,你别来这么忽悠老夫,老夫跟南艺之争,那是老夫和南艺的事情,你们休想获得渔翁之利!”

“不,卑职和王爷绝无此意。谷主,你放心,王爷会把你制造毒气炸弹的银子给你的。”

“切,给老夫,他拿什么给老夫?他前前后后整整二百万两黄金都被通天阁给骗走了,他还有什么钱给老夫。哼,那个通天阁可比老夫来钱快,拿了这么多的黄金,也没见着他们出了一次手。”

鬼谷子的这一句话倒是提醒了夜影了,怎么回事,这些日子冥日会怎么好像是消失了一般?以往还经常冒出来刺杀王爷,现在不应该是刺杀王爷最佳的时候吗?为什么不出手了呢?

“你放心,王爷定然不会少了你的银子的。”夜影道。

南艺冷哼一声,嘲讽道:“鬼谷子,你拿没有银子当借口,该不会是怕了我,不敢跟我比试了吧。”

鬼谷子胡子一翘:“老夫还能怕了你个小毛头?比就比,谁怕谁啊?为了不让你浑水摸鱼,老夫制作出来的毒气炸弹上用白线捆绑,你的用黑线捆绑,免得你到时候硬说老夫做出来的是你的。”

“切,我还能怕你不成?比就比啊,你用白线,我用黑线。”

“你们赶紧做毒气炸弹,我还有要紧事情要跟王爷说。”夜影连忙撂下一句话就急匆匆的去找到了王爷。

“王爷,鬼谷子和南艺两个一起制造毒气炸弹,他们还打赌比试,说你带去战场以后一定要仔细分辨究竟是白色捆绑的还是黑色捆绑的毒气炸弹厉害。”夜影道。

凌轩哂笑一声,“他们倒是还有这个闲心,也罢,就帮他们比试一下。谁的是白色捆绑的呢?”

“他们说了,为了你评判的时候不偏不倚,他们得等比试结果公布以后才说明线色。”

“有趣”,太子弯起眉眼笑道,凌轩则是表情淡淡的点了点头。

“王爷,卑职这些天都忙着对抗钟达,倒是忽略了冥日会了,好像自从政变之后,就没有见到冥日会出来刺杀你了,他们好像全都销声匿迹了一般。”

太子在旁一听,不禁悔恨不已,道:“当初也怪你太过害怕冥日会了,竟是早早的就去找了通天阁签订协议,结果这冥日会竟是不出来了,真是白白浪费了一百万两黄金了,这些钱留着置办军需多好啊。”

凌轩淡淡的道:“他们不出来,许是听到了本王跟通天阁签订了协议的消息,他们才不想出来被通天阁追杀吧。抑或是,冥日会想躲在一边看着我们被钟达杀死,他也就省事了。不过,既然太子提起了军需,本王也就想起来还有要事要跟太子商量了。我们之前的军需只能供得上我们自己的这些人马,可现在投奔我们的援军也多了起来,那些将士都是要吃粮食、要药品、也要武器的。太子该拨点银两购买军需了。”

太子暗暗咬了咬牙,自己刚刚就不应该搭话,更不应该坐在这里。

“本太子的银两并不多,要留着以后救急用,前期这些银两还请轩王多支持一些,等到以后江山稳固了,本太子就从国库拨银子还给你就是了。”

“哼,太子倒是打得一手的好算盘,不过,本王可是没钱了,这马连干草都要吃不上了,也没有力气上战场,本王看啊,今夜就不去连城了,本王在这山上把马匹喂饱休养个几日再说。”

凌轩轻飘飘的看向太子,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大有放马南山下的态势。

太子不禁气愤的盯着凌轩,竟然敢威胁他,可是现在正是攻打连城的好时候,怎么能错过呢。咬咬牙,道:“本太子等会儿着人拨银两购买军需便是了。”

“太子,你早些这么慷慨,援兵不就会更多了吗?”凌轩扬眉,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邪笑来。

太子气得肚里冒烟,道:“那轩王这次一战,可要一举得胜,才能不辜负本太子的期望了。”

“太子若是不放心,那要不太子去攻占连城,本王留在这里保护家眷?”

太子竟是不知轩王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能言善辩了,自己居然斗不过他,嘴角抽了抽,悻悻的道:“还是你去吧。”

一切都准备妥当了以后,凌轩来到了依依的身旁,见她还躺在床上,不禁皱了皱眉,以前她来月事的时候,可是也会经常出去走动的,怎么这次竟然总是躺在床上了。

“依依,很不舒服吗?”凌轩的语气里透露着十分明显的担忧。

“是不太舒服,太过劳累了,我躺个几天就好了。你放心去打战吧,不必担心我。”

凌轩叹了一口气,抓着依依的手,抵到自己的唇上,印上了一个吻,道:“那你要多多保重。”

“嗯,你注意安全,一定要平安归来。”依依十分乖巧的点点头,看向他的目光里同样充满了担忧。

“等我占领了连城,就立即回来接你去连城,再也不住这潮湿的山洞了,你现在身子不爽利,住这里对你身子不好。”凌轩在她的手上亲了几下,才十分不舍的站起身,往外走了几步,又折回来,捧着她的脸,在她的唇上深深的啜了一口,十分浓重的鼻音响起,“等我回来接你”。

转身大步跨了出去,他走得极快,生怕自己再在这里多呆上一会儿,就会舍不得离开。

衣袍带着一股强大的风,席卷出门,将地铺旁边细碎的干草卷起,飞舞到空中,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

半夜,凌轩他们带着兵马都往连城去了,后半夜,一个黑影悄悄的从后山摸了上来,他的武功十分的高强,轻松的躲过了山上巡逻的士兵。

他没有从大洞口进来,南艺站在大洞口那里守着呢。那个黑衣人从另一处小小的洞穴挤身进去,迅速的脱了夜行衣,塞到了洞穴的一处碎石下。快速的朝着庞灵儿休息的地方走去。

“爹,你怎么来了?”

“我问你,你在路上做标记的时候可被人发现过?”

靖国候阴翳的眼睛盯得庞灵儿浑身颤抖了两下,她哆哆嗦嗦小声的道:“没有啊”。

“你个蠢货,被人早就发现了,你还不知道。”靖国候气得低声骂了起来。

“爹,怎么了?出事了吗?”

“为父趁着轩王他们都走了,就悄悄的下山去,沿着我们来的原路走了许久,除了近处这段距离的标记没有被人动过以外,远处你做的标记都已经被人给抹了!”

靖国候因着今天轩王还是不同意他跟着去打战,而钟达的人后来也没有找到他们的巢穴,竟然一直都没有跟着庞灵儿的标记找到这里来。他的心里又开始生疑了,这才想着要回原路查探一下,这一看,不禁浑身冒汗。

原来庞灵儿一路上的标记都被抹了,只留了这附近的一些标记来蒙蔽他。

如此想来,轩王已经知道他是叛徒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当面说出来罢了,而轩王还将计就计,定然是造假了庞灵儿的标记,将钟达的人给引到了援兵的包围圈里去了。

“这么说,我们暴露了?那我们该怎么办?”庞灵儿不禁吓得脊背冷汗涔涔,说话的时候,上下牙齿颤抖得撞击咯咯直响。

“为今之计,只能趁着轩王不在这里先下手为强了,不然,等轩王攻占了连城,就绝对不会放过我们了。”

“我们打得过吗?”

“他们的士兵只有几百人,而我们有两千人,如果他们没有毒气弹,那我们就能赢了。”靖国候道。

“可是囤放毒气炸弹的地方有很多的士兵把手啊,怎么能偷的出来呢?”

“毒气炸弹几乎都被轩王拿走了,这里就只是留了两箱而已。等下我带人先突袭驻守的士兵,把毒气炸弹偷出来。”

依依迷迷糊糊中听到了外头有厮杀声,连忙从地铺上爬了起来,画眉道:“王妃,你先别乱跑,若是有事情,等会儿会有人过来跟我们报信的。”

很快,就有一个士兵跑了过来,道:“王妃,不好了,靖国候反了,他袭击了囤放毒气炸弹的涵洞,把毒气炸弹给抢走了,现在他正在跟我们的人在外头打着呢。”

“我们就这么一点点人,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王妃,要不我们赶紧寻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吧。”画眉道。

“躲什么啊?现在太妃和那些女眷身边可没有人保护她们,我们得立即过去救她们。”

依依拿着剑就朝着太妃住的方向冲了过去,迎面就碰到了鬼谷子气呼呼的朝她冲过来。

“丫头,老夫就知道你肯定会忘了老夫对你的忠告,特意赶过来瞧瞧,你果然又要去厮杀了,是不是?”

依依恍然一怔,自己怎么忘了现在不能剧烈运动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