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庞灵儿回京(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鬼谷子上前就将夏依依手中的剑给夺了下来,道:“现在你就把你自己当成是一个没有武功的人,让两个丫鬟保护你的安全就行了。那些女眷,南艺自然会安排人去保护她们的。你操那么多的心做什么?你要记得,你也是一个女眷,你看有哪个女眷像你这样操这么多的心啊?”

鬼谷子往四周看了看,皱了皱眉头,十分不悦道:“怎么没有看到凝香那个丫头?她不在你身边保护你?都已经快两天了,她还在生气?也太小心眼了一些。”

“鬼谷子,你别再说这个了,若是让她听见了,又要伤了她。”依依连忙四下一看,好在凝香没有在这。

“行,不说就不说,赶紧找个宽敞的地方躲着,若是他们来了,也好跑。”

靖国候因为没有解药,拿了毒气炸弹也不敢在近处使用,便是带着士兵跑到了外面宽敞的地方,这才将两箱毒气炸弹给打开来,一箱是白色线捆着,一箱是黑色线捆着的。他一见,就更加笃定了这是鬼谷子和南艺做的毒气炸弹了。

当即就随手拿了一个白色线的,拿出来点燃了引线以后,直接就往对面扔了过去,高兴的叫嚷道:“我让你们通通见鬼去。”

然而,引线燃完了以后,竟然没有半点动静了,好像火熄灭了一样。

“呸,拿了一个坏的。”靖国候连忙又拿了一个白色的点燃了扔过去,依旧是一样的结果,他啐道:“肯定是南艺做的,没有做成功。”便是从黑色线捆扎的里面拿了两个出来,结果也是同样的不起作用。

靖国候这才开始怀疑这两箱毒气炸弹有问题,当即就随手拆开了一个来看,不禁气极。

这就是一个空竹筒,里面也就只有这么一根引线延伸到外面,里面根本就没有放毒药,更没有放硝和硫磺,分明就是两箱假的炸弹。

而这两箱也绝对不会是没有做完的东西,因为若是没有做完,他们绝对不会派兵去看守的。他们之所以这么以假弄真,就是为了让自己受骗上当而已。

靖国候气得直接就将这两箱假炸弹给踢翻在地,狠狠的朝对面啐了一口,“妈的,竟敢愚弄老子。”

南艺笑得一脸灿烂,“靖国候,这个礼物不错吧?我看你刚刚抢得那么起劲,我都不好意思打扰你呢。”

“南艺,你以为你拿这些假的东西骗了老夫,你就能赢了吗?老夫就算是跟你直接开打,老夫也能赢,你们不过才几百人而已。”

“唔,对哦,我不过是几百人而已,可是我有毒气炸弹啊。”

南艺笑得一脸无害,那张娃娃脸竟是显现得清纯可爱,挥了挥手,一个士兵拎着一个布袋子过来,南艺随手拿起一个来,点燃了引线就往对面扔了过去。

“嘭”的响了一声,毒气四溢,靖国候的人当即就毒晕在地上,靖国候连忙屏气往后跑去。

“哼,还想跑?你们给我继续往他们那边扔毒气炸弹!”

南艺对士兵们交代了一句,当即就拔剑朝着靖国候飞了过去,二人在半山腰的树尖上激烈的打斗了起来。

靖国候不愧是以前的将军,武功自是不在话下,南艺竟是有些吃力,一时半会儿,还真的没有办法将靖国候给杀死。

“太子,你也该出来帮下忙啊!”南艺朝着山顶怨天尤人的大声抱怨了一番,“你若是不出来帮忙,到时候我们输了,你也没有好处啊。”

太子踩着树尖就飞了出来,长眸滴溜溜一斜,嘲笑道:“本太子还以为轩王手底下的人都是十分厉害的角色呢,没想到竟是打不过别人啊。”

“太子,你就别说风凉话了,我们现在可不是为了自己在卖命,而是为了太子你的皇位在卖命。”南艺一边吃力的跟靖国候对打,一边气呼呼的说道。

太子站在树梢,双手抱胸,看好戏一般,不依不饶的嘲讽道:“你可是暗夜组织排行第三的人啊,武功竟然这样差吗?”

南艺气得直咬牙,就没有见过这么惹人厌的人,自己还替他卖什么命啊?

南艺干脆直接一边跟靖国候打,一边将靖国候给引到了太子的身旁,南艺一个虚晃,便是立即闪身逃跑了。虽然南艺杀不了靖国候,可是要想逃跑,还是十分容易的事情。

靖国候一见南艺跑了,太子又近在咫尺,如果自己直接将太子给杀了,钟达定然会对自己大加嘉赏,当即就举剑朝着太子刺了过去。

太子刚刚还双手抱胸在看戏,没有料到南艺竟然弃他而去,而靖国候的剑又十分快速的朝他刺过来,他心里一慌,便是想躲开,可是双手交叉抱着胸呢,竟然来不及解开手来去拔剑,身子也不方便躲闪,没能完全躲开来,自己的右手臂上结结实实的被刺了一剑,顿时就鲜血如泉涌。

太子赶紧抽出剑来抵挡着靖国侯再次刺过来的剑,不过,因为他的手刚刚受伤了,武力值也下降了,独自一人还真的难以杀了靖国侯。

打斗了一会儿,太子便是也有些着急了,可是碍于刚刚自己嘲笑过南艺,南艺一气之下竟是不管他了,他又不想放下自己作为一个太子的尊严,不想开口喊南艺来帮忙,只得一个人硬撑着。

太子的武功却是比南艺的武功要高得多,即便是在受伤了的情况下,还能将靖国侯给刺伤了。不过仍旧是没能杀的了他。

靖国侯眼见着他的两千手下很快就被南艺给灭得差不多了,明白他若是在这里再呆下去,只会更加难以逃脱。当即就从树梢飞速向树底下掠去,将太子给引到了自己的护卫当中,让大家一起围攻太子。

太子被那些人给纠缠住了,双拳难抵四手,渐渐的处于了劣势,而靖国侯为了加紧时间杀了太子,下招就更加狠厉了。

不一会儿太子就有些敌不过群攻,又十分害怕自己会被靖国侯给杀死,在生命面前,他选择放弃了尊严。

“南艺,你快过来帮忙啊!”太子忍不住大声呼喊起来。然而,没有人过来。

“你拿命来!”靖国侯挥剑上前。

“南艺,南艺!”

太子呼喊得更大声了,心里也更加焦急了,他不想被围攻杀死在这里。

南艺这时才慢悠悠的过来,学着太子的样子,双手交叉抱胸,嘴角勾起,嘲讽道:“呦,太子自小就有那么多的教习先生教你武功,就对付这么一点点人竟然还会受伤啊?”

“你少幸灾乐祸,本太子若是死了,看你怎么跟你家王爷交待。”

“你若是死了,还有什么好交待的,只怕就要好好考虑一下该扶持谁当皇上了。”

“你真是大胆!”

“不大胆又怎么闯荡江湖呢?”南艺丝毫不害怕的反击道,自己若是不治治太子这臭德行,自己心里就不爽。

太子气个半死,实在是打不过了,便是哀求道:“南艺快帮忙,本太子快要不行了。”

“你说你早这样求人不就完了吗?”南艺坏坏的笑道,拔出剑就下去先攻击那些人数众多的小喽喽,减缓太子的压力。

很快,这些小喽喽就被解决了许多,太子这才就觉得自己能喘上几口气了。不一会儿,围攻的小喽喽都被他们给杀死了,于是就集中精力对付靖国侯。

靖国侯见势不妙,当即就往树梢上飞去,快速的逃窜。

“拦住他”,太子道,与南艺二人一起追上去,靖国侯不敌二人合力,战了十几回合便是惨死在二人的剑下。

太子连忙回去找鬼谷子疗伤,南艺则去清点人数。

鬼谷子又岂会失去一次敛财机会,当即狮子大开口,跟太子讹了许多银两才帮他疗伤。

南艺在整个山上找寻了一遍,便是急匆匆的赶过来,脸色有些不好看,“太子,没见着庞灵儿,许是趁乱跑了。”

“一个女人而已,跑了就跑了吧,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只要把靖国侯除了,就没有大患了。”

太子手臂上缠了绷带,不以为然的悠悠道。

“可是她一跑,就必定会去泄露我们在这里的藏身之所。”

太子立即站了起来,大吼道:“那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去找她啊。”

南艺微微皱眉,面露不悦,他并不喜欢听太子这样命令和质责他的语气,“已经派人去了。”

南艺转身离开这里,才去跟夏依依她们汇报情况。

依依眉心一皱,道:“我们得立即收拾东西转移。”

“现在?可是王爷说了他攻下连城以后,就会回来接我们的。我们若是再去下一个转移点,只会离连城越来越远。”

“这样吧,我们折回昨儿呆的那个山头去,我们刚刚才从那里转移过来,他们应该想不到我们还会回到原来的地方去,那里比任何一个新的转移点都要安全。而且,那里离连城还要近一些。”

南艺垂首想了一下,道:“好,属下现在就去跟太子商议一下。”

庞灵儿一路狂奔,跑出很长距离以后,遇到了在各处寻找夏依依踪迹的钟达士兵,连忙上去报信,那些士兵赶紧纠集了人马往山上跑去,待他们去了那儿,整个山上除了死尸,再也没有一个活人了。

庞灵儿带着靖国候的尸体回了京城,独自入了皇宫,一下就跪在了钟达的面前。

钟达,穿着皇袍端坐在御书房的首座,阴狠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庞灵儿,冲了下来,恶狠狠的甩了她一个大巴掌,一把拎起她,咬牙切齿道:“你们父女俩居然敢暗算朕?弄了标记将朕的人引到轩王的包围圈全歼灭?”

庞灵儿被钟达的凶狠给吓得瑟瑟发抖,顿时就泪如雨下,狂哭喊冤枉:“皇上,冤枉啊,臣女和父亲可是对你忠心耿耿的,是那轩王太过奸诈,他派人一路上暗暗跟踪我们,将臣女做的标记全都给抹了,又做了一路假标记将你的人给引到包围圈去,还将我们给蒙在鼓里。又不让臣女父亲跟着他一起,父亲这才生疑了,回原路去查探了一下,才发现了端倪,便是举兵想要在山头上杀了太子,给皇上报仇,谁知竟是被他们给残忍杀害了。皇上,臣女父亲可是为了你才死的啊,还请皇上要给臣女父亲报仇啊。”

“朕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来欺骗朕的?”

“皇上,臣女父亲和臣女家人还有那两千家丁、护卫的尸体可是不假的啊,臣女怎会将全家老小的性命搭上来欺骗你?”庞灵儿哭着,美丽的容颜上沾满了晶莹的泪珠,看着好不可怜,“皇上若是不信,大可传人进来查证,那些士兵上山可是都看见了的。”

钟达早就已经传了人进来问过情况后才令人带庞灵儿进来,见她如此说,便是也相信她没说谎了,眼里的阴狠散去,手指松动,将她放了下来,十分“心痛”的道:“朕刚刚也是一时气糊涂了,如今想来,你们靖国侯府对朕可是忠心耿耿,一门忠烈啊,朕今日就赐靖国候为靖国公,谥号”忠勇靖国将军“,朕着人给他厚葬。你们侯府也改名为靖国公府,朕将府邸原原本本的还给你,特封你为”昭丽郡主“,每年由朝廷给你拨银两,保你衣食无忧。”

庞灵儿连忙跪了下去连连磕头,道:“臣女多谢皇上恩赐!”

庞灵儿的心刚刚安稳下来,钟达下一句阴森森的话又将她给激得脊背一寒。

“朕记得你是轩王未过门的侧妃?你何时过门啊?”

庞灵儿脑子也不笨,慌忙道:“回皇上,这是前朝的人赐的婚,那也只是在前朝作数罢了,到了今朝,可是皇上您的天下,这前朝的事情哪还能作数啊?”

钟达眯起眼睛瞧了地上跪着的人一眼,自己居高临下的倒是隐隐看见她身前半露的两抹雪白,倒是个美人坯子,“你倒是长了一张伶牙俐齿的嘴儿,今夜就留下来侍寝吧。”

“啊?!侍、侍寝?”

庞灵儿尖叫出声,瞳孔都快瞪出来了,一屁。股就蹲坐在了地上,看着面前已经风烛残年的钟达,他都够当自己爷爷的了,自己不过才十几岁啊,庞灵儿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内心是十分拒绝且觉得恶心至极的,在她的梦想里,可是要嫁给像轩王那样的年轻英俊的男人,可是轩王命不久矣,她才不想嫁给轩王,这以后再嫁个公府世子也好啊。怎么能嫁给钟达这样的老头,看钟达这岁数,也没多少年好活的了,到时候钟达驾崩,自己年纪轻轻的岂不是跟她姐姐庞珏儿一样被殉葬吗?

“怎么?你还不愿意了?”钟达脸色阴沉,寒气四起,他只需一眼,就能看穿庞灵儿的心思。

庞灵儿连忙摇头,随口扯了个谎:“不是的,臣女只不过是心有所属了。”

钟达眼眸一眯,“你爱上轩王了?”

“不,臣女当初被指婚给他是被迫的,臣女其实早已属意兵部侍郎钟大人,就是当朝的太子殿下。”

庞灵儿道,钟显虽然年纪也大了,可好歹是个中年人,又是新封的太子,就是将来的皇上,自己若是得宠了,这一生的荣华富贵就享用不尽了。再说了,这个钟达总不能跟自己儿子抢女人吧,说不定钟达还会看在自己一家老小都死了的份上,可怜自己,就直接将自己赐给钟显做侧妃呢。

然而,庞灵儿高估了钟达的仁义,钟达后退了两步,捻了捻手中的珠串,缓缓闭眼,貌似在回忆以往的事情,十分“心痛”道:“朕虽然当了皇上了,可是先皇毕竟是朕的女婿,朕心怀慈悲,还是决定要遵守先皇的遗愿,让你和轩王早日成婚,来人,送庞小姐去轩王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