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让步(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相爷急忙走了过来,道:“凌轩,你找我有何事啊?”

“外祖父,我曾经听你说过,以前父皇的两个兄弟都曾经掉落到悬崖下,前太子则是只剩下衣物落在悬崖,而没有见到人,似乎被猛兽吃了。而五皇叔,掉落悬崖之后竟然找不到他的尸体了,对不对?”

曹相爷点点头,道:“的确如此,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刚刚南艺说了,以前买百花虫毒的蒙面男子,他的手上有伤疤,像是坠崖时攀附悬崖滑落被岩石划破而形成的伤疤。而我以前中毒时尚且还小,不曾与人结怨,我便是猜想别人是要报复父皇母妃才对我下手的。我怀疑下手之人就是五皇叔,而他还活在世上。”

“五皇叔和你父皇可是一母同胞,素来也没有什么恩怨,你若是怀疑他的话,你就是在怀疑当初五皇叔掉落悬崖是你父皇造成的?”

“嗯,不然,为何原本太子之位是要传给五皇叔的,也只有五皇叔死了,父皇才能登位。”

“若是先皇害的五皇叔的话,那前太子也有可能是先皇害的了。如果你五皇叔还活着的话,他应该不会是只对付你一个人就罢手吧?先皇可是有三个儿子啊。怎么没有见到他们有事,偏偏你一个人有事?”

“许是他只有一颗这样的毒药,而那个时候父皇最宠爱的儿子是我,所以,他才将毒害的对象放我身上。”

依依一听凌轩这么说,不禁翻了一个白眼,他可真能给自己脸上贴金啊。

依依道:“那五皇叔会不会是跟钟达有关系?钟达竟然能策反了皇位,也许他们两个暗中早就联合起来了。”

“很有可能,现在我们要在格外注意一下手上有严重伤疤的人。”凌轩点点头,眉心一皱,忧郁深邃。

“嗯”

“依依,你这些天就呆在这里别乱走,我要出去攻占其他的城镇。”

“可是你就只有几天就要生辰了,你不呆在这里吗?万一毒发了,也好让鬼谷子给你医治啊。”

“他不是说了他没有办法医治吗?”

“总是有些办法缓解你的疼痛也好啊,也许摸索着就能解你的毒了。”

凌轩隐下眼里的悲伤,露出了一个宽心的笑容来,“依依,你别担心,如果我万一毒发了,我一定会回来让鬼谷子医治的。”

鬼谷子切了一声,道:“谁说老夫就会帮你医治了?你刚刚不是还要将老夫给一掌就劈出去吗?”

“……”

凌轩也不再跟鬼谷子斗嘴了,这么久的相处,也知道鬼谷子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性子了。稍刻,凌轩也不做多停留,就带着人去攻打其他城镇去了,这个府邸,也变得安静了不少。

夏依依懒洋洋的躺在软塌上休养身体,这几天吃了鬼谷子的药,身体也没有再有流血的迹象了,这么看起来,似乎更加不像是月事了,依依的心情也越发的激动了起来,说不定自己已经怀孕了呢。

依依有了这个想法以后,平日里竟是不知不觉的总喜欢将手放置在肚子轻轻的抚摸着,好似里面已经有个小宝宝,并且小宝宝还会感觉到她的抚摸一样。

画眉将箱子里的行礼一件件拿出来搁置在屋里,余光瞟到王妃躺在软塌上抚摸着肚子,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慈祥的暖意。画眉不禁微微皱眉,王妃这刚刚才来过癸水,这就说明王妃并没有怀孕,王妃怕是因为王爷生辰将近,心里十分先给王爷生个孩子,竟然有了臆想症了?幻想自己肚子里有个孩子?

画眉轻叹了一口气,微微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王妃,只得由她去,自顾自的收拾房间。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画眉抬头望去,太贵妃拉着曹若燕的手走了进来,画眉连忙跪下去恭迎。

依依悠然的起身,理了理衣服,微微一福身,轻言道:“母妃”!

太贵妃的脸色不是很好,对画眉道:“你出去,哀家有事跟王妃说。”

画眉有些担忧,太贵妃带着曹小姐过来,还能说什么事?傻子都知道,这二对一,王妃怕不是对手吧。

依依使了一个眼色,让画眉出去,便是笑着拉开一条椅子,恭敬的道:“母妃请坐,你今儿怎么有空来儿臣这儿,若是有事跟儿臣说,就着人过来传个话,你又何必亲自走这一遭呢?”

太贵妃也不坐,直直的站在房中间,死死的盯着夏依依,眼神里充满了愤怒和怨恨,“夏依依,你究竟要将我们母子二人逼到什么境地?你明知轩儿没有找到解药,他的生辰又只有几天了,你为何不肯放他一马,让他纳侧妃留个血脉?”

依依张了张嘴,想说自己可能已经怀上了,可是这毕竟是还没有确诊的事情,若是到时候闹了乌龙,不仅将太贵妃给气个半死,关键是凌轩由高兴到失望也难以接受啊。

依依深吸了一口气道:“儿臣从来就没有想要逼你们,儿臣说过,只要我们两个和离了,他想娶妻纳妾还是收通房,都随他去,跟儿臣再也没有任何关系,儿臣也不会阻拦。只要他愿意和离,我不会纠缠,只会签上字默默的走人。”

“和离?凌轩他现在根本就不同意和离,你既然愿意和离以后让他纳侧妃,你就不能现在就退一步,现在就答应让他纳侧妃吗?”

“我做不到,我没有办法看着自己的丈夫跟别人同床共枕,恩恩爱爱的。”

“有什么做不到的?起初肯定是会难过的,可是过些天也就习惯了,适应了。燕儿是个好姑娘,她不会和你争宠的,你依旧是轩王正妃,她也很和善,平易近人,她会好好的跟你相处,以你为大,你只管放心的接纳她。”

太贵妃将身后的曹若燕给拉了过来,让她给夏依依行礼。

曹若燕身段轻盈,微微屈膝,声音动听悦耳:“姐姐,妹妹给您行礼了。”

依依不禁望着天花板翻了一个白眼,这还没有过门,也没有请茶呢,就开始改口了?姐姐妹妹的可真够亲热的啊。

“曹小姐,不是我故意刁难你,也不是看不起你,而是我真的没法跟任何一个女人共享一个丈夫。你自己也是一个女人,凌轩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你看了难道就一点也不扎心吗?你又何苦偏要嫁给凌轩呢?你也清楚,他没多少时日了,你何苦年纪轻轻的就守寡,倒不如另外找一个好夫家嫁了,这一辈子也幸福多了。”

曹若燕脸色显露出一丝悲哀来,夏依依说得没错,她很有可能会守寡一辈子,可是她是先皇赐婚给王爷的,她就是王爷的女人,若是改嫁,肯定会被夫家笑话和看不起。再者,她确实是从小就爱慕王爷的,梦想着要嫁给王爷,哪怕是只得王爷一夜恩宠,她也觉得值了。更何况,她想要给王爷留下血脉,这也是太贵妃想要看到的喜事。

曹若燕抿了抿唇,道:“姐姐,妹妹自从被先皇赐给王爷,妹妹从那以后,生是王爷的人,死是王爷的鬼。”

依依眨眨眼道:“这个无妨,只要凌轩同意你改嫁就可以了。”

“燕儿从小就喜欢表哥,如今,看着表哥都快要去了,还没有留下一个血脉,燕儿想要给王爷留个后,还请姐姐成全。”

燕儿噗通一声就跪在了依依的面前,泪水滑落,哽咽的恳求着。

“依依,你看看燕儿都已经这么求你了,你就答应吧,毕竟你是正妃,就算将来燕儿生下来孩子,也是要过继到你的名下,立为嫡子的,这样一来,你的地位也就稳固了,对你来说,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太贵妃软硬兼施的说道。

然而太贵妃这话也不过就是哄骗夏依依答应罢了,其实太贵妃心里真正的算盘是等曹若燕生了孩子,就将曹若燕给抬为平妻,然后将孩子挂在曹若燕自己的名下,也是堂堂正正的嫡子了。

到时候,没有子嗣,更没有夫君撑腰的夏依依就只能靠边站了。

“又何必如此麻烦呢?她生的孩子让我养着,让她们母子分离?倒不如痛快点,我和离了以后,让她当正正经经的轩王妃吧,孩子也跟着她。”

太贵妃立即就表露出了气愤和不耐烦来,一双眸子气得想要将依依那颗坚硬无情的心给挖出来一样:“夏依依!哀家跟你好说歹说,你怎么就不听呢?你若是如此执迷不悟,就别怪哀家不念当初的救命之恩,让轩儿跟你和离,他若是不愿意,本宫就请宗人府将你除名,休了你。”

依依冷哼一声,“宗人府?现在的宗人府怕已经不是为你们杜家服务的了吧。”

“夏依依,即便是不通过宗人府,哀家也能想法让轩儿休了你,毕竟你根本就不能怀孕。”

依依的身子不禁颤抖了一下,皱眉道:“你说什么?”

“哼,你还要瞒到什么时候?你在北疆的时候生了一场病,身子受损,很有可能会不孕,难怪你成亲一来一点信都没有,若不是哀家仔细打听了一下,还要被你瞒到什么时候去呢。”太贵妃咬牙切齿的道,自己竟然是给轩儿娶了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更可气的是,轩儿也是明知夏依依身子有问题,居然还不肯纳侧妃。

依依不禁深深的皱眉,自己身子受损可能会不孕的事情,除了鬼谷子和两个丫鬟这么几个贴身亲近的人知道以外,别人可是不知道的,太贵妃究竟是跟谁打听到的啊?

依依哂笑一声,面不改色道:“母妃,你可切莫听信别人的那些流言蜚语,也许,儿臣下个月就能有好消息也不一定呢。”

“呸,还下个月能有好消息呢,你这才来了癸水,这个月已经又泡汤了,哀家又岂能将轩儿的子嗣大事寄托在你的身上?凝香可是亲口告诉哀家,你伤过子宫,可能不孕的,她可是你的贴身丫鬟,还能说话有假不成?”

太贵妃恨恨的瞪了一眼依依,她倒是真的挺能装啊,红口白牙的还敢撒谎说下个月就能有好消息?自己才不会相信她了。

依依不禁深吸一口气,自己所猜不假,还真的是凝香出卖了她,将自己的隐私告诉给了太贵妃。

依依沉声道:“母妃,虽然我以前身子有受损,可是有鬼谷子给我调养身子,我很快就能有孕的。”

“很快?有多快啊?哀家现在对你已经没有任何信心了,哀家已经做好决定了,必须要让轩儿纳侧妃,多几个肚皮,也能多几分希望。”

依依冷笑一声,直视太贵妃,道:“你既然有这个决定,那你就去安排纳侧妃的事情吧,我绝不阻挠你,也绝不会阻挠凌轩。届时,你们爱给我休书就给,不爱给就算了。”

倘若凌轩都能答应太贵妃纳侧妃的话,自己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到如今,依依也看透了许多,休书,不过就是一张纸罢了,他们不愿给的话,到时候,让鬼谷子给自己安排一个假身份、易个容远走高飞就可以了,又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鬼谷子当初都被官府通缉,都能易容、又弄个假身份活到现在,若不是自己发现了端倪,谁又能知道鬼谷子的真实身份呢?

太贵妃皱眉,有些狐疑,依依一向都不肯答应的,怎么这会儿松口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便是再次开口询问道:“你真的同意了?”

“是啊,我同意了,你只管去跟凌轩说,早日安排纳侧妃的事情,不过,你别希望我会参与纳侧妃的事情,更不会坐在主位上接受她的请茶。我会躲得远远的,免得看了糟心。”依依冷冷的说道。

曹若燕显然有些不高兴,她不接受自己的请茶,就是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了,不过,这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只要她跟轩王是正儿八经的拜堂成亲,她就是被众人所公认的轩王侧妃了。

太贵妃连忙拉过曹若燕,道:“还不快谢过她?”

“妹妹谢过姐姐!”曹若燕上前盈盈一拜,甜甜笑道。

“哼”依依翻了一个白眼,可没有好脸色给她。

太贵妃见自己的目的达成,连忙笑嘻嘻的拉着曹若燕起身,道:“乖孩子,以后你就尽心侍候轩儿,姑姑绝不会亏待你的,自会把你当自己的亲女儿一般对待。”

“燕儿谢过姑姑。”

“好好”,太贵妃高兴之极,几乎要流出眼泪来。

画眉敲了敲门,“王妃,门外有百姓求见”。

依依正是不想在这屋里见她们姑侄情深,连忙道:“你请他们去花厅,奉上茶好生招待,我即刻就去。”

太贵妃皱眉阻拦道:“夏依依,你贵为王妃,怎么能如此轻易的去见那些平民百姓呢?王爷不在府上,那些百姓有事的话,就让马管家去接待他们就是。”

依依瞟了她一眼,扁嘴道:“都落魄到这个境地了,还端的什么王妃架子?儿臣以前来过这儿,与这些百姓也相熟,他们能过来找我,也是给我面子才来看我,不然,如今天下局势不明,他们还不如干脆躲在家里,不来亲近我,以免以后我们输了,他们会被钟达的爪牙给杀了呢。”

太贵妃咬了咬唇,恨恨的道:“你作为一个女人,即便是接见人,也只能是一些女眷,哪能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都没有什么顾忌呢?”

“母妃,你这些清规戒律的,还是多跟曹侧妃说道说道吧,你与我说做什么?我素来都不遵守这些的,母妃若是不满意,大可以现在就休了我。”

依依冷哼一声,甩袖出了房间,身后,传来了太贵妃重重的拍桌子怒骂的声音,依依置若罔闻,心里憋着一股气,直直的走了头也不回。

------题外话------

强烈推荐好友文:

《萌妻十八:影帝,深深爱》/紫七

这是一个高冷影帝变忠犬的故事!

片段:

“离婚吧,我们不合适。”她咬着唇,眼睛有些红肿。

折腾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摆脱她嘛,好,就如你所愿!

江影帝轻吐烟圈,优雅起身,“哪里不合适?年龄、性格、家世还是……尺寸?”

盯着他眼中的邪笑,她有些晃神,定了定,郑重道:

“都不合适。”

他唇角一勾,已经欺身而上:“别的不好说,至于尺寸嘛!来,老公给你量量深浅长短,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最佳尺寸。”

PK中,欢迎大家支持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