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轩王毒发(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来到了花厅,那些老百姓并没有坐下来,许是怕自己的裤子弄脏了这里的凳子吧,全都站在花厅中间等着她,他们的手上,还拎了一些篮子,装了好些蔬果,有的还带了鸡鸭和鸡蛋。

那些百姓见夏依依过来了,连忙跪在地上恭迎王妃,依依笑着往上抬了一下手,脸上的微笑好似春水一般温暖柔和,“都起来吧,坐下喝些茶,饿不饿?画眉,再去弄点点心过来。”

“不用,不用了,王妃,我们听闻你回来了,便是想来感谢你一下。”

说话者正是当初依依和凌轩申冤昭雪的肖屠户之遗孀王氏,她的精神头比起以前好了许多,不过仍旧是有些疲累,一个寡妇独自抚养几个子女确实是累的。

王氏将手中的一个芭蕉叶包裹的东西打开,里面是一大块猪肉,道:“王妃,你替民妇丈夫申冤,又给了民妇一些抚恤金,民妇感激不尽,只是家中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孝敬王妃的,就从肉摊上拿了些肉来,新鲜着呢。”

依依笑道:“你拿来做什么?你且留着卖钱,也好抚养你的几个子女。”

“他们够吃的,民妇也没有拿多少过来,这些就是聊表心意罢了。王妃,你就收下吧。”

依依推辞不过,只得点头笑道:“如此,我就多谢你的好意了,画眉,去接过来吧。”

“王妃,我的也一并手下吧。”

“还有我的”

“我的”

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将手里的东西给举起来,拥挤到画眉的身边,将手中的东西往画眉的手里塞,画眉几乎都被东西给淹没了。

太贵妃和画眉从依依的房中出来,经过这里的时候,不禁往花厅里望了一眼,这里头的盛况还真是震惊了她。从来没有想到夏依依竟然这么受到百姓的爱戴,拥有如此强大的亲民力量。

想到这,太贵妃不禁有些发懵,夏依依虽然不是一个好儿媳,可却是一个好王妃,如果自己将她给休了的话,连城的百姓定然不会答应的。即便是要休了她,也要离开连城再休她。

依依笑着摆摆手,道:“大家别急,一个个来,别把东西给弄坏了。”

众人这才没有挤着上前,画眉又招呼了几个下人过来搬东西,再下去拿了一些糕点过来给百姓们吃,依依笑着让大家坐下来聊会儿天。百姓们迟疑了一下,才坐了下去,不过也不敢全都坐进去,只是坐了半边屁股,毕恭毕敬的坐直了。

依依跟他们聊了一会儿天,也不敢跟他们多聊,毕竟他们可都是要干活的,哪有这么多的时间闲聊啊,依依便是让画眉给他们都带了一些糕点回去,众人感恩戴德的道谢了才回家。

接下来这几天,夏依依和太贵妃等人却是过得忐忑不安,一直记挂着凌轩的身体。

除了时不时的传来凌轩战胜的捷报让依依有些放心以外,其余时候也是愁眉不展,惴惴不安的。每日里都在数着倒计时,希望时间走慢一点,不要那么快就到凌轩的生辰。

凌轩生辰这天一到,太贵妃竟是彻夜未睡,一大早就到了花厅坐着,时不时的让人去门口张望,看看王爷有没有回来。凌轩说过,他一毒发就会回来的。在她的身旁,曹若燕也黑着个眼圈,似乎有些坐立不安。

太贵妃瞧着曹若燕的黑眼圈和发红的眼睛,似乎昨夜哭过了,太贵妃拉着她的手,瞬间就老泪纵横,哽咽的说道:“燕儿啊,难为你这个时候这么替轩儿担心,比起某些人好多了,这会儿倒是还在睡觉,也睡得真够踏实的。”

被太贵妃冤枉还在睡觉的夏依依此刻正瞪着个大眼睛,坐在凳子上唉声叹气,时不时的竖耳听着屋外的动静。

画眉上前劝道:“王妃,你且去躺着睡会儿吧,昨夜都没有谁呢。”

依依有些沉重的眼皮眨了眨,“无事,我再等等,也许凌轩等会儿可就回来了。”

“王妃,奴婢去外头仔细打听着,若是回来了,就赶紧进来跟你说。你先去睡会儿吧,身子要紧。”

依依的手不自觉的又抚上了肚子,想了想,点点头,转身上床上歇息去了,又特意叮嘱道:“若是回来了,可一定要叫醒我。”

“奴婢省得的。”

依依却是睡不踏实,时不时的醒来问一遍,直到夜幕降临,仍旧没有见到凌轩回来,依依的心也越发的紧张起来了。

“王妃,若是王爷没有回来,也许是好消息呢,说明王爷还没有发毒。”画眉尽心劝着,让她往好的方向想。

“希望吧”,依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神色黯淡,坐在床上屈膝,将脑袋枕在膝盖上,双眸始终盯着自己的足尖,她的思想渐渐飘远。

翌日中午,夜影骑着快马满头大汗的冲进了府邸,竟然没有在门口下马,而是直接就骑着往鬼谷子的房间而去。

整个府上的人一见夜影如此焦急的回来,而身后却是没有王爷的影子,他们心里一惊,似乎猜到了王爷出事了,连忙跑去给太贵妃和王妃报信。

夏依依一听到消息,立马从屋里冲了出来,快步朝着鬼谷子的房间走去,走到半路,就遇着了太贵妃和曹若燕两人急匆匆的赶过来。

“轩儿呢?轩儿回来了吗?”

太贵妃焦急的反倒,走路走得十分急,几乎要将走在她前面的夏依依给撞倒,依依连忙闪身到一旁,十分惊慌的挡着肚子站到廊柱后面,以免太贵妃身后带着的那一帮人也将她撞到。

曹若燕看了一眼夏依依挡着肚子,微微疑惑的皱眉,她这么小心翼翼的,难道是有喜了?可她不是才来过癸水吗?曹若燕摇摇头,自己肯定是想多了,夏依依若是真的有喜,必定会跟太贵妃说的。

走廊那头,鬼谷子被夜影给拉着往外面疾奔,鬼谷子的衣服都被撕扯得裂开了,一边跑一边喊道:“你慢着点,老夫跑不动。”

“你快点儿,王爷他毒发了。”夜影焦急的说道,见鬼谷子实在是跑得慢了,便是一把拎着鬼谷子飞到了马背上,一扬鞭,就疾驰出了府邸。

“毒发了?”

依依喃喃的说道,她的嘴唇哆哆嗦嗦的厉害,腿脚也有些发软了,自己之前一直抱有侥幸心理,以为他没有回来,就是没有毒发,又以为那个毒药不会这么准时,真的会在他满十八岁就会毒发。

原来,这个毒药真的有这么厉害,他不过是毒发了还没有来得及赶回来罢了。

看夜影这么着急,凌轩应该是有病情很严重吧。

依依连忙从廊柱后跑走,往府外跑去,一跑到门口,已经没有夜影的影子了,自己也不知道要从何处去追他们,只得失落而又担忧的坐在门口台阶上,等着他们将凌轩接回来。

片刻后,太贵妃也跑到了门口,她的脸色有些白,腿脚似乎无力发软,有些站不住,她可不会像夏依依那样没有形象的坐在台阶上,便是将身体重量靠在了搀扶着她的曹若燕和嬷嬷身上。

太贵妃瞥了一眼坐在台阶上的依依,虽然有些不悦,可是此时也没有精力去管教她了,眼睛直直的看着路尽头。

等了大概一个时辰,才是看见夜影骑着马折回来,身后,跟着一辆马车。依依的心不禁猛的收缩了一下,凌轩他病得连马都不能骑,只能乘坐马车了吗?

依依赶紧站了起来,朝着马车奔了过去,赶车的南艺一见王妃过来了,想要将马车停了下来。

“别停,快走!”凌轩冷冷的命令道。

南艺微微迟疑了一下,抽了一下马鞭,赶紧加快了速度从夏依依的身旁驶过去。

依依一怔,有些疑惑的看着马车不仅不减速,还加速从自己的身边绝尘而去。

“凌轩,你怎么样了?”依依朝着马车喊道,跟在马车后面跑了起来。

然而,依依根本就跑不过马车,很快,马车就驶进了府邸。依依紧赶慢赶的走进了府邸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凌轩根本就没有回这个房间。

依依连忙询问了凌轩的住处,赶过去却是被夜影给挡在了屋外,太贵妃和曹若燕同样站在屋外没能进去。

依依焦急道:“夜影,你开门,我要进去看王爷。”

“不行,王爷有吩咐,除了鬼谷子和南艺,任何人不得进去。”

“为何?其他人不能进去,我总归可以进去吧,我可是会医术的。”

“王爷说你又不会解毒,还是不要进去了。”

“我可以给他验血,说不定能找到一些救治他的方法呢,总要试一试才行,给我个机会救救他。”依依恳求道。

太贵妃此时却是跟夏依依站在了同一条阵线上了,对夜影道:“夜影,轩王妃说得不错,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希望,轩王妃既然是会医术的,也许能想到办法救凌轩的,当初,她不是还能解决疫症吗?你让她进去救凌轩。”

“太贵妃,王爷有令,不让她进去,卑职不敢违背王爷的命令。”夜影恭而不卑的说道。

依依道:“那我等鬼谷子他们诊治结束以后,我再进去看望他。”

“王爷说,要你还是回去休息,他不想让你看见他现在的模样。”

“什么模样?我什么病人没有见过,我还能怕他毒发的模样不成?”

依依皱眉道,听夜影这么说,依依就更是有些担心凌轩的病情了,他都不显然自己看见他的惨样了,说明他真的很严重了。

“你让开”,依依抬脚就往前面跨步,伸手去开门。

“不行”,夜影竖眉道,一把将依依的手挡开,横身在门口。

“咔嚓”,屋里传来锁上门栓的声音。

夏依依朝屋里头喊道:“凌轩,我跟你去过南青国,我听说过毒发的症状,我有心里准备的,不会被你的毒发的样子吓到的。”

南艺从屋里头道:“王妃,你就别喊了,你越喊,王爷的心越乱,卑职和鬼谷子也没法安心给王爷治疗。”

依依抿了抿唇,呼了一口气,轻叹道:“好吧,我就在外头等着,你们若是有事需要我帮忙的话,我随时都可以进来帮忙。”

“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依依在门外来回踱步,焦躁不安,想要开口询问里面的情况,却是有些害怕凌轩会讨厌她这么嚷嚷,只得住了口。

太贵妃见夏依依脸上的神情十分的焦急,看来,夏依依是真的担心凌轩了。

贤贵妃微微点头,夏依依这样的反应才是一个妻子应该有的反应。

很快,太子也听到了消息,连忙赶了过来,见到夏依依在外头站着,便是满脸关切的问道:“轩王妃,轩王情况怎么样了?”

依依摇了摇头,道:“我还没有进去过,连王爷一面都没见到,我不知道里面情况如何了。”

太子急急的问向夜影:“你知不知道王爷的情况?”

夜影摇摇头,垂下眼眸,语气黯然:“不太乐观。”

等了半个时辰,鬼谷子满头汗水的出来了,一出来,里面的南艺就立即将门给关上了,将正要往里头冲的太子给碰了一鼻子灰。

太子十分郁闷的转身就将鬼谷子给拽住了,急急的道:“谷主,轩王他还能不能救活?他还有多久可活啊?他还能不能上战场?”

鬼谷子怒目瞪了他一眼,道:“上战场?太子,以老夫看,以后上战场的事情还是交给你吧,王爷现在连走路都成问题了,还怎么上战场啊?”

“这么严重?那他还能活吗?你有没有办法救他?”

太子不禁失望,虽然轩王本事够大,已经给他接连夺回来三个城池了,可是毕竟离收复东朔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如果现在轩王甩手不管了,他估计没有这个能力将剩下的烂摊子接过来,更没有本事杀死钟达夺回皇位。

太子暗恨自己联合轩王下手太晚了,早知道,就应该在父皇还没有死之前,就将钟达这个狼子野心的人给杀死。

鬼谷子十分恼怒的啐了一口,他还能不知道太子心里想的什么吗?太子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关心轩王,而是可惜他还没有完完全全的利用轩王达到收复东朔的目的。

“老夫也救不了他啊!跟五十年前的那个人一样,王爷现在浑身瘙痒、疼痛,皮肤也开始溃烂,而且他的皮肤下隐隐似乎有小虫子开始孵化出来了,隐在肉里啃食人肉,这样的痛楚根本就不是人所能承受的,王爷是硬生生的隐忍着这样的痛楚没有喊叫出声。”

鬼谷子有些激动和愤慨,虽然他一向不喜这个冰冷的王爷,可是这么久的相处,倒是也对王爷这个人生出了一些好感来。如今见到他受到这样的折磨,鬼谷子也是十分不忍的。

依依一听,整个心都被揪得生疼,顿时就呜呜的隐忍着哭了起来,立即冲了过去,使劲拍打着房门,叫喊道:“凌轩,你让我进去陪着你,你若是疼,你就叫出来,你别这么硬生生的忍着好不好?我进来给你瞧瞧病,我帮你治疗行不行?”

“轩儿,我苦命的轩儿啊。”太贵妃立即捶胸顿足的哭天抢地的哭喊起来,也冲了过去拍门,连连喊道:“轩儿,你开开门啊,母妃进来看看你。”

曹若燕也是哭得满脸泪痕,哭喊道:“表哥,你开开门啊,让燕儿进来看看你,好不好?”

一时之间,屋外哭喊声一阵,震聋发聩。

屋内,凌轩躺在床上,因为疼痛而紧咬着牙关,额上青筋暴起,皮肤下隐隐有虫子蠕动的迹象。他从屋外的一片哭喊身中敏锐的捕捉到依依撕心裂肺而又隐忍着的低低抽泣声,他的眉心一皱,脸上的表情更加难受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