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培养毒虫(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努力抑制住自己的疼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尽量平静,对南艺道:“将他们全都给本王轰走,乱哄哄的,本王没法养伤。”

南艺点点头,对外头的人转告了王爷的话,太贵妃还叫嚷着要进去看凌轩。

依依哭了一会儿,想了想,抹干了眼泪道:“母妃,我们还是别在这里打扰凌轩了,他现在刚刚毒发,心里也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我们就别在这里哭喊,只会让他更加崩溃难受。我们去花厅里坐下,好好商议一下如何救治凌轩,才是对凌轩最有帮助。”

太贵妃叫不开门,便是只得同意了夏依依的做法,道:“那我们就去花厅里议事吧,谷主,还请你去花厅里再将王爷的病情详细说来。我们也好出谋划策,给他医治。”

一行人便是去了花厅,还未坐定,太子就迫不及待的问道:“鬼谷子,轩王究竟还能活多久?”

鬼谷子苍老的脸上泛起一抹厌恶,他也从未如此讨厌过一个人,太子便是其中一个,鬼谷子十分恼意的道:“这生死之事如何能说得清楚的?若是老夫不给他医治,他最多受折磨十来天就会死去,但是倘若有老夫的医治,虽说不能让他免死,可也能让他延迟一些生命。只不过,在如此剧痛中延迟生命,对他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痛苦呢?”

夏依依道:“鬼谷子,凌轩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解决哪个问题?”

“关键之办法是要消灭他体内的毒虫,老夫见那些毒虫繁殖速度很快,成长的个头也快,若是不加以控制,任由那些毒虫繁殖,噬食王爷的血肉的话,只怕连十天都撑不过去了。而且到最后,毒虫还会钻入骨头,啃噬骨髓和骨头,一旦进入骨髓,几乎就回天乏术了,他也很有可能会因为忍受不了这巨大的痛苦而选择轻生。”

“那还等什么?赶紧把他体内的毒虫取出来啊!”太贵妃急急的说道。

“取出来?怎么取?那些毒虫十分的狡猾,又十分的迅速,老夫只要一往毒虫蠕动的地方下刀割开皮肉去取毒虫,毒虫就会立即钻走。”

依依思索了一下,道:“那先用银针扎住毒虫,让它动弹不得之后,再取毒虫如何?毕竟用银针的速度极快,那毒虫想必是来不及反应躲藏起来的。”

“这个办法虽然可行,可是那些毒虫数量多,繁殖速度又快,我们用这种办法除毒虫,一天下来,也除不了多少毒虫,还会将王爷的皮肉给割个稀烂,若是那样的话,他还没有被毒虫吃死,就要被我们给千刀万剐割死了。更何况,那些毒虫若是知道我们会在表皮用银针扎他们,他们就不会往表皮来,全都躲在深层,岂不是更加难以对付毒虫了。总之,以老夫之见,这种一条一条捉虫的方法并不可取。”

鬼谷子捋了捋花白的胡须,细细的分析了一下夏依依提出来的建议。

依依听罢,十分赞同鬼谷子的看法,道:“是我没有考虑周全,你说得不错,这种方法只会对凌轩造成更大的伤害,对除掉毒虫,并不起多大的作用。”

曹若燕连忙站出来献计献策,道:“既然从外侧一条一条捉虫不行,那就给他吃药,毒死那些虫。”

鬼谷子对待曹若燕的态度可就没有对夏依依那样好了,虽然曹若燕所言不差,但是鬼谷子却觉得她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罢了,他拿眼剐了她一眼,冷哼一声,“你说得简单,可是那些虫一般的药可毒不死它们,若是用猛药,就会连王爷也一并毒死了。所以,这用药也需要十分考量,目前,怕是只有炼制这种毒药的那个人炼制的解药才能将这些毒虫全都给杀死了。”

太贵妃当即就站出来,走到鬼谷子的面前,微微屈膝行礼,态度卑谦而诚恳,“谷主,请你尽力研制一个药方救治王爷,无论你需要什么药材,需要多少钱,你只管跟我说,我一定会尽全力满足你开出的任何条件。”

夏依依侧头望向太贵妃,她刚刚竟然没有自称“哀家”,而是自称“我”?她这是为了凌轩而在鬼谷子面前放低姿态了?夏依依神色微敛,太贵妃一向高傲尊贵,这还是头一次见她如此呢,由此看来,太贵妃虽然以前一直都是把轩王当成是稳住自己贤贵妃位置的重要工具,可她到底是凌轩的亲生母亲,在自己儿子快要死的时候,她表露出了自己的母爱来。

鬼谷子正色道:“老夫会尽量尝试各种药方的,只不过,老夫丑话说在前头,老夫可没有现成的治疗这个病的药方,这毒又十分的阴狠,若是拿王爷试药的话,很有可能会用药不慎,而让王爷一命呜呼,届时,太贵妃可别让老夫担责,不然,老夫可不会承下这个差事的。”

太贵妃咬了咬唇,下定了决心,与其让凌轩这么死去,倒不如让鬼谷子试一试,“谷主,现在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你且放心的试药方,说不定,碰巧就有哪一种药方有用呢。”

“好,既然太贵妃如此说了,老夫也就答应给王爷治病了。不过,为了避免日后的抵赖纠纷,还请太贵妃白纸黑字的写了交与老夫,老夫这才能放心啊。”鬼谷子老奸巨猾的说道,眸子里满是精光。

太贵妃大手一挥,道:“哀家说话向来犹如巨石掷地,一砸一个坑。谷主既然信不过哀家,那哀家写于你便是。”

便是唤人端上来笔墨纸砚,当即铺开来就写上了交与鬼谷子,鬼谷子也笑嘻嘻的揣进了怀里,道:“如此便是妥当了。”

依依道:“鬼谷子,既然凌轩不想让我进去看他,那麻烦你抽一些凌轩的血液出来给我拿去检测,另外,你想办法弄几条活毒虫出来给我,我做一下试验。”

太贵妃连忙道:“对啊,依依,你也想想办法。”

鬼谷子立即严肃的警告道:“依依,凌轩不想让你进去,除了不想让你看见他如今悲惨的模样以外,他也是不想让你传染了毒虫,而遭受了毒虫的侵蚀,落得跟他一样的下场。老夫绝不能将活毒虫拿给你,万一一不小心那毒虫钻进了你的肌肤里,你可就完蛋了。”

“我会小心一些的,再说了,你和南艺不是也在屋里头给凌轩治疗吗?你就不害怕被毒虫给侵染了?”

“老夫跟南艺不一样,我们常年炼毒,身上自带了一股毒气,那些毒虫不太敢侵染我们,可是你又不炼毒,毒虫很有可能会侵染你的。老夫绝不能让你去冒险。”

“我会小心不让毒虫钻入我的皮肤的”,依依吸了一口气,态度十分的谨慎小心。

鬼谷子怒气的摆了一下手,拒绝得十分的干脆,“不行,你是没有见过,老夫可是亲眼见到那些毒虫在王爷的皮肤下游动得非常快,它若是要往你的皮肤里钻,你可能根本就来不及反应。老夫不能看着你去这么犯傻。”

依依急急的道:“我真的会相当小心的”。

太贵妃皱眉,开口劝道:“依依,你还是听谷主的吧,别去碰那些毒虫,以免送了你的性命。”

依依的眸子瞬间睁大,歪头疑惑的看向太贵妃,眨巴了一下眼睛:“母妃,你?”

她不是一直都很讨厌自己的吗?不是都想要凌轩休了自己吗?怎么还会为自己的安全考虑,而劝阻自己去救她儿子?

“哀家只不过是不想让你因此丧命罢了,你毕竟救过哀家的命。”太贵妃板着脸,并没有打算因此而跟夏依依相谈融洽,她自认自己是爱憎分明的人,夏依依不遵守女则,阻扰凌轩纳侧妃,她就应该好好教训她。而她救过自己,自己就不能让她白白的替凌轩送死。

依依道:“鬼谷子,那你试验一下那些虫能不能钻进某些材料,那我就用这种材料做一套密封的衣服,到时候,我就穿着这套衣服研究毒虫,就不会被毒虫侵染了。”

“这也是有一定危险的。”

“我不怕,为了能够解了凌轩的毒,我愿意承受这些风险。”依依的脸上写满了坚毅和不屈。

鬼谷子哀声一叹气道:“你也是太过固执了,不过,你既然如此执着,我也不想让你留有遗憾,觉得你没有出过一份力去救他。那老夫就帮你试验一下。”

“好的,多谢鬼谷子。”依依点头致谢道。

鬼谷子这才连忙离开,去拟方子给凌轩治病,而曹若燕则是连忙对太贵妃道:“姑姑,我去给王爷亲手做一些他喜爱吃的东西。”

太贵妃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挤出一丝苦笑道:“好,你可真是个贴心的好姑娘。”

依依撇过脸去,不看她们姑侄二人,便是离开了花厅,她没有再去叫嚷着要见凌轩,而是径直往自己的卧房走去。她需要一些安静的空间,独自去思考一些问题,早一些解决凌轩的疾病。

画眉在屋里悄声的忙活着,倒也没有多少事情需要做,随后就坐在那里看着一直发呆的王妃,良久,实在忍不住了便是上前轻声道:“王妃,你怎么一声不吭坐在凳子上都快要一个时辰了,你好歹动一动啊,你这样会吓坏奴婢的。”

依依坐得有些麻木的身子动了一下,抬头看向她,愁眉苦脸道:“我似乎根本就没有思路如何救凌轩,我这一次才发现自己真的好无能啊。”

哪怕是上一次一直都培养不出青霉菌,她都还会想办法尽量去满足培养青霉菌的条件,至少还有一个方向,可是这一次,连个方向都没有。而这一次的时间又十分的短,若是想不到解决办法,就真的挽救不了凌轩了。而凌轩又不让她去看他,不亲自诊断病情,如何给他治疗?

唉!依依叹气一声,竟是将希望给寄托在了画眉的身上,道:“画眉,你有没有办法啊?”

画眉摇摇头,“王妃,奴婢可不会医术,哪里会想到什么办法啊?”

不一会儿,严清走了过来,手上戴着厚厚的手套,递过来一个罐子,罐子也用布包裹得严严实实,道:“王妃,这个就是王爷的血液,这里头没有毒虫,不过师父交代了,你最好戴上手套验血,手上别有伤口,免得被毒血感染了。”

依依戴上了塑胶手套,接过了罐子,道:“毒虫什么时候给我?”

“师父试验了一下,那个毒虫十分的厉害,无论是猪皮、羊皮、牛皮,毒虫都能快速的钻进去,所以,现在想不出用什么材料给你制作防护服来防止毒虫钻入,还请王妃再等等。”

“好,有劳你了。”

依依转身就进了屋内,特意让画眉把内间给收拾了一下,将里面的东西全都清空了,只留了自己的医学器材,依依将血液涂在了载玻片上,用显微镜仔细观察,竟然从血液里观察到了细细小小的虫卵,心里一惊,只怕这些虫卵若是培养一阵子,也会孵化成毒虫的吧。

若是凌轩和鬼谷子他们不肯给自己现成的毒虫,那自己就将这血液里的虫卵培养成毒虫,偷偷的做研究。

依依又将血液装进试管里,用试剂进行检测,分析了一阵之后,不禁连连摇头。

依依拿了各种药剂滴入试管中,隔断时间再观察,发现根本就不能杀死那些虫卵,而那些虫卵孵化的速度也很快,渐渐的就开始变得有些透明了,隐隐能看见包裹在虫卵里面毒虫的形状了。

画眉撩帘进来,道:“王妃,该吃饭了。”

“出去!”

依依猛地大喝了一声,声音极大,吓得画眉不禁抖了一下,赶紧放下帘子出去了。

依依极为小心翼翼的将载玻片还有试管、装了毒血的罐子给集中起来,放在一个小架子上,再将这个小架子给放在一个盆里,盆里盛了酒精。

虽然刚刚试验了一下,究竟并不能杀死那些虫卵,可是依依这放的是高浓度的酒精,刺激性气味极强,即便不能杀死虫卵和毒虫,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阻隔,以免毒虫孵化出来以后,在内间里到处跑走了。它们可能会惧怕高浓度的酒精,而不敢游过盆里的酒精。

依依小心翼翼的脱下了自己的手套,用纸擦了擦手,随即将纸给烧了,以免上面沾染了虫卵,再将手用酒精洗了几遍后再用清水洗了,才走出来,对画眉道:“往后,你千万别再进这个内间了,我是怕你不小心感染了毒血,或是将我做试验的东西给不小心破坏了。”

画眉点头,显得谨慎小心:“奴婢知道了。”

依依匆匆吃了饭,就立即钻进了内间继续研究毒血和虫卵。不过两个时辰,就有虫卵孵化出来了,细细小小的,虫通体白色,只有脑袋上是黑色的,十分灵活的在血液里畅快的游着,吃进去鲜血后,毒虫就开始显现出血红色,看着怪为吓人。

依依立即出去吩咐道:“画眉,去厨房里拿一些新鲜的猪肉过来。”

“王妃,你要新鲜的猪肉做什么?”

“我做试验,对了,你别跟他们透露。暂时保密,以免他们来问东问西的。”

画眉微微皱眉,往外走去,走了几步,便觉有些不对劲,猛地想到了什么,便是惊慌的转过身来,道:“王妃,该不会是血液里有毒虫吧?不行,你不能再去做试验了,赶紧把毒虫给弄死,你可别被毒虫给侵染了。”

------题外话------

感谢lran送的十个五星评价票,直接排上新人PK榜了,本宝宝都受宠若惊了。

感谢WeiXin2e2a5a858送的九朵鲜花

感谢醉卧伊人膝送的鲜花

感谢izami送的五颗钻石

感谢可可遇送的一颗钻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