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会首的徒弟(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眨着一双貌似真诚无邪的大眼睛道:“哪有什么毒虫啊?你可别瞎想了。”

“没有毒虫,你要新鲜猪肉做什么?你定然是要拿猪肉给毒虫吃。”画眉分析道。

“没有”

“那奴婢要进去看看,究竟有没有毒虫”

依依连忙拦住了她,好生劝道:“好了,乖姐姐,我老实招了行不行?那毒血里并没有毒虫,只有虫卵,不过虫卵已经孵化出来了,所以,我要用猪肉喂养毒虫,然后试验一下,用什么药能毒死它们。”

画眉听罢,就更是不能让她去冒险了,“既然都已经孵化出来,那我们就得立即将这些毒虫和毒血处理掉,不然很有可能会感染的。王妃,你不要去冒这这个险了。”

“不,为了救凌轩,我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找到杀死毒虫的方法。你放心,我一定会小心的。”

“可是万一……”

“我不能因为这个万一,就放弃给凌轩找救治的方法。若是那样,我一定会良心不安的。画眉,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凌轩去死,你就帮帮我,好不好?”

依依脸上有些焦急,双手抓着画眉的肩膀一阵摇。

画眉吸了一口气,皱眉道:“行,奴婢就帮你去拿,不过,你一定要小心一些。”

“我知道,你快去拿吧,不过,不要让别人发现了端倪。”依依赶紧将画眉往屋外推。

“嗯”

画眉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厨房,见里头没有人,便是快速进去顺手从桌案上拿了一块猪肉就跑,刚跑出没有躲远,就见到厨房里响起了曹若燕愤怒的叫声:“谁啊,竟敢把本小姐放在厨房里准备给王爷做膳食的猪肉给偷走了?简直是没了规矩了,竟然敢在府邸里偷东西!”

画眉挑挑眉,心里憋笑,一个轻功,就飞出了后厨这个小院子。回到屋里将猪肉交给了依依,扁嘴不满的道:“搞得跟做小偷似得。”

依依一笑,把肉拿过来道:“真是委屈你了,wuli女侠!我进去做试验去了,你别进来打扰我。”

依依走到试管那里查看,已经又多出了几条毒虫了,将血液瞬间就吃了许多下去。依依将猪肉给切成块状扔了进去,那几条毒虫立马就钻进了猪肉里,速度之快,简直堪比灵蛇了。不过瞬间,扔进去的几块小猪肉就被毒虫给啃噬的所剩无几。

看得依依不禁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以这些毒虫的食肉速度,凌轩哪里能熬得了十天啊?鬼谷子说的十天是说十天会被毒虫吃完吧。

这样的痛楚,换做旁人,怕是要痛苦尖叫,然后自杀了结自己的生命吧。

依依赶紧将自己的军医系统打开来,早一刻找到救治的方法,就能让凌轩早一刻少受点罪。

依依找了一颗治蛔虫的药,捣碎成粉末,用水搅匀以后倒入了试管里,等了片刻,丝毫未见毒虫有任何不适的反应,甚至都没有晕厥的状态。依依就又拿了一些药撒了进去,仍旧没有见到毒虫有被杀死的情况。

依依翻遍了军医系统,大多都是一些治病的药,可是没有什么毒药,也没有办法对付那些毒虫。

依依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画眉连忙上前,见她神情落寞无奈,便是叹息道:“没有找到解药吗?”

“没有”,依依摇摇头,道:“我这没有什么毒药,你要不去街上给我买一些老鼠药、蟑螂药、砒霜、鹤顶红之类的毒药,每一种都给我买一些回来,我轮换着试试。”

画眉一听王妃说的那些剧毒药,心里一震,这些剧毒,别说杀虫了,就是杀人都足够了啊。

“王妃,怕是不行吧,鬼谷子今天也说了,若是用剧毒的话,杀死毒虫的同时,也会把王爷给杀死的,所以鬼谷子才不敢用他炼制的毒药给王爷吃啊。”

依依微微皱眉,道:“我明白,我得试验一下毒虫能对哪些药承受不住,到时候,我就将那几种药拎出来重新组合一下,试试看能不能炼制出一种能毒死虫,又毒不死人的药来。你只管去买吧。”

不久,画眉就将各种各样的毒药买了回来,依依马不停蹄的就进去试验,为了避免毒虫都被一次性全给毒死了,依依就小心的将毒虫给一条一条的夹出来,分别放在单独的试管里,然后往试管里倒入毒药。

这一次,砒霜、鹤顶红这样的剧毒药倒是立即见效,将试管中的毒虫给毒死了。不过,这两种药又如何能直接给凌轩吃呢?肯定会把他给毒死的啊。

依依便是开始尝试将这两种毒药减少份量,和其他毒药混合在一起,试探一下药性。

这一夜,依依都没有睡觉,一直都呆在内间研究。

这一天,凌轩毒发,药石无灵的消息传遍了各地。

最开心的莫过于钟达了,他仰天长笑,“哈哈哈,杜凌轩,你即便有天大的战斗本事又如何?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占了几座城池。只可惜你没有早些动手反朕,否则,朕又岂能像如今这样赢你赢得这么轻松?你现在重病在床,也没法出来打战了,再过十天,你也就会死了,届时,天底下再也无人能阻碍朕称霸天下了。”

一个侍卫上前好心的提醒道:“皇上,杜凌轩虽然已经病倒了,可是如今,杜凌志和夜影两个奔赴了战场,大有要继续攻城略地的打算啊。”

钟达瞟了他一眼,鄙视的冷哼一声,道:“杜凌志?哈哈,其他人不知道,朕还能不知道他有几斤几两吗?全然没有半点本事,他虽然仗着年轻,武功比朕高一些,可是论谋略,他绝不是朕的对手,不然,他都已经当上太子之位了,还能被朕给赶到那偏远的小城镇去?当初,他就掌不了权,今日,他照样也夺不回权利。”

“可是,现如今,有夜影还有紫玄在杜凌志的身边帮他,要想对付他,也还是有些难度的。”

钟达眯起了双眼,语气里微微有些畏惧,“夜影和紫玄?倒是需要提防着他们一点,不过,以他们两个人即便武功再高,可手底下的兵马到底是少了一些,若要想以少胜多,没有轩王那样的谋略的话,他们也只会是输。若是他们还能继续赢下去的话,那朕就亲自出马,上战场跟他们较量较量了。”

在一个阴暗的地穴里,一个身形胖胖的蒙面人恭恭敬敬的站在一个全身黑衣,脸上带着面具的花白头发男子面前,胖男子眯缝的眼睛因为高兴而眯得更加像一条缝了,他低低的声音里充满了愉悦:“师父,杜凌轩他真的毒发了。没有想到这个百花虫毒还真的有这么厉害呢,竟然真的是年满十八岁就会立即发病。”

“本会首当初可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这颗药,只要当年你真的将毒药喂给他吃了,就一定会毒发的,若是不毒发,要么就是药有问题,要么就是你没有给他喂下去。”冥日会会首杀天霸说道。

“师父,当年我故意撞掉了他的水囊,又迅速将毒药塞进了他的水囊中还给他,我之后可是亲眼看见他拿着那个水囊喝水的。再说了,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八岁小儿,哪里会懂这些?自然是没有防备我,更不会想到我竟然给他下了毒。”

“嗯,你做得很好,孺子可教也。”

胖男子脸上的兴奋落了下去,面上升起一缕担忧来:“师父,可是杜凌轩跟钟达两个人斗得也太晚了一些,若是杜凌轩再晚个一个月毒发就好了,那样的话,他也就能将钟达的势力全都给消灭了,杜凌轩的人也会被钟达杀得差不多,到那个时候,我们再渔翁得利,一举将已经孱弱不堪的杜凌轩的势力消灭掉,岂不是更好?现如今这个地步,对杜凌轩他们可是极为不利的,钟达可是会轻而易举的将杜凌轩的人消灭殆尽,那样的话,我们再出来抵抗钟达,可是难上许多啊。”

“你说得不错,所以我们才需要使用计谋加快他们两方势力相斗,不然,用得着赶在轩王毒发之前就弄死杜傲天那个混蛋吗?不就是想要钟达和太子、轩王他们早些打起来,互相折损兵力吗?”

杀天霸一提起先皇杀天霸,就恨得咬牙切齿,眼眸里也喷射出火花来,阴狠、不甘、愤慨。

胖男子听到了杀天霸磨牙的声音,抬头疑惑的看向这个自己熟悉而又陌生的人,这个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教他武功,在暗地里帮助他,扩张他势力的男子,自己叫他师父,可是自己从来都未曾见过他一面,他一直都戴着面具,从不示与他人所见。就连自己这个他唯一的徒弟,都未曾见过他的真正面容。

胖男子再次问出了自己心中存疑了很久的问题,“师父,你究竟与先皇有什么恩怨?你竟然如此恨他?”

杀天霸瞬间暴怒,恶狠狠的盯着他,猛的冲到了他的跟前,离他的面庞只有五厘米远,面露凶光:“以前,本会首就警告过你,不要问这个问题,也不要对本会首的身份感兴趣而去查探什么,你只管记住,你是本会首的徒弟,本会首一向都把你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对待,绝不会害你,本会首所做的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你好,为了你将来能登上皇位。”

胖男子往后退了几步,垂首道:“徒儿知道了。”

“你知道最好,往后不要再问这个问题,将来,你登基为皇之后,本会首自会寻个适当的机会跟你说的。”

“是”

“最近这些天你少来找本会首,杜凌轩已经开始有所警觉了,他似乎在查某些事情了。”

“是”胖男子颔首,恭敬的道,吸了一口气后道:“师父,我还打探到一个消息,明安公主怀孕了。”

杀天霸眼眸一缩,“什么?她一个寡妇居然怀孕了?是谁的?”

“我上次在先皇的丧礼上见到她,她虽然穿着极为宽松,可是依旧能看得出来她的肚子有些大,那时候她对外宣称是她不消化,有些腹胀。后来,轩王妃又帮着她免除了跪拜仪式,我就更怀疑她怀孕了,便是悄悄的派人去她的别院打探。果见她已经怀孕了,而且肚子还越来越大。按照她肚子的形状大笑,可以大致推测她应该是年初怀孕的。如此推算的话,很有可能是阿木古力的遗腹子。”

“西昌前太子的遗腹子,这倒是有趣了。不过,你怎么知道是他的孩子?”

“当时,虽然先皇将这件事情瞒了下来,并没有往外扩散消息,所以,你可能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可是,那个时候在翠湖园假山的时候,我亲眼看见阿木古力和明安公主躲在假山洞里偷。情。”

杀天霸眼眸一眯,道:“所以,阿木古力竟然是你杀的?”

“是,他若是不死,又如何能引起东朔和西昌两国兵刃相见呢?”胖男子毫不惧意的说道。

“可是,你做这个决定为何不先跟我通个气?就私自下了决定杀了他?”

“他后来被轩王妃点了穴道,这是一个绝好的杀他的机会,而且还不会被任何人察觉,到先皇死,都没能查出来是我动的手。事实也证明,阿木古力的死,对我们是有好处的。我当时若是不下手,还跑过来先跟你询问的话,机会一失去,就很难再遇到一个这么好的机会杀了他,还能让东朔引起麻烦。”

杀天霸的气息瞬间就变得冰冷,“即便如此,你也该在事后回来跟本会首禀告,怎么这么久了,你竟然是从未提及?”

“我过后不过就是忘了这么一件事情罢了,今天再次提及明安公主,我才想起来,这不就是跟你说了吗?”胖男子狡辩道。

“咚 ̄”远处的一个洞穴的石门被人推开,杀天霸皱眉,冷声道:“你快从后面的洞穴离开,不能让他看见你在这儿。”

“你还是不太信任他?”

“他毕竟曾是轩王的人,你赶紧走。”

胖男子立即从后面的洞口快速飞去,很快就离开了。杀天霸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微微皱眉,隐在面具下的神色有些复杂,他居然有事瞒着自己?他竟然跟自己不是一条心了?自己要不要提前告诉他关于自己的事情呢?也好让他放下戒备。

很快,天问便从前面的洞穴走了过来,面色恭敬的道:“会首!”

“天问,你知不知道轩王已经毒发,不过十天之期了?”杀天霸直直的盯着天问的脸,想从他的脸上看出写什么来,可是天问闻言,并没有什么神色变化,杀天霸不禁有些失望。

天问冷冷的道:“属下也听到了一些消息,不过,这原本就会发生,只不过是他的生辰到了罢了。他若是被毒死了,也省得属下动手除了他。”

“他可是你原来的主子,你就这么很得下心不回去看他一眼?”

“当初在南青国,他想要杀了属下,属下就已经跟他恩断义绝了。”天问昂头,毫不避让的看着杀天霸。

“嗯,很好。不过,现在有个重要的事情要交付于你,希望你能完成这个任务。这个任务对于你来说,难度有些大。”

天问听罢,立即就单膝跪地,两手握剑抱拳,恭敬的道:“属下但凭会首差遣,属下必定全力以赴,完成这个任务!”

杀天霸一笑,爽朗道:“天问,你果真是本会首最为能干的属下了,真不愧是我们冥日会的副会首。你附耳过来,本会首将任务说与你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