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攻其弱点(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杀天霸可以压低了声音,声音似乎从嗓子眼里低低挤压出来的一样:“轩王如今病卧在床,本会首要你带人暗中帮助太子获胜!”

天问眼睛瞬间睁大,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杀天霸,结结巴巴的道:“会首,我们不是要杀轩王和太子的吗?怎么现在方向反了?”

“你无需知道缘由,只管去做就是了。不过,你们最好不要泄漏你们是冥日会的人,随便谎报一个江湖组织的名号就是了。”

天问微微垂眸,不再多话,拱手出去了。

南青国,边境上依旧驻满了士兵,可是却没有要入东朔帮助杜凌志的打算。

上官云飞让将军在边境上守着,自己得到了轩王毒发的消息后,就立即快马加鞭的赶回了皇宫。

“父皇,轩王已经毒发躺在床上无法外出了,现在杜凌志和夜影二人上前线对抗钟达的兵马了,可是他们的兵力不足,一直处于弱势的地位,连一场胜仗都没有打赢,一直都攻不进晋城的城门。我们现在要不要出兵帮助杜凌志啊?”

“朕之前提出的三百万两黄金他们可答应了?”

“还没有”

南青国皇上嘴角一勾,脸上的神情轻快而悠闲,内心却是升起了一个计谋来,“那就继续在边境等着,等到他们同意给三百万两黄金,我们再出兵。”

“三百万两黄金,会不会太多了?”上官云飞皱眉道,“毕竟他们的国库现在被钟达占有了,他们两个人的私房钱可不多。”

“他们两个人的私房钱是不多,可是你别忘了,暗夜组织和血隐组织本身也是有自己的资金的,他们没有这么多的私房钱,就让他们从那两个组织里拿钱。不拿钱给我们,我们那几十万大军喝西北风啊?告诉他们,没有给足军需钱,我们绝不会出兵。我们有什么好急的?对我们又没有坏处,急的人是他们,他们再不答应的话,他们就会输给钟达了。”

“好”

晋城外,在一处深山里,帐篷只是零星十几个,山上到处都是躺着正在熟睡的士兵,太子和夜影正在帐篷内制定明日的攻打计划。

太子有些疲倦的眨着眼睛,心思都没有在听夜影的作战计划,听完以后,他摇了摇头,道:“你这个计划只能是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才能胜利的,可是万一有那一个环节失败了,我们整个攻城任务就都失败了。这样太过冒险了。”

“可是我们没有对方的兵马多,不能强攻,只能智取,势必要承担更多的风险的,可是我们目前没有第二个方案,这是我们能想到的最好的一个方案了。”

夜影强忍着心里的不快,对太子解释道。他之前跟轩王出来打战,基本上都是轩王在拟定作战计划,即便是有作战问题,也是轩王积极的去思考解决之法。而太子呢,要么就是说出一些漏洞百出、完全不可取的作战计划,要么就是对他人提出的建议和计划嗤之以鼻,或是消极对待。这对于作战没有半点益处。

太子冷哼一声,将手中的一根细细木棍在地图上重重的敲了敲,怒道:“你看看这地图上到处都是圈了他们兵马的分布,遍满了我们整个东朔的土地,而标记我们兵马的颜色呢?在这里少得可怜,再怎么打,我们也是个输,你那个计划,根本就行不通,把这些兵马送过去也就是送死罢了。”

夜影憋了一口气,咬了咬唇,道:“那依太子之见,我们该怎么办?”

“本太子不知道,除非我们有更多的人马。”

“那太子殿下就赶紧去纠集人马,为何南青国到现在都没有答应帮我们?太子殿下应该快些去与南青国寻求援兵。”夜影反唇相讥道。

太子一提起南青国就气得牙直痒痒,怒道:“那个南青国皇帝简直不是人,当初先皇在世的时候,他对我们东朔巴结不已,恨不得将女儿送给本太子。如今,我们皇室落魄了,他这个联姻国倒是还趁机敲诈,三百万两黄金,我们现在本就资金紧张,再给他们三百万,我们自己的兵都要养不起了。”

夜影微微低头,不语,太子跟他嚷嚷没钱有什么用,他又不是轩王,不能替轩王做主,从轩王的钱袋子里拿钱出来给太子。

太子见他不说话,脸上忽而露出了一份和善的笑容来,轻轻的拍了拍夜影的肩膀,道:“夜影,你可是轩王手下最得力的助手啊,你可是暗夜组织的副舵主呢,你应该十分清楚你们暗夜组织的资金啊。如今我们这经费紧张,要不,这军费你从暗夜组织里拿出来?”

夜影连忙作揖,面露惶恐,道:“太子殿下莫折煞了卑职了,卑职虽然是暗夜组织的副舵主,可是这银钱的事情素来都是王爷亲自管理的,卑职若是需要经费,还得跟王爷申请,王爷亲手交给卑职的。事实上,卑职根本就不知道暗夜组织的银钱都存放在什么地方了,也不知道如何去取钱。太子若是要银钱,还是跟轩王直接相商为好,卑职实在是做不了这个主。”

“如今轩王都已经病成这个样子了,你应该趁着他现在脑子还清醒的时候跟他问问清楚嘛。让他趁早把暗夜组织里的银钱交给你打理,也可避免那么多的银两全都浪费了。那样,你以后管理暗夜组织也会方便许多,不然捉襟见肘,寸步难移啊。”

太子笑嘻嘻的看着夜影,一副为他着想的模样。

“呸!”

夜影暗暗的啐了一口,对太子的厌恶更甚,如今轩王重病在床,太子不想办法救治轩王也就罢了,竟然还开始图谋起轩王的遗产来了。

夜影恭声道:“太子殿下说笑了,即便轩王将来归去以后,可这轩王府又不是全都灭绝了,还有太贵妃和轩王妃在世了,轩王自然是要将钱财交代给她们二人的。哪里轮到我这个外人去接手王爷的钱财?”

太子凑近了他,一双长眸充满了邪恶的气息,“她们两个女人哪能打理好轩王府啊?即便是要打理,也只能打理得了这内宅的事情,这外头的事情,她们两个女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打理的,到最后,还不是要落到你的手上吗?你还能对付不了两个女人?”

夜影的脸上瞬间就结成了冰霜,语气十分生硬,“太子,即便是轩王去世了,卑职也会尽心尽力的忠诚于轩王府的,会好好照顾太贵妃和轩王妃。当初,卑职所幸能得到轩王的赏识收留在轩王府,不然,卑职早就已经饿死街头了,这份恩情,卑职没齿难忘,还请太子殿下不要为难卑职。”

太子审视的瞧了他一眼,忽而一笑,“哈哈哈,夜将军果然不愧是轩王的得力助将啊,忠心可嘉啊,不错不错。只不过,飞禽尚且还要择良木而栖呢,你能忠心到轩王去世,也算对得起他当初对你的恩情了。他若是去了,你也该考虑考虑换个主子了,不如到时候就来本太子的麾下如何?本太子必定会将你当成心腹之人,将来本太子登基了,这兵部尚书的位置,可就给你留着了。”

夜影的嘴角抽搐了几下,这空头允诺开得可真够大的,不过他素来就没有野心,什么兵部尚书给他当,他也不稀罕。

太子以为给一个兵部尚书的位置太少了,他才没有答应,太子便道:“不如再给你封一个侯爷,不不,还是直接封一个公爷如何?”

夜影面上的肌肉就抽搐得更厉害了,忍不住打断了太子这种沉迷于皇上给大臣加官封赏的幻想当中,冷冷道:“太子殿下还是先想想如何攻占晋城,再谈封爵吧。”

太子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眼眸里的笑意也立即就被恼怒给替代了。太子冷哼一声,道:“如今轩王虽然来不了战场,可脑子还是好使的,你派人回去问一问他,他可有良策攻入晋城。”

夜影吸了一口气,有些不愿和不忍的点头道:“卑职且派人回去问一问。”

“太子”,惊雷从帐外撩帘进来,正要开口禀告事情,见夜影在帐内,有些戒备的看了他一眼,便是住了口,垂首站立一侧。

夜影余光睥睨了他一眼,哼,他们主仆二人一面说得好听,要自己投靠他们,把他当成心腹之人,可是这一有事情了,还不是要防备着他?

夜影隐下心里的不屑,面上不显山不漏水的冷淡一拱手,道:“卑职这就去给王爷传信,告退。”

“嗯”,太子点点头,待夜影的脚步声走远,这才低声问道:“什么事?”

惊雷皱眉低声道:“南青国又传信过来了,说是三百万两黄金一文也不能少,他们的兵马需要军需。若是我们不给钱,他绝不会出动一兵一卒的。”

“惊雷,你有没有将本太子的话说与他们听?现在我们资金缺少,等到本太子以后登基了,就会给他们四百万两黄金,相当于多给一百万两黄金作为利息。而且,本太子还同意了他们的要求,等到以后太子妃生了儿子,就一定会封他为太子。”

惊雷有些愤愤的说道:“说了,卑职可是将太子你的话原原本本的转述的,可是他们根本就不肯答应啊。说太子妃的孩子将来必须要封太子,可是这钱就是一文钱也不能少,而且必须要现在给。他们还说,你的私房钱不够的话,就先从暗夜组织或是从血隐组织的资金里抽调资金出来给他们。”

太子顿时就气得牙齿咯咯作响,捏紧了拳头道:“简直是岂有此理,不给,就不给。”太子在帐篷内来回踱步,气呼呼的走了一会儿,咬牙道:“这样,你跟他们说,先给一半资金,等到以后再给一半。”

“是”,惊雷垂首道,片刻后,他咬了咬唇,十分为难的将南青国有些大不敬的话说与太子听:“他们还说要你尽早做决定,免得拖延了时日以后,我们被钟达灭得差不多了,大势已定之时,他也不想出兵帮你了,反正即便他出兵也救不了你。”

“放肆,放肆!这南青国小小的弹丸之地,简直是狂大妄为啊!”

太子气得脸上红得像是猪肝一样,他此时此刻对南青国已经说不上是厌恶了,而是憎恨。

惊雷道:“太子,这去南青国来信,也要花不少时间了,我们难道要等到最后关头才寻求南青国的帮助吗?那样的话,我们很有可能真的会来不及的。另外,属下收到西疆的消息,那边听闻轩王毒发了,已经开始蠢蠢欲动,欲要分东朔一杯羹了。”

太子气呼呼的吼道:“那他们怎么还不动手?”

“他们必定是要想等到我们和钟达互相折损了兵力以后,他才动手了,现在动手,为时尚早。”

“他妈的!”太子忍不住直接爆粗口,将一个瓷碗给摔碎在地上,“你去跟南青谈,就先给一半钱,探探口风。若是他们同意了最好,若是不同意,我们也就只能答应他们现在就给三百万两黄金了。”

“那我们从哪儿去弄这三百万去?”

太子眯着双眼,暗暗的挤出了几个字:“暗夜组织!”

连城,府邸里,虽然是深夜,可是有两个房间依旧亮着灯,一个是夏依依研究毒虫的内间;另一个,就是轩王养病的房间了。

南艺走进了轩王的房间,看着床上躺着的几乎不成人形的轩王,他浑身的肌肉都已经被毒虫给啃噬得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洞眼,有些烂肉都开始腐烂了,那些毒虫快速的皮肉里面钻来钻去。

剧烈的疼痛已经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了,他只得在嘴里咬了一块厚毛巾,让自己不要发出尖叫声,他的手十分痛苦的紧紧抓着床沿,他很想去抓自己的身上,将身上的那些毒虫全都给抓走,想将自己那疼痛而又瘙痒的皮肤给抓烂。可他只能硬生生的忍着,青筋暴起,面目狰狞。

南艺倒吸了一口气,虽然这几天一直都看着轩王这副模样,可是每一次见他,自己都忍不住替王爷可怜,只是一直都没有想到解毒办法。

凌轩瞧了一眼南艺鞋上的泥土,闻道了他身上的露水味道,凌轩抬手,艰难的将自己嘴里的毛巾取出来,这一取出来,毛巾上竟然还沾上了两条毒虫。凌轩恨恨的将毒虫捏死,忍着剧痛费力的问道:“是夜影那边传来什么消息了吗?”

“是”,南艺有些不忍的开口道,病成这样还要王爷费神,“夜将军提出来一个作战计划去攻打晋城,可是太子害怕失败,一直都不同意,说我们的兵马少,没有胜算。太子又想不出作战计划,就让你来想作战计划。另外,太子还想要你从暗夜组织里拨军费出来。”末了南艺有些恨恨的“呸”了一口。

凌轩听到太子打他财产的主意,不过是一笑置之,他早就看穿了太子的想法了,并不觉得有多震惊。

他更关心晋城那边的战事,眸子深了深,道:“晋城那边领军的人是谁?”

“是马裕”

马裕?凌轩呵呵一笑,当初先皇要自己来连城肃清钟达党羽的时候,连城的守备一死,钟达就急着要将他的党羽晋城原守备马裕给安插到连城当守备,这马裕当时是因为在家守孝了三年,所以空闲在家,结果先皇为了不让钟达的人染指连城,就派人将马裕的父亲暗暗的杀了,伪造成老了猝死的局面,又下了圣旨让马裕回家再守孝三年。

因此,马裕对先皇是极为痛恨的,这钟达一上位,就立即提拔了马裕,让马裕来对付太子和轩王,马裕必定会将丧父之仇报到他们两个身上,所以,马裕比平常人就更难以对付了,他必定会无所不用其极。

不过,凌轩嘴角一勾,缓缓道:“打战就要攻其弱点,马裕就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