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毒虫的嗜好(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弱点?”南艺问道。

凌轩神情坚定:“马裕十分信奉鬼神和风水之说,你派人牵一头牛去将他父亲和爷爷的坟墓用牛角给拱开,他势必会立即亲自回老家修缮祖坟,届时,再让夜影按照他拟定的那个作战计划,就能大胜在握了。”

南艺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王爷难怪能经常打胜仗,原来将每一个对手的优点和缺点都掌握在手中了。南艺连连点头道:“好,属下这就去回信。”

“慢着”,凌轩叫住了南艺。

“还有什么事?”

“王妃这几天没有再跟你们提及要毒虫吗?”凌轩皱眉,这不像是夏依依的秉性啊。

“没有问我们要毒虫,只是第一天的时候给了她一罐血液。之后,她就一直呆在屋内研究毒血,未曾外出过了。”

凌轩紧紧的皱着眉头,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道:“你去她屋里看看,本王怀疑她手头上可能已经有毒虫了。”

“王爷,属下过去怕是不太合适吧?”毕竟他是一个年轻男子,去王妃的内屋不太好,会被人说三道四,有损王妃的声誉。

“那就让鬼谷子去”

片刻后,鬼谷子气呼呼的走了回来,嘟囔着嘴巴道:“那个丫头简直是太过分了,竟然鄙视老夫,怕老夫把她的培养器皿给弄坏了,硬是不让老夫进去,那画眉更是严阵以待,横刀站在门口拦着老夫!”

凌轩心里就更是笃定了夏依依手上有毒虫,凌轩道:“你给她毒血的时候,毒血里可有毒虫?”

“没有,老夫可是仔细的查验过一遍了,并没有毒虫在里面啊。除非……”鬼谷子捋了捋胡子,皱起眉头来,“除非那血液里有老夫肉眼看不见的虫卵,到了她手上之后就孵化成毒虫了。”

凌轩顿时就着急不已,咳嗽了两声,道:“你快去阻止她,不要让她再拿毒虫试验了,太危险了。”

“她是个大夫,应该最清楚不过被感染的严重性,她定是不忍心看你这么无药医治而亡,才会不顾危险要试验。丫头一向都倔强得很,她只怕是不会听从老夫的劝告的。”

“你好歹去劝劝她,本王死了都没有关系,只是,她不能有事。”凌轩急急的道。

鬼谷子皱眉看了看他,道:“你可以亲自将她叫过来劝劝她,难道真的要至死不见她?”

凌轩苦涩一笑,道:“本王不想让她难过,也不想让她看见这副模样,本王宁愿在她的心里留下以前英俊的形象。”

鬼谷子叹了口气,道:“好吧,老夫就再去一趟。”

鬼谷子再度去找夏依依的时候,房门已经紧锁上了,叫了几声,也没肯开门,鬼谷子急得使劲捶门,“丫头,开门,快开门,老夫要进来。”

夏依依已经几天几夜没有怎么睡觉了,只有在实在是困得熬不住的时候,眯上眼小憩一会儿,也不敢多睡,就怕自己错过了毒虫的反应。

门外哐哐的敲门声震得依依更加心烦意燥,这都过去几天了,还没有找到救治凌轩的法子,人都快急死了,鬼谷子还跑过来捣乱。

“丫头,你听老夫的劝,你可不能再试验毒虫了,万一不小心,可是会死的,你这丫头怎么就这么不听劝呢?”

屋内没有任何回应,鬼谷子便是继续在外头捶门呐喊。依依被他吵得脑瓜子疼,便是走出了内间,来到大门口,隔着房门说道:“鬼谷子,你别嚷嚷了,我不会放弃的。”

“丫头,你还真的有毒虫?是不是虫卵孵化出来的?”鬼谷子瞬间就开始变得兴奋了,多久就能孵化出来?虫卵是什么样子的啊?怎么老夫怎么都看不到虫卵啊。

“肉眼确实是是看不见,我是用一个仪器看的。”

“仪器?丫头,快把仪器拿来给老夫看看行不行?老夫也想看看肉眼看不到的东西到底死什么样子呢。”

鬼谷子的整个好奇心都被夏依依给勾起来了,趴在门上好声好气的祈求着,他就知道,这个夏依依虽然当了他的师父,又给了他许多药,肯定还藏着掖着很多好东西的,果不其然,这又冒出来一样东西了。

依依道:“鬼谷子,你真的想看?”

“想啊”

“我给你看也不是不可以啊,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说”

“我是必定要研究毒虫给凌轩解毒的,不然我的心里会十分难过的,我一定会十分小心不侵染毒虫的。你就不要再阻拦我了,我们还可以一起研究啊,这样的话,集二人之智慧,说不定还能找到解毒之法呢。”

“可是,你万一……”

“那些毒虫还是有些畏惧高浓度的酒精的,我的手套和衣服都是用高浓度酒精浸泡过的,它们轻易不会往我身上爬的。你看我研究了这么几天了,不好好的吗?”

鬼谷子皱了皱眉头,心里又十分想看夏依依的那个仪器,便是答应道:“好吧,老夫就不阻拦你了,你现在总可以放我进去看你的仪器了吧。”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鬼谷子看了一眼面前眼睛里充满了红红的血丝,好似一对通红灯笼一样的眼睛,脸色憔悴得几近像是一面白墙的依依时,鬼谷子不禁吓了一跳,“丫头,你怎么劳累成这样了?”

画眉有些不忍心的说道:“王妃没怎么睡觉,一直在做试验。”

“多嘴”,依依低低的斥责道。

鬼谷子跺脚道:“丫头,你再怎么研究,也该注意休息啊,不然,可是会被累垮的。你若是这样不爱惜自己,老夫我可就不同意你试验毒虫了。”

依依扁了扁嘴,道:“行,我知道了,我会注意休息的。”

鬼谷子连忙就往内间蹿,一边走,一边问:“你的仪器在哪里?”

依依赶紧冲到了他的前面,拉住他道:“鬼谷子,你小心着点,里面可是有毒虫的,别心急啊,我会教你怎么看的。”

鬼谷子放慢了脚步,一掀开帘子,顿时就被里面的情形给吓了一跳,里面摆了数十支透明玻璃管,里面放了一些新鲜的猪肉,鲜红的毒虫在试管中的肉里快速的啃噬着,有些毒虫已经很大只了,想来是已经培养了几天了,这么多的毒虫看着就有些恐怖。

鬼谷子立即训斥道:“依依,你怎能培养这么多的毒虫呢?留个一两只做试验就好了,其他的立即焚烧掉,毒虫越多,就越危险,万一有那只毒虫一时没有看管住就跑出来了呢?”

“你放心,盆子里除了放了高浓度酒精,我还混了大量的砒霜和鹤顶红,我扔了一只毒虫进去,很快就被毒死了,它们出不了这个盆子。另外,我在内间的地上也撒了这些混合液,它们逃不出这个屋子的。”

鬼谷子放下心来,目光看到了桌上的一个奇怪的铁制仪器,连忙冲过去道:“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能看肉眼看不到的仪器?”

“嗯,这个叫做”显微镜“,我们可以把要观察的东西涂抹一些到这个载玻片上,一定注意要薄、均匀、透光,这样才能看得清晰,我示范一下给你看。”

依依用棉签在试管底部内壁刮了一下,涂抹在了载玻片上,随即将棉签给扔进火炉里焚烧。将那片透明的载玻片给夹到显微镜上,又亲自调了调焦距,直到看得最清晰为止。

鬼谷子忙不迭的学着依依的样子,将眼睛凑到上面看,果然看到了圆圆的小小的虫卵,鬼谷子不禁十分的激动,正好又有一颗虫卵里的毒虫在慢慢的出虫卵,他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定定的看着那个虫孵化的全过程,兴奋的叫嚷道:“丫头,老夫看到了,它居然是这么孵化出来的。”

依依一听,慌忙道:“别看了,赶紧把载玻片取出来,放在火里烧一下,不然这个毒虫太小了,我们难以抓到它,会跑到别的地方去的。”

“不急,不急,老夫再看一会儿,它还在载玻片上蠕动着呢。”鬼谷子将凑过来的依依给推开来,他现在正看得兴起呢,才不想就这么把载玻片给拿走。

“你让开!”依依赶紧去推鬼谷子!

“哎呀,不见了。”

鬼谷子惊叫一声,吓得脸色煞白,刚刚被她推得分心了,一时没盯着那个小毒虫,再看的时候,毒虫就已经消失在显微镜的视野里。

依依慌忙上前用长筷子夹着那块载玻片,快速的卸了下来,直接给扔到了旁边的火炉子里将它给焚毁了。

依依气恼的对鬼谷子道:“你怎么就不听我的话呢?差点被你给丢了一只毒虫了。那以后我都不敢碰这个显微镜了。”

鬼谷子皱了皱眉头,想了想,道:“也是,也许那个毒虫并没粘在载玻片上,说不定都已经爬到了显微镜上了呢。”

“你真是害死我了”,依依气恼的道。

“现在怎么办啊?”

“想办法把那只小毒虫从显微镜上给引过来,然后再把它烧死。”依依侧头问道,“你确定只有这一只毒虫孵化,没有其他毒虫孵化吗?”

鬼谷子歪头思考了一下,认真的点点头,“确定,它孵化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就刚刚我没有盯着的那一瞬间,是不可能会孵化第二只毒虫的。”

“好,现在我们就想办法将小毒虫给引过来。”

依依拿了一块新鲜的小片猪肉放在了搁置载玻片的架子上,仔仔细细的盯了一会儿,也没有见到那片猪肉被吃出小洞洞来。

鬼谷子问道:“会不会是毒虫太小了,所以它已经吃了,但是我们看不见啊?”

“不会的,我之前观察过了,即便是刚孵化出来的毒虫,它的食量也是十分惊人的,很快就能在猪肉上啃噬出肉眼可见的洞眼来。”

“那是不是毒虫并没有在显微镜上,刚刚仍然停留在载玻片上,已经被烧死在了火炉之中?”鬼谷子道。

依依皱眉,摇摇头,“我不知道。”再等等看吧,看看那个小毒虫会不会来吃这个猪肉。

一会儿后,帐帘外画眉道:“王妃,您肚子饿不饿?要不要给你弄一些夜宵。”

依依此时正盯着那块猪肉着急着呢,哪有心情吃夜宵啊,便是拒绝道:“不用了,我没有胃口。”

鬼谷子一听要准备夜宵,便是立即喊道:“画眉,弄点老夫喜欢吃的夜宵,酒酿圆子、糖藕、玫瑰糕、小炒腊肉、花生粒,再来一壶酒。”

依依瞪了他一眼,道:“你要吃这么多?当心消化不良哦,还有酒酿圆子、糖藕、玫瑰糕可都是甜食,你一个老年人少吃点甜食,省得跟太皇太后一样得糖尿病再恶化。”

鬼谷子道:“老夫可不像她似得,成天吃过量的甜食,老夫自会饮食均衡。”

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我可从来没有见你饮食均衡过。”

“老夫会药膳的,你懂不懂?每次吃了过多甜食以后,就会用药膳调理一下身子,不然老夫能活到这么老了,身体还如此康健吗?”

依依无语的摇了摇头,“你既然知道多吃甜食不好,吃完以后又要吃药膳,你还不如控制住你的嘴巴,少吃一点甜食了。”

鬼谷子鼓着一双眼睛,嘟囔道:“能控制住我还用得着这样吗?老夫从小就喜欢吃甜食,看见甜食就走不动道。你以为就我一个人喜欢吃甜食啊?很多人都喜欢吃呢,说不定,就连那小毒虫都喜欢吃甜食呢。”

喜欢吃甜食?

依依微微皱眉,人都有偏爱吃的一种口味,说不定就连这些毒虫也同样会有偏爱吃的某一种口味呢。

依依立即对画眉吩咐道:“画眉,去厨房里拿一些酸甜苦辣咸的各种调料来。”

鬼谷子立即跳脚道:“依依,老夫不就是在你这里点了一些吃食吗?你就这么小气,要往老夫的夜宵里倒这么多调料,那还能吃吗?”

“我才没那么无聊呢。”依依扁扁嘴,无语的看着极易暴躁的鬼谷子。

片刻后,画眉就端来了调料,依依将几小片肉分别用不同的调料腌制之后,拿了一个小碟子并排放着,然后将碟子放在装了酒精、砒霜的盆子上,用长筷子夹了几条大的毒虫分开放在了碟子上不同的位置,结果那几条毒虫不约而同的朝着那片裹了蜜的小片猪肉爬了过去,欢快的吃了起来。

依依不禁欢呼雀跃起来了,自己可算是找到了这些毒虫的特点了。

鬼谷子也惊奇的看着这一新发现,欢乐的咧开嘴笑道:“你看看,老夫就说了喜欢吃甜食的多了吧。就连它都喜欢吃甜食。”

依依连忙用另一片肉裹了蜜,放在了显微镜的架子上,不一会儿,就见到那块肉上出现了小小的洞眼,而且,那个洞眼还在快速的变大。依依赶紧将这块肉扔进了火里烧掉,连带着那只肉眼看不见的小毒虫一起扔进了火里烧掉了。

依依有些后怕的吁了一口长气,有些恨意的瞪了鬼谷子一眼,“你看看,刚刚那条小毒虫果然还粘附在显微镜上吧,若是不拿这个肉引它出来的话,我小心谨慎了这么久,可就要毁在你的粗心上了。你刚刚都看见它孵出来了,你还不赶紧把它拿下来,非要盯着看。”

鬼谷子撅着嘴巴,有些不高兴的道:“老夫本来是盯着它看的,你要推老夫,结果一晃神它就跑了啊。还不是要怪你?”

“我跟你说,即便我不推你,你一直盯着显微镜,它若是要跑,也是很快的,你根本就观察不到的,因为这个显微镜能观察到的范围极小,它可以很轻松的跑开你的观察范围。”

鬼谷子睁着一双无辜的眼,“老夫又不知道咯,那也是你刚刚教我的时候没有告诉我的原因,也还是你的错。”

依依瞬间无语,翻了个白眼道:“算了,既然毒虫已经找到了,就不跟你扯这个事情了。不过经此一事,我倒是想到了救治凌轩的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