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治毒虫效果显著(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鬼谷子顿时就来了兴趣,满面兴奋的绯红,“你想到什么解决的办法了?”

依依顿了顿,抬头,清亮的眼里充满了希冀的光芒:“我想用裹了蜜的猪肉放在凌轩的身旁,那些毒虫就会从他的体内钻出来,然后钻进这个猪肉里,等它们钻进去以后,就把猪肉拿到火炉里烧掉,再放新的裹蜜猪肉引毒虫出来,这样的话,就能将他体内的毒虫消灭不少,说不定假以时日,就能将他体内的毒虫全都给消灭掉呢。”

鬼谷子立即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夸赞道:“丫头,你这小脑袋瓜子可是真灵光啊,连这种办法都能想出来。”

“你现在立即去凌轩的屋里用这个办法试一试,看看行不行得通。”

“好”,鬼谷子兴奋的就往外走。依依连忙谨慎的说道:“这样,你把那些钻了毒虫的猪肉用我这种装了酒精砒霜的盆子隔离开来,端到另一个房间把猪肉焚烧。”

“为啥?”

“我是担心这些虫子十分的聪明,它们若是感受到自己的同伴被焚烧了,它们可能就不会再往这些裹蜜猪肉里面钻了。就像以前在牛寨沟的时候,那些硕鼠最开始吃了混有老鼠药的食物死了之后,后面的硕鼠就再也不肯吃那些食物一样。它们的警惕性可是很高的。”

“嗯,老夫知道了,这就去试。”

凌轩在屋里等了许久,都没有见到鬼谷子回来,心里有些着急,这个鬼谷子,该不会是劝不动夏依依,两个人在那边僵持不下吧?

正想着,就见鬼谷子端了一些东西进来,其中还有一大盘生猪肉,似乎还裹了蜜,凌轩十分不解,皱眉道:“鬼谷子,你若是饿了,就去外头吃,怎的在这屋里吃?这屋不干净,小心饭菜沾染了毒虫给吃下去。”

鬼谷子打了一个饱嗝,道:“刚刚已经吃过夜宵了,现在这些东西是拿来给你治毒虫的。”

“这个怎么治啊?裹蜜的生猪肉,有什么药效吗?”

“这不是让你吃的。这个是夏依依想出来的办法。”鬼谷子一边将夏依依提出的想法给说了一遍,一边将东西都归置好,侧头对南艺道:“等会儿,你就负责将这钻进了毒虫的猪肉给拿到隔壁房里去燃烧掉。”

“好”

凌轩听了鬼谷子说了依依的试验发现,心里猛地一惊,对夏依依更是钦佩,从未见过像夏依依这样有胆有识,又聪明伶俐的女子。钦佩过后,心里也不由得更加紧张、担忧,依依的房里培养了那么多的毒虫,那可是实实在在的危险啊。

凌轩皱眉问道:“她没事吧?”

鬼谷子轻瞟了他一眼,“没事,以老夫看啊,她的防御措施做得比我们更好,她是个聪明谨慎的女子,你就别为她担心了。”

鬼谷子在凌轩的肚子上放了一个盘子,然后用筷子夹起几块裹蜜肉,往盘子里放,道:“等会儿,你若是承受不了,或是有什么不适,你可要跟老夫说。”

“嗯”,凌轩嗯了一声,话音刚落,他就只觉得浑身翻江倒海一样的难受,那些毒虫在他的体内一闻到了蜜的味道,就立即开始往盘子摆着的肚子方向快速蠕动过去,将凌轩的皮肉给钻得痛彻心扉。

凌轩痛得浑身青筋暴起,脸上的汗珠哗啦啦的往下流。

这些毒虫瞬间全都活跃起来,钻来钻去的,这时的痛楚比他这几天任一时候所承受过的痛楚更要痛上好几倍,疼得他浑身颤栗不已。这比以前他在战场上所受过的任何一次伤都要痛。

凌轩立即将毛巾塞进了嘴里,双手死死的抓着床沿,努力抑制着疼痛,他终是抵不过这些毒虫疯狂的蠕动所带来的巨大痛楚,压抑着嗓音发出低低的咆哮声。

很快,就有数十条毒虫从肚皮里钻出来,迅速的朝着盘子上的裹蜜猪肉钻了进去,贪婪而快速的啃噬着猪肉,原本一块较大的猪肉就被啃噬出许多的洞来。

鬼谷子立即用筷子将那个盘子夹到了盆子里的架子上,让南艺拿到隔壁去焚烧猪肉。

鬼谷子迅速的又放了一个新盘子在凌轩的肚皮上,照样摆了裹蜜猪肉,再次钻入了十几条大毒虫。

如此反复十来次,毒虫就几乎都被引出来焚烧了,只有一些小只的毒虫蠕动得慢一些,才在后面陆陆续续的钻入了裹蜜猪肉里。再往后,就几乎看不见有毒虫钻出来了,鬼谷子将这些引毒虫的东西撤了下去。

再看向凌轩的面色,刚刚还惨白的脸色此刻已经舒缓了过来,身上暴起的青筋也隐了下去。

凌轩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身上的毒虫给引走了,他顿时觉得浑身舒快了不少。

“王爷,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啊?”

“比之前满身是毒虫的时候要好得多了,没那么痛了。不过,本王依旧能感觉到体内还有毒虫在食肉和蠕动,但是带来的痛楚少了许多。”

凌轩往身上看去,至少,现在从表皮是看不到毒虫蠕动而将皮表鼓起的痕迹了。虽然依旧是满身疮痍,可比之前看着舒服多了。

鬼谷子道:“怕是不能一下子就将你体内的毒虫给消灭干净,有些毒虫可能才孵化没有多久,也跑不了多远,才会在体内一直呆着。等明天老夫再用这个方法除虫,就又能除掉一些毒虫了。孵化一条毒虫,我们就引出来一条毒虫。你也就少受一些折磨了。”

“行,先用这个办法试几天看看效果如何。”

不一会儿,夏依依那儿就听到了消息,心里是又惊又喜,若是真的能完全消灭凌轩体内的毒虫就好了。

画眉见她实在是疲累不堪,忍不住上前劝道:“王妃,如今王爷的毒虫也有办法解决了,你还是早些睡一觉吧,不然你的身子可是要受不住了。”

依依也实在是累极了,点点头,道:“我去睡一会儿,若是凌轩那边有事,你一定要叫醒我。”

依依踩着虚浮的脚步到了床上,翻身到床上,沾枕即睡。以往都没有鼾声的她,今天竟然有鼾声了。低低的鼾声响起时,画眉皱了一下眉头,心疼至极,轻轻的把帐帘放下。

晋城那边的办事速度很快,马裕一听到自己的祖坟竟然被牛给拱破了,心里急得不行,当即就要赶回老家去修缮祖坟。

“你不能回去,现在敌军正在外头虎视眈眈的,想要来攻破我们晋城呢。”有人劝阻道。

马裕呸了一声,道:“祖坟都被拱开了,这可是个不好的兆头,老祖宗生气了,老子现在要是上战场定然是个死啊。只有回去把祖坟修缮好了,祖宗才会保佑我战胜的。”

“可是敌人若是趁着你回去的时候就攻城怎么办呢?”

“我最多回去半天,这有什么打紧的?他们哪能知道我中途回老家修缮祖坟?即便是他们要攻打,他们的人数那么少,也攻不进来,你就放心好了。”

马裕便是不听从劝告,私自离了军营,回到老家修缮祖坟去了。

马裕那边一走,夜影和太子就立即按照原定的计划开始攻城,一切都按照原计划进展的十分顺利。

然而,在攻城的时候竟然从侧面突然出现数百个蒙面黑衣人,太子当即就吓得脸色煞白,转头就跟身侧正在跟敌人厮杀的夜影狂喊道:“你不是说万无一失的吗?为什么会突然多出来这么多的黑衣人?”

以他们的计划,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导致整个计划的失败,而攻城门可是整个环节里最为重要的一环,只怕这次真的要失败了。

然而他刚刚一喊完,就惊讶的发现这些黑衣人竟然是帮着他们杀敌的,太子瞬间恼怒不已,难道这些黑衣人是夜影他们安排的?可是昨儿作战计划里根本就没有提及要备有黑衣人来攻城啊。

太子气恼不已,夜影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夜影,这么重要的安排,你居然瞒着我们?若是我们的人把你的人当成敌人厮杀了,可就别怪我们了。”

夜影更是疑惑了:“太子,这些人可不是我安排的人,我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儿来的。”

“你们是何人?”太子大喊道。

“太子,我们乃是‘护民会’的人,见钟达篡位,甚是义愤填膺,便是过来帮助太子,拨乱反正。”黑衣人头领大声回答道。

太子一听,脸上瞬间就扬起了高兴的神情,眸内精光闪闪,道:“你们真是东朔的好良民,等本太子登基以后,一定会好好嘉赏你们的。”

“多谢太子”,领头人道。

夜影不禁皱了皱眉头,他怎么觉得这个领头蒙面人的声音那么像天问呢。

现在天问在冥日会里给杀天霸卖命呢,现在这会儿突然来这里帮着他们杀钟达的人,还要打着护民会的名号,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杀天霸的意思还是天问自己的意思啊?现在他究竟是敌是友?

不得不说,有天问他们的帮忙,夜影他们也攻打得轻松了许多。

夜影只得一边打斗,一边不时的瞟一眼那边的情况,看看天问是不是真的在帮他。似乎是真的在帮他?夜影狐疑的皱了皱眉。

正在老家修缮祖坟的马裕一听到夜影他们发起进攻了,连忙往回赶,赶到半路,就听闻晋城失守了。他心里更是坚信祖坟被牛拱开了肯定是一个预兆,是祖先在召唤他回来,以免在晋城战场上丢了性命。

马裕干脆也不去晋城了,又折回了老家将才修缮到一半的祖坟修缮好,带着家人赶紧逃命去了。

太子十分兴奋的冲进了晋城占领了衙门,这一刻,他有史以来第一次如此自豪。

虽然他们与钟达打战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了,可是他一直都躲在后方,全是轩王在阵前抗敌,以前攻占的城池,他都没有出过力。

而这一次的晋城,却是他亲自上阵杀敌夺回来的城池,这种成就感深深的冲击着他的心灵,更让他欣慰的是,居然还有民间的江湖组织拥立他。

他高兴的在衙门里走来走去,对惊雷道:“你看看,本太子可是得道者多助啊,你看,就连护民会都出来帮助本太子重夺江山。”

惊雷倒是一个稳当的人,他冷眼看着太子如此的得意忘形,皱了皱眉,忍不住上前提醒道:“王爷,那个护民会平日里跟皇室并不亲,怎么这会儿倒是这么殷勤的,竟然是帮着我们了?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太子瞬间就不高兴了,板着脸孔训斥道:“这有什么阴谋?本太子可是正正经经的皇位继承人,他们能帮着本太子,可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是那些江湖组织素来就离朝廷远远的,不愿意沾惹上朝廷的纷争。更何况,即便是要帮,他们也更愿意帮钟达才是,毕竟现在的局面,钟达的赢面很大,他们若是帮着我们,可是会被钟达剿灭的。”

惊雷的这些话极度的引起了太子的不满,恼怒的瞪了他一眼,道:“你!怎么能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以本太子看,我们是正义的一方,大家势必会帮着我们,我们的赢面也是极大的。你就不要再怀疑什么了,以免得罪了护民会,对我们不利。”

惊雷只得闭上了嘴巴,悻悻的站在了一边。

连城

“王爷,天问今天蒙着脸竟然打着护民会的旗号在晋城外帮着攻城。”

南艺将纸条展现在凌轩的眼前,给他看完以后,就将纸条给焚烧了。

“嗯”,凌轩淡淡的应道。

“王爷,天问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啊?他是背叛了冥日会了,还是加入了护民会了?”

“他依然在冥日会里,而且还是奉的杀天霸的命令来帮助我们攻城。”

南艺满脸都写满了问号,“为什么啊?杀天霸脑子坏了?他不趁着这个时候来杀你,还来帮你?”

凌轩苦涩一笑,道:“本王毒发的消息都已经传出去了,过不了多久就会死了,他还需费力来杀本王吗?”

“即便他不杀你,也没有理由要帮你啊。”

凌轩悠悠的道:“他不是在帮本王,而是在权衡局势罢了。”

“?”

“现在钟达的势力太过强大,如果我们被钟达就这么灭了,他再想灭钟达,就会很难。所以,他最想看到的局面就是我们互相搏杀,势必会互损兵力,无论到最后谁胜利了,也元气大损了,到那个时候,他再来攻打胜利的那一方,他就能轻松获胜了。”凌轩道。

鬼谷子看了一眼南艺,道:“你可真是跟你的娃娃脸一样,头脑幼稚简单啊,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明白吗?你有没有听过狐狸分肉的故事?”

“没”

“两只小动物分肉,分不均,狐狸过来说它来帮着分,这边肉多了,它就在这边咬一口,那个又说那边的肉多了,又在那边咬一口,到最后,咬来咬去的,两只小动物手里的肉都被狐狸给吃光了。冥日会,就是那只狐狸。”

南艺恍然大悟,张大了嘴巴,手指在空中点了点,“哦,我明白了,冥日会就是想看哪一方弱势,就帮着弱势的一方削弱强势一方的力量,等强势的一方变成弱势了,再反过来削弱这方的力量,到最后,我们和钟达就不会一下子结束战斗,而是互相厮打下去,直到我们两方的力量都没有了,冥日会再冒出来一个反击,把我们全都给消灭掉。”

“对,你可算是聪明了一回了。”

南艺无语的看向鬼谷子,他这话到底是在夸他还是在损他啊?

南艺道:“杀天霸难道也想当皇上不成?”

“你傻啊?世上谁不想当皇上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