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病情加剧(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贵妃一听说凌轩有办法医治了,当即高兴得就跑到寺庙里烧香求福去了,曹若燕自是也高兴的陪着太贵妃一道去了寺庙烧香。

回到府邸,太贵妃一见到夏依依那个紧闭的房门,不禁微微皱眉,面露一些不忍。

虽然这些天曹若燕给凌轩每日里都做美食,可凌轩都已经痛成那个样子了,也没有吃上几口,曹若燕所做的努力对凌轩也没有多大的帮助。反倒是夏依依废寝忘食,又去培养那些毒虫,这可是将自己的生命都置于不顾了,还想出了办法来应对这些毒虫,解了凌轩的危机。

虽然凌轩还没有痊愈,可是到底身体好了许多,胃口也开了,吃得比往日要多许多,太贵妃见了也是极为高兴的。

从心底里,太贵妃是极为感激夏依依的,她也从心里深切的感受到夏依依和凌轩二人的情深意切,不是一般的夫妻所能比的。虽然夏依依已经松口同意凌轩可以纳妾,可是太贵妃竟是有些不忍再逼迫凌轩纳妾了,她能感受到夏依依的内心其实是十分不愿意的。

太贵妃走到了花厅里坐下,曹若燕十分高兴的接过了丫鬟的递过来的茶,亲手送到了太贵妃的手上,试探性的问道:“姑姑,表哥的身子可算是好了许多了,若是能冲冲喜,就好得更快了。”

太贵妃睥睨了一眼脸色有些通红羞怯的曹若燕,若是以往,她必定会高兴的应承下来,可是现在,竟是有些左右为难了起来。

“燕儿啊,凌轩这身子现在正有些起色了,即便是不冲喜,他也能好起来了。姑姑也不想让你受这份委屈,冲喜可是对姑娘家名声不太好。不如等以后凌轩的身子完全好了,休养一阵子,他又能上战场杀敌,到时候我们重新回到京城轩王府,再隆重的举行婚礼把你迎娶进府。不然,在这个偏远的地方,又不好采办聘礼嫁妆的,也着实是委屈了你。”

“燕儿不怕委屈,只要能嫁给表哥,燕儿就不觉得委屈。”

“燕儿,咱们再等等吧,如今虽然他身子好起来了,可到底也没有完全恢复,等凌轩能出得了那个屋子,咱们再商量娶亲的事情,我们也不差再等这么一会儿了。”

曹若燕微微皱眉,怎么觉得太贵妃今天的态度似乎与以前完全不同啊?曹若燕到底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更不会在太贵妃面前表现得不听话。

她莞尔一笑,自责道:“姑姑说得是,是燕儿考虑不周了,还是等表哥康复了,能出来亲自商量婚事再谈吧。”

“嗯”,太贵妃低垂着眼眸,面露微笑的点了点头,“燕儿最听话了。”

只不过,让众人高兴的事情还没有超过三天,就又发生了急转直下的事情。

夏依依这几天继续在屋里研究这些毒虫,试试看它们还喜不喜欢别的口味,只不过,一直都没有再试出来。

同时,依依也在研究能杀死毒虫,又不会毒死凌轩的药,但是试了好多种方法都没有试出来。

因为虽然用裹蜜猪肉能引出凌轩体内的毒药,可是到底还是不能除尽凌轩体内的毒虫。那些毒虫原本在他的体内产了许多的虫卵,每日里都有新的毒虫孵化出来,并且,也不是所有的毒虫都会被裹蜜猪肉给引出来的,体内仍然有毒虫,对凌轩的身子依旧造成伤害。

所以,依依才想着还是要彻底清除他体内的毒虫以及虫卵,这样才能让凌轩彻底摆脱毒虫的困扰。

只是这几天,她和鬼谷子、南艺一起商量制解药的方法,都没有制造出来,这让她很焦急。不过,没有以前那么焦急了,至少,现在凌轩引出了许多毒虫,不会在近期就死亡,她还有时间去研究解药。

这天,鬼谷子急慌慌的跑了过来,道:“丫头,不好了,这三天下来,老夫发现那些毒虫已经开始警觉起来了,昨儿就有毒虫爬到猪肉那里竟然又折回去了,到今天,竟然是连一只毒虫都没有引出来。”

依依慌得立即站了起来,手脚都变得冰凉了起来:“怎么会这样啊?是不是蜜或是猪肉有问题啊?”

“不是,老夫也考虑到这个问题,仔细检查过这些蜜和猪肉,并没有被人下药。然后老夫以为是食材不新鲜了,就特意又去弄了一些新鲜的来,还在王爷的身上多放了几处猪肉,依旧是一条毒虫都没有引过来。只怕那些毒虫已经发现他们同伴去吃了这些裹蜜猪肉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它们就已经将裹蜜猪肉给视为了危险食物了。如今引不出毒虫,王爷体内的毒虫又渐渐多了起来,再这么下去,就会跟以前一样,难以救治了啊。”

“鬼谷子,为了确认这些裹蜜猪肉是不是有问题,你把你刚刚准备的猪肉拿过来,我这里的毒虫是单独培养的,它们并没有对这个猪肉起警觉。若是这些毒虫也吸引不过来的话,就说明这个裹蜜猪肉是有问题的。”

“好”

不一会儿,鬼谷子就将东西给拿了过来,依依将裹蜜猪肉和毒虫一做实验,那几条毒虫也在几块不加任何调料以及裹了不同调料的猪肉里头快速的钻进了那个裹蜜猪肉里。这样就很显而易见了,这些裹蜜猪肉确确实实没有被人动过手脚,只不过是凌轩体内的那些毒虫产生了警觉,不再上当了。

这可比食材被人做了手脚更难以解决问题了,食材有问题的话就直接换食材,可现在毒虫不愿再吃裹蜜猪肉了,还怎么引它们出来啊。

“鬼谷子,赶紧从凌轩体内取出一些毒虫过来给我做实验。现在我这里的这些毒虫的研究价值可没有他身上的毒虫研究价值高了。”

“好,你等着,老夫去给你弄。”

很快,鬼谷子就弄来了几条毒虫过来,谨慎的叮嘱道:“丫头,你可要小心一些,这几条毒虫可比你这试管里的毒虫要厉害得多了。”

“我知道了,你回去照顾凌轩去吧,我再研究研究。”

接下来,依依就开始尝试用各种各样的食材去引诱那些毒虫,可是画眉都将连城大小巷子每一种食材全都给买回来,依旧没有任何的用处。

就这么又拖了三天,凌轩体内的毒虫再次繁殖了许多,开始疯狂的啃噬,而更加恐怖的是,鬼谷子先前还能用一些药物暂时压制一下毒虫的繁殖速度,可是现在那些毒虫竟是产生了某种抗体,凌轩再吃那些药,也不能抑制住毒虫的繁殖速度了。

太贵妃急得每天都吃不下饭,天天都去寺庙里磕头烧香,却是完全没有半点用处。

“谷主,你告诉哀家,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太贵妃白了许多的头发,有些悲哀的望着鬼谷子,就连身子,都坐得没有以前那么笔直了。

鬼谷子无奈的摊出了手,摇摇头,“太贵妃,老夫确实是没有办法啊。依依之前想到的引毒虫出来的办法也就起效两三天,那些毒虫十分的狡猾,如今,竟是怎么引诱都不肯出来了。另外,它们的抗毒性十分的强,老夫以前配置的药物虽然不能杀死它们,可好歹还抑制住了它们的生长、繁殖,现在,那些药物竟是对它们没有用处了。”

太贵妃深吸了一口气,忍受着极大的悲痛,道:“凌轩他还有多少天?”

“熬不过五天”

“不!”太贵妃高声尖叫了起来,“哀家不要轩儿死,他是哀家唯一的儿子,哀家不能让他死,一定有办法,谷主,你一定有办法救轩儿的是不是?”

她从座位上冲了下来,想去抓谷主的手祈求,转而一想,怕他的手上沾染了毒虫,又畏惧的后退了几步,祈求道,“谷主,你救救他,求求你救救他。”

“太贵妃,老夫真的没有办法,你不要为难老夫了,老夫真的已经尽力了,你早些给他安排后事吧。”

“不,不,不会的,他不会死的。”太贵妃转而又冲过去找张嬷嬷,急急的道:“你快去南艺和轩王妃都请过来,再命人去连城将大夫请过来,总有人能治得好王爷的。”

稍刻,南艺和夏依依就过来了,这还是依依这么些天来第一次出那个房门,依依还来不及跟太贵妃请安,太贵妃就风一般的冲到了门口,神色焦急,“依依,你有没有找到救治凌轩的办法啊?”

依依的脸色憔悴不已,头发也有些乱,似乎很忙,都没有来得及梳妆打扮,依依咬了咬唇,有些自责的道:“母妃,对不起,儿臣没有找到办法救凌轩。”

“那你呢?”

南艺也同样摇了摇头,花厅里一瞬间就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片刻后,呆立的太贵妃就开始呜呜的哭泣了起来。

依依道:“母妃,你好生注意身体,儿臣告退,没有时间在这里陪你了,要回去继续研究一下解药。”

太贵妃极为难得的没有像以前一样为难她,而像是有新希望一样赶紧挥手让他们回去继续研究解药。

直到过了两个时辰,张嬷嬷才气呼呼的从外头回来,太贵妃一见她身后竟是没有一个大夫,顿觉失望,抽泣道:“大夫呢?”

张嬷嬷慌忙跪下去磕头,道:“太贵妃,老奴派人寻了整个连城,可是所有的大夫都不敢来,都说没有这个能力解毒,有的大夫更是害怕被毒虫侵染,更是不敢过来了。连进府邸来诊治一下都不肯。”

太贵妃不禁自嘲的笑了起来,以前凌轩得知患了百花虫毒的时候,就已经全世界发布了通告,寻求解药和能治病的大夫,都没有任何回音。而如今,连医术天下第一的鬼谷子都没有办法医治,那些医术平平的大夫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不过是自己不死心罢了。

太贵妃的目光看到了呆坐在椅子上的曹若燕,便赶紧冲了过去,道:“燕儿,你之前不是说冲喜吗?姑姑也听说冲喜能治病,你既然这么喜欢表哥,你就帮帮他,行不行?”

曹若燕的身子一怔,她刚刚可是听得相当的清楚,轩王只有五天的日子了,这一次可不比上一次,这一次她看得出来,是真的没有任何办法救轩王了。

“姑姑,你不是说要等到回京城再举办隆重的婚礼吗?”

“燕儿,这不是形势所逼吗?现在回京城也回不去啊。你放心,你先成亲冲喜,等到以后回了京城,姑姑一定再给你重新补办一个婚礼。你看夏依依当初不也是补办了一次吗?”

曹若燕开始犹豫了起来,以前一直都想要嫁给表哥,越是受到阻力嫁不成,她就越是想尽千方百计的要嫁给表哥。可是突然之间这些阻力都没了,太贵妃甚至开始施压让她嫁给轩王时,她胆怯了,她突然发现,以往自己对轩王的迷恋也是要建立在某些条件上的。若是他五天后一死,自己这新娘子可就立即会守寡了。再者,她也害怕自己被毒虫感染啊,即便是成亲了也不敢碰他啊。

“姑姑,表哥都病成这样了,怕是冲喜也……”曹若燕没有再说下去,咬了咬唇,有些为难的看着太贵妃。

太贵妃见她推三阻四的,心里便是也明白她不愿意了。太贵妃唉声一叹:“罢了,冲喜这种事也不好说,有时候能行得通,有时候也行不通。若是万一……唉,姑姑也不愿意看到你受一辈子的苦啊。”

张嬷嬷上前道:“太贵妃,若是要冲喜,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嫁过来成亲就成了。咱们可以随意指一个丫鬟,或是去民间寻一个普通人家姑娘就成了,自有愿意将女儿送到府上来的人。”

“这倒也是一个办法”

曹若燕道:“若是丫鬟的话,这儿不就有一个现成的?姑姑以前不是想将喜鹊赏给表哥当通房丫鬟的吗?”

不一会儿,喜鹊就被人带了过来,一听说要被冲喜,顿时就吓得结结巴巴了起来,“太、太贵妃,王爷他并不喜欢奴婢,当初就赶奴婢走了,现在怕是也不想纳奴婢,太贵妃不如去问问王爷的意思?”

曹若燕厉声喝道:“大胆,你不过是太贵妃身边的一个宫女罢了,生死都不由己,还敢拒绝太贵妃的指婚?”

喜鹊立即就跪了下去,对太贵妃连连磕头,道:“奴婢绝对没有要忤逆太贵妃的意思,奴婢不过是为了王爷着想,既是要冲喜,就必定要选一个让王爷身心愉悦的人,若是给王爷纳一个他不喜的人,只会适得其反,反而害得王爷病情加重。太贵妃,您觉得是不是这个理?”

太贵妃皱了皱眉,以轩儿的脾气,怕是这世上任何一个女子都不喜欢,唯独夏依依。可是也不能让夏依依来冲喜啊。

不过太贵妃还是决定去找凌轩商量一下冲喜之事。隔着房门将自己的想法刚说出来,就传来凌轩怒意十足的声音:“简直是荒唐,冲喜?不过是愚弄百姓,残害姑娘的行为罢了,若是冲喜就能治病的话,那还要大夫做什么?”

“那不尽然,民间也有冲喜成功的,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我们可以试一试,若是成功了就更好,若是不成功,我们也没有损失什么。”

“儿臣不会纳妾的”

“可是夏依依都已经松口同意你纳妾了。”

“不可能,你骗儿臣。”

“母妃没有骗你,她当真的同意了,你若是不信,你尽可以亲自问问她。”

凌轩微微皱眉,暗自思忖肯定是母妃逼迫夏依依了,不然夏依依也绝不会同意的,凌轩决然道:“儿臣也不愿意!”

太贵妃再三劝慰沟通之后,依旧是碰了一鼻子的灰,悻悻的回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