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凌轩晕厥(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惊雷十分气愤的对太子道:“那南青国也太不是东西了,属下都说了先付一半钱,再付另一个半,他们仍旧不肯,依然要我们付了全款以后,他们才出兵。”

太子早已料到了南青国会这么做了,倒是也没有太过惊讶,不过心里依旧是十分气愤的,这南青国可半点没有看在两国联姻的份上减价啊。他咬牙问道:“你可跟他们说了付全款?”

“说了,你之前就交代属下说他们不同意的话就付全款的,属下就答应他们付全款了。不过,属下听说轩王的毒虫有办法驱除了,属下担心自己答应他们给全款是不是错了?”

太子叹息了一声,道:“你那消息已经过时了,他那除毒虫的方法也就只管用了几天罢了,那些毒虫十分的警觉,现在已经引诱不出来了。他体内的毒虫繁殖得很快,没有几天的时间了。所以,我们现在也只能花钱寻求南青国的帮助了。 不过,好在现在护民会肯帮我们,我们的胜算也更加大了一些了。”

惊雷神色微敛,道:“轩王真的回天乏术了?”

“怕是没有办法啊,其实,本太子希望他哪怕再活个两个月,我们就一定能夺回江山了。”当然,两个月以后,他最好还是死了吧,以免以后还要跟他争夺皇位。

惊雷道:“太子,属下还听到了一些风声,护民会的人好像并不承认上次在晋城门外帮我们的人是他们。”

“钟达现在到处都在剿杀护民会的人,他们自然不能公开承认在帮我们了。”太子自信满满的道。

“可是,属下实在是有些担心,隐隐觉得那天的事情太过蹊跷了。若是护民会的人想要支持你,为何不提早跟我们打一声招呼,联系我们?”

“你真的不必担心了,他们不跟我们提早打招呼,可能是怕走漏了风声,怕被钟达剿杀,只是为了保全他们自己罢了。他们若是敌非友的话,那天就应该直接杀我们啊。”

惊雷微微皱眉,好像一个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样,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惊雷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但是现在有个更为难的问题摆在自己的面前,“太子,我们虽然已经答应了南青国给他们三百万两黄金,可是我们这钱从何处来?”

太子唇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意来,“本太子既然在战场上出力,那轩王既然出不了力,就应该出一些钱了。本太子也该去会会他,跟他谈一谈遗产的事情了。”

南艺走进了凌轩的房内,将消息告诉凌轩。

“王爷,太子已经答应将三百万两黄金交给了南青国了。不过,到现在都还没有筹集到钱,他让夜影留在前线驻守,他策马往府邸来了。夜影传消息回来,说是太子想打暗夜组织的资金。”

凌轩微微垂眸,深吸了一口气,面上有些忧伤,缓缓道:“等他来了,就让他进来跟本王当面商谈。”

“是”

太子一进到府邸,管家就迎接了上去,恭敬的道:“太子。”

“轩王呢?”

“王爷在偏房等着你,说你若是回来有事跟他相商,就当面面谈。”

太子冷眼瞟了一眼马管家,讥笑道:“本太子还没有到府上呢,你们王爷躺在床上都能知道本太子的行程,可真是消息灵通啊。”

马管家咽了咽口水,不敢回嘴。鬼谷子端着药从这儿经过,便是冷哼了一声,怒气回嘴道:“若是不消息灵通啊,怎么给你们出谋划策的拟定作战计划啊?王爷在家病着呢,还要给你们操心前线的事儿,你还在这儿嘚吧嘚?”

太子顿时就被气得七窍冒烟,正欲训斥鬼谷子,就听见一声大喊:“太子,你有没有办法救救凌轩啊,求求你救救凌轩。”

太贵妃听闻太子来了的消息,就立即从屋里冲出来了找太子寻求帮助来了。

太子一见太贵妃,顿时就被她的模样给吓了一跳,太贵妃哪里还有当初在宫里的时候那样年轻美貌端庄啊?现在的她明显老了许多,额头上皱纹都有了,头发也白了许多,神色十分焦躁。

太子微微皱眉,叹气,露出一丝可怜她的模样道:“本太子也没有办法救他,若是有办法,早就去救他了,何苦本太子一个人在前线苦苦的扛着呢?”

太贵妃如今可真的是看见一个人就想要从别人的身上寻求到解救凌轩的方法,都快要到了魔症的地步了。

太贵妃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他都只剩下两天的时间了。”

太子眸子一转,柔声道:“太贵妃,既然都已经没有办法了,你还是及早给他准备好后事吧,另外,有些事情,应该趁着他还清醒的时候,让他交代清楚,以免两天后他撒手而去,就剩你们婆媳二人,可怎么办才好啊?”

太贵妃抹了抹眼泪,看了一眼从前线赶回来的太子,哽咽道:“人都要走了,还有个啥好交代的,人死灯灭,一切都成空了。”

太子眉头微抖,道:“太贵妃保重,本太子还有事情要与轩王谈,就不在这儿陪着太贵妃了。”说完疾步跟着马管家往偏房走去。

太贵妃在背后暗暗啐了一口,“呸,真当哀家老糊涂了吗?你这个时候回来,可不就是想要谋夺凌轩的财产吗?装什么大尾巴狼!”

太子一走到偏房门外,大门已经打开了,他没有立即往里走,而是有些畏惧的探头探脑的朝里头打量了一下,屋里头充满了药味和腐肉的味道,而且,还摆满了药材和一些奇怪的东西,床边放了一个火炉子,床帘是关着的,看不清里面的情况,这就让太子心里更是有些畏惧了,轩王是有多恐怖了,才不想让他人瞧见?

南艺站在里头,瞧着胆小如鼠、惜命如金的太子,不禁勾起了一抹嘲笑来:“太子,怎么不敢进来啊?快进来坐啊。”

太子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声音不显得害怕,道:“你们屋里可爬了有毒虫?会不会钻进本太子的身上?”

“会!”南艺眼角带笑的望着他。

太子往里伸的脖子立马就往后缩了,道:“本太子就不进去了,本太子就跟他隔着屋子谈话就行了。”

“太子,隔得这么远,可是听不见。既然是要来谈事情的,又怎么好这么大声嚷嚷?这府邸里的人可是鱼龙混杂的啊。”

“轩王能不能走出来一些说话呢?”

“轩王现在连床都起不来,还怎么走出来一些?”南艺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着太子,“你若是不敢进来,那就不用谈事情了。”

鬼谷子从屋外端着药直接跨进了门槛,往里头走,经过太子的时候,鄙视的瞥了他一眼,扁了扁嘴哼唧一声傲娇的进了屋。

太子十分为难,走进去,很有可能会没有命,不走进去,三百万两黄金就捞不到了。

太子犹豫了许久,才道:“你把屋内先清理一遍,再拿一些药给本太子涂在身上,防止毒虫往本太子身上爬。本太子再进去。”

南艺斜了他一眼,道:“真是麻烦。”

不过,凌轩本就没有打算让太子进来,毕竟,现在太子是他们兄弟三人中唯一剩下的有那么一点能力继承江山的人。若是让他染上毒虫,那就成了钟达最乐于见到的局面了。

凌轩让南艺推着轮椅,把他推到门口,虚掩了半扇门,他躲在了门后头,隐忍着剧痛,发出了低沉沙哑而断断续续的声音:“你找本王什么事?”

“本太子听说你病重,特地赶回来看望你的。”

“是吗?”凌轩延长了尾音,声音里隐隐含着一丝讥笑,让南艺把他推出了门后,双眼直直的盯着太子。“那就让你看看本王。”

“啊!”

粗壮雄厚的男性尖叫声在府邸的上空响起,太子像是见了鬼一样往后连连倒退了好几步,一脚就踩在台阶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连忙稳住了身形,面色依旧惊恐。

“你不是回来看望本王的吗?怎么害怕成这个样子。”凌轩耻笑的看着他。

太子用手偷偷的抹了抹手臂上瞬间布满的鸡皮疙瘩,半响才缓过劲来,重咳了一声,道:“本太子这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他的眼睛却是不敢直视凌轩,而是从凌轩的头顶上毫无焦距的掠过去,将凌轩整个人影都虚化了,刻意不去看他肌肤下爬行的毒虫。

凌轩冷哼一声,懒得再与太子浪费表情,说些虚情假意的兄弟情谊的话,他冷冷的道:“你来找本王可有要事?本王身子不好,可不能在这里呆久了,有事就长话短说。”

太子巴不得赶紧谈完事离开,他可不想在这里呆久了,以免沾染上毒虫,“轩王,你也知道现在我们的局势很不好,兵马也不多,钱财也少,只得跟南青国借调兵马,可是南青国开口就是三百万两黄金,本太子哪有这么多的钱啊?就只好来你这儿借钱了,你放心,等本太子登基以后,就立即将钱还给你。”

“本王也没有这么多钱啊,再说了,等你登基,本王都已经死了,还用得着这些钱?”

“轩王,你私房钱是没有这么多,可是暗夜组织里有啊,到时候,本太子把钱还给太贵妃和太妃不就行了吗?还有,你既然都已经没有办法再管理暗夜组织了,倒不如就把暗夜组织交付与本太子吧。本太子一定帮你将暗夜组织管理好。”

凌轩瞟了一眼诡计多端的太子,冷声道:“本王已经决定将暗夜组织交付给轩王妃了。”

“什么,你把偌大的一个暗夜组织交给一个后院女人?”

太子十分惊讶,连忙将投向远方的视线收回来,盯着凌轩,他很想知道自己刚刚是不是幻听了。这一盯着他,他不禁再次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凌轩垂眸道:“在本王的心里,轩王妃的本事不亚于任何一个男人,她定然能将暗夜组织管理好。只要有她在,她就能照顾好轩王府上的每一个人,本王也就能去得放心了。”

“可她究竟是个女人,怎么能去管暗夜组织呢?那可都是外面一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啊!”

“她无需出去打打杀杀,交给夜影协助管理就行了。”

凌轩语气冰冷,他是绝对不会将暗夜组织交给太子的,若是轩王府什么势力都没有了,就只会成为太子欺辱的对象,若是夏依依手底下有一些势力的话,自己死后,这些势力也能守护夏依依的安全了。

太子见凌轩的脸色不太好看,便也不再跟他要暗夜组织的掌控权了,现在还不能激怒他,只要现在暗夜组织肯帮他夺回江山,为他所用就行了。等到以后轩王去世了,自己登基以后,到时候若是想要从一个女人手里抢夺暗夜组织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想及此,太子便是道:“你要交给她就交给她吧,不过,现在本太子需要跟你借三百万两黄金交给南青国借兵,不然,我们可就要输了。”

“三百万两太多了,一百万两本王倒是可以借给你,不过,你要立借据。”凌轩淡淡的道,若是一文不借,太子势必不肯罢休,那些朝臣也会说他太过小气。

太子见他松口了,总算是表现出谈的诚意了,太子面露为难的道:“立借据没有问题,可是一百万太少了,怎么也得借二百万两,本太子再出个一百万两,凑了给南青国。”

“一人一半,不能再多了。”凌轩的语气变得冰冷声音,面色更是不好看,阴森不已,让人生畏。

太子本还想再要点钱,可是见他的神色,也就只好住了口,反正一人一半,自己也没有吃亏,这个比例也是他所能料想到的,能先挖些钱就挖,等以后轩王死了,就再想办法从夏依依手里挖钱。对付一个女人,比对付轩王简单得多。

太子立即满脸堆笑道:“行,一人一半就一人一半,本太子就多谢轩王了。”

“嗯,你先去花厅等着,本王稍后会让人将银票交给你。”

凌轩抬头望向他,余光却是看到了从走廊那儿往这边走过来的夏依依,凌轩心里一惊,连忙就想要躲藏起来,他绝不能让夏依依看到他现在的这副模样。

依依原本走廊那头的依依本是过来问鬼谷子要药的,凌轩的屋子一向都是锁着门的,这会儿竟是开着门,而门口,坐着那个她十分熟悉的身影,夏依依立即快速的奔跑了起来,她已经十几天未曾见到凌轩了,相思之苦让她十分的煎熬,这一见到凌轩,她的心里瞬间激动不已。

凌轩见她往这边快速的冲过来,他立即运气就想要飞离这个地方,可是一运气,才发现他已经被毒虫咬得气血不通,运气都不畅,这一运气,体内的毒虫也觉得十分难受,就惊慌的在他体内乱窜,更是将他折磨得好似炼狱一般,他的血脉瞬间就像是被堵着的水管一样,源源不断的往心口充血。

噗!

他这猛的一运气,又调节不好气息,竟是猛的吐了一大口鲜血,往前喷射出去。

太子幸好是武功高强之人,对习武之人运气不畅的反应十分的了解,提前一步猜想到凌轩要吐血,便是快速的飞离了原地,直接飞到了院中的树尖上躲避开来。

下一瞬间,血好似堵着的水龙头被冲开塞子之后喷射到了屋外,这血已然不是鲜红色,而是暗红中带着些黑,血里还翻滚蠕动着几条肥硕的软糯糯的毒虫,好不渗人。

凌轩也在这一刻受到严重的内伤白眼一翻,晕厥在了轮椅上,在他晕倒的瞬间,耳畔涌进来由远及近的撕心裂肺、心痛至极、嘶哑的嘶吼女声。

“凌!轩!”

------题外话------

亲们,强推好友阿莱的《重生天才军妻》,大家一定一定要去支持哦,有奖励!

【女扮男装,男强女强】

七夜倾覆,重生后的她绝色潋滟,智商碾压,背后操盘,成为神秘大咖。

混入男子军校,枪林弹雨,远程狙击,悬空散打,徒手擒拿,“他”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有实力,晋升军营全能王、佣兵界神话。

此生,王不见王,他越冷峻,她越放肆;他越灼热,她越美丽。

此生,以暴制暴不解释。要报仇就自己动手,别指望什么恶有恶报,没这回事。

她报复了仇人,他却一睡成瘾。

她避他如蛇蝎,他却缠她如缠藤,百般粘人,真特么烦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