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依依感染毒虫(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快速的冲到了凌轩的屋前,就要冲进去救治凌轩,鬼谷子见状,吓得脸色通红,急慌慌的冲过来就将夏依依往屋外挡,“你不能碰他,会侵染毒虫的。”

“鬼谷子,你让开!凌轩!凌轩!”

夏依依尖叫着把鬼谷子往旁边推,此刻的凌轩,因为刚刚运气吓着了体内的毒虫,那些毒虫现在正慌乱的在他体内乱窜,有的则是蹿到了表面蠕动,看得依依的心好似被塞进了绞肉机里一样,疼得无法呼吸。

她几近崩溃的流着泪,心情极度难受,用力将鬼谷子一推,鬼谷子哪里有她的力气大啊,顿时就一屁蹲坐了下去。

“南艺,拦住她!”

南艺立即上前挡住了正在跨越门槛的依依,把她推出了房门,依依拼了力气也要冲进去,南艺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发疯一般的女人,手臂被她抓得生疼,南艺“嘶”了一声,她的力气可真是够大的啊。

南艺见她情绪实在是激动,劝也劝不住,便是干脆点了她的穴道。喧闹的世界瞬间安静了下来,南艺这才连忙进屋去照顾还晕着的凌轩,把他推到了里面,鬼谷子也连忙进屋去救治凌轩。

太子在院中的树尖上啧啧了几声,他心里觉得凌轩原本还有两天好活,这会儿一运功受了伤,怕是今天就要死了吧?

太子飞身下来,对站在门外候着发呆的管家道:“马管家,本太子还有要事回前线处理,你现在就把银票交给本太子。”

来到了花厅里坐着,不一会儿,马管家就拿了一百五十万两黄金的银票过来,用一个木匣子装着,又请了太贵妃和曹相爷夫人过来坐镇,将木盒子放在茶几上,道:“太子,这是一百五十万两黄金的银票,可全都在这了,您好好清点一下,若是数目对了,就请你立个字据!”

太子心想轩王都已经在那里晕得不醒人事了,哪里还能管得了这边的事情啊,他也就开始耍赖了,太子拿过银票来清点了一遍,数目倒是正好是对的,将木盒子一盖,揣在怀中,哼道:“还立什么字据?本太子记性好得好,到时候自会还给你们的。”

马管家立即道:“太子,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到最后若是……”

太子立即横眉训斥道:“本太子到时候就是堂堂一国皇上,还能抵赖贪图这么一点钱财不成?”当即就拿着盒子往外走。

马管家连忙上前挡住太子的去路,就去抢那个木匣子,急急的道:“太子,王爷有令,您若是不给字据,老奴可不能将这钱交给你啊。”

“放肆,你个奴才,竟然敢拦本太子?”太子一怒之下,就将马管家给推了开去,拿着木盒子就往外走。

“放肆!”

太贵妃一声暴喝,声如铜铃,顿即站了起来,冷声道:“太子,轩王还没有死呢,你就敢如此欺辱我们轩王府没人了吗?”

太子转过身来,道:“太贵妃,你又何必如此动怒呢?本太子刚刚不过是训斥一个没有规矩的奴才罢了。”

太贵妃冷冷的看着他手中的木盒子,冷声道:“你把字据留下。”

“太贵妃,本太子刚刚说了,本太子记性很好,将来必定能将钱还给你们的。”

“字据留下!要么钱留下!”

太贵妃阴冷的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每一句话都好像是一把锤子一样砸在了太子的身上,她那浑身高贵而威严的气势顿时就显露了出来,就像当初在宫里是盛宠的贵妃一样,比那时候的气势更加威严,倒有几分凌轩的气势。

曹夫人也冷冷的道:“太子,如今,曹相爷可还在到处东奔西跑的拉拢他的门生来帮衬你呢。曹相爷素来是十分宠爱这个女儿,若是太贵妃病了,曹相爷怕是要马不停蹄的回来照顾太贵妃了,怕是抽不开身去外头忙活别的事情了。”

太子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本想趁着轩王晕厥的时候,将这一百万两黄金卷走,事后来个拒不认账,反正轩王也快要死了,还能耐得了他如何?

可是见这屋里的两个女人,他竟是有些畏惧了,只怕即便是轩王这个时候已经死了,这轩王身边的势力依旧还很大,若是自己这时候因为一百万两黄金而与轩王府闹僵了,只怕曹相爷和夜影他们不会再拥立他了。

江山跟一百万两比起来,还是江山重要,切莫因小失大。

太子立即换上了歉意的笑容,道:“太贵妃,你也别生气,本太子刚刚不是心想着前线事态紧急,想着赶紧回去嘛,这立字据又着实麻烦了些,况且,本太子也是要还你的钱的,认为这字据立不立都是一样的。当然了,既然太贵妃想要字据,那本太子就立个字据给你。”

马管家连忙将笔墨纸砚摊开来,太子不情不愿的写了一个字据,在太贵妃落在落款处的冰冷眼神下,他再不情愿,也只得加盖了自己的私章和手印,道:“这下,本太子可以把银票带走了吧?”

马管家连忙将字据拿过去给太贵妃,太贵妃仔细的斟酌了每一个字,确定这个字据没有破绽,这才将字据交与马管家好生收着,冷声道:“请便!”

“告辞!”太子拿着木盒就往外走,一走到门口,一个奴才从走廊急急的跑过来,又像是一头横冲乱撞的野兽一般急急的冲了进来。

竟是直直的往太子身上装了过去,太子连忙躲身,依旧被他给撞疼了。

那个奴才头也没有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刚刚撞了谁,也不道歉,急急的就朝太贵妃冲过去,一边跑一边喊:“王妃她被侵染毒虫了!”

“什么?”太子惊讶的问道,被这个劲爆的消息霎那间挤占了他的整个头脑,竟是忘了斥责那个鲁莽的奴才。

太贵妃的身子一震,似乎被蜡烛灼了心一样难受,她忽而觉得有些对不起夏依依了,夏依依只怕是为了给凌轩找解药,试验毒虫的时候被毒虫侵染了吧。

“怎么回事?”曹夫人问道。

“奴才也不知道,就是刚刚谷主把王妃送回她屋里的时候,遇着奴才了,要奴才赶紧来跟太贵妃报信,至于为何会被浸染毒虫,奴才就不知道了。”

“她不是在自己屋内感染毒虫的吗?”太贵妃皱眉问道。

马管家上前道:“刚刚太子去找王爷谈事情,两人开着门,王爷坐在屋内门口的,结果王妃过去见王爷了,怕是在王爷那里感染的毒虫。”

“哀家去看看”,太贵妃连忙抬脚就往夏依依的房间走去。

马管家连忙拦住了她,道:“太贵妃,你就别去了,小心也沾染上了毒虫。”

“哀家只是去问问情况,并不去屋里。”

一行人急忙的往轩王妃的院子走去,却是没有发现,一行人唯独太子没有跟过去。

太子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笑意,轩王想要将暗夜组织交给轩王妃,若是轩王妃死了,这暗夜组织可就没人可以传了吧?难不成还能传给太贵妃不成?太贵妃可是没有轩王妃那样的才干,还能管理得了暗夜组织。

当然了,如果太贵妃死了的话,那整个轩王府可就没有任何一个主子了。轩王又没有子嗣,那整个轩王府的财产可不就是只能传给轩王的兄弟了,那不就是只能传给他了吗?

太子飞身上马,便是从府邸快速离去,也不管这府里两个中毒之人是不是会死,他必须得先把这钱送给南青国去,以免南青国听闻轩王死了的话,就会坐地涨价了。

太贵妃一到夏依依的屋外,命下人上前扣了扣门,下人喊道道:“轩王妃,太贵妃过来瞧瞧您的病,您现在怎么样了?”

画眉打开门来,朝外看了一眼,也不出来,朝着太贵妃福了福身子,道:“太贵妃,现在鬼谷子正在给王妃医治,奴婢也不知道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夏依依从床上起身,走了过来,神态坦然,并没有害怕的情绪,轻缓道:“母妃,儿臣无事,母妃请放心,回去吧,免得感染了毒虫。”

太贵妃见夏依依这些日子以来,身子憔悴了不少,也没有以前那么精神了,如今又因为凌轩而感染了毒虫,对她不禁生了不少的愧疚之意。

“依依,我们轩王府对不起你,你嫁过来这些日子以来,也没有享过多少福,就一直跟着凌轩在外头受苦受难的,这会儿,竟是还被他感染了毒虫,你还这么年轻,你若是死了,我们可怎么对得起护国公啊?”

夏依依见她竟是哽咽不已,对自己中了毒虫之事也实在是发自内心的心痛,连忙宽慰道:“母妃,你快别这样,儿臣与凌轩既然是夫妻,就应该要同甘共苦了。即便是感染了毒虫,儿臣也无怨无悔。”

太贵妃顿足斥责道:“这凌轩怎么也这么糊涂,竟然不离你远一点,把你也给感染上了毒虫?”

“不怪凌轩,是我自己不当心。”依依道。

鬼谷子走过来,面露愧疚,心里也是揪着疼,叹息一声,“唉,刚刚王爷在门口吐了血,晕厥了过去,依依要过去扶王爷,情绪又激动,老夫和南艺拦不住她,就只得将她给点了穴道定在了原地,我们就把王爷推进去医治去了。谁曾想,那地上的毒血里头还有毒虫,竟然是爬过去从她的脚上钻进了进去,她当时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又叫不出声音,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毒虫钻进她的身体。这事,也怨老夫,怎么这么粗心,没有先处理地上的毒虫,就把她一个人定在那里。”

“你们,你们,怎么能如此粗心大意?”太贵妃气得指着鬼谷子的鼻子大骂了起来,一骂完就又想起来一些事情:“那地上的毒虫可处理干净了?别爬到其他地方又钻进别人的体内了。”

依依道:“母妃,你就别责怪他们两个了,当时是我见到凌轩受苦,整个人都被毒虫折磨成那个样子,一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硬是要去救凌轩,他们怕我碰了凌轩的身子会被感染虫毒,才点了我的穴道的。我被地上的毒虫侵染,不过是一个意外罢了。我当时看得很仔细,地上的几条毒虫全都钻进我的体内了,并没有毒虫爬到其他地方,而且他们出来之后,我也让他们将屋外的地上泼了酒精、砒霜,定然能将那些残余毒虫给杀死。”

太贵妃松了一口气,“哦,那就好。”

依依见周围众人脸上十分害怕的神色,也十分理解,便是建议道:“不过,若是大家不放心的话,还是搬个府邸居住吧,这个府邸,就我和凌轩还有鬼谷子、南艺住在这里就行了。以免万一将你们也感染上毒虫了。”

曹夫人连忙道:“对,对,为了稳妥起见,我们还是搬个府邸居住吧。我们曹家可是有一百多人口呢,可不能出什么意外啊。”

太贵妃点点头,道:“母亲,我让马管家再去寻一个宽敞干净的府邸,你们都搬过去,我就留下来。”

“慧颖,你怎么留下来?你还是跟我们走吧,万一你也被感染了,那轩王府可就没人了啊。”曹夫人可有些不放心太贵妃,自己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看着自己的女儿中毒死去。

“母亲,凌轩也就这么一两天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走了,我得留在这里陪他最后一程,还得给他准备一下身后事。”

太贵妃无比悲伤,眼里噙满了泪水,强忍着没有落下来,咬了咬唇,抑制住自己想要哭出来的冲动,神情悲伤而坚韧。

凌轩和夏依依都倒下了,她就是整个府邸的精神支柱,若是她也倒下了,那就全都倒下了。

曹夫人想了想,也极为明白太贵妃丧子之痛的心情,只能让她留在这里陪轩王最后一程。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为娘就带着众人去另一个府邸住着了,你在这可要当心一些,别感染了。”

“嗯”,太贵妃点点头,会转身去安排,将自己身边的人都遣到另一个府邸去了,独独留了张嬷嬷一个人在身边贴身伺候。

同在这个府邸里住着的太子的家属们听到了轩王妃被感染的消息后,也立即吵吵嚷嚷的也要出去住。不过,这一次他们搬出去却是单独一个府邸,并没有跟轩王府或是曹相爷府上的人混着住在一起了。

这一下,整个府邸就剩下太贵妃、张嬷嬷、马管家、夏依依、鬼谷子、南艺、画眉、凝香这八个人了,不过,凝香虽然还住在这儿,却是不怎么去夏依依屋里贴身伺候了,都只是在外屋做一些粗活罢了。

等人一走,夏依依关上门来,她脸上之前云淡风轻的淡然神情才忽的落了下去,手心,已然是冷汗淋漓了,就连攥在手心里的手绢都已经湿透了。眉心紧拧,疼得上下牙齿直打架,脸上的五官也因为疼痛而扭曲变形。

她能十分清晰的感觉到那几条毒虫分布在自己腿上的什么位置,也能感觉到毒虫啃噬的疯狂,这样的痛楚,她几乎快要忍受不了,更是无法想象凌轩得有多大的意志力才能承受得了那么多毒虫给他带来的剧痛?

鬼谷子要她在自己躯干和头颈上涂抹了一些药物,又用银针扎住了穴位,仅仅是留了双腿没有涂药,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尽量控制那些毒虫不要扩散到身体其他部位,尽量减少对身体其他部位的损害。

依依腿上就这么几条毒虫,又发现得早,还能控制住它们呆的位置。可是凌轩从毒发之后回来找鬼谷子的时间太晚了,毒虫已经扩散,又产了虫卵,就不好控制它们呆的位置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