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截肢?(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鬼谷子看着夏依依疼痛的样子,心里十分难受,以前,别的病人哪怕是病死了,鬼谷子都不会有太大的心理波动,脸上甚至连一丝波澜都不起。这一次,夏依依面临死亡,鬼谷子才真真正正的感觉到,自己竟然有失去至亲一样的心痛。

他似乎已经把夏依依当成自己亲生女儿了。

鬼谷子咬咬牙,下了一个决心道:“丫头,你若是想保命,老夫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救你,不过,你可就要吃很大的苦头了。”

依依忍着疼痛,道:“若是能救得了性命,一些苦头怕什么?”

“截肢”,鬼谷子定定的看着她,“现在毒虫都被控制集中在你的左腿上,若是将左腿截肢,就能保全你的性命。”

“啊!截肢?”画眉惊恐的张大了嘴巴,若是截肢的话,王妃可就一辈子都要坐在轮椅上了,她的日子可就苦了啊。

依依皱皱眉,心里咯噔了一下,她以为鬼谷子说的受苦是指疼痛上的苦,不管多疼,她都能忍受,若是做手术的话,短时间的疼痛还能用麻药。可她却是没有想到鬼谷子说的办法竟然是说要锯掉一条腿。这让她一时半会儿的还真的难以接受了,不过不可否认的是,鬼谷子说的这个办法确实是好。

鬼谷子见她有些犹豫,知道做为一个漂亮的女子要被截肢,确实是不太能接受的,鬼谷子道:“丫头,你好好考虑考虑,不过不能时间太久了,最迟明天就得截肢了,不然,等这几条毒虫在你体内产卵孵化之后,毒虫越来越多可就控制不住了,它们必然要往你身体其他的部位窜了。”

依依神色暗了暗,“我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我会好好考虑的。对了,这几天一直在忙,都在想着制解药,却忘了减少凌轩的疼痛。刚刚突然想起来麻药了,你给他注射一些麻药,他也能好受一些。”

“好,你拿麻药出来,老夫去给他注射。你要不要也用一些麻药?”

鬼谷子见她痛得脚上没力,几乎要站不稳了,十分心疼的扶着她坐下来。

依依忍痛,咬唇,摇摇头,“不,我不能使用麻药,我必须要时刻都警醒着,感受那些毒虫在什么位置,若是我用了麻药,毒虫都跑到了其他地方啃噬,我都不知道了。”

“好吧,你若是有任何不适,就立即让画眉来找老夫。”

“嗯,你去吧。对了,你别跟凌轩说我中毒的事,以免他担心。”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替他着想?”鬼谷子气呼呼的瞪眼道,便是拿了麻药出去了,又留了一些他研制出来的药物。

依依嘴角微微露出一丝苦笑,这笑意苦涩而又无奈、悲痛。

她何止是替他担心,更怕的是凌轩自责,以至于凌轩离去得都心怀愧疚,毕竟,自己也是因为凌轩才中毒的。

依依瞧了一眼鬼谷子留下来的药,拿在手里闻了闻,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水,就随手拿了一颗药吃了下去。感知了一下自己体内毒虫的反应,似乎那些毒虫依旧还是那么活跃。

依依命画眉拿了笔纸过来,记录下来自己吃药的品类和时辰以及毒虫反应。

过了半个时辰,依依就拿了另一个品类的药吃了下去,再记录下毒虫的反应,毒虫就连依旧是那么活跃,就连蠕动迟缓的迹象都没有。依依不禁有些失落,虽然自己可以通过截肢保全自己的性命,可是凌轩却是只能通过杀死毒虫来保全他的性命。

自己之前拿鬼谷子的药磨碎了混进试管里,观察毒虫的反应,到底还是不太贴近凌轩的病理,现在自己本身中毒了,倒不如就拿自己当小白鼠,拿自己的身体试药。

依依见光用鬼谷子的药并没有什么效果,便是从自己的医疗系统里拿出药来给自己试药,仔细记录着自己体内毒虫的反应。

另一厢,太子拿了一百五十万两银票回去就将钱交与了惊雷,自己又出了另一半,让惊雷快速赶去南青国交与上官云飞,未免夜长梦多,特意交代让上官云飞立即带兵从东朔南方攻入东朔。

“太子,现在事态很紧急吗?”惊雷见太子的神色似乎有些焦急,便是皱眉问道。

“哎呦,惊雷,你是没有见到今天轩王那个恐怖的模样,简直是太吓人了,本太子几乎要被恶心得呕吐出来了,他皮肤底下都能清晰的看得见那些毒虫蠕动,连脸上都分布了毒虫,太恐怖了。而且,他现在好像已经没有办法运功提气了,他今天一运功,竟然喷出了一大口血出来晕厥了过去,幸好本太子躲闪得快,不然,连本太子都要被染了毒虫了。本太子看他也活不过今天了。而且,轩王妃也染上了毒虫,怕是也活不久了。所以,我们必须要在轩王死之前把南青国的兵调入东朔,不然,南青国那些见利忘义的小人必定会坐地起价,到时候,我们要想赢,可就难上加难了。”

“什么?轩王妃也染上毒虫了?”惊雷惊讶大声道,“这毒这么厉害,一传染可就是个死啊。”

在帐外正往这边走的夜影隐隐约约听到了惊雷的话,心里一惊,立马就往帐内冲了过来,一撩开帐帘,就急急的问道:“太子,轩王和轩王妃怎么了?”

太子面上立即带着十分心痛的惋惜状:“唉,夜将军,你是不知道,本太子今天去看望轩王,却是见他身上的毒虫遍布全身,甚是恐怖,又因运气不当吐血晕厥,本太子担心他怕是熬不了今天了。再者轩王妃也染上了毒虫,只怕……唉,如今,太贵妃都已经在开始准备后事了。”

夜影眸子一缩,原来,刚刚自己听到的竟然是真的,轩王妃竟是真的染毒了,也会落得跟轩王一个下场,被毒虫啃噬殆尽然后气绝身亡。

他的身子不禁晃了晃,眼里的瞳孔瞬间变得暗淡无神,没有焦距,呆立半刻,深吸了一口气,拱手道:“太子,王爷对卑职恩比天高,卑职想告假几天回去送王爷一程。”

太子有些为难的道:“夜影,本太子也知道你们主仆二人的情义素来都重,本太子也想让你回去送王爷一程,可是现在前线的局势十分的严峻,不可无将啊,你可是我们这儿武功最高的将军,你若是一离开,那些人可是会立即偷袭的。”

夜影立即跪下,低头十分诚恳的请求道:“太子,这儿还有你和惊雷坐镇,不如,让紫玄也过来坐镇,王爷也没有多久了,卑职不会回去太长时间的。若是卑职没有回去送送王爷最后一程,卑职这心里将会一辈子过意不去的。”

太子眸子轻轻的瞟了他一眼,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夜将军啊,这世界上像你这样忠心的人可不多了啊,本太子真的十分欣赏你这样的忠义之士。唉,夜将军,本太子也不瞒你说,本太子跟轩王亲自谈了,想要接手暗夜组织,可是你也知道的,轩王他一向都宠爱轩王妃,害怕他死了之后,轩王妃没人能保护她,就想要将暗夜组织交给轩王妃打理。可是你看如今就连轩王妃都中毒,也活不长了,这暗夜组织总不能交给太贵妃打理吧?太贵妃跟轩王妃可是不一样一些,轩王妃毕竟是上过战场打战,有胆有识的人。可太贵妃却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后宫女子,哪里会管理江湖组织啊?你看,本太子可是轩王的皇兄啊,轩王不在了,把他名下的东西传给自己的兄长也是合情合理的,对不对?”

夜影低垂着眼眸,道:“太子,这是轩王的家务事,卑职只是他的手下,说到底也是个外姓人,不敢对王爷的身后事如何处理置喙。”

“呵呵,夜将军,你就别谦虚了你跟王爷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虽是主仆,可却胜似兄弟啊,王爷跟你的关系可比跟本太子这个哥哥的关系还要亲密了。有些话,他还不愿听我这个哥哥的,倒是更愿意听你的啊。你若是回去劝慰王爷几句,劝他将暗夜组织交给本太子,他必定会听你的,你说是不是?”

太子的右手缓缓的转动着左手大拇指上的扳指,眼眸微微眯起,安安静静的看着夜影,形成了无神的压力。

夜影低垂着头,不想抬头去看他的眼神,虽然自己并不惧怕他,但是自己现在不能像以前一样与太子公然为敌,这样在军中的影响必定会很恶劣,军心也会不稳定了。

夜影从太子的话语中很快就剥离出了太子说话的重点,要放他回去送王爷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夜影得充当太子的说客,劝轩王把暗夜组织交给太子,不然,太子是不会放他回去的。

夜影咬了咬唇,道:“太子,王爷素来是有主见的人,他做的决定,谁也改变不了,就连卑职也改变不了。”

太子连忙给惊雷悄悄的使了一个眼色,惊雷立即上前将夜影扶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打着哈哈笑道:“夜将军,你也不必如此为难,我们太子素来都是宽容待人的,也明白你的难处,这会儿若是要你立即易主,你自然是难以接受的了。至于轩王那边嘛,你只管开口试图劝一劝他就行,他若是同意了,太子自会嘉赏你,你依然是暗夜组织的二把手。倘若王爷不同意,也无妨,你毕竟尽力了嘛。”

太子也满脸堆笑的道:“对嘛,惊雷跟了本太子这么多年,也是十分了解本太子的秉性的,连他都这么认为,你就更不必有心理负担了,你只管回去给王爷送终,这前线,本太子自然会好好守着的。对了,之前本太子回去时匆匆忙忙的,也没有来得及准备什么东西,这样,你等会儿回去的时候,帮本王带两千两银票回去,交给轩王一千两。等轩王去世了,你再将另外一千两交给太贵妃当作丧葬费。也算是本太子对皇弟的一份心意,若不是本太子这守着前线走不开,本太子必定会回去给轩王送行的。唉!”太子最后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好像他有多么心痛一样。

夜影暗暗啐了一口,“不要脸,刚刚才从人家手里拿了一百五十万两黄金,现在施舍两千两银票,跟打发叫花子也没有多大的区别了。”

夜影虽然不想帮太子传话,可是若是没有太子同意,自己就擅自离开军营,就是违抗军令,当然了,太子都已经落魄了,这种特殊时期,自己若是不以太子位尊,太子也拿她没有办法,不过是他现在必需得跟太子凝聚成一条绳,才能战胜敌人。

夜影思考了一下,道:“末将就回去劝劝王爷。”至于自己回去以后,劝不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太子似乎料到了夜影的想法一样,道:“本太子想了想,为了显示本太子的诚意,本太子再派个随从跟你一道回去,到时候也好替本太子上三柱清香。”

这下,夜影可是不得不开口替太子跟轩王讨要暗夜组织了。

夜影咬咬唇答道:“随意。”

夜影一出门,就立即跨上了马朝着府邸奔驰而去。

夏依依从昨天到今天,都没有睡觉,好像把自己当人了一个垃圾桶一样,什么药都往自己的嘴里塞,恨不得立即试验出有用的药物。

太贵妃则是在屋里敲了一晚上的木鱼,又念了一晚上的经。不断的祈求菩萨和祖宗保佑轩王能渡过这一劫。

南艺走到夏依依的屋外敲了敲门,道:“轩王妃,轩王已经醒过来了,他要见你,说是有事情要交代给你。”

依依正在搅和药物的握着药杵的手猛地一顿,交代?这是要交代后事了吗?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要死了吗?依依不禁十分伤感起来,嘴唇哆哆嗦嗦剧烈的抖动着,哽咽道:“好,我马上就去,不过,你可要跟府上其他人交代一句,不要在凌轩的面前告诉他我感染毒虫的事情。”

“卑职知道,刚刚已经去跟太贵妃说过了。”

“好,我换身衣服,立即就去。”依依放下了药杵,对画眉道:“画眉,给我弄些水来,我要沐浴更衣,再梳妆打扮一下。”

画眉十分不解的对依依眨了两眼,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歪着头“嗯?”了一声,“王妃,你这个时候去见王爷,要沐浴更衣、梳妆打扮?这合适吗?”

王爷都要死了,轩王妃还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做什么?不应该去王爷面前表现得凄凄惨惨的?

依依平静的道:“我希望在他离去的时候,在他眼里,我依旧是漂亮的,哪怕他去了天堂,再想起我的时候,想的依旧是漂亮的我。还有,画眉,我跟你说,我今天穿着去见他的这身衣服,你可要每样都记得清清楚楚,等到以后,我若是死了,你一定要记得将我打扮得跟今天一模一样,这样的话,等我也去了天堂,凌轩他才会认识我。”

“王妃!”

画眉几近哽咽,又心酸又心痛,从不流泪的她竟是眼眶含泪,转身,才让泪水滑落。

“没有热水的话,提冷水过来就行了。”

“嗯”

很快,依依就衣裳亮丽,轻点朱唇,十指丹蔻,头戴金步摇,正是以前凌轩带她入宫参加年夜饭的时候,得知她和上官琼在珍粹斋争夺一支金步摇,凌轩便特意打造了一支更为华丽的金步摇给她。这也是凌轩送给她的第一个礼物。那时,依依从皇宫一出来就将金步摇留在轩王府,独自去了静苑,自此,她再也没有戴过这支了。

这次离京,她的所有贵重的首饰都被带出来了,现在,她再一次戴上了,衣服也是当初年夜饭时的那一套,她依旧如当初那样的美丽动人,好似仙子下凡,绝美得令人窒息。

“王妃真美!”画眉叹道,这样美丽的女子若是截肢了,多可惜啊。

依依嘴角一笑,道:“走吧,别让他们久等了。”

起身,仔仔细细的理了理衣服上的每一样配饰,就连衣服上的每一个褶皱都特意抚得平整,抬头,面上带着自信和温婉跨出了房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