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知晓(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往凌轩所住的偏房走去,还未走到,就听到了那边传来太贵妃呜呜咽咽的哭声,依依微微皱眉,加快了脚步。走过走廊,这才看到其他一众人等都是站在门外头,而凌轩,则是坐在屋里头,他为了不吓到太贵妃,便是将自己包裹得十分严实,只留出了两只眼睛,光是看这眼睛,虽然无精打采的,但是往日的清冷依然。

众人听到脚步声,便是都侧首看过来,他们都是青衣素面的,面上带着悲戚的神情,这一见夏依依,她的着装就太过耀眼了,却又吸引得让人挪不开视线。

她那双玲珑的小脚微微露了一个小脚尖,走路的时候,在那黄色的长裙下头若隐若现,她的脚倒腾得极快,看得人似乎都想要将她的小脚给抓在手心一样。

随着她的步子,身上的环佩叮当作响,悦耳动听,头上的金步摇也前后摇晃着,霎是迷眼,薄施粉黛,眉若镰刀,眼似黑曜,唇似樱桃,面若皎月。脸上带着一丝急切和一丝心慌,却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情绪,表现得稳重而又庄严。

所有人的呼吸似乎都停滞了,静静的看着她走过来,美!是真的美!美得让人忘却了现在是什么场合。

太贵妃微微皱眉,见她现在穿成这样有些不悦,这感觉,哪里像是来见临死前的轩王?倒更像是要与轩王共赴盛宴一样。

若是以往,太贵妃可能会立即板下脸来,随即训斥她,可是经过这些日子一来对夏依依的了解,她明白夏依依不是那种分不清场合的人,更不会故意穿得这样花枝招展的来气凌轩,她必定会有自己的深意。再者,现在夏依依也染了毒虫,虽说鬼谷子已经告诉她可以通过截肢来保全夏依依的性命,可是太贵妃对她依旧很愧疚。

凌轩瞧着疾步坐过来的佳人,他隐在蒙面布之下的嘴角微微弯起,虽然这抹好看的弧度并没有人瞧见,可是他那双眼睛露出来的笑意却甚是迷人。

尤其是看到依依头上的那支金步摇的时候,凌轩脸上的笑意就更甚了,她真的彻彻底底的接受他了,也爱上他了。她戴上这个金步摇就是为了向他表达,她愿意接受他送到礼物,也愿意接受他。

“依依”,凌轩温柔的呼唤了一声,他因为用了麻药,身子已经没有之前那样感觉疼痛了,所以他说话也无需龇牙咧嘴的了。

依依嘴角扯出一丝艰难的笑意,轻唤道:“凌轩”。

凌轩很想上前去拉她的手,却是只得忍住了,缓了缓心神,沉声道:“我今天把你和母妃叫过来,是想要宣布一些事情的。”

“嗯”,依依点点头,眼眸里不自觉的发红了。

“轩儿啊!”太贵妃嘶哑道,身子一颤,很不想听凌轩交代后事,就像临终遗言一样,每一字一句都将会像一把尖刀一样扎进她的心里,她有些受不住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

凌轩道:“马管家”

马管家上前跪下,恭敬道:“老奴在”。

“现在王府的账面上还有多少钱?”凌轩问道,声音有些低落。

马管家瞧了瞧四下,整个府邸的人都已经走光了,就剩下他们几个了,除了鬼谷子和严清是外人,剩下的南艺和王妃的两个丫鬟也都是能信得过的人,他便是清了清嗓子,道:“回皇上,王府原本总共有三百万两黄金四百五十万两银子,前断时间给了一百万两黄金给了通天阁,今儿又给了太子一百五十万两银子,再加上前些日子拨了一百万两白银给太子买军需。现如今,府上就剩一百万两黄金、二百万两银子,另外一百万两黄金是抵押给通天阁买解药的,如今既然没有解药,那一百万两黄金也是可以跟通天阁要回来的。至于宅子和铺面、田宅之类的,我们手上的房契、地契倒是很多,只是,现在那些家产都被钟达给侵占了,我们这手上的房契、地契怕是不抵用了。”

“将府上的一百万两黄金两百万两银子都交给太贵妃,通天阁抵押的那一百万两黄金也交给太贵妃。至于那些房契、地契之类的,太贵妃和轩王妃一人一半,虽然现在这些契约不抵用,但是,等将来太子登基了,我们这些房子、土地都是能再收回来的。”

“是”,马管家应道。

凌轩看向夏依依,她的脸上丝毫没有不悦,并没有因为自己只给了她一些现在暂时还没有用的房契、地契,却没有给她现钱而不悦,她淡淡的听着自己分家产,没有任何要求。

凌轩心里更是觉得自己没有看错她,她并不是一个贪心的人,并不会贪图他的财产。可是她无欲无求,自己却不能对她不管不顾,让她身无分文。

“依依,暗夜组织里现在有一百万两黄金和一百万两银子,这个就交给你,以后整个暗夜组织就都交给你来管。”

依依眉头一皱,道:“凌轩,你怎么能将暗夜组织交给我呢?”

凌轩苦笑一声,他何尝不想以后将暗夜组织交给自己的儿子打理呢?又何必要让夏依依去经受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只是自己没有儿子嘛。只是,凌轩不会对夏依依抱怨自己没有儿子的,以免她心里难过。

“因为我觉得你虽然为女儿身,可是你的旷世之才以及你的胆量谋略可不输于男人,在我看来,你若是管理暗夜组织,说不定,比我管理得还好呢。”

太贵妃轻吸了一口凉气,凌轩虽然嘴上没有说,可是他自己的儿子,她十分了解,刚刚他那一声苦笑,包含了多少辛酸泪,又包含了多少对子嗣的期盼,只是现在,他都已经病入膏肓了,自己也就歇了给他纳妾绵延子嗣的想法了。

这暗夜组织要交给轩王妃打理,也是凌轩迫不得已之举啊。太贵妃叹气一声,并没有对凌轩的这个安排做出反对。而如今,在太贵妃的心里,轩王妃是完全有这个本事撑起整个轩王府和暗夜组织的。

依依深吸一口气,定定的看着凌轩,点点头,道:“好,我一定会将暗夜组织管理好,你放心。”

南艺微微皱眉,侧耳听了一下远处的声音,道:“有人进府了!”

不一会儿,夜影和严清就过来了,身旁还跟着一个护卫,这人凌轩见过,是太子身边的人。

“你怎么回来了?前线不用管了?”凌轩冷冷的道,自己自从发现夜影的那点非份之想之后,凌轩心里还是有些膈应的。

“属下听太子说你的身子不太好了,心里焦急,便是回来看望你一下。还有,这一千两是太子要属下拿回来给你,说是看望你的。”夜影将一千两银票拿出来交给了马管家。

马管家瞅了他一眼,再看看王爷,得到允许之后,将那一千两银票收了起来。

鬼谷子忿忿的道:“那个太子也太不是个人了,从轩王这里拿了一百万两黄金,这时候假仁假义的拿一千两银票送回来,老夫都嫌他寒碜!”

那个护卫抱拳道:“谷主,太子现在局势困难,经济窘迫,迫不得已要跟王爷借钱,至于给一千两,则是太子的一点心意,还请谷主见谅。”

“哼,当了婊子还想建牌坊!”

“谷主,在下是看在你是老人家的份上对你多有恭敬,可你也不能对太子如此无礼,若是旁人,必定得立即拉下去重责了。”那个护卫气呼呼的厉害喝道。

“都从皇宫被赶出来了,还端起什么太子架子?你这个狗奴才倒是挺会装腔作势,还立即拉下去重责?你仔细看看你身边,还有个太监宫女给你使唤吗?”

“你!”护卫气得咬咬牙,完全还不了嘴,又不敢这时候直接对鬼谷子动手。

凌轩冷声道:“太子要你过来,可有什么事?若是没有什么事,你可以回去了。”

护卫道:“卑职听从太子的命令过来看望轩王,另外,还有一些事情,想要再跟轩王谈谈。”

“什么事?”

“夜将军,你说吧。”护卫拿眼瞅着夜影,脸上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

众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夜影,难道说夜影和太子之间有什么契约吗?众人的眼神不禁神色各异,似乎有些怀疑他。

夜影咬了咬唇,道:“太子要卑职回来跟王爷说,等以后,将暗夜组织交给太子管理。”

凌轩的眸子一暗,冷冷的道:“那依你之见,该不该交给太子管理呢?”

夜影垂首,道:“卑职听从王爷的安排。”

护卫眼眸一见众人对夜影不太信任了,便是立即上前笑道:“夜将军,你在前线的时候,跟太子可不是这么说的啊,你说的是若是太子管理暗夜组织,太子又将你依旧派为暗夜组织的二把手,你就一定会继续支持太子,帮他管理好暗夜组织。你还说……”

夜影愤怒的转头瞪向护卫,打断了他的话,怒骂道:“你胡说,我根本就没有那么说过,我说的是我只是一个属下,没有办法做暗夜组织的主,这暗夜组织将来交给谁,都要全凭王爷做主。”

护卫却是梗着脖子嚷嚷道:“你明明就是那么答应太子的,你说会回来劝王爷将暗夜组织交给太子的,你还说等轩王归去以后,你就效忠太子殿下的。”

夜影气恼的扇了他一巴掌,道:“放肆,你是太子的人,我本不该越俎代庖教训你,可是你信口雌黄,我实在是不能容忍你这般的抵赖我。”

护卫被他一巴掌给打得七荤八素的,在原地转了一圈,才稳住了心神,可见夜影这一巴掌是极为用力的。

护卫眨了眨冒金星的眼睛,立即跪了下去,谄笑道:“夜将军,属下刚刚是一时糊涂,打乱了夜将军的计划,想来夜将军应该是有谈事的步骤的,属下冒昧打乱了,还请夜将军恕罪。”

原本大家在夜影刚刚愤怒态度后,开始相信夜影没有跟太子暗地勾结了,可是这会儿被这个护卫一闹,便是更加坚信夜影和太子已经达成了协议。只要太子接手暗夜组织,夜影依旧是暗夜组织的二把手,依旧是夜将军,只怕还会许诺给夜影更大的权势和金银财宝吧。

夜影更是被他气得差点吐血,一脚直接将那个护卫给踹翻在地,怒骂道:“你个卑鄙小人!”

夜影随即跪在了地上,对凌轩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郑重道:“王爷,属下一直感恩当年王爷的收留之恩,是王爷给了属下一口饭吃,是王爷教属下的武功,属下能成为暗夜组织的副舵主,又成为堂堂一个将军,属下能获得的这一切,都是王爷的恩惠,属下没齿难忘,将会终身效忠王爷,不敢有异心。”

凌轩冷声道:“这十年,你一向都是忠心耿耿的,本王自然是知道的。”

鬼谷子冷哼一声,道:“对,你说的是终身效忠王爷,可若是王爷死了呢?你说不定会另攀高枝也不一定啊。”

“谷主,即便王爷去了,卑职也会效忠太贵妃和轩王妃的。”

“嗯”,凌轩微微点头。

那个护卫一个驴打滚,就爬了起来,对凌轩道:“王爷,夜将军说得也对,是可以效忠太贵妃和轩王妃的。这府上不过就是剩下两个女人罢了,也没有多大的负担。到时候,夜将军可以一边效忠太子,一边帮王爷照顾她们两个。”

“你胡说八道!找死!”夜影从未如此气恼一个人,当即就冲了过去揍他。

凌轩淡淡的说道:“你们已经来晚了,本王刚刚已经将暗夜组织交给轩王妃管理了。”

护卫捂着猪头一样的脸,脸上青红相间,面做惊讶道:“王爷,轩王妃都已经被感染了毒虫,很快就要死了,你还将暗……?”

“住口!”夏依依转头厉声喝道,当即上前点了他的穴道。随即回头对凌轩道:“没有的事,他胡说八道的。”

凌轩眉心一皱,看着夏依依脸上的不自然,刻意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就知道夏依依心虚得很,他的心里猛地揪得疼,问道:“依依,你,是不是真的染了毒虫了?”

依依侧首望向他,露出一丝笑容,宽慰道:“没有,你别瞎想,我才没有感染毒虫了。”

“那你把他的穴道解开。”凌轩的眼神冷冷的望向依依,再落在了那个护卫身上。

依依道:“他现在为了帮太子谋夺暗夜组织,可不是要胡说八道,挑拨轩王府个人的关系?你看看他,刚刚挑拨了夜影和你的关系,现在又把我给搬出来挑拨,下一个,只怕是连母妃也要不放过了。还是让他闭嘴,我们也清静一些。”

“南艺,你把他的穴道解开。”凌轩冷冷的命令道。

南艺身子震了震,眉头一皱,却是没有上前去解开那个护卫的穴道。

凌轩一见南艺都不敢去解开护卫的穴道,那这护卫说的话只怕十有八九都是真的了。

凌轩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冷不已,定定的看着夜影,目光透露出寒意,冷声道:“夜影,你说,夏依依究竟有没有感染毒虫?”

夜影微微皱眉,跪在地上,紧咬着唇什么话也没有说,现在,他可算是看明白了,王爷根本都不知道夏依依已经被感染毒虫的事情,全府上下都知道了,唯独瞒着王爷一人。夜影十分为难,他不想跟王爷说谎,不想欺骗他,他也就只好闭口不谈了。

“哈哈哈哈,你们这些人,全都瞒骗着我一个人,对不对?”凌轩气愤的看着众人,狂笑了一声,看了一圈,最后将视线落在了依依的身上,道:“依依,你亲口告诉我,你究竟有没有感染毒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