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以毒攻毒(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笑着否认道:“哪能啊?”

“是不是昨天你来这里见我的时候感染的?你为何要瞒着我啊?”

凌轩心里揪着疼,他不想看见夏依依跟他一样,受到这样的苦楚,她应该一辈子都像她现在这个样子一样,美丽绝伦,不应该像他这样遭受毒虫啃噬。

依依见凌轩已经看出来了,自己若是再装下去,反倒是显得矫情了。

依依看了一眼那个护卫,便是让夜影将护卫拎走之后,确定没有人会泄露风声了才道:“凌轩,我确确实实染上了毒虫,只不过,我并无性命之忧。昨天,你喷在地上的毒血里有毒虫,它们钻进了我的腿里,不过发现得早,鬼谷子帮我把毒虫控制在腿上,不跑到身体其他部位,若是截肢,就能将毒虫以及它们产的虫卵全都给截除了,我也就无大碍了。”

“截肢?”

凌轩看着婷婷玉立好似一朵盛开的荷花一般美丽的女子,若是将她截肢,太过残忍了。凌轩微微低头,心痛叹道:“用一条腿换一条命,值!”

“我对不起你”,凌轩低着头沙哑的道。

“你不必自责,这是个意外罢了,我又没有性命之忧。”

“可是你的腿……”

“不过就是少了一条腿嘛,我还有另一条腿呢,拄根拐杖,我还能天涯海角的旅游去呢,往好处想想嘛。”依依无心无肺的笑了起来,眉眼弯起,似乎很开朗乐观的样子。

凌轩露出了一丝苦笑,道:“只要你能开心的活下去,我也就能放心了。”他抬头望向太贵妃,恳求道:“母妃,依依她跟着儿臣吃了很多苦,儿臣愧对于她,往后她若是有冲撞你之处,还请母妃看在儿臣的份上,多原谅她一些。”

太贵妃眸子一暗,扁嘴道:“母妃是那种故意为难她的人吗?”

凌轩没有回答她,而是继续恳求道:“母妃,你答应儿臣。”

“好,母妃答应你。”

太贵妃心痛的闭上了眼睛,自己以前与夏依依吵闹得最多的事情无非就是纳妾和子嗣,以后儿子都不在了,还吵闹这些做什么?

“还有一事要拜托母妃。”

“你说”

“我死了之后,若是依依有另嫁的想法,还请母妃不要为难,随她去。”

太贵妃顿时就立马摇头,道:“不行,她都已经是你的女人了,怎么能另嫁他人呢?”

“可是儿臣已经死了,寡妇再嫁也是可以的。”凌轩急急的争辩道。

“那是普通百姓人家,可是我们是皇族,更要遵守规矩,她生是皇家的人,死是皇家的鬼。她若是再嫁,就是对你不贞。”太贵妃固执的拒绝道,女人一生一世只能跟一个男人,这是她从小就被灌输的思想,就如她自己现在守寡了,她也绝不会再嫁。

凌轩祈求道:“母妃,她还这么年轻,不应该守寡一辈子。”

“那也不行,她是我们轩王府的人,就一辈子得…”

“那她若不是轩王府的人了呢?”

“你什么意思?”

“和离!”

“我不同意!”依依高声拒绝道,“杜凌轩,我不同意和离,我这一辈子,就守着你。”

“我是为你好”

依依跺脚道:“我不和离!”

夜影微微皱眉,抿了抿唇,压抑住自己想要劝王妃和离的心思,可

那是王爷的家事,他不应该插手。

站在一旁的凝香轻瞟了一眼夜影脸上的神色,便是侧过脸去,苦笑一声,带着些许落寞。

凌轩闭眼,忍住内心的痛楚,道:“随你,不过,以后你若是有那种想法,就尽管自己去寻找属于你的幸福,我不会怪罪你的。”

接着,凌轩又交代了一些其他琐碎的事情,让马管家将暗夜组织的印章和令符交给了夏依依,便是让南艺将门一关,不再与他们见面,他不想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去,他们只会心痛得更厉害。

凌轩走到桌旁,拿了笔纸,十分吃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手指,写下了一份休书,交给鬼谷子,道:“谷主,这个休书你且替依依先保存着,若是将来她想要再嫁,而太贵妃又阻拦她的话,你就将这份休书拿出来,还她自由,将依依带离轩王府。往后,还请谷主照顾好依依。”

“你为何刚刚不给她?”

“她现在情绪十分激动,之后,承受丧夫之殇,又要承受截肢之痛,若是再来个被休之辱,她的心理可是会忍受不住的。再者,这会儿若是将她休了,她就没有资格继承本王的遗产了,那她没有钱财傍身也没有暗夜组织护身,我不放心。等以后时局稳定了,她也放下了本王,若是有了再嫁之心,你让她把钱拿去多置一些产业,再跟太贵妃交出这份休书离府。”

“你倒是替她考虑周全了,行,你放心,老夫绝对会照顾好她的,若是以后老夫也去了,就会让老夫的徒子徒孙照顾好她。”

鬼谷子叹了一口气,将那份休书拿过来,装进了一个盒子,再往盒子里放了许多砒霜,以免沾染了毒虫。

门外,众人一阵哭泣,久久不愿离去。

依依呆立了一会儿,望着那扇紧闭着的房门,她知道,这扇房门再开的时候,就是南艺出来报丧的时候了。

站着站着,泪水模糊了一片,往昔的记忆再次浮上了心头,她冲了过去,使劲敲打着门,叫喊道:“凌轩,你开开门啊,你再让我见你一面。”

门内,没有任何回应,她敲了一会儿,手都敲麻木了,也没有人来开门。

画眉含泪上前拉开了夏依依,道:“王妃,你别这样。”

“凌轩 ̄”依依颤声哭道,“不,不,我不要你死,我要你活,我要你陪着我,你说过的,以后要带我去其他地方玩的,你还说过,以后要教我们的儿子武功,成为像你一样的战神。你一样都没有实现,你不许死,你听见了没有?呜呜 ̄”

太贵妃听罢,眼圈立即红了,凌轩能得这样一位红颜知己,是凌轩的福气。

凌轩在屋里听了,心里更是难受,咬了咬唇,努力让自己不去听她的哭喊声,越听,就越难受。

依依哭喊了一阵,徒劳无功。颓然的放下了双手,抹干了眼泪,身子站得笔直,眼神坚定的看着紧闭的门,转身,快速朝着自己屋里跑去,她不能让凌轩死,一定要抓紧最后几个时辰,把解药研制出来。

“王妃!你干嘛去?”画眉连忙追了上去。

依依快速奔回了自己的房间,将医疗系统打开来,将里面所有品种的药全都拿了一份出来,撕开包装就往嘴里塞,就好像是一个垃圾桶一样,无论什么药都往自己肚子里塞。

画眉惊讶的看着王妃这样,十分心疼的扑了上去,将王妃手中的药给夺了下来,抓着她的手,大声道:“王妃,你别这样胡乱吃药,会吃坏身子的。”

“我要试药,说不定会有用呢?”

“王妃,你别这样,王爷他……这是天命,没办法了。你可切莫把自己的身子给弄坏了呀。”

画眉劝慰道,一边将依依的手给使劲拽着,防止她再去拿药往嘴巴里头灌。

依依看着画眉,泪水喷涌而出,这些天,她都坚忍着没有哭,哪怕是自己浸染毒虫,以为自己要死了,她都不曾哭过,可是现在看凌轩的样子,也就只剩几个时辰罢了,她如何还能坚忍下去?沙哑的声音充满了崩溃:“画眉,你知不知道,这么眼睁睁的数着倒计时看着他死亡,我的心有多痛啊?”

“奴婢知道,奴婢也替王妃伤心难过,可是王爷是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活下去,不希望你这么伤害自己啊。万一你吃药不当,死了呢?王爷会有多伤心啊?”

依依抓着画眉的手,恳求道:“画眉,你就让我吃,好不好?我想要在最后几个时辰里尽力去找寻解药,过了这几个时辰,我也不得不放弃了。”

“可是万一你……”

“没事的,即便我万一吃坏了身子,有不良反应,我会立即对自己开展急救的。到时候,你就让鬼谷子过来给我洗胃,我不会有事的。可我若是不试药,我会后悔一辈子的。求求你。”

画眉抿了抿嘴,思考了片刻,为难的道:“好,我让你试药,不过,你若是有什么不适,你就要立即采取措施。”

“好”

依依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吃过的药全都记录下来,也不管那些药有用没用,就往自己嘴里塞。似乎对毒虫还没有任何效果。

一个时辰后,依依颓然的看着桌上一堆的药物包装,该吃的药,可都吃了,不该吃的药,也吃了。依依苦涩的闭上了眼睛,这样的方法,怕是行不通,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死耗子让瞎猫碰啊?

“画眉,我还有什么药没有吃?”

画眉清点了一下,又巡视了一下屋内,颓然的摊开了手,道:“王妃,你拿出来的药可都吃了,整个屋里,也就剩下那一包砒霜没有动了。”

依依猛地弹了起来,就往架子上那包砒霜冲过去,画眉连忙阻拦她道:“王妃,你疯了?砒霜吃下去可是会死人的。”

“我要吃”

“不行!”

“我就吃一点点剂量,就一点点,行不行?”

“不行!”

依依稳定住自己的情绪,定定的看着画眉,冷静的道:“画眉,你听我说,我就吃一点点剂量,如果,这个砒霜万一会让我死的话,你就立即让鬼谷子来救我,这么一点点砒霜,他能救活我。虽然会承担一些风险,但是,我要试一下,值得的,说不定有用呢。”

“唉!”画眉无奈的重重叹息一声,放开了她。

依依拿过砒霜,用勺子舀了一小点,搅拌在水里,一口气喝了下去。

半刻钟后

“啊!”

依依痛苦的栽倒在地上,疼得眉头紧皱,龇牙咧嘴,脑袋直冒汗,腿上传来了十分剧烈的疼痛,那些毒虫在她的肉里翻腾着,几乎要将她的肉给绞烂。

“王妃,你怎么了?”画眉十分紧张的看着她,想要去扶她。

依依尖声阻止道:“别碰我,现在毒虫翻腾得十分厉害,它们很有可能会跑出来,或是窜到我体内其他的地方,你若是来碰我,它们可能会跑进你的身体里的。”

“什么?还会跑进身体其他部位?”画眉惊呼道,若是毒虫窜到其他部位,可就不是截肢能解决的了,她拔腿就往屋外跑,“奴婢去找谷主过来”。

画眉运用轻功快速的飞去找鬼谷子,夜影心里一震,待鬼谷子一开门,就立即拎着鬼谷子一个轻功就飞到了夏依依的门口。

一过来,就看见夏依依痛得在地上发抖,就连脸色已经煞白,嘴唇发乌,一看就是中毒的症状。

鬼谷子手上的银针一阵翻飞,将依依腿上的穴道护着,又立即将上肢抹了药,以免毒虫往上窜,鬼谷子焦急的道:“丫头,为了避免这些毒虫乱窜,现在必须立即给你截肢。”

依依十分虚弱的道:“你扶我起来”。

“起来做什么?”鬼谷子皱了皱眉。

“夜影,你扶我起来。”

夜影皱眉,见她如此疼痛,十分的心疼,扶起依依坐到了桌前,依依道:“夜影,去给我拿一块干净毛巾过来。”

“好”,夜影一转身去拿毛巾,鬼谷子又在那里准备截肢的药物,依依又道:“画眉,去给我打盆干净的水。”

“嗯”

一瞬间,依依身边就再无一人,全都被她给支开了,依依倒了一杯水,快速的用手捻了一些砒霜放进水里,一股脑的就往嘴里倒。

鬼谷子开始还以为她是要喝水,结果她竟是要喝砒霜,立即冲了过去要去抢夺水杯,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鬼谷子气恼的责备道,“丫头,你为何要这么傻啊?你怎么吃砒霜自杀啊?”

夜影也十分惊慌的跑了过来,道:“王妃,你怎么能自杀啊?”

这时,那些站在凌轩屋外的人也跟着跑了过来,看到这副景象,顿时就惊慌失措了起来。难道王妃要自杀殉葬吗?

太贵妃有些晃神,红着眼劝道:“夏依依,你虽然没有子嗣,可是我们并没有要你殉葬,你别做傻事啊。”

鬼谷子连忙拿着银针就要给她急救,依依赶紧将鬼谷子的手给拦住,道:“我没有自杀,我是在试药。”

“试药?”众人疑惑大呼道。

依依点点头,“嗯,我今天吃了许多药,就想看看能不能碰巧试出解药,那些毒虫一直都没有反应,直到我喝了一点点砒霜以后,毒虫的反应就十分剧烈了,可能毒虫也受不了砒霜。我就想着再加大一些砒霜的剂量,现在,这些毒虫翻滚得更加厉害了。我想,这些砒霜是有用的。”

依依疼得龇牙咧嘴的,痛不欲生。

鬼谷子气恼道:“砒霜当然有用了,能毒死毒虫了。可是你别忘了,砒霜也是能毒死人的。”

“现在只能以毒攻毒啊,若是我们能掌握好砒霜的剂量,就能毒死毒虫,而不毒死人了。等毒虫杀死了,再好好调理人的身体,不就好了吗?”依依倔强的抬头望着众人,最后将视线落在了太贵妃的身上,只有寻求她的支持,才能让她继续试药,这里头,只有太贵妃是最希望凌轩活下来的人了,“母妃,凌轩就只剩几个时辰了,现在,我用自己试药,是唯一能救他的办法了。而且,现在已经有些眉目了,不能放弃救凌轩的这一线希望啊。”

太贵妃握了握拳,咬咬唇,道:“那就试药,不过,你要把握好份量,别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鬼谷子看着太贵妃怒道:“你就这么自私?为了你儿子就让儿媳吃砒霜?”

“鬼谷子,这是我自愿的,跟母妃无尤,即便是我意外死了,也不能怪她。”依依喊住他道。

依依神态坚定,又搅了一些砒霜吃了下去,这一次,毒虫愈发的翻腾激烈。

忽然,依依脸上扬起了希望的兴奋大叫道:“你们快出屋子,毒虫想要爬出我的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