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太贵妃起疑(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鬼谷子跑得慢,心里又十分想知道夏依依究竟是查到了什么原因,便是眼眸一转,拉着夜影道:“带老夫飞过去”。

一提气,转瞬间,鬼谷子就到了夏依依门口,疯一般的冲了进去,问道:“是什么原因啊?哪里出了纰漏了?”

“我跟你说,就因为我的血跟凌轩的血不一样,你看看,我仅仅只是把我的血倒进去,那些毒虫就死了。”

鬼谷子皱眉道,压低了声音:“是因为老夫给你泡过药浴的原因?”

“嗯嗯,应该是”,夏依依连连点头。

等他们一过来,依依就立即兴奋的将自己刚刚的发现说与大家听,又拿了一个试管和一条毒虫重新做了一次试验,将血一倒进去,那条毒虫没几下就死了,这下,大家才真的相信可以毒死毒虫了。

依依连忙扎针从自己身上抽血,当鲜红的血液从她的身体出来的时候,鬼谷子不禁皱了皱眉,他十分的清楚,一个人若是失血过多,可是会死的,而王爷身上那么多的毒虫,那可得需要多少血,才能杀得死那么多的毒虫啊?更何况王爷体内还有那么多的虫卵会源源不断的孵化成虫,只怕把夏依依身上的血抽干了都杀不完毒虫吧。

南艺有些疑惑的问道:“为什么用轩王妃的血就能杀死那些毒虫啊?”

鬼谷子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能配置出百毒不侵的药浴来,就连忙道:“可能是她之前感染了毒虫,又吃了不少的药,兴许就产生了某种物质,正好能克制这些吃了那些药的毒虫了,这种事情,谁又能说得清呢?”

“哦”,南艺点点头,其他人听得云里雾里、似懂非懂的,不过,这些都没有什么关系,他们要的是一个结果,是王爷能被救治的结果。

很快,夏依依就抽了足足六百毫升的血液,已经达到了极限,整个人的脑袋都开始晕乎乎的了,脸色也泛白了,鬼谷子一见,连忙上前拔了依依的针头,低低的斥责道:“你不要命了?”

依依虚弱的说道:“鬼谷子,快,将这些血拿去给凌轩。可要快一些,若是久了,这么高的温度,血液可就变坏了。”

太贵妃一见她这样虚弱,顿觉心疼,便是连忙急急的招了张嬷嬷来吩咐道:“张嬷嬷,快,你亲自去厨房给王妃炖一个人参母鸡汤,阿胶鸽子汤,熬得浓浓的端过来给王妃吃。”

“是”,张嬷嬷福了福身子,脸上带着喜悦的神情,连忙倒腾着两条老腿就往厨房跑去。

鬼谷子把血袋拿着,就跨出门去,身后传来夏依依虚弱的交代声:“对了,别跟凌轩说是我的血,就说跟以前动手术一样输血罢了。”

鬼谷子眼眸一皱,斥责道:“你都病成这样了,还为他着想?”

“行了,你快去吧。”

鬼谷子长叹了一声,便是快速的往凌轩的房间走去,那些人又想看看这个方法奏不奏效,便是又一窝蜂的跟着鬼谷子走了,夏依依这里就只剩下画眉一人留下了。

鬼谷子将血液输进了凌轩的身体以后,很快,凌轩就感觉到体内的毒虫翻腾得比以前要剧烈,不一会儿,就有许多毒虫往外钻,凌轩害怕吓着大家,便是命南艺将房门关了,鬼谷子用同样的方法将这些毒虫给搜集起来,那些毒虫没多久就死了。

不过,等血液滴完之后一炷香,体内还残余许多毒虫,那些毒虫也就没有再往外爬了。只怕,也就只有再输血,才能将体内的毒虫继续逼出来了。

驱除了那么多的毒虫,凌轩的身体也就松快了不少,凌轩心里顿时就有些开心,本以为今天会死的,竟然还有转机,凌轩见血滴完了,便是立即道:“鬼谷子,再去弄些血来,争取今天就把体内的毒虫全都给驱除出来。”

还抽?夏依依的身体还能受得住?

鬼谷子撇撇嘴,撒谎道:“王爷,你不知道,这血液可不是普通的血,还需要炼了药往血液里面掺的,这药十分难练,只能等下次炼出药了混在血液里以后再拿过来给你驱毒虫了。”

凌轩也没有多想,毕竟,他是怎么都会想不到夏依依的血会有这种效用的,自然更相信是搀和在血液里药物的作用了。

“好,那本王就等着你炼好药了。”

“你错了,药是夏依依炼出来的,方法也是她想出来的。”鬼谷子可不想抢夏依依的功劳

“依依呢?她怎么不来?”

“她在给你炼下一次要用的药啊!”鬼谷子瞪眼道。

凌轩恍然:“哦,瞧本王这脑子,病了一场,也变得榆木了。”

鬼谷子从屋里出来,太贵妃连忙围了上来,焦急的问道:“谷主,轩儿是不是没有事了?”

“太贵妃,王爷他体内的毒虫已经驱除了许多,只不过他体内的毒虫太多了,短时间里是驱除不完的,更何况,他体内还有许多虫卵会时时刻刻的孵出新的毒虫出来,所以,还得慢慢来。”

“啊?还不行啊?”太贵妃顿觉失望不已,还以为能一次搞定呢。

鬼谷子翻了个白眼道:“虽然现在驱除不完,可是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好了许多,这几天是死不了了的。”

太贵妃可是在宫里混了半辈子的人,察言观色可是十分在行的,当即就看出了鬼谷子的脸色不悦,怕是鬼谷子对这药引子是夏依依的鲜血的事情有些不高兴,自己却不满足于现在的状况,鬼谷子自然不高兴了。

太贵妃连忙笑着说道:“谷主,哀家不过是抱着太大的希望罢了。不过,凌轩的毒虫太过厉害,这一时半会儿的解不了所有的毒虫,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哀家等着就是了。哀家等会儿就立即给谷主奉上十万两诊金。”

鬼谷子对于钱财可是来者不拒的,立即道:“多谢太贵妃了,老夫这些天可是真的累死了,没日没夜的照顾王爷,没觉睡也就罢了,如今连个厨子都没有,老夫吃都吃不好了。”

太贵妃捂嘴笑道:“谷主有什么要求尽管跟哀家提就是了,哀家这就让张嬷嬷给你也炖一只人参母鸡汤。往后,等轩儿的病好了以后,另有重金酬谢。”

鬼谷子捋了捋胡子,笑道:“那就好”。鬼谷子眯缝着眼睛,跨着小步子朝夏依依的屋子走去。

依依一见他回来,便是急急的问道:“情况怎么样?可有效果?”

“有效果啊,驱除了不少毒虫,不过,血液滴完以后,就没有毒虫再出来了,他体内还有许多的毒虫,不过你放心,他暂时是死不了的。”

“嗯,那就好,明天,我再抽一些血给他。”

鬼谷子“你不要命了?你今天才抽了这么多的血,起码得休养个六七天吧。”

依依眉心紧锁,“可是,六七天的时间,他体内的毒虫就会成倍增长,那他体内的的毒虫可就永远也驱除不尽了。”

“再怎么样,你也不能拿你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啊,天天抽那么多的血,你都要被抽成干尸了。”

依依皱眉,自己作为一个大夫,深知人体造血的速度是很慢的,哪能天天这么抽啊?可不是要把自己给抽成干尸了吗?

鬼谷子道:“这样,老夫和严清的血也可以试试,我们三个人轮流抽血,也好过就抽你一个人的。”

咦?依依侧脸,满是狐疑,素来小气得就像一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一样的鬼谷子,竟然愿意从他身体里抽血?依依摇摇头,“不,鬼谷子,你年纪这么大了,就别折腾了,再说了,这血型若是不匹配的话,你们的血也不能注射给他的。”

“那你给我们验一下血,看我们的血型和轩王的血型会不会是一样的。”

“也不必如此,你们倒不如先用你们的血倒进这些试管里,若是毒虫会死的话,说明你们的血有用,再给你们验血,若是你们的血不能杀死毒虫,即便是血液一样的,输给他也没有多大的益处。”

“也是”,鬼谷子便是弄了一些自己的血倒进了试管里,却并没有看到毒虫死亡,也没有挣扎厉害的样子,鬼谷子顿觉奇怪,“怎么回事?老夫的血怎么不管用了?是不是这毒虫的原因?可能是时间隔得久了,它体内之前的毒性变少了,它就对血液无用了?”

“我来试试”,依依将自己的血滴进去,那毒虫很快就死了。

鬼谷子连忙将严清也唤了进来,结果严清的血液也是不能将那些毒虫毒死。

“怎么回事?”

依依抿了抿唇,“不知道,也许,跟我的体质有关吧。鬼谷子,我想了想,若是就这样用鲜血直接给他输的话,只怕会需要太多的血,我这又供应不了这么多的血,就很难驱除他体内所有的毒虫了。不如,你再研制研制,将我的血和那些药物炼制出药丸来,说不定,只需要少量的血,就能驱除很多的毒虫了,而且,我们之前给他吃的那些药里头,肯定有很多药是不起作用的,我们把那些药给剔除出来,只拿有药效的药来炼药。这样的话,以后他再驱除毒虫,就不需要如此繁杂的按照我记录的本子来吃药了,只需吃几颗药丸就行了。”

“好,老夫现在就去研制解药。”鬼谷子拿着药和血液就走了。

画眉轻声道:“王妃,王爷的病情已经抑制下来了,又暂无生命危险,你刚抽了那么多的血,现在赶紧去床上歇息一会儿吧。”

“嗯,好。”

依依也着实又累又困,身子虚乏得厉害,连走路都走不稳,几乎将整个人的身体重量都压在了画眉的身上,搀扶着去床上躺着,没一会儿就睡着了,而且睡得十分的香沉。

张嬷嬷亲手给夏依依炖好了补品,端着往夏依依这边走,太贵妃见着了,便是也一道跟着去。

“来,我来端一个送过去。”太贵妃从张嬷嬷的手中接过来一个汤端着。

张嬷嬷顿觉感动,道:“娘娘,您这么亲自送过去,王妃必定十分感激。”

“她能如此不顾自己的身体而去救凌轩,哀家自然要对她好一些了。”

“是啊,王妃真是个不错的人。”

画眉一见太贵妃竟然亲自端了补品过来,便是连忙上前下跪,轻声道:“奴婢见过太贵妃。”

太贵妃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屋内,有些不敢进去。

“太贵妃,这屋里已经给消毒过了,没有毒虫了,太贵妃尽可放心进来。”

太贵妃点点头,走了进去,将补品放在了桌上,瞧了一眼还睡在床上的夏依依,连忙制止了画眉去叫醒她,道:“行了,别叫她了,让她好好睡一觉吧,这些补品先放这儿,若是她醒来了,你就热了给她吃。”

“奴婢知道了。”

太贵妃瞧了一眼桌上摆着的药物,包装盒上的字似乎有些怪异,再轻轻拿起了夏依依的笔记本,上面的字跟包装盒上的字一样怪异。太贵妃眸子缩了缩,虽然这个字跟以前她交上来的家规上的毛笔字是出自不同的笔,可是这笔迹未免也太迥异了,很明显的并不是同一个人的笔迹。再者,这笔记本的做工也十分的精良,这纸张十分润滑、细腻、牢固,在整个东朔,根本就制造不出来这样的笔记本,很明显的是来自其他地方。

太贵妃将笔记本和药盒揣进了自己手里,对画眉道:“等王妃吃了饭菜,让她来哀家屋里一下。”

“是”

许是依依身子太虚弱了,睡到晚上才醒了过来,听了画眉的转达,依依眸子微微一暗,太贵妃怕是已经看出一些端倪了,自己这个冒牌货又怎么能瞒得过精明人的眼睛呢?还是先跟凌轩去串通一下供词吧。

张嬷嬷悄悄的跑进了太贵妃的房里,急急的道:“太贵妃,您猜得一点都不差,王妃她真的去找王爷去了。”

“果然,轩儿是知情的。”太贵妃一页一页的翻着那本笔记本,淡淡的说道。

“她若真的不是夏依依,而是一个易容之后的人,那原来的那个夏依依究竟在哪儿?为什么不站出来指认这个假夏依依?”

“因为原来的那个夏依依已经死了!”

“啊?!”

“你忘了?以前夏依依刚刚嫁进王府的时候,被护国公府李氏母女陷害通奸,结果夏依依就被凌轩沉河了,之后,凌轩派人各处找她,都找不到她的踪迹,结果她竟然又出现在了京城。哀家认为,当初那个夏依依已经被王爷沉河的时候就已经死了,而现在这个假夏依依,必定是贪慕王府的荣华富贵,就易容成夏依依的模样进入王府。”

“可是娘娘,这样也说不通啊,你既然刚刚说王爷是知情的,王爷为何不揭穿她的假面目,直接将她逐出王府?”

“最初为何不赶她走,哀家也不知道,可是后来不赶她走,定然是轩儿爱上了她,而且还要三媒六聘的隆重迎娶她。”

“哦,难怪王爷非得要再迎娶一次,因为王爷知道以前迎娶的并非这个夏依依。”

“应该是的。”

“她若是假的夏依依,那现在怎么办?”张嬷嬷有些为难的看着太贵妃,好不容易今儿太贵妃感动一回,对轩王妃好一些了,结果又冒出了这么一档子假冒之事。

“若是他们没有再迎娶一次,我们可以赶她走,可现在,不管她是谁,都是轩儿明媒正娶进来的妻子,不好赶走啊。再者,她与轩儿已经成了夫妻之实,也赶不走了。可是她蒙骗先皇,欺骗主母,活罪难逃!”

“母妃,儿臣求见。”门外,响起了夏依依脆生生的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