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药引子(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母妃,”依依恭敬的跪在太贵妃的面前,低垂着头,看不清她面上的神态。

太贵妃连忙对张嬷嬷道:“依依,你身子虚弱,经不得跪,张嬷嬷,还不快去将王妃扶起来?”

张嬷嬷连忙上前将夏依依给扶起来。

“赐坐”

“谢母妃”,依依缓缓走了过去,坐下来,坐姿端庄贤淑,看起来,倒是一个温婉的人。

不过,太贵妃可不是第一天认识她,还能不知道她的性子吗?以前太贵妃还十分的狐疑护国公府的嫡小姐怎么却是那么一副乡野村妇的性子呢,现在,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太贵妃面上带着和蔼的笑容,亲切的说道:“你救治轩儿有功,哀家很是感激你,你的身子也不好,哀家想着明儿就要去庙里给你和轩儿祈福,只是不知道你的名儿和生辰八字,哀家去庙里都不知道如何跟菩萨开口呢。”

依依低着头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回道:“母妃,儿臣名字叫夏依依啊。”

太贵妃冷笑一声,“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哀家已经知道你并非护国公府的原来那个嫡小姐夏依依,你不过是假冒的她。你放心,你如今救治轩儿有功,哀家并不会为难你,要的不过是你的实话罢了。”

“母妃知道了什么?”依依抬头望向她。

太贵妃的眼神定定的看着她,“你不是夏依依,更不是我们东朔的人,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依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唉,我就说瞒不久的吧,果然是没有瞒得了母妃的眼睛啊。我确实不是夏依依。”

太贵妃的眸子暗了暗,道:“你真的不是夏依依?你是易容了?”

“不,我没有易容,张嬷嬷,你来我脸上摸一摸,看看能不能撕下来一张人皮面具。”

张嬷嬷得到了太贵妃的眼神提示之后,就上前微微屈膝,道:“王妃,老奴逾矩了!”

说罢就上前去夏依依的脸上和脖颈上摸来摸去,怎么也没有找到一个张贴的边缘,夏依依将银针拿出来,道:“在脸上扎一下。”

张嬷嬷连忙笑脸相迎道:“哎呦,王妃,老奴哪有这个胆子扎你啊?”

“让你扎就扎,免得说我是易容的,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真脸啊。”

“这…这…”张嬷嬷一边犹豫,一边用余光查看太贵妃的眼神,便是抖抖索索的接过了银针,道:“老奴得罪了。”便是用银针扎了个浅浅的针眼,立即就渗出了一点鲜红的血液,那皎白的脸庞上,还显示出了一些绯红的毛细血管。

张嬷嬷疑惑的侧脸望向太贵妃道:“这…还真的是真皮肤啊?”

太贵妃更是疑惑了,护国公府嫡小姐可是整个东朔最为有才气的第一美女,她以前可也是见过面的,确实是跟眼前这位长得一模一样,若不是易容,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太贵妃正色问道:“你究竟是谁?为何跟她长得一模一样?”

夏依依可不想说自己是灵魂护体,以免被当作鬼怪,便是咬了咬唇,道:“母妃,我虽然不是夏依依,却是夏依依的异母同胞的孪生妹妹,所以,才跟她长得一模一样。”

“什么?你是她的孪生妹妹?可是哀家从未听说夏依依有个孪生妹妹。”

“你自然是不曾听说了,这事,就连我父亲护国公都不知道。”

“连他都不知道?”

“嗯,当年,我母亲其实是怀了双胞胎,生了我姐姐夏依依之后,又生了我,只不过,当时我在娘胎里呆的时间久了,出来后浑身青紫,全无呼吸,那个产婆以为我是个死胎,我娘怕我爹伤心,就让产婆把我偷偷带走了,然后告诉我爹,说她只生了一个女儿。后来,那个产婆将我带出去正打算扔了,结果路上遇到了一个大夫,他把我带走,将我救活过来,教我医术和武功,我也不知道我师父是哪里的人,写得字跟你们的不一样。直到去年,他去世前,才告诉我的真实身份,我回来找家人,正好我姐姐夏依依被淹死,我就冒充了我姐姐的身份。”

“可是,你一个姑娘家,为何不另外寻个亲事,却要嫁给轩王?故意瞒骗先皇和哀家,可是为了贪图轩王府的富贵吗?”太贵妃的嘴巴一撇,露出一抹嘲笑。

依依看到太贵妃眼里的鄙视,依依翻了个白眼,当即就怒怼道:“母妃,当时,凌轩可是一个又残又瞎的人,我若是让父亲认下我,我大可以嫁个家世相等的公爷府,当少奶奶,亦或是再差也可以嫁到侯爷府上去,何苦将自己的这一生糟践了?”

太贵妃顿时就有些不悦,在她的心里,轩儿是这个世界上最杰出的人,她都快忘了轩儿以前残疾过的事情了,冷哼一声道:“那你是为何要自投罗网?”

“还不是因为凌轩他杀了我姐姐,我想要报仇,就进了轩王府。结果,我没能报得了仇,还爱上了他。”

依依气鼓鼓的说道,浑身都带着一股子的怨气以及恨意,似乎对凌轩杀害她姐姐的事情十分痛恨一样。她的那双眸子投射了一抹怒意射向太贵妃。“你们轩王府欠我们护国公府一条人命,你都没有跟我交代,还敢跟我来算账?”

太贵妃被她的眼神给射得浑身一震,身子往后一倾,咬了咬唇,道:“你想要怎么样?”

“哼,我之所以一直没有跟我父亲说明我的真实身份,一直瞒着他,不过是不想要他伤心我姐姐去世了罢了。所以,往后,你不要在他人面前提及我的身份,你就把我当成是真的夏依依就行了。否则,我定然会让护国公府向你们轩王府讨要我姐姐的一个公道。”

太贵妃咬了咬唇,轻哼一声,并不想自己被夏依依给威胁,可是,自己若是公开了她是假夏依依的身份,只会给轩王府惹上一堆麻烦事。

太贵妃咬牙切齿道:“好,哀家答应你,帮你瞒下来,不过,你往后最好还是遵守我们东朔的规矩,你若是乱了规矩,不遵守家规女则的话,哀家照样会将你赶出王府。”

依依抬眼,轻飘飘的道:“好,那我求求你,现在就将我赶出王府吧。反正我这么久以来,该忤逆的也忤逆了,该坏规矩的事儿也都做了。”

太贵妃顿时就被她给气得七窍生烟,夏依依这分明是故意让自己跟她低头认错啊,现在自己哪能将她赶出去啊?轩儿的性命可是还捏在她的手上呢,没有她的血液,轩儿必定会死的。

“母妃,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要不要将我赶出去?你若是今天不将我赶出去,那就麻烦你以后不要再动不动就说赶我出去或是休了我的话,我不爱听。”

依依拿眼斜斜的看着太贵妃,静默的气氛中带着些许硝烟的味道,婆媳之间的战争素来都消停不了多久。她们婆媳关系才缓和了没两天,就又剑拔弩张了起来。

太贵妃气呼呼的拍着茶桌道:“哀家真是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你什么债,竟然遇上了你这么一个冤家!罢了罢了,往后,哀家再不提就是了。”

依依欠了欠身子,“那儿臣就先告退了,还需要回去好好研制一下解药了。”

太贵妃皱眉:“不是已经有救治轩儿的办法了吗?怎么还需要研制解药?”

“以毒虫的繁殖和生长的速度,就算把我的血抽干了,也杀不死他体内所有的毒虫,他依旧会死,所以,必须要利用我的血再研制一下效用更高的解药,他才能活。”

太贵妃身子几乎又要瘫了下去,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母妃,你与其天天把眼睛盯着我,总觉得我这里做得不顺你意,那里又做得不顺你的心。你倒是不如好好想想,十年前,究竟是谁给凌轩下的毒吧。”

“哀家怎么知道啊?哀家若是知道,一定会杀了那个下毒的人的。”

依依懒懒的抬了下眼皮,瞟了她一眼,就缓缓的走了出去。一出去,她不禁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还好,她撒的这个谎倒是瞒骗过了太贵妃了。

鬼谷子通宵达旦的研制解药,一研制出一颗来,就把凌轩当成了小白鼠,研制的前面几颗都没有起作用,直到第三天,果真研制出来一颗解药出来,只需要五十毫升夏依依的鲜血,就能炼制一颗解药,效用跟那天夏依依六百毫升的鲜血的效用一样,也能驱除那么多的毒虫出来。

“这样就好多了,你的身体损耗也会少很多了。”鬼谷子将新研制出来的解药拿到夏依依的面前给她看,得意洋洋的跟她炫耀着自己的新成果。

“嗯,那就好,想来,没有多久,他的毒虫就能驱除干净了。对了,鬼谷子,你可以多炼制一些解药出来备着,这样的话,若是哪天我有事出去一趟,你也就不必担心没有血液炼药给他吃了。”依依笑着道,只是她笑起来的时候,嘴巴愈发的显得发白了。

鬼谷子一阵心疼,道:“这样,我给你开一些养气补血的药,你也好好休养身子,别把身子给弄坏了。”

“嗯,多谢鬼谷子。”

另一方,前线那边的敌人也已经探知了夜影离开了前线的消息,而南青国也收到了三百万两黄金,当即就从东朔南边攻入了东朔,打了钟达个措不及手,敌人也连忙趁着夜影不在军中就立即发起了攻击。太子连忙飞鸽传书让夜影和太子身边的护卫迅速赶回前线。

夜影还没有进军营呢,就被太子给支到了前线去打战,太子连忙将那个护卫给叫进了帐篷,焦急的跟他打探消息道:“轩王怎么还没有死?都已经几天了,那天本太子看着他确实是要死了的样子啊。”

“回禀太子,那轩王妃被感染了毒虫,却是因祸得福了。她胡乱吃了一些药进去,没有想到,竟然试出了解药来。如今,已经将轩王体内的毒虫给驱除出来许多了,只不过,每次只能驱除一部分毒虫,而轩王体内的毒虫繁殖速度极快,就需要每天吃一次解药,而那解药,必须要用轩王妃的鲜血炼制。”

太子眼眸一眯:“你是说,轩王妃的血液是药引子?”

“可以这么说。”

“照你的观察所见,轩王吃这种解药的话,大概多久就能完全清除毒虫?”

护卫低头沉思了一下,跪下道:“回太子,属下不懂医,不敢妄自胡说,以免误导了太子殿下,太子也就不好安排事情了。不过,按照鬼谷子的说法,每天驱除了之后,第二天轩王体内的毒虫又会繁殖,虽然会比以前的总数量少,但是依旧是一个周而复始的长期的解毒过程。只怕要很长时间了,不过,倘若鬼谷子再炼制一颗效果更佳的解药来的话,那就不太好说了。”

“嗯,这样,你过几天派一个军医跟你一起回去给轩王再瞧瞧病,你不懂医,那个军医总该懂,好好打探清楚,轩王究竟什么时候能完全好起来。”

“是”,护卫躬身退了下去。

惊雷瞧了一眼脸上神色复杂的太子道:“太子,你现在是希望他能治好,还是治不好?”

太子深吸了一口气,皱紧了眉头,道:“唉,本太子现在也不知道啊,他若是治不好,那本太子这江山也难以夺回来,他若是治好了,你说以后这江山夺回来了,究竟是本太子登基,还是他登基啊?他若是要想争夺那个皇位,本太子只怕不是他的对手啊。”

“太子,最好的结局,不过于就是他现在治好了,帮你打江山,等到将来局势稳定了,他若是再复发了,可就不怕了。”

“复发?复发了,他们不是还有解药吗?”太子摊手道。

“呵呵,解药若是没有了药引子呢?…”惊雷嘴角斜斜的勾起,眼眸里闪烁着阴谋诡计,只要夏依依死了,就没有血液给轩王制药了。

太子笑着拍了拍惊雷的肩膀,道:“你可真是聪明啊!简直能当本太子的军师了。唉,说起军师来,当初我们去找许睿,他也没有回信啊。”

惊雷拱手道:“太子,若是要他投奔到你的手下来,我们劝服不了他,倒不如使一些手段,他必定会跟着你来的。”

“什么手段?”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而许睿就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太子哈哈一笑,“惊雷,你该不会是要跟本太子说他的弱点就是夏依依吧?”

“正是夏依依”

“那不可能,想当初,那夏依依可是对本太子爱得死去活来的,还为了本太子而不想嫁给轩王,她还自杀过呢,可见她对本太子有多痴情了吧,结果呢?这女人啊,一嫁给轩王之后,竟然全身心都在轩王身上了,还将本太子视为了眼中钉。本太子敢说,若是轩王让她杀了本太子,她必定敢下手。再者,她现在对许睿可是没有感情了,哪还能利用她去威逼许睿效忠我们?”

“太子,虽然轩王妃对许睿没有感情了,可是许睿却依旧对轩王妃有感情啊。”

“可是本太子听说,许睿都已经定亲了啊。”

“可是他的心里依旧记挂着轩王妃,那天你让属下去找他来见你,属下亲眼看见他们两个在书斋里巧遇了,当时夏依依惊慌的逃跑了,许睿望着她的背影都失神了,可不是心里还想着她,只不过是无法逾矩罢了。”

太子听罢,脸上也露出了高兴而阴险的神情,在帐篷内走了几步,挥手让惊雷凑过来,道:“你去安排一下,把许睿弄到本太子手下来,不过,你行事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要让轩王和轩王妃察觉,以免轩王翻脸不认人。”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