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请轩王出山(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数日后,惊雷一顿花言巧语外加威逼利诱,将许睿给哄骗到太子手下当幕僚,有了许睿的帮助,太子倒也打了几场胜仗了。再者,又有南青国的帮助,原本一直处于劣势的太子竟然能与钟达抗衡一二了。倘若再有轩王的帮助的话,必定能瞬间处于优势地位。

“惊雷”

“属下在”

“你立即带一个军医前去看望一下轩王,若是他好得差不多了,就请他出山,前来帮助本太子,本太子想要乘胜追击,直捣京师,将钟达给杀死。”

“是”

连城府邸,凌轩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现在已经能站起来自由行走了,只不过他体内的筋脉受损,暂时还不能运气练武,只得再好生休养一段时间了。

凌轩走到门口,将大门打开来,让阳光照射进来,便是搬了个凳子坐在门口晒太阳杀杀菌。从表面上看,已经没有大毒虫蠕动的迹象了,不过,隐藏在肉体里,依然有些小毒虫肆虐,不过,凌轩想着,定然能将这些毒虫全都给杀死。因此,他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只是,怎么这么多天都没有见到夏依依了,也怪想念的。

“鬼谷子,怎么这么多天夏依依都不过来看看本王?”

“她忙着给你炼药,忙得脚不沾地的,哪里还有功夫过来看你啊?”

“就连一点点时间都没有了吗?”

鬼谷子瞪眼道:“行了,你还嫌害她不够吗?上次她过来看你,结果就染上毒虫了,如今她体内的毒虫好不容易驱除干净了,若是再来你这里染上毒虫,你是想要害死她啊?老夫看,她还是好好的呆在屋里得了,等你身体里的毒虫驱除干净,你们两个再见面,免得又生枝节。”

凌轩垂眸道:“也是,谷主说得有道理,那就等本王的毒虫全都驱除干净了,再见她吧。”

马管家踩着焦急的步子走了过来,站在门外老远,有些敬畏的看着这个屋子,不敢靠近。

“王爷,惊雷带了个军医过来给王爷看病。”

凌轩微微抬眸,道:“本王以前没有解药解毒之时,他不派军医过来,这个时候,谷主已经炼制出解药了,他派个军医过来做什么?还不如直接打发走了。”

“是”

“王爷,你的身子可好些了?太子可是挂念你得紧。”惊雷带着太医直接跨进了院子高声道。

凌轩眸子一眯,寒气四起,“惊雷,你未得本王通传,竟然擅闯后院?”

惊雷深深的作了一揖,致歉道:“王爷,卑职进来,也没有人拦着,再者马管家进来许久都未出来通传,我们还以为王爷犯病了,马管家走不开身,我们这才急急忙忙的进来的。所幸你这后院也没有什么妻妾,倒也没有冲撞到什么人。”

这府邸的人都因为害怕染毒而搬了府邸了,哪里还有小厮会阻拦他啊?

凌轩嘴角抹起一丝冷笑,招了招手,道:“既然是来给本王看病的,那就进来给本王把把脉吧。”

他将自己那只被毒虫啃食得千苍百孔的手臂伸出来,搭在了扶手上,示意他们进屋来。

惊雷浑身不禁起了鸡皮疙瘩,讪讪道:“属下并不懂医,就不进来把脉了,还是让军医进来把脉吧。”说着就朝着军医使了一个眼色。

军医也是浑身抖了一个激灵,颤抖的道:“小的虽然会些医术,可是小的不过是凡身肉体罢了,哪能像谷主一样,那等毒虫不敢侵染他。小的就不进屋了,拉根线悬丝诊脉吧。”

说着,就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根一丈长的丝线来,丝线尾端绑了一颗小石子,走到门口,将小石子的一段抛了进去。

“胆小鬼”,鬼谷子撇撇嘴嘲讽道。

凌轩将丝线绑在自己手腕上,等军医把完了脉,就将丝线解开,直直的朝着军医抛了过去,军医连忙躲开来,哆嗦道:“这丝线就不必还给小的了,小的还有许多丝线。”

凌轩冷哼一声,从旁边拿过药膏来,仔仔细细的将手上的伤患涂抹了一遍。

惊雷道:“军医,轩王的身子如何了?”

“轩王的脉象十分不稳,体内还有毒虫肆虐,不过,轩王现在有解药,想必很快就会痊愈的了。”

“轩王现在的情况,可能上得了战场?”

“轩王的身体现在还不能使用武功,不过,若是去前线运筹帷幄、出谋划策是完全可以的。”

“好,太好了”,惊雷听罢,就立即拍掌,随即跪了下去,道:“轩王,如今战事焦灼,虽然我们的实力比以前好多了,可到底是差了钟达许多,打起仗来依旧十分吃力,还请轩王能上前线,帮着太子夺回江山。”

鬼谷子抢在前头怒声道:“你没见到轩王的身子虚弱吗?连走路都费劲,还怎么上前线给你们打战?”

“谷主,刚刚军医也说了,虽然不能上阵杀敌,可是却能出谋划策啊。要知道,这个战场上,一个好的计谋,就能决胜于千里之外。”

凌轩淡淡的冷讽道:“本王听说,你们太子帐下新来了一个军师,可是厉害的很啊,还需要本王给你们出谋划策吗?”

惊雷眼眸一垂,他就知道这种事情肯定瞒不了轩王的,轩王虽然在府里生病,可是一直都关注着前线军营里的大小事情。

惊雷打着哈哈笑道:“王爷见谅,太子殿下原本也不想招许公子当幕僚的,只是,王爷前段时间病重,命悬一线了,而前线那边,我们又节节败退,只得广纳贤才。许公子虽然人品不咋的,但却是东朔难得的有才之人,太子这才招了他,还请王爷大腹容人。”

“你们太子要招什么人,关本王什么事?”凌轩冷哼一声,心里却是有些不悦,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许睿了。

“哦?原本我们太子还终日惴惴不安,如今有了王爷这句话,我们也好放下心来了。”惊雷眉开眼笑的道,旋即叹了一口气,道:“唉,王爷,你不知啊,虽然那许睿是个才子,可到底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又没有上过战场,很多计策都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若不是有太子殿下的英明决策,就许睿说的那些战略直接用上去,八九也是要输的。所以许公子的那些计谋,只能当作是建议参考罢了。这打战之事,还得王爷你这个常胜战神亲自出面才行啊。”

凌轩对惊雷给他戴的这顶高帽子并不以为意,淡淡的说道:“本王每日里还得服药、针灸、泡药浴,每日不得停歇的,哪能去得了战场啊?即便只是去出谋划策,也是去不成了。”

“王爷,这你可就尽管放心,太子说了,你去了那里之后,他一定给你安排和这里一样的条件,你照样可以服药、针灸、泡药浴,一定不会耽误你治病的。”

鬼谷子一甩手,冷哼一声:“老夫不愿去,他这针灸、泡药浴就做不成。”

惊雷也立即对鬼谷子拱手道:“谷主,我们太子思虑周到,若是谷主跟着轩王一起去的话,保证让你在那边住得舒舒坦坦的,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定不会委屈了你。”

“老夫也不愿意去”

惊雷吃了一瘪,脸上的笑容也僵硬了一下,这个鬼谷子,还真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硬又臭啊。

惊雷只得将矛头转向轩王,道:“王爷,现在,我们的兵马也足够,再者又有南青国的兵马,还有护民会的帮助,这个时候正是趁胜追击的时候,若是我们失去了这个机会,将来若是再想打胜仗,就难于上青天了呀。王爷,这可是我们反击的最佳时机,若是错过了,那祖上的江山可就真的要落入钟达手中了。”

惊雷从怀中取出来一封信,恭敬的递了上去,“这是太子写给王爷的家书,太子说了,王爷看到这封信,一定会去帮帮他的。”

凌轩展开来,快速翻看完毕,不过就是太子又把兄弟情谊挂在嘴上,把父皇搬出来罢了。凌轩叹了口气,道:“行,本王就随你去前线。”

“多谢王爷,太子说得果然不错,王爷是最重情重义之人了。”惊雷喜出望外的道。

鬼谷子当即就不乐意了,瞪眼道:“要去你去,老夫可不愿意去,还有,丫头她肯定也不会去。”夏依依现在的身体十分虚弱,得留在府上安心静养,好好进补,若是去了前线,哪还能安心养病啊?

“她不可以去,她得留在这里陪太贵妃。”

凌轩立即开口道,他才不想夏依依和许睿在军营里碰面了又重燃旧情了。

“那老夫也不去”,鬼谷子横眉竖目道。

惊雷低垂着头,权当自己没有听见他们的争吵,也不参与进去,拱手道:“卑职去花厅先行候着。”

“嗯”,凌轩淡淡的点点头,让他先离开,自己再好好的劝劝鬼谷子。

片刻后,鬼谷子气呼呼的来到了夏依依的房中,一进门就嚷嚷道:“也不知道你男人的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被惊雷三言两语的哄骗几句,竟然就要拖着他那个病怏怏的身子去前线给他们出谋划策?”

依依见他这样,顿时就忍俊不禁,这么一笑,竟是猛烈的咳嗽了起来,画眉连忙上前拍了拍她的背部,给她顺顺气,又连忙给她倒了一杯水,劝道:“王妃,你身子不好,经不得大悲大喜的,你当心着点。”

鬼谷子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道:“你笑什么笑?老夫劝了许久,嘴巴都快磨破了皮,他都不肯听老夫的,非要去前线,还要拉着老夫一起去前线,老夫可是不愿意跟他一起发疯。”

“太子过来了?”依依喝了一口茶顺了气,放下茶杯抬眼问道。

“又不是过来要钱来的,他能来?不过是派了惊雷过来,又派了个军医过来打探虚实,连门都不敢进,就远远的悬丝诊脉了一番,就说王爷可以去前线了,还说不让他去上阵杀敌,就让他在军帐里出谋划策就是了。可是那前线连吃饭都要吃不饱了,还怎么给他弄好吃的养身体啊?就是炼药的药材,和泡药浴的药材也是不好买的了,哪有在连城这么方便啊?再说了,他每天吃得药,可是要你的血液做药引子的。”

“无妨,我跟他一起去前线就是了。”依依淡淡的笑道。

鬼谷子立即瞪大了眼睛,摸了一下依依的额头,道:“丫头,你没有发烧啊,你怎么也跟着她一起糊涂了起来了呢?轩王被蒙在鼓里不清楚你的情况,难道你自己还不清楚你自己的情况吗?你看看你自己,抽血都把整个人给抽的虚脱了啊。在府上呆着的话,张嬷嬷还能每日里给你端些进补的汤药过来,你若是去了前线,你的身子可是会愈发的亏损的啊。”

画眉也连忙劝阻道:“对啊,王妃,你可不能再去前线奔波了,你的身子可是经不起路上的颠簸,还有前线的艰苦条件的,你还是好好的在府上养伤吧。”

“可是我若是不跟着去的话,凌轩的药就没有办法炼制了呀。”

“你怎么也同意轩王去前线?你不拦着点他?还跟他一起发疯?”

依依浅笑道:“鬼谷子,虽然我们帮着太子打战,最后登基为皇的也是太子,可是,现如今我们跟太子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若是太子战败,钟达下一个就是要将我们斩草除根的。唇亡齿寒啊,我们也只能帮太子答应胜仗,将来,我们还能回到京城轩王府上,不然,我们就是当一辈子的逃兵,要么就是惨死在钟达的剑下了。”

鬼谷子思考了一下,也赞同的点点头,“既然你们两个都赞同轩王去战场,那老夫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老夫跟着一起去就是了。不过,你得留在这儿。”

“为何?”

“因为许睿如今是太子帐下的幕僚,王爷他不想让你跟着他去军营,免得你和许睿又见面了。”

依依眼眸一缩,他居然成为太子的手下?他以前不是只想着经商,不想搀和朝廷上的事情的吗?为何现在又同意跟太子共事?以现在的局面,许睿应该老老实实的当一个商人才对啊,若是太子一旦战败,那许府的老老少少岂不是都要被钟达给满门抄斩?

依依回过神来,淡淡的道:“既然凌轩有这个顾虑,那我就不去前线了。以我对许睿的了解,他必定会对我躲得远远的,不会前来撩拨我,不过,那军营是个是非之地,少不得被有心人利用,传出一些绯言绯语出来。”

画眉立即道:“对,王妃,你就呆在府上好好养身子。”

“对了,鬼谷子,我等会儿多抽一点血,你拿去多炼制几颗药,也好去前线先用着。过几天,我让严清炼好了药再给你送过去就是了。”

“你今天才抽过血,你还抽?不行,绝对不行。”

“没事,我之前抽得少,我的身子还扛得住,你们这不是要去前线,他手头上的药也吃不了两三天了,还是多炼制几颗药,你们去那边才好放心啊。”依依说话说久了,连声音也变得虚弱无力,好像棉花糖一样软绵绵的了。

鬼谷子一阵心疼,可是现如今,要想救凌轩,也只能让夏依依受罪了。鬼谷子咬牙道:“行,那就再抽点,不过,可不能超过最大的血量。回头,老夫再研究研究解药,兴许还能再炼制出来一种少用一些血的解药来。”

“嗯,那样就最好不过了,多谢鬼谷子。你先回去收拾东西吧,我等会儿抽好了血,就让画眉给你送过去。”

“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