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在赴前线(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画眉紧张的看着夏依依身上的殷红鲜血从输血管里涓涓的流了出来,画眉仔细的看着刻度,一到两百毫升的刻度时,画眉就连忙道:“王妃,你今天才抽过血,你今天只能抽这两百毫升了,可不能再多抽了,不然,你的身子可就要受不了了,赶紧把针头拔下来吧。”

依依虚弱得有些说不出话,深吸了一口气,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话一样,“不怕,我还能承受得住。再多抽一百毫升,也能多炼两颗药给凌轩了。”

“王妃!”画眉跺了跺脚急得都想哭,她就知道,她劝不住王妃。王妃对王爷的这份情,她这段时间可是看在眼里的。

依依强撑着自己的身子,看着那个血袋里的鲜血慢慢的涨上去,似乎涨上去了,凌轩的病情就能好一些一样。她的嘴角也慢慢的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她的视线慢慢的变得模糊,眼皮也渐渐的开始耷拉下来,她猛的睁开了眼皮,强打起精神,她一定要撑住,撑到那些血液上升到三百毫升的刻度。不过一会儿,她的视线再度模糊,只觉得那个血袋子都开始摇晃了起来,凭借着最后一丝意识盯着血液过了三百毫升刻度线时,她轰然倒在了桌上,不省人事。

“王妃,王妃。来人啦,快来人啦!”

画眉焦急的大喊了起来,想跑出去找人,可是一想那针头还在继续抽血呢,就连忙折回来拔针头。这么些天来,天天看着王妃插针拔针的,她倒是上手也快,当即就把针头拔下来,用酒精棉球按住了王妃的针孔。

凝香在屋外扫地,瞧了一眼王妃晕倒了,微微皱眉,有些不忍,快步跑去找鬼谷子过来。

夏依依悠悠转的醒过来,看了一眼面前的一脸焦急的鬼谷子和画眉,道:“怎么了?一个个的全都这副神情?”

“还怎么了?你刚刚差点没命了,你知不知道?你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老夫都已经明确告诉你了,不要超过今天能抽的血量,你怎么就不听呢?”

“我,我只是多抽了一百毫升罢了,我以为我能承受得住的,再说了,我这不是还好好的躺在这儿吗?你们别担心。”

依依故意露出了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只是她没有多大的力气,也没有多好的精神,她脸上的那份淡笑便是显得有些吃力了。

“唉,老夫真是要被你气死了。”鬼谷子重重的拍了夏依依的脑袋一下,夏依依顿即觉得眼冒金星,几乎就要被他给拍得晕了过去,鬼谷子有些气恼的看着她那副孱弱的模样,真是又心疼又气愤。转头,对画眉吩咐道:“画眉,你以后可一定要盯着她一点,她若是不听话多抽血的话,你就立即将她的针头拔出来。不然,她这样的身子,没多久可就要垮了。”

画眉十分慎重的点点头,道:“谷主,你放心,奴婢一定会照顾好王妃的,不会让她再这样多抽血了。”

“嗯,看来老夫还是得多花一点精力再研制一下新药,免得你如此受苦。你好好休息,老夫等会儿就要启程去前线了。”

夏依依点点头,道:“鬼谷子,凌轩的病,就要多劳烦你了。”

“你倒是还跟老夫客气起来了。”鬼谷子站起身,走了出去。

“王妃,该吃药了。”

画眉将药碗拿过来,轻轻的将夏依依给扶着半坐在床上。

依依看着整整一大碗乌黑的药汁,微皱着眉头喝下了这一碗浓浓的苦涩的中药,用手绢抹了抹嘴,看着画眉轻声劝慰道:“你就别这么一副苦瓜脸了,我很快就会好了的,我的身子可一向好得很呢。”

“唉,王妃,你可别再这么逞强了,若是王爷知道你为了他晕倒了,他不知道有多心疼呢。”

“打住,我可警告你啊,你千万不能将这件事情告诉凌轩,还有,抽我的血的事情也不能告诉凌轩,你知道了没有?”夏依依一脸严肃的瞪着画眉警告道。

画眉扁扁嘴巴,道:“奴婢知道,奴婢会保守秘密的。”

太贵妃见张嬷嬷连连摇头又叹气的走进来,不禁锁眉问道:“张嬷嬷,你这是什么神情啊?”

张嬷嬷站立在太贵妃面前,垂头道:“娘娘,老奴知道你不喜欢王妃,可是王爷却是老奴一手带大的,王爷如今生病了,老奴心里着实着急。今天,老奴在厨房里做饭菜,便是见到画眉进厨房来煎药,老奴一问才知,王妃为了让王爷能多带几颗解药去前线吃,王妃就抽了许多血,结果,王妃晕厥过去了,画眉说王妃当时脸色白如纸,还有抽搐的症状,都快把她给吓死了,连忙去找了鬼谷子给王妃医治。”

“她居然晕了?”太贵妃皱眉道。

“是啊,娘娘,这些天,老奴可是看得真真的,王妃虽然并不是原本被皇上指婚的那个夏依依,可是王妃却是真心爱王爷的,她对王爷的这片真心,就是在这世间也是少有的啊。娘娘,你不如放弃对她的成见,好好接纳她?”张嬷嬷有些爱怜夏依依的神色来看着太贵妃。

太贵妃深吸了一口气,叹道:“她啊,哀家确实是感激她得很,可是她屡次顶撞哀家,哀家每每响起,心里就十分的不舒服。”

“娘娘,你们可是一家人啊,王妃年纪小,虽然不太懂事,但是她的心地是十分善良的,她能一心一意的对王爷好,再者,王妃对你也算是孝顺的,虽然经常出言无状,可是,这发生战乱了,哪一次她不是都护在你的身边啊?”

太贵妃定定的看着张嬷嬷,道:“你怎么了?收了她好处了?”

张嬷嬷眼眸飞速的一瞟,半笑半嗔道:“哪能啊?王妃现在虚弱得连说话都吃力了,还怎么给老奴好处啊?再者,王妃那个性子,她宁愿高傲的抬着头颅跟您对着干,也绝对不会花钱来收买老奴来讨您的欢心啊。”

“唉,既然你这么说,那哀家就暂且听你一回。”太贵妃将手中的茶杯一放,悠悠的说道。“你把哀家箱子里的那支千年人参和南青国进贡的鹿茸给王妃拿过去,另外,再多备一些补品给轩儿装车,让他带去前线。”

“好嘞”

前线,凌轩赶了一天多的路,总算是来到了军营,刚进去,就有士兵把他引到了早就给他备好的帐篷里去。

那些士兵都有些像是躲避瘟疫一样躲着轩王,他们可是都听说了,轩王妃都被感染了毒虫,不过好在轩王妃体内的毒虫已经驱除干净了。他们可是不想也感染毒虫,说不定,他们没有那么好的命能驱除毒虫呢?那他们不就是死路一条了?

凌轩因为身上的肌肉被啃噬得烂肉横飞,他也怕吓着了旁人,便是浑身上下都裹得严严实实的,只是露出了一双眼睛罢了,那些士兵就更是惊恐了,私下里胡乱传着轩王病入膏肓,浑身烂肉之类的。

小士兵在前头故意走得很快,跟轩王特意保留了很长的距离,他暗自啐了一口,咒骂着自己的上司,竟然将这么一个要人命的活交给他,他可不想被感染毒虫啊。走了许久,他将轩王引至一个大帐篷,这个帐篷周边都给撒了一圈的砒霜和硫磺,周边也没有别的什么军帐,只给鬼谷子和南艺扎了两个小的帐篷,看起来,这三个帐篷竟是扎得十分的偏僻,恍若渺无人烟的感觉。

“王爷,这儿就是你们三人的住处。”

鬼谷子冷哼一声,怒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将我们三人流放了?怎么安扎得这么偏僻?就连吃个饭都不方便了。”

小士兵连忙摆手解释道:“谷主,这个小的可是不知道啊,这是太子殿下安排的地方,小的只是个引路的,若是王爷对住处不满意,就亲自跟太子殿下去说,小的可是不敢私自做主给您换地方啊。”

“呸,你们太子简直就不是人,既然巴巴的让人求上门来让轩王出来给你们打战,还口口声声的说要好吃好喝的招待着,还说条件绝对会跟府上的一样。我呸,就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扎三个破帐篷,帐篷边上还给撒了砒霜硫磺,你们是要把我们隔离开来啊,哪是要他过来打战的?这是瞧不起我们吗?”

“谷主,太子这么做绝对没有瞧不起你们的意思,太子这么做也只是为了全军营将士的安危着想罢了,轩王如今身体还未痊愈,若是跟大家的帐篷挤在一处的话,难免会发生意外的。”士兵狡辩着,一边拿眼飞快的瞟了一眼轩王,只一眼,就有些惧怕轩王浑身的寒意,便是连忙将眼撇开,瞅向了鬼谷子。

“既然怕以外,那我们就还是会连城去得了。”鬼谷子怒道。

“这,可不能回去啊,你们若是走了,这儿的战事可就不好打了。”

凌轩眼眸微眯,淡淡道:“行了,太子这么做,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成,本王今夜就歇在这里。”

士兵连忙哈腰道:“行,王爷请休息,等会儿,我们的人就会将膳食给您送过来了。”

“嗯”,凌轩点点头,道:“对了,若是没有什么急事的话,让你们太子今夜不要来打扰本王,本王一路舟车劳顿,得好生休息,一切事情明儿再谈。”

“行,小的一定会将王爷的话转达给太子。”

片刻后,太子那儿就收到了这个士兵的传话,太子将士兵挥手赶出去,悠闲自得的放下了手中的毛笔,看了一眼在旁边静静候着的惊雷,道:“你说,我们何时让他和许睿见面啊?”

惊雷垂眸道:“太子,如今,我们还需要轩王的帮助,怕是不好拿许睿去刺激他,不必刻意安排他们两个碰面,以免轩王生怒,还是让他们两个顺其自然的碰面为好。”

“本太子原本还想看看轩王见着许睿时的神情呢,既然你这么说,那本太子就还是先不要惹他为好。看热闹哪有本太子的江山重要啊?”太子有些高兴的在帐篷里绕了几圈,摩挲了一下双手,“若是有轩王的帮忙,钟达必定会惨如一只斗败的公鸡一样,连根羽毛都不剩。哈哈哈哈。”

翌日,就有一个士兵跑到凌轩的帐篷外头禀告道:“轩王,太子殿下有请。”

凌轩在帐篷内懒懒的说道:“你们太子既然害怕本王将毒虫传染给他人,那本王若是出去的话,岂不是不安全了?本王还是呆在这撒了砒霜的帐篷里头吧,若是你们太子有事找本王,就请你们太子移驾到这儿了。”

“这…”那个士兵有些犹豫,虽说太子和轩王是兄弟,可是太子既然被封为太子,那等级就比轩王要高一截了,哪能让太子纡尊降贵的跑这么远过来到这个偏僻的地方呢?

凌轩再次冷冷的发声道:“你想想,若是本王这一路走,一路掉毒虫下来,你们这军营里的路还能走人吗?本王若是去太子帐内坐一坐,他的桌椅他还敢用吗?你且回去再询问一下太子再来请本王吧。他若是敢要本王去他的帐内,本王就去。”

“这…小的回去再问一声吧。”

不一会儿,果然如凌轩所料的那样,惜命如金的太子带着惊雷有些不情不愿的骑马过来了,站在帐篷外头,高声喊道:“轩王,本太子来了。”

“太子,进来坐着谈啊。”凌轩清冷而又稍显嘲讽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

太子的嘴角抽了抽,若是他敢跟他共处一室带着,自己何必从自己帐篷过来呢?太子道:“不必了,你把帐帘打开,本太子跟你隔着帐帘说话就是了。”最重要的是要隔着凌轩帐篷外面的那一圈砒霜说话。

南艺将帐帘撩起,帐帘后头,凌轩端坐在凳子上,喝着茶,悠闲的望着坐在高头大马上的太子,道:“太子,有何事情找本王啊?”

“是这样,如今,有了南青国的帮忙,南边的这些城镇已经有近半数都被我们的兵马控制住了,前几天,本太子收到消息,钟达似乎从中部调了许多的兵马往南边过来,意图将我们的人和南青国的人全都杀出去,若是钟达调了那么多的兵马,我们怕是抵挡不过啊!”

凌轩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那依太子之见,可是有想到了什么好的办法应对?”

太子立即从马上跳了下来,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脸,道:“嗨,本太子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只不过,本太子开口可不行啊,必须要轩王你亲自开口,这个办法才行得通啊!”

凌轩眼眸轻抬,“太子有话不防直说。”

“倒也不是什么大难事,只要轩王你一句话,这件事就成了。本太子想着,钟达把中部的兵马给调到南下来,那中部可就几乎是个空城了啊,倘若我们西边和北边的兵马挥兵往中部来,那岂不是能轻而易举的就攻陷了中部的城镇了吗?若是钟达想要保中部的城镇,就必定要将中部的兵马往回调,那南边这块肥肉,他就守不住了。只是,这西边的兵马是夏子英当主将,而北疆,又是护国公当主将,他们一个是轩王妃的哥哥、一个是轩王妃的亲生父亲,哪会听本太子的啊?自然是会听轩王你的了。所以,本太子这才过来求轩王开口让他们两个带兵往中部来。”

轩王冷哼一声,道:“太子,你可切莫开玩笑了,那夏子英说起来,跟夏依依不过是同父异母的兄妹罢了,可他却是你太子的侧妃夏娜娜的同父同母的兄弟,论起血缘关系来,太子跟他应该更加亲一些才是,而护国公同样也是太子你的岳父啊,太子何不亲自开口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