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迂回作战(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忠勇将军,就是以前的禁卫军统领,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有些胆战心惊的走到中间跪下,道:“微臣在。”

“想你以前,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禁卫军统领罢了,朕赏识你,封了你一个大将军,如今,也是你该报答朕的时候了,朕命你即刻就带着兵马去抵御夏家父子。”

“皇上,就派微臣一个去对抗夏家两个,怕是少了一些吧?”忠勇将军道,即便是要去送死,也得拉一点垫背的。

那些将军一听,纷纷暗暗啐了一口,暗自咒骂忠勇将军还想拉着他们。

钟达在人群里扫了两圈,又点了三个人出来,其中一个人就有马裕。

钟达眼眸眯起,聚起了一抹寒意,道:“马裕,上次,朕让你守晋城,你竟然擅离职守,回家修什么祖坟,导致晋城被攻破,继而才导致杜家兄弟的兵马能继续北上,攻了那么多座城池,跟你的失守有着莫大的关系,如今,朕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立即去抵挡住夏家父子,若是挡住了他们,朕就免了你先前的过错,还会对你再行封赏。若是你没有抵挡住他们,你就别回来了,哪怕是死,也得给朕死在战场上。”

马裕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哆哆嗦嗦的道:“皇上,微臣……”

“嗯?”钟达冷哼一声,旋即就丢了一把匕首到马裕身前,道:“你要么死在战场上,要么现在就死在朕的面前!”

马裕惊讶的抬头看了一眼双眸通红,愤怒不已的钟达,这样绝情冷血的钟达跟他以前认识的那个钟达似乎不太一样,以前钟达为了能拉拢他,可是在他的面前说了不少好话,也给了他不少的好处,自己还以为跟在钟达就会有好日子过了,没有想到这个钟达的阴狠程度绝对不亚于先皇杜傲天。

只是现在钟达已然成为了掌握生死大权的最高统治者,他又能如何抵抗呢?马裕只得低头答应了。

既然是要去前线送死,倒不如想点办法让自己活着回来,或者,让自己不要跟夏家父子面对面兵刃相见,那样就能留得了自己的性命了,马裕沉思了一会儿,磕头道:“皇上,虽然夏家父子的兵马极多,可是他们要想来中部攻城,还有一个巨大的难题在他们的面前,就是那一条热河。那条热河十分的宽阔,我们只要将热河给守好了,他们就很难跨过热河南下攻打我们,只要我们把他们挡在热河对面,到时候,请皇上让南边的兵马早点打完胜仗,回头来帮我们,我们就还有机会赢得了他们。”

钟达这才满脸都洋溢着高兴的神情,对马裕竖起了一个大拇指,道:“马裕,朕一向都很赏识你,深知你的才华,你果然不负圣意啊,你放心,你只要打赢了这一场战,回来之后,就立即擢升你为同知。来人,将朕最为喜欢的那块白玉雕刻而成的菩萨送给他。”

“多谢皇上”

马裕低垂头,这钟达倒是十分清楚他的喜好,知道他信奉菩萨、神灵,就送他菩萨。刚刚还赐他匕首要他死呢,这会儿又送东西。

真的是打一个巴掌送一颗甜枣,真当他马裕是个傻子一样,将他玩弄于鼓掌之间?马裕接过了白玉菩萨,再次谢过了皇上就与另外三人退了出去。

鬼谷子走进了帐篷,将药交给凌轩,道:“这是严清在连城才炼制好的新药,老夫研究了好多天,将药方送回去让他炼制的,也不知道效果如何,你且吃了试试看。”

“嗯,多谢谷主。”凌轩放下手中的毛笔,接过药罐子,客气的道谢一声。

凌轩走到了撒了砒霜的圆圈里,拿过一颗药丸,就着水就喝了下去,比以往的时间更短,体内的毒虫就立即开始翻腾了起来,纷纷往外头钻了出来,那些毒虫的个头也小了许多,看起来,大毒虫和中个的毒虫已经全都被驱除出来了,现在只剩下一些新孵化出来的小毒虫了,而且,每一次驱除出来的毒虫数量也逐渐减少,看得出来,体内的毒虫数量也在控制下来了。

鬼谷子将爬出来的毒虫全都给搜集了起来,看了看数量和大小,满脸兴奋的说道:“王爷你看,这研制出来的新的解药可是比以前的那种解药要好得多了,驱除的时间短,驱除出来的毒虫数量也比以前多一些,相信很快,你体内的毒虫就能被清除了。”

“那就好”,凌轩嘴角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来。

鬼谷子见药效好了,心里也舒缓了一口气,这一次的药,每一颗解药只需要三十毫升的血液,夏依依的身子也能承受得住了,真希望早一些将王爷的毒虫驱除干净,夏依依就不用受苦了。

凌轩侧耳一听,就听到了马蹄声,凌轩淡淡的说道,“来人了,南艺,把帐帘撩开。”

很快,一个副将模样的人骑着快马冲了过来,在凌轩的帐外停了下来,胯。下马来,恭恭敬敬的单膝跪地道:“末将参见王爷。”

因着太子想要将南边的局势控制住,拖延住钟达的兵马,给夏家父子争取时间,太子便是和惊雷、夜影、紫玄,他们几个武功高强的人全都去了南下的城镇御敌。这里的营区就留下了这个副将值守。

凌轩道:“起来吧,别跪着,有什么事情就快些讲来。”

“王爷,太子来报,南边的兵马不足,怕是拖不过十来日的,还请王爷赶紧让护国公赶紧将中部的城镇拿下,给太子一些缓和之机。这是太子给您写的一封信。另外,据探子来报,护国公的人在热河对岸跟那边的兵马已经打起来了,钟达又已经命忠勇将军和马裕等四人带着兵马往热河赶去了,只怕他们是要将热河给提前守住,这样的话,护国公的人怕是很难通过热河了。还请王爷早些定夺。”

凌轩接过太子的信,飞快的瞟了一眼信上的内容,随即将信封放在桌案上,拿起茶杯饮茶,神态十分的淡定。只是那微微皱着的眉头显示着他其实在思考问题。

副将急的满脸是汗,这前线的战情已经迫在眉睫了,若是太子和夏家父子两方都战败了,那他们这个营区可就危险了,必定会成为钟达的下一个攻击目标。现在营区里除了他这个副将,也就只有轩王这么一个能做得了主的人了,他两个商量对策的人都没有,见王爷半天都不回话,他不禁咽了咽口水,现在的这个问题确实是难以解决,可他又没有良策,只得站在外头干站着。

半晌,凌轩的身子才动弹了一下,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来,他拿起毛笔飞速的写下了几张纸条子,淡淡道:“将这几张纸条分别发给他们三个。”

副将见他似乎已经想到了办法了,心里也就放心了,接过了纸条问道:“王爷,可是想到什么良策了?”

“让夏子英从玉山往西边绕回去。”

“什么?绕回去?好不容易才赶过来,又绕回去?”副将惊讶得嘴巴抖露爱要掉到地上了,他还以为轩王想到了一个什么好办法了呢,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让他都难以理解的方法,绕回去不就前功尽弃了?

“他从玉山直接往东走,必定要经过那条长长的热河,现在这条热河已经被钟达的人守住了,他过不来,护国公同样也过不来。现在只能让夏子英绕回玉山,然后从西边的那些山脉绕过去绕到南边,再往东走,这样的话,就避免了通过热河了,还能在热河这一边攻打钟达的人,给护国公他们一些援助,这样就形成了夏家父子从热河两岸同时向钟达的人发起进攻,将他给包围在中间,我们就能剩了。不过,这一条计策的冒险之处在于夏子英他们从西边绕道的话,必定会花费更多的时间,所以,你们一定要将信件尽快的发送到他的手上,还要严防消息泄露,以免钟达的人在西边拦截,若是延误了时间,护国公和太子的人马可就都要被灭了。成败在此一举,此事万万不能出错。”

凌轩神情十分的严肃,定定的看着副将,副将额头都开始冒起来冷汗了,哆哆嗦嗦的道:“王爷,末将,末将有些不敢担此重任啊,末将奉太子之命严守军营,不能离开军营半步,而末将手下的人武功也并不是很高,他们若是去送这么重要的信件,若是在半途中被钟达的人围杀的话,只怕保不住这份信件,这信件可就送不到夏将军的手中了。末将惭愧。”

凌轩微微皱眉,叹气道:“这样吧,你派人将信送给太子和护国公,至于夏子英那边的信件,本王让南艺送过去就是了。”

副将松了一口气,连忙拱手道:“末将多谢王爷体谅,末将这就将信件送给太子和护国公。”

片刻后,南艺也怀揣着信件,带了几个暗夜组织的人,南艺对凌轩道:“王爷放心,卑职誓死将信件送给夏将军,绝不会辜负王爷的重托。”

“嗯,速度一定要快!”

“是”,南艺翻身上马,快马加鞭的往玉山跑去。

鬼谷子微微皱眉,撅着嘴巴走了上来,瞪着眼睛道:“王爷,你身中毒虫,能近身伺候你的人除了南艺,也就只有老夫了,你把南艺给派走了,你该不会是打算让老夫留在这里给你端茶送水的当奴仆使唤吧?”

凌轩笑道:“鬼谷子,你担心什么啊?本王何曾让你干过这些粗活啊?你放心,本王不会让你做这些事情的,现在本王的身体已经恢复了许多,虽然还不能使用武功,但是端茶倒水之类的事情,本王自己做就是了。你仍旧跟以前一样,只用管本王的病情就是了。”

鬼谷子嘴巴一翘,道:“那还差不多,现在时辰也到了,也该泡药浴了,你赶紧打水去吧。”

凌轩眨了眨眼睛,“什么?打水?”

“怎么?王爷刚刚才说过的话就不作数了吗?你可是刚刚才说了老夫只管你治病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你自己做的啊,原先打水的事情可是南艺做的,他不在这里了,难道让老夫这么一大把老骨头去打水啊?这个帐篷又偏僻,老夫可是没有这么大的力气从那里挑水过来。”

凌轩深吸了一口气,拿鬼谷子也是没有办法,道:“本王不方便出这个帐篷,你去营区派两个士兵过来站在帐外伺候,让他们从那边挑水过来,只管放在帐外就行了,本王自己拎进来总成了吧?”

鬼谷子点点头,“嗯,这样就成了。”

凌轩不禁翻了个白眼,连连摇头,他发觉自己自从跟夏依依和鬼谷子二人呆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以后,他的脾气都变好了许多,若是以前,他怕是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直接将鬼谷子给劈出去了吧。

原本棕色的药浴冒着热腾腾的热气,在鬼谷子扎了针,又喝了两碗大大的中药之后,凌轩体内的毒虫也变得老实了一些,不再像之前一样啃噬他的肌肉了,黑色的液体从凌轩的体内渐渐的浸了出来,将那棕色的药浴给染得漆黑,凌轩的原本被毒虫啃咬的肌肉也在药浴的作用下而变得好了许多。

从药浴出来,他的身子也轻快了不少,他赞叹道:“谷主,你的医术还真的是十分厉害啊。”

“那是,不然,老夫能给你研制出解药出来吗?话说,当初你在李家村的时候,跟那个假的鹤庆年签订了一个协议,说是他给你炼制出解药的话,你就给他一百万两黄金,那黄金可是押在了通天阁的手上。你说说看,现在老夫给你炼制出了解药,而老夫才是真正的鹤庆年,你的那个合同也应该跟老夫继续履行下去,若是老夫将你体内的毒虫全都驱除干净了,你可就要跟通天阁说说清楚,将那一百万两黄金交给老夫了。”

鬼谷子的眼里闪着精光,而这精光好像是金灿灿的一样,他眼里似乎已经看到了一百万两黄金成箱成箱的堆在他的面前,任由他挥霍一样,到那个时候,他就一定要将一百万两黄金拿去好好的将药王谷给装修一番,弄得跟个皇宫一样,好好的养老了。

凌轩看着他那个算计的模样,便是笑道,“行啊,反正那一百万两黄金本就是用来给本王治病用的,若是你真的能将本王的毒虫给解了,本王必定将那一百万两黄金双手奉上。”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鬼谷子一听,就立即兴奋的眯起了双眼。

“那是自然,本王何曾不遵守诺言过?”

“这样,你还是白纸黑字的写下来,老夫也能放心一些。”

鬼谷子连忙将笔直给拿了过去,将白纸摊开,亲自磨墨,凌轩笑道:“鬼谷子,你不是说你不干这些粗活的吗?怎么这会儿,倒是干的这么勤快了?”

“呵呵,有一百万两黄金,老夫这粗活干的也十分起劲了。”鬼谷子十分不厚道的朝着凌轩笑了一下。

凌轩无奈的摇了摇头,微笑着坐到了凳子上,写下了承诺,还特意盖了印章,交给了鬼谷子,道:“好生收着。”

“那是”,鬼谷子连忙将东西给揣进了怀里,鬼谷子翻了一个白眼,这种事情还用得着你来提醒?“得了,东西也拿到手了,老夫就出去忙活去了。”

凌轩点点头,重又将地图拿出来,研究军事,也不再理会鬼谷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