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扭转战局(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色渐明,钟达的兵马也被打得节节败退,地上横躺的士兵尸体几乎都是钟达的人,马裕一见情况不妙,连忙对忠勇将军道:“我们还是赶紧撤退吧,再在这里打下去,怕是有些撑不下去啊,我们还是别在这河边呆着了,又没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干脆退到中部的城墙里去,有城墙挡着,又有新的箭支送过来,我们也就有胜利的希望了。”

“好,撤退”,忠勇将军微微皱眉,望着河岸越战越勇的北疆士兵,他心里也十分的发怵,便是立即带着士兵就要往中部城镇撤退。

撤退了不过才五里地,就有探子连忙跑过来报信,探子满脸惊慌:“将军,不好了,后面撤退的路被敌人给堵死了。”

“胡说八道,哪里来的敌人?太子的兵马可是都在南边打战着,又有中部的兵马在南边拖着他们,他们哪里能穿过中部到这里来啊?”

“将军,不是太子的兵马,而是夏子英的兵马。”

“怎么会是他?本将军没有看到他的兵马过河啊,怎么会从中部的方向过来啊?”忠勇将军顿时就变了颜色,坐在马背上的屁股也有些坐不住了。

“看路线,他们好像是从西边的山里绕过来的。”

忠勇将军顿时就泄了气了,完了,彻底的完了,被前后包抄了,这后面的中部又几乎都是空城,根本就不可能会有兵马过来应援他的,今天,他的性命怕是要交待在这里了。

马裕上前道:“难道夏子英他们是迂回到西部,从玉山西面绕过来的?”

“应该是如此”

“妈的,难怪夏忠辉那个老头子这几天都呆在热河那边不进攻,就知道在半夜里敲鼓吓唬我们,又骗走我们的箭支,原来他是在给他儿子打掩护拖延时间啊!”马裕气愤的朝着地上啐了一口,怒骂道:“当初杜傲天派人杀了我父亲,我绝不能让这天下再度回到杜家人的手里。”

虽然这天下在钟达的手里,马裕也有些不乐意,钟达也不是什么好人,前几天也还想着要他自杀呢。

忠勇将军连忙道:“快,往东边撤退。”

往东,可就是往京城去了,若是往东的话,钟达必定会派人出来阻拦护国公的,不然,可就要危急京师了。

护国公带着人正往中部追赶着马裕的兵马,忽的见到他们竟然调转马头朝东边跑去了,心里便是想到了应该是夏子英的人已经在前面拦截了,护国公将带血的长剑往东边的方向指着,高声道:“立即朝东边追,一定要将敌军全都歼灭。”

“是”

秃鹰上前对着护国公拱手道:“公爷,末将倒是有一计,还请公爷定夺。”

公爷坐在马背上,俯首看着这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据说是夏依依以前十分得意的一个手下,特战队队长,千夫长,护国公扬眉道:“哦?你说来听听。”

“公爷,热河沿河的地势是西高东低,水是自西向东流,我们可以派一些人乘船顺流而下,也许速度比起他们在陆上更要快一些,他们在陆上又要抵挡你们的追击,又要跋山涉水的,行程肯定慢。我们顺水而下去前面阻拦,就能将他给堵死了。”

护国公捋了捋胡须,道:“此计不错,你带五万兵坐船而下去前面堵路。不过,你才一个千夫长罢了,带不了五万兵马,老夫另外再派个参将跟你一块去。”

“是”

丁副将凑了过来,建议道:“护国公,以秃鹰的才能当一个千夫长着实委屈了一些,以末将看,这五万兵马,都不需要另外再派参将了,就让秃鹰独自带着去,也能完成这个任务。”

护国公侧眼看了一眼丁大力,他这是有意要提拔秃鹰了?护国公对秃鹰严肃的道:“秃鹰,老夫就将五万兵马交给你,你若是能成功堵截马裕,得胜之后,老夫就提拔你为参将!”

秃鹰惊喜的连忙跪在地上拱手道:“卑职定不辱命。”

当即就带着五万人乘船顺流而下,护国公和丁大力则带着大部队追着马裕而去。

半天后,马裕等人往东一路逃窜,逃至一处峡谷的时候,铺天盖地的石头从峡谷上扔了下来,马裕连忙带着往后撤退,看了一眼峡谷上的人,怒骂道:“你们是何人?为何在这里阻拦我们?”

秃鹰从峡谷上冒出头来,笑道:“你说我是何人呢?”

“是你?”马裕和忠勇将军惊讶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看他们埋伏在这里,还准备了那么多的石头,应该是早就在这里埋伏了,可他们之前还跟自己在热河那边打斗,怎么会提前赶到这里的啊?

秃鹰道:“我们是坐船来的,特意在这么候着你们的,怎么样,这个礼物还不错吧?”秃鹰将一块石头朝着马裕的马前扔了下去,石头落地,砸出一个大坑,将马惊得嘶吼着往后退。

马裕呸了一声,望了一眼峡谷上的士兵,大约五万人,而自己手上的兵虽然已经被护国公厮杀得只剩三十多万了,可是要对付五万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马裕道:“忠勇将军,现在趁着后面的追兵还没有来,我们赶紧快速冲过去吧,不然,可就要进退两难了。”

“只是,他们占了峡谷的地利,我们很难通过,一旦他们往下扔石头和射箭,即便我们三十万兵马,要想对付他们五万兵马,也是十分吃力的。”忠勇将军看了一眼山上虎视眈眈的俯视他们的人,有些害怕,这一进峡谷,说不定就会死,可是后退,也来不及了啊,后面有追兵呢。

“上”,忠勇将军一挥手,只得咬牙带着士兵往里面冲。

“扔石头、射箭。”秃鹰高声命令道。

石头和箭支都疯狂的往下飞去,刚刚才冲进去的两百多个士兵立马就被石头和箭支给射死了,第二拨人进去,也照样是很快就被射死了,照这样下去,这后面的人挤进这狭长的峡谷也是一个死。三十万兵马根本就不能同时穿过峡谷。

忠勇将军咬咬牙,道:“别从峡谷里面走了,快从侧面爬上峡谷去。”

若是爬上峡谷,跟秃鹰的人厮杀的话,还能有胜利的希望。于是,三十万人就声势浩大的从峡谷两侧往峡谷上爬。

一炷香后,峡谷上就响起了厮杀声。

“挡住,只要再挡住一炷香,公爷就能赶到了。”秃鹰高声命令道。

搭弓就朝着正在往峡谷上爬的黑压压的敌军射过去,忠勇将军一个飞身,就从树尖上踩着往上飞,直接将目标盯准了秃鹰,秃鹰举剑就直接对上了他,二人在林间打得酣畅淋漓。

忠勇将军想着只要能在一炷香的时间里杀死秃鹰,然后越过峡谷,就能摆脱后面的追兵了。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护国公和夏子英的人竟然在半柱香的时间里就赶了过来,这一下,钟达的三十万人马就被夏家父子的兵马给围困在了峡谷上。

人数上的碾压态势,和士气上的高涨,完全将钟达的兵马给比了下去,不过两个时辰,三十万敌军就几乎被歼灭殆尽了。

忠勇将军跟马裕看着身边就剩下一千多士兵了,互相对视一眼,苦笑的摇了摇头,局势已定,再怎么也扭转不了局面了。

忠勇将军不禁后悔,当初自己为何要帮着钟达篡位,否则,太子继位的话,他依旧是禁卫军统领,将来立功了,还能继续上升,现在,肯定是回不了头的了,即便是要投降都不可能了。若是别人投降,那还有可能会得到太子的原谅。可是他当初居然傻乎乎的帮着钟达挟持太子,还要谋杀太子,他若是落在了太子的手中,定然不得好死。

“先皇,卑职愧对于你啊。”

忠勇将军跪在了地上,朝着京城皇陵的方向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便是举起剑就往脖子上横抹了一刀,鲜血四溢,身子突然倒地。

“别!”秃鹰喊了一声,却是已经晚了,他摇了摇头,叹道:“真是可惜了,倒也是个英雄。”

忠勇将军一死,那些士兵见已经兵败,连忙扔下了刀剑举手投降。

护国公道:“好,你们只要投降,老夫就不会杀了你们,来人,将他们都绑回去。”

马裕一见,这些人都投降了,他不就成了单枪匹马了吗?他可不想落入太子的手中,可是瞧了一眼地上躺着的还在流血的忠勇将军,地上的鲜血猩红不已,刺激得他的心脏跳动的更加的厉害。

“不,不,我不要跟他一样成为尸体。”马裕害怕的往后退了两步,踩着了一个尸体的头颅,吓得浑身一击,哐当一下将手中的剑给扔了,就跪在了地上,将双手高举过头顶,好像一条丧家之犬一样道:“我投降、我投降。”

秃鹰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他还不如忠勇将军呢,忠勇、忠勇,虽然不忠,可也还有一份勇呢。

秃鹰上前麻利的将马裕给绑了,与那一百来个士兵用一根长长的绳子将他们串在了一起,以免他们逃脱。

护国公看了一眼这个峡谷的地形,不禁有些后怕,倘若秃鹰没有从水路率先过来埋伏,而马裕他们先赶到这里,就能埋伏在这里对抗他们了,他们父子二人的兵马怕是都要奈何不了马裕了。

护国公上前拍了拍秃鹰的肩膀,上下审视的看了他一眼,满脸都写着欣赏,高兴道:“今天可多亏了你了,若不是你,我们不会赢得这么轻松。”

“公爷谬赞了”,秃鹰垂首谦虚道。

“老夫是实话实说,而且,老夫素来也说话算数,等下次写信给轩王的时候,就跟他说提拔你当参将。”

“卑职多谢公爷”

护国公看了一眼众将士,道:“各位,天色将暗,我们也没有地方可以休息的,好不如就近攻打一个城镇,今夜去就城里歇着。”

照现在中部城镇的空虚状态,他和夏子英的兵马又汇合了,如今好似勇猛之师一样,无论去攻克那一个城镇,都能手到擒来了。

“好,攻下中部,拿下、拿下。”

士兵们高举着还带着鲜血的刀剑,兴奋的呐喊着,这一天里,他们就歼灭了敌军六十万,这可是一场大规模的胜利之战啊。他们似乎更清洗的看到了曙光,就在前方,他们很快就能夺回整个东朔的江山了。

护国公看向他们,眼神坚毅,振臂一呼,千军万马都响应着他,策马奔腾,向着最近的一个城镇冲锋陷阵而去。

凌轩在帐内盯着地图发呆,算算时间,这个时候,前线应该还在热河一带厮杀,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若是输了,接下来的局面就很难了。

听到了帐外传来了马蹄声,凌轩回过神来,望向帐门口。

南艺撩帘进来,拱手道:“王爷”。

凌轩一双黑瞳望向他,压抑着心里对前线战事的紧张,平静的问道:“怎么样了?”

“夏家父子已经汇合,全歼了马裕的兵马,忠勇将军自杀身亡,马裕投降了。他们刚刚攻克了中部的七星镇,打算先在那里休养生息,等待你这边的下一步指示。”

凌轩微微皱眉,七星镇离他们之前在热河对峙的地方可是很远的,“怎么会跑到七星镇那么远的地方去了?”

“他们见势不妙,就没有在原地继续厮杀,往中部跑的时候发现了夏将军的人,他们便是一路往东跑,秃鹰带着五万人划船顺流而下,先跑到七星镇附近的一个峡谷上埋伏着,这才拦住了逃跑的敌军。护国公见天色快黑了,只得就近随便寻了个城镇攻下来,给那些伤兵治伤,休养一夜。”

“嗯”,凌轩点点头,这样也好,免得疲于奔波,虽然与他之前告诉给他们的计划里,攻占热河附近的城镇有些出入,但是现在好歹歼敌六十万,即便是明天再去攻占其他中部的城镇,也是水到渠成之事了。

不过,他的心里稍微有些疑惑,“按时间来说,现在应该还在热河厮杀才是,怎么会这么快结束了战斗。”

一说到这,南艺就显得有些兴奋了,娃娃脸上显示出了激动的潮红,“哎呀,王爷,你还不知道吗?这可要多亏了轩王妃呢,属下看啊,你的那个妻子,可真的是有帮夫运呢。”

凌轩皱眉,看着面前稍显不正经的南艺,眼眸一眯,皱眉冷冷的长哼一声:“嗯?”

南艺收到他的冰冷目光,立马就收起了不正经的玩笑脸,解释道:“属下听说轩王妃送信给护国公,让护国公前两天采用草船借箭的方法,把马裕的箭全都给骗到手了。结果昨夜一打起战来,马裕连箭都没有,还打什么战啊?护国公就轻轻松松的上了岸,直接将马裕他们给打得落荒而逃啊。”

凌轩微微皱眉,怎么夏依依又冒出来一个新型的战术了?“草船借箭?”

南艺便是兴奋的将自己听来的告诉了凌轩,扬眉道:“你看,这个草船借箭是不是很好?”

“是很好”,凌轩点点头,不过,他对夏依依出的这个计策已经没有以前那么震惊了,毕竟,她已经见识过夏依依空城计那样的绝妙的计策,现在这个,只是对她的能力的更进一步的认识。

“王爷,护国公还有一封信给你。”

凌轩接过信,瞟了南艺一眼,冷冷的责怪道:“往后有信件就先把信给本王,别先说那么多的废话。”

“是”,南艺扁扁嘴,我说的那是废话吗?刚刚说王妃的时候,你明明听得也很高兴啊,这会儿,却是又给我讲起规矩来了。不过,南艺也只是心里这么嘀咕了一下罢了,却是不敢在面上这么对王爷说的。

凌轩动作利落的将信件从信封里抽了出来,快速的看了一眼,道:“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