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猪一样的队友(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准了?”南艺将信件拿过来一看,啧啧惊叹:“不是吧,直接将秃鹰从千夫长提为参将?他几个月之前才是一个新兵啊,这晋升速度也太快了吧。”

凌轩斜斜的瞟了他一眼,冷哼道:“你若是能想到办法拦住三十万大军,本王也给你封一个参将。”

呃,南艺吐了吐舌头,那还是算了吧,若是让他去跟武功高强的人单打独斗,他还有这个能耐,若是让他去想这些御敌之计,他才没有这个本事了。

“去给本王打水,本王需要泡药浴。”凌轩冷冷的说道。

鬼谷子立即道:“就是,你倒是跑了轻松,把老夫留在这里忙前忙后的伺候他,可把老夫给忙得累死了啊。”

凌轩冷冷的瞥了鬼谷子一眼,他有忙得累死了吗?他似乎除了做他以前经常做的事情以外,其他的事情不是自己做的,就是让士兵做的啊。

南艺道:“我怎么不是这么相信你啊?”

“不是老夫做的,难道还是你做的啊?你还不快点去干活去啊。”鬼谷子瞪眼道。

南艺扁扁嘴,跨步出去打水去了。

“顺便把副将叫过来,本王有要事跟他交代。”

凌轩唰唰的快速写下了几封信,交给副将,道:“立即将这几封信交给夏家父子和太子、夜将军,让他们一定要团结一致,争取这一次在中部将钟达的兵马全都歼灭,歼灭之后,就立即往东边直攻京城,将钟达给拉下皇座。”

“中部?中部的兵马不是都已经被灭了吗?”

凌轩道:“钟达的兵马往南也攻不下去,往北,更是无法同时攻打两个外敌,他唯一的出路就是把零散的兵马往中部集中,死守中部这一块了。你一定要将信件早些送过去,让他们早做准备,另外,要特意提醒太子,‘护民会’的人应该会在下一次的战役里头倒戈相向,帮着钟达对付我们了。”

“好,末将立即将消息送出去。”

京城,钟达听闻中部兵败,竟是气得将整个御案上的所有东西全都给扫到了地上,他的气还没有喘匀呢,一个小太监急急忙忙的跑进了大殿里,跪在地上对钟达禀告道:“皇上,前线来报,西疆被西昌国给进攻了,北疆又被北云国给攻占了。”

“呵呵”,钟达苦笑了一声,颓然的坐回了龙椅上。

他前面这一个多月之所以能稳稳当当的坐在这个龙椅上,可不是因为夏家父子在北疆和西疆守着,防止了北云和西疆的入侵,他才能不用顾忌北边和西边的局势,全心全意的在南边对付太子和轩王啊。

现在夏家父子放弃了边疆,对于钟达而言,完全就相当于将他的后院大门给打开了,引贼入侵啊,他现在可就是前有猛虎,后有饿狼啊。他现在就等着被猛虎饿狼给啃食得干干净净,哪还有精力去对付那些域外的兵马啊?

太监等了许久,也未见钟达回话,疑惑的抬头:“皇上?”

“滚出去!”

钟达大声骂道,那个太监连忙就像是一个皮球一样就赶紧滚了出去,那些大臣也连忙就要后退出去。

“朕有让你们出去吗?”

钟达厉声呵斥道,那些大臣连忙跪了下去,低着头,他们可是不想像忠勇将军一样有去无回啊。

“你们谁领兵去啊?”

没有任何一个人吭声,偌大的殿内跪了那么多的人,却是鸦雀无声,静谧得连针掉下去都能听得见。

“朕说的是派兵去去中部镇压夏家父子,把之前派去南边的兵马调回来,热河以北的士兵也要调到中部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集中一切力量守住中部。”

“那热河以北的的地区呢?”

“那边先不管,轩王应该是不太想让西昌和北云轻而易举的就进来的,还留了一个袁自清驻守北疆,虽然现在被北云国攻破了,可是还能抵挡一阵。西疆也还有肖潇在那里防守,也能抵挡一阵。倘若他们抵挡不住了,丢了也就丢了。”

倘若到最后自己败了的话,杜家的江山也丢了一半了,损失最大的也还是杜家。

“朕将所有的兵力都集中到中部去,你们的胜算就很大了,可有人愿意去?”

然而,下面依旧是没有任何人肯去,一个大臣眼眸一转,上前道:“皇上,何不派太子亲自带兵?也好鼓舞士气!”

钟显立即慌张的上前道:“父皇,儿臣可从未上前线带过兵,哪里会上阵打战啊?还是派武将去吧。”

钟显在先皇那会儿的时候,他这个兵部侍郎的职位可不是靠实力上位的,而是靠着父亲钟达当上了这么一个兵部侍郎的,虽然钟显也有野心,可却是惜命得紧的,宁愿躲在这皇宫里当个太子,自是不肯去前线带兵了。

钟达看着钟显这个样子就来气,就知道跟着自己享受富贵,关键时刻也不帮自己出力,钟达道:“太子,你也该为国出力,你立即带上几个将领去前线御敌。”

“父皇?”钟显焦急的想要求他。

“嗯?”钟达冷哼一声,定定的看着他,寒气四起,那种压迫感再度袭来,钟显只得垂首答应了,最多到最后就让那些将领前去冲锋陷阵,自己在后方躲着呗。

南部,太子一收到夏家父子在中部歼敌六十万的消息,不禁喜笑颜开,当即就设宴与军中将领以及南青国大皇子把酒言欢。

“太子,护民会分舵主求见。”

太子笑着一招手,道:“快快请进来,本太子还要多谢他们呢,若不是他们,我们在南边可不会这么赢得这么轻松了。”

一个高大男子走了进来,蒙着脸,对太子道:“太子,刚刚我们的人发现钟达的兵马在往中部悄悄的撤退,他们怕是有新的作战计划了。”

太子眉头一皱,道:“他们撤退了?”

“正是,太子,趁着现在他们还没有完全撤走,我们赶紧趁胜追击,将他们一网打尽。”

“好”,太子拍案叫绝,脸上神采飞扬,立即侧首对上官云飞道:“大皇子,你看,我们是不是应该立即组织兵马追出去,这样的话,整个南部就已经收复回来了,等把他们给灭了,中部也就到了囊中了。”

上官云飞嘴角含笑,捻动着酒杯,垂眸道:“太子,我们南青国只管出动兵马,至于这作战计划该如何,是你们东朔该考虑的事情,你们说出计划,我们只管执行。”

太子嘴角抽了抽,这些日子以来,上官云飞一直都是这个态度,弄得自己作战的时候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只得每次都要写信询问轩王讨要作战计策,好在轩王给的每一个计策都十分有用,这才能将钟达在南边的兵马给抵挡住了。

护民会分舵主见状,立即催促道:“太子,时间不等人了,若是错失了这个机会,你可就失去了歼灭钟达兵马的机会了,等他们一撤退,你再追到中部去,可就要费不少精力和兵马了。你得立即下发命令带着兵马追过去。”

“好,他们往哪边跑了?”

“回太子,他们往邵关方向跑了,太子,你只要从云山那里绕近道,就能赶到他们前头把他们给围堵歼灭了。”

“好,好计策,你们可真的不愧是本太子的得力帮会啊,你放心,等本太子登基之后,一定会给予你们护民会便利和好处的。”

“多谢太子”

“惊雷,快,立即带着兵马往云山方向追过去。大皇子,你也带一些兵马跟本太子一起去,夜将军,你在这里驻守。”

太子一脸兴奋,起身将挂在墙壁上的剑拿在手上,披上了披风就往帐外走去。

惊雷望了一眼站在帐内的蒙面人,微微皱眉,跟着太子走了出去,走远了之后,才悄悄低声的说道:“太子,护民会的人不可信。”

“可不可信,我们可以派人去查探一下,若是钟达的兵马真的已经撤退了,那我们就立即带兵从云山追过去。”太子道,他现在急切的想要歼灭钟达的兵马,一点都不想浪费这个机会。

蒙面人见太子已经在纠集兵马了,嘴角一勾,便是立即飞身离去。

片刻后,太子便是带着兵马就往玉山的方向飞奔而去,刚离开一刻钟,夜影就立即跨上战马疾驰追赶上太子。

“太子,且慢,这里有轩王给你的信件。”

夜影刚刚赶路赶得十分的急,整个人都有些气喘,就连坐下的战马都有些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夜影一脸严肃的横在了太子的战马前。

太子皱了皱眉,有些不悦,道:“若是没有什么要紧事,你阻拦了本太子,延误了战机,放跑了钟达的兵马,本太子唯你是问。还有,本太子让你在军营驻守,你竟敢私离值守?”

夜影将怀中的信件掏出来,一脸严肃的道:“末将已经让紫玄好好看守军营了,太子,你先看看信件再说。”

太子一把就将信件拿过来,飞快的看完了两页信纸,道:“轩王未免也太杞人忧天了一些,刚刚本太子的探子已经探得了钟达的兵马确实是往邵关方向跑了,我们若是从玉山那里绕过去,是最为快速的捷径了。”

夜影焦急的道:“太子,钟达的兵马确实是往邵关跑去了,这不假,可是护民会的人只需要告诉我们钟达的兵马跑了就可,为何要特意指引我们往玉山去?说不定护民会在玉山给我们弄了一个陷阱,联合钟达的兵马要杀了我们。”

“你们凭什么这么说?就凭你们的猜想?”

“他们不是真的护民会的人,他们是冥日会的人,这个轩王上次就已经告诉你们了,冥日会的人没有那么好心,以前他帮着我们,是因为钟达的势力强,现在的局势已经完全反转过来了,冥日会自然就要帮着钟达对付我们了。”

“你们凭什么说他们是冥日会的人?”

夜影皱眉道:“末将本不想说,可是天问原本是轩王手下的人,后来在南青国的时候背叛了轩王,投靠到了冥日会,这可是大皇子在南青国亲眼所见之事。之前在晋城外的时候,虽然那些护民会的人全都蒙着脸,但是末将对天问十分的熟悉,在护民会的人群里看到了天问,这才十分确定他们就是冥日会的人。”

太子有些犹豫的在原地踌躇了一下,道:“即便是如此,本太子也不愿意放弃去阻击钟达的兵马。”

“太子,倒不如我们不从玉山走,从其他方向去阻拦钟达的兵马如何?”夜影道。

“其他方向?从地图上来看,只有玉山这一条捷径了,并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了。”

“我们可以从衡山走,只不过,这样的话,我们只能在邵关的下一个城镇才能拦得住他们,但是这样也嫩同样达成目的,击败钟达的兵马啊。”

太子皱眉道:“不行,往衡山走太远了,很有可能赶不及拦不住他们,还是从玉山走最为快捷。”

夜影见他这么不听劝,便是对上官云飞道:“大皇子,你快劝劝太子啊,不要从玉山走了,不然,你跟着的这些兵马可就都会落入敌人的陷阱了。”

上官云飞高坐在马背上,一直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他们二人争执,夜影突然将矛头转向了他,他一时没有来得及收住脸上的笑容,便是尴尬的干咳了两声,道:“本皇子脑子一向都不怎么好使,哪里能分析得了这些局势啊?父皇也深知本皇子愚笨,千叮万嘱的吩咐过本皇子,让本皇子不要随意发表愚笨的意见,免得坏了东朔的大事,只让本皇子带兵听从你们的命令打战就是了。你们两个商量吧,商量好了是往玉山去,本皇子就往玉山去,你们商量好了往衡山去,本皇子就往衡山去。呵呵!”

“你!”夜影气得鼻孔冒烟,这个上官云飞,真是奸诈小人,若是以往,自己还真的有可能会被他淳朴憨厚的外表所迷惑,可是自从轩王说了南青国一行后,夜影得知上官云飞竟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皇弟皇妹,夜影就知道这个上官云飞绝对没有像他的外表这么简单了。他哪里是愚笨啊?他分明就是狡诈不已。

夜影侧头看向惊雷道:“惊雷,你倒是劝劝太子啊,不要执迷不悟了,这个云山里必定是已经设下了陷阱等着我们了。”

惊雷紧皱着眉头,看向太子,猛地跪了下去,道:“太子,轩王和夜影所言不差,这个护民会确实是有问题的,还请太子立即调转方向,不要误入了冥日会和钟达的陷阱里。”

太子心里憋着一股子气,之前夜影阻拦他,一来夜影是将军之位,二来夜影是轩王的人,太子也不好对他如何。可这惊雷却是自己的贴身护卫,怎么也跟轩王穿一条裤子去了。

太子当即上前一脚就狠狠的踹在了惊雷的肩膀上,怒骂道:“惊雷,你竟然敢忤逆本太子?”

这一脚极重,惊雷饶是武功高强,也被踹得咬牙硬顶才没有被他踹翻了。惊雷低头恳求道:“太子,卑职并非是忤逆你,而是卑职这些日子的观察,也觉得这些护民会的行事风格跟原来真正的护民会不太一样,反倒跟冥日会的风格相似。既然夜将军刚刚也说了,认出了其中一个蒙面人是叛逃到冥日会的天问,那就说明他们真的是冥日会的人。太子,小心使得万年船啊。还是按照轩王的意见,我们小心着点这个假的护民会吧,不要听他们的话去玉山了。”

“放肆,你竟然也要本太子听信轩王的话?你究竟是谁的手下?”

太子顿即生怒,现在可是当着几十万大军的面前啊,夜影和惊雷竟然都要自己听从轩王的安排,这东朔究竟是他太子做主,还是轩王做主啊?这几十万大军该怎么想?往后自己还有没威信了?

太子一股怨气横生在胸膛,气呼呼扬剑指着惊雷道:“今天无论如何,本太子也要往玉山去,就算是有陷阱,本太子也能将他们全都给歼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