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迷林致胜(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影带着二十万兵马在云山里绕了小半个时辰,都没有再遇到其他的兵马,不一会儿,远处,就听到了厮杀声。

“不好,遭遇伏击了。”

夜影惊呼一声,带着兵马就朝着厮杀声的地方走去,可是听着声音在前方,可是往那边走却又走不通,还得迂回前进。这山林里的路又十分的弯弯绕绕的,走着走着,竟然离厮杀声越来越远了。

不一会儿,在另一处山林里又响起了厮杀声,只怕是另一处迷失的士兵也遭遇到了伏击。这一处的厮杀声似乎更近一些,夜影连忙带着兵马就朝着这个方向跑去,可是在山林里绕一绕,又绕远了。

半柱香后,整个山林里东一处,西一处的就都响起了厮杀声。

“夜将军,现在该怎么办啊?”一个参将也在山林里绕得晕头转向的,看到夜影也晕乎乎的了,就更是着急了。

夜影焦急的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根本就已经绕不出去了。”夜影一掌打在了旁边的一颗树上,垂脸叹气事眼眸落在了树干上,突然,他眼眸一缩,“不好,我们迷路了,这里刚刚来过的,我之前在这些树上做了记号。”

“这可怎么办啊?”参将就更是惊慌了。

夜影的眉头紧皱,现在二三十万的士兵被兵分瓦解到云山里的各个角落里,被那些人给厮杀了,他们现在还不敢对付自己身边这些用腰带紧紧缠绕在一起了二十万整军,可是等他们将那写分散的士兵全都杀完了以后,必定会来厮杀自己身边的这二十万了,而且,还有可能会使用计谋将自己身边的士兵也给分解开来,到那个时候,只怕是要全军覆灭了啊。

不远处,此起彼伏的厮杀声和叫喊声都充斥着夜影的耳朵,这种声音几乎将他的心都给撕碎了,他想要派兵去救那些士兵,却是没有办法去救。

他飞身上树顶,想要看清远处厮杀的地方的情况,可是山雾弥漫,根本就看不清。

再次飞身下来,夜影一脸愁容,恨恨的一拳砸在了树干上,拳头都被砸出了鲜血来,他十分焦急和颓然,远处的山林里,那些声音再度一阵一阵的锤击在他的心上。

“呦,这不是堂堂的夜将军吗?怎么这会儿这么颓废呢?哈哈哈!”

一个鄙夷的声音在山林中回荡,还未见到人的面孔,就只见一袭红衣从不远处的的山林里轻飘飘的飞了过来,轻巧的坐在了夜影面前一丈远的树枝上,咧着一张烈焰红唇嘲笑着。

夜影一听到这声音,就浑身尴尬癌都犯了,都不想看那张妖艳惑众的脸。冷眼冷脸道:“你还有闲心在这里嘲笑我?还不赶紧带着你的属下去找找太子在哪里?”

“你怎么不去找呢?”夜羽脸上的笑意更浓,直直的看着夜影,狭长的眼眸弯成了一道月牙。

夜影的后槽牙不禁磨了磨,道:“我去找了,可是我找不到,这山林里的路太绕又难走,浓雾又大,我根本就没法带着这些兵马赶过去支援,绕不过去啊。”

“你不是无所不能的吗?怎么这会儿竟然这么没有用了?”夜羽继续嘲笑道。

“夜羽,你别再这么一副腔调了行不行?再晚了,太子可就有性命之忧了,你还在这里笑?”

“太子死不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别忘了,你可是跟王爷签了契约的。”

“是啊,王爷跟通天阁签订的契约是要我们帮着对付冥日会啊,可是仅仅是对付冥日会而已,并没说要保护太子和轩王等一干人等的性命啊!哈哈!”

夜羽张着一张红嘴狂妄的大笑着,几乎要将夜影给气吐血了。

“夜羽……,算我求你了行不行?现在的局势十分的危险,若是太子被杀,那二三十万的大军也被杀了的话,我们夺回江山的计划可就要失败了。”

“那跟我又有何关系?”

“……”

夜影恨恨的瞪了夜羽一眼,带着兵马继续朝着一处厮杀声赶过去。

“切!蠢货!”夜羽看着夜影带着兵马在荆棘从中往前摸索,不禁翻了个白眼耻笑一声。

夜影听后,气得牙痒痒,强忍下心头的不悦,带着人继续往前走。

夜羽见他不理自己,又嘲笑了几句,见他仍旧不理自己,也觉得有些无趣,便是连忙跟了上去,道:“就你这么在山林里瞎转,能找得到人才怪了。”

夜影斜斜的瞟了他一眼,冷哼一声,继续像个无头苍蝇一眼在山林里乱转。

“得了,得了,看你可怜的份上,也为了我们通天阁的兄弟们少一些伤亡,我也得让你带着这二十万大军出手啊。不然,我们通天阁可就损失大了。一百万两黄金,可不能亏本了。”

夜羽摇头道,从怀里掏出了一条小金蛇,将蛇放在了地上,吹了一声口哨,金蛇就往前迅速的游走。

“跟着它,它会带你们去有人的地方。”

夜影微微皱眉,现如今也只得相信夜羽,一挥手,道:“兄弟们,快跟上。”

跟着小金蛇在山林里绕了一会儿,果然就找到了厮杀的人群,那些士兵一见到夜将军来了,顿时就痛哭流涕,“夜将军,你可算是来了啊,我们都快要抵不住了。”

夜影看了一下厮杀的人数,估摸了一下,道“留下五千人帮着他们打,其余的人跟我继续去找下一批分散的人。”

就这样,在小金蛇的帮助下,陆陆续续的找到了其余分散的士兵。

“混蛋,等本太子登基了,一定要剿灭了你们这些护民会的人,不对,是你们这些冥日会的人。”

夜影在迷雾中总算是听到了太子的声音,不禁放下心来,连忙带着兵马就跟在小金蛇的身后朝着太子那边走去。

一到那儿,便是见到太子的那一拨人死得最为惨烈,几乎都不剩什么人了,想来冥日会的人可是一心想要太子死,派了极多的人在这里,跟太子厮杀的人里,不仅仅有冥日会的人,还有钟达的兵马。

到这会儿,太子若是还看不明白,那他就蠢得可以跟一头猪相比了。分明是冥日会跟钟达相互勾结,把他的兵马给骗到了这个迷雾山林里来了。

惊雷已经受了重伤,仍旧举着剑护在了太子的身前,太子身上也同样是受了伤,好在还都是一些轻伤。

太子一见到夜影,就破口大骂道:“夜影,你刚刚死哪里去了?这么久都不来救本太子,你是不是故意想要本太子死啊?”

“……”

夜影气得想要上前掐死太子,若不是太子一意孤行,不听从自己的劝告,又怎么会落到这种境地呢?只是现在不是跟太子计较的时候,还是早些杀了那些叛贼为好。便是提剑上前护在了太子身前,帮着杀敌。

夜羽跟在夜影的身后,啧啧摇头,还以为夜影在东朔朝廷里混得有多好呢?居然被这么愚笨且窝囊的太子给骂得个狗血淋头还不敢吭气?还要上去救刚刚骂他的人?

他这日子过得还不如他这个通天阁副舵主呢,好歹也是逍遥自在,没人敢骂他呢。

只不过,夜羽得意的笑容还没有挂在脸上挂多久,就听到了太子将脾气发到了他的身上来。

“夜羽,你可是收了我们一百万两黄金的人,你就是这么替我们办事的吗?敌人都快把我们给杀光了,你才跑过来?你们通天阁就是这么骗人钱财的?”

夜羽可没有夜影那般的好脾气,更不需要想夜影那样估计太子的身份,夜羽当即就怼了回去:“我们通天阁再怎么厉害,也只能是帮人啊,对于那些蠢得往敌人的圈套里钻,自寻死路的猪头,我们通天阁都不屑于去帮。再说了,我们通天阁跟你们签订的契约只是帮着对付通天阁而已,没有写明要保护你们的性命。我劝你回去好好的看看契约,再来跟本座说话,你若是再有下次如此跟本座说话,可就休怪本座不客气了。”

夜羽愤怒的怼完了太子,就对自己的手下吩咐道:“通天阁的人,都给本座听着,你们只管杀冥日会的人就行了,至于钟达的兵马,你们不需要操心,哪怕太子被钟达的兵马给杀了,也跟我们无关,我们要严格按照契约办事,别亏了,否则,还得跟太子他们追加契约银子了。”

“是”,那些刚刚还在跟钟达的士兵厮杀的通天阁的人就立即放弃了,转而将矛头集中对付冥日会的人。

这一下,太子的兵马压力就大了许多,不得不集中精力对付钟达的兵马。直接将太子给气得七窍生烟,却是拿夜羽没有半点办法。

正在厮杀的夜影不禁轻笑一声,他这个弟弟还真的是有将全天下的人都气死的本事呢。

虽然冥日会的人和钟达的兵马很多,不过好在过了一会儿后,暗夜组织的人也赶到了这里来,帮着一起杀敌,太子的人才渐渐的占了上风。

在山林里厮杀了两天一夜,才将冥日会和钟达的人给杀死。太子这才松了一口气,瘫坐在草地上,背靠着树干,让军医给他诊治伤口。

休息了一会儿,夜影上前道:“太子,我们不能在这里再呆下去了,必须得赶紧走出这片云山,去拦截之前从另一条道上跑了的敌军。”

太子叹气道:“唉,若是我们没有遇到这些敌军,我们也能来得及去邵关之前阻拦那些士兵,可是现在,我们都在云山里浪费了两天一夜了,钟达的兵早就已经跑了,我们现在出去,哪里还能赶得上他们啊?”

“太子,他们就算是要跑,也是要跑进中部去占领那些城镇的,我们也得快速出去跟南青国的士兵汇合,然后再做打算夺取中部的城市。而且,现在我们还有一个危机,如今冥日会已经和钟达勾结在一起了,他们也有可能会在另一条路上将南青国的兵马给伏击了,所以,我们必须得赶紧出去了。”

“好吧,立即出发。”还是先保存好自己的兵马要紧,若是少了南青国的兵马,自己的势力就大为削弱了。

太子起身,坐上了马背,身上的疼痛让他不禁嘶了一声,真是痛啊,以前都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这次真的是太凶险了,连他的命都差点要丢在了这里了。

太子暗暗想着,以后可是不能再这么跟着士兵出来冲锋陷阵的了,太过危险了,一不小心就落入了敌人的圈套送了命,这个社会真是太过阴险了。自己还是偷奸耍滑一点,躲在后方指挥兵马就行了,上什么前线啊。

一想到这,他不禁暗暗的咒骂了轩王一句,轩王倒是病得是时候了,这个时候,他在外头卖命的杀敌,轩王倒是躲在营帐里头躲清闲。

这一次出山,太子就不敢再跟夜影作对了,老老实实的让几十万兵马用腰带互相缠绕在一起,一起跟在了夜羽的小金蛇后面往云山的东北方向走出去。

以走出去没有多远,便是见到凌轩带着兵马往他们走了过来。

“轩王,你怎么出来了?”

太子十分惊讶的问道,还以为自己眼花了,看着轩王身上的血迹,应该是刚刚还经过了一场厮杀,身上的血迹都还没有干。

“王爷,你没有受伤吧?”夜影上前关切的问道。

“没事,一点小伤而已,养养就好了。”凌轩忍痛说道,自己若不是因为中了毒虫,武力减弱,那些个敌人在他的眼里,根本就算不得了什么,哪里能将他伤成这样啊?

太子往轩王的身后瞧了瞧,只见轩王的身后只有他自己的五万多兵马,并没有见到南青国的人,太子皱眉道:“南青国的兵马呢?你可有遇到上官云飞?”

“没有遇到他们,怎么,他们跟你们不是在一起的吗?”

“没有,我们在南部的时候,一听说钟达的士兵朝着邵关的方向跑了,我们就朝着云山的方向跑,想要抄近路去拦截,结果路上遇到夜影,之后,上官云飞就说他跟着钟达的士兵逃跑的路线追击,我们就兵分两路了。”

“本王在路上倒是遇到了一波钟达的士兵,跟他们厮杀了一通,也不知道这波士兵,是不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一波士兵,不过,看他们逃跑的方向,应该是邵关的方向。这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见到南青国的任何一个人,他们是不是走的另一条路啊?”

“那就不得而知了,本太子在云山里厮杀了两天一夜,也没法跟外界联系,跟上官云飞他们失去了联系了,这才是想着要出来找他们汇合呢。”

凌轩有些气愤的看着太子,眼眸一眯,训斥道:“太子,你也未免太过于刚愎自用了,本王担心夜影来劝你怕是劝不住,还特地写了一封信,让他交给你,你竟然连本王的劝告也不听,非要往这云山里来。本王之前在营帐那的时候就已经告诉过你,这个护民会是假的,他们是冥日会的人,要你防着他们一些。你竟然是不听劝?若不是这次有通天阁的相助,你们几十万大军就全都覆灭了!”

“本太子不过是想要将钟达的士兵给拦截住,求胜心切罢了。哪能想到之前一直跟着我们攻打钟达的护民会竟然真的会勾结钟达来对付我们啊。不过这不是有惊无险,好好的吗?而且,也幸亏了本太子去了云山,将埋伏在云山的敌人全给歼灭了。”

太子死鸭子嘴硬,不仅不肯承认错误,还巧言狡辩了一番,竟然将自己戴功立德了起来,听得旁人一阵翻白眼和不耻。

轩王气呼呼的冷哼一声,道:“太子,你记住,仅此一次,若是再有下次你不听本王的劝告,就别怪本王撒手不管了。”

“你!”太子气得咬牙切齿的,却是不敢还嘴,只得硬生生的忍下了。

“哼!”轩王一甩马鞭,就带着部队往西南而去。

------题外话------

PS:骨思玦《闪婚99分:王牌贵妻》

且看闪婚扯证的慕小夏和苏北城如何相杀相爱!

(片段)

醒来,慕小夏发现自己多了一身的吻痕,瞬间爆炸,一脚把某人踢下床,“苏北城,你个禽兽,这是我的床上,谁允许你上来的!”

“房子是我的,所以床是我的,你也是我的。”某人迅速爬起,揽着气鼓鼓的娇美人,“老婆,都结婚一年了,昨晚,可还满意?”

“滚!”拍打某人乱摸的爪子,“苏北城,你人面兽心、禽兽不如,妖孽!”

苏北城镇定的咳了声,“老婆,我也是处,你不亏的,再者,你有没有听过一句名人名言!”

慕小夏忍住掐死他的冲动,“说!”

“日久不仅生情,还生人!”

擦,慕小夏一脸黑线,还生人,我立马让你变死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