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敏儿献计(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阴暗的地洞里,十几个黑衣人一身是伤的跪在了杀天霸的面前,焦急的道:“会首,任务失败了,我们派去云山的人全都被杀死了,就剩下这些人了。”

“咯咯咯”

安静的地洞里,响起了手指关节收紧而响起的声音,杀天霸面色阴冷,愤怒的问道:“怎么回事?这件事情计划得十分的周密,为何会失败?”

“回会首,本来我们在云山里已经将太子的几十万兵马给分散了一半,可是还有二十万兵马被夜影用腰带给捆绑在一起,我们就没有办法将这二十万兵马给分开了。而后来,通天阁的人赶到云山,通过小金蛇引路,找到了那些分散的兵马,还利用那二十万兵马将我们的人和钟达的人全都给杀死了。”

“夜影和通天阁的人怎么会在那里?”

“是轩王给夜影写了一封信,轩王他似乎早就已经知道护民会是我们假扮的了,因此,这一次我们的人去将太子往云山引的时候,夜影就跑过来阻拦,拦不住太子以后他就发射了信号弹。通天阁的人就去了云山,而轩王,则是带了兵马在邵关之前将另一支单独的钟达士兵给灭了。”

“轩王以前就知道你们是冥日会的人了?”

杀天霸的眼眸一缩,散发出了阴狠的气息,狠狠的投射到站在自己身旁的天问。

天问低垂着头,感受到杀天霸投射过来的视线,天问便是抬头看向杀天霸,冷哼一声道:“会首,属下带着兄弟们完成了那么多的任务,你到现在都不信任属下?难怪了,之前的任务你都让属下去做的,这一次的任务既不让属下参加,还全都瞒着属下。哼,属下从未过问,根本就不知你们的计划,更不可能去泄密了,再者,我也从来都没有跟他们泄漏过我们假扮护民会的事。至于轩王知道护民会是我们假扮的事情,也许是轩王自己察觉到的,轩王毕竟是个聪明人,他若是想要查到护民会的事情,不是轻而易举的吗?”

杀天霸阴狠的盯着他,低缓而阴冷的说道:“你若是真的背叛了本会首,你可知道后果如何?”

天问垂首道:“知道。”

“哼!”

凌轩并没有遵循鬼谷子的建议好好的呆在丰谷县里休养,而是急急的指挥兵马攻占中部各个城镇,因着钟达在中部的兵马从南边撤回中部的途中,一部分被轩王灭了,另一部分则是在云山里被太子和夜影、通天阁的人给灭了。

而热河以北钟达的士兵,在听闻中部大部队被灭了以后,全都不敢跨过热河来,毕竟,护国公可是在热河这边严阵以待呢。所以,这时候的中部犹如是一个空城一般,轩王带领的兵马犹如进入无人之地,不过短短五天的时间,就将整个中部收入囊中,接下来,就该将马头转向东边了。

热河以北的钟达的士兵也迅速撤退到东边,到现在,钟达所有的兵马便是全都挤在了东部了。

凌轩虽然各处征战,但是却将鬼谷子都带着,每日里吃药泡药浴,身子倒是也控制了下来,上战场时候,战斗力也比以前提高了许多。不出十天,便是一路披荆斩棘,把东部的城镇一一收入了囊中。

“王爷,现在东部就剩下京城没有拿下了。”夜影站在桌案前垂首道。

凌轩的眸子微微一缩,脸上的线条更加的坚毅,沉声道:“一定要在三天之内拿下京城,我们留守在西部和北部的兵马再也撑不了多久的了,必须要早些把京城拿下,然后才能集中精力去西部和北部把外敌赶走。不然,到时候就很难再夺回来了。”

“是”

“把太子叫过来,我们一起商量一下明天攻打京城的作战计划。”

“好”

夏依依将针头抽了出来,把血袋交给了画眉,道:“把这个拿去交给严清,顺便打听一下现在前线的情况怎么样了。”

“是”,片刻后,画眉走了回来,道:“王妃,现在中部和东部的城镇基本上都已经收回来了,也就只有京城没有收回来了,应该这两天就该去攻打京城了。”

“这么快?”

“是啊,王爷亲自上了战场,自然打得快了。”画眉说得十分的理所当然,似乎只要王爷一出手,这整个天下都能被王爷给运筹帷幄了一般。

“京城,京城”,依依喃喃的念叨了两句,总觉得心里似乎是欠缺了一点什么,皱眉问道:“画眉,我们是不是落了什么东西在京城没有带出来啊?”

“呦,王妃,那可就多了去了,我们出来的时候,也就只是带了一些贵重的小件的东西,那些大件的东西可是一样都没有带啊。王妃,你是缺少什么物件吗?”

“我倒是不缺什么物件,我就是心里头似乎总有什么东西放不下一般,总感觉要出事儿。”

依依的眉头皱的更紧,起身在屋里头绕来绕走的,时不时挠了挠自己的头,努力想要想起究竟是什么事情。

敏儿见她如此,便提醒道:“以你的性子,应该不会是因为金钱而放不下,你不防往人的方向想想,是不是京城有什么你放不下心的人啊?”

“哦,对了,对了,我说怎么觉得心里头有什么事情放不下呢,我们出来的时候,忘记把月太贵嫔和两个小公主给带出来了。完了完了,她们若是在宫里头的话,会不会已经被钟达给杀了呀?”依依抚额,后悔不已,自己当初怎么就这么粗心,连她们母女三人都给忘记了,过了这么久了,直到今天才想起来这么一件事情来,可真的是太对不起月儿了。

“不行,我得立即去救她们。”夏依依连忙收拾东西就打算出门。

敏儿立即上前拦住了她,劝道:“行了,你的身子这么虚弱,你还怎么去救她们?你看看你现在贫血的状况,别说去救她了,你就是跑步都跑不了多远,你还是好好的在这儿呆着,我去找轩王,让他立即进皇宫打听一下,看看月太贵嫔在不在皇宫里,我让轩王去救她。”

依依看着自己站着都有些腿软发晕的疲累身子,自己又要隔两三天就抽血给严清炼药的,也不好出远门,不然,凌轩就会没有药了。“好,敏儿,你快些去,一定要跟轩王说,算我求他了,让他一定要救回月太贵嫔母女。”

“嗯”

敏儿风尘仆仆的赶到了靠近京城外面的城镇,连饭都来不及吃,就焦急的赶到了轩王所在的府邸。

“王爷,依依让我过来跟你打听一下,月贵嫔在不在皇宫里,让你一定要救她们母女三人出来。”

凌轩望着她满脸焦急,淡淡的说道:“当初本王进宫去寻找虎符的时候,曾经看到月太贵嫔母女三人住在仁寿宫,有太皇太后庇护着,她们应该不会有事。”

“王爷,那是以前,钟达若是能安安稳稳的当着皇帝,自然是不会跟几个女人过多的计较了,太皇太后若是要护着她们,钟达还能看在太皇太后的面子上放了她们,可是钟达都已经保不住皇位了,难免他会狗急跳墙,将她们几个女人给杀死的。”

凌轩微微皱眉,有些为难的看着她道:“现在钟达的兵马都在京城里,我们的人很难进京,更别说进皇宫营救她们三个的。”

敏儿耸耸肩,摊手道:“我也知道几乎不可能,现在的京城和皇宫都已经布满了重兵围得跟个水桶一样,怎么可能进得了皇宫救人,还一次救三个出来?可是她们三个若是死了,依依心里一定会很难受,我之前看她已经很自责了,还想着要亲自去京城营救她们,我看她身子不好,就拦……”

凌轩焦急的站了起来,抽了一口冷气问道:“她身子不好?她怎么了?”

敏儿突觉自己说漏了嘴,连忙笑着道:“瞧你这么焦急的模样,这会儿知道关心了?怎么我之前去连城的时候,你连句关心她的话都不让我带,就连鬼谷子都知道让我给依依带了一些糕点回去吃。”

凌轩抿了抿唇,稳住心神缓缓的道:“她怎么身子不好了?”

“没啥事,就是之前受了毒虫的侵染,身子亏虚,需要好生调养罢了。”

凌轩松了一口气,坐下来道:“等战事结束,本王就将她接到轩王府上,让鬼谷子给她好好调养身子,泡泡药浴。”

“王爷”,夏子英拿着一份消息走了进来,看到敏儿在轩王的帐内,稍稍愣了一下,旋即将视线转移,将纸条交给了王爷,缓了一下心神道:“刚探子来报,说是已经跟京城里面的线人联系上了,我们若是攻城,他们就让里面的人从里头接应我们。”

凌轩微微颔首,将纸条放在蜡烛上燃烧掉,沉声道:“好,那我们今天就准备好进攻军需,把马匹喂饱,明夜亥时,我们就开始进攻。”

“好”,夏子英回应后,就想将敏儿给一起叫走,可是碍于这是轩王的帐内,他也不好当众开口,只得跟敏儿使了一个眼色,自己便是先跨步往外走。

“王爷,你们怎么进攻啊?硬打吗?可有什么作战计划?”

夏子英的抬出去的脚又缩了回来,立在了原地,后悔的咬了咬自己的舌头,惊讶的看向了刚刚发声的敏儿,她是没有看明白自己的眼色吗?自己是要她跟着自己走,别呆在帐内妨碍轩王了,她怎么还问这个问题啊?这个问题可不是她一个女人能在轩王的面前问的。

这可都怪自己把她给宠坏了,她平时在自己面前直言不讳的问这些问题,自己都可以由着她,可是她怎么能在王爷的面前也问这逾矩的问题呢?

夏子英连忙使眼色,低低的呵斥道:“敏儿,你不该过问军营里的作战计划。”又连忙跪在地上跟轩王求情道:“王爷,敏儿她年少不懂事,她不过是好奇一问罢了,并没有要打探消息泄密的意图,还请王爷放过她。”

敏儿不禁翻了一个白眼,自己本来就没有要泄密的意思,被他这么一说,反倒显得自己像个内奸了。他这是来帮倒忙的吗?

凌轩想起以前在护国公府的屋顶上时,见到夏子英半夜里穿着夜行衣偷偷去客栈夜会敏儿的事情,凌轩不禁心里暗暗一笑,面上却故作严肃阴狠道:“南艺,将方敏带下去严加拷问。”

“王爷,不要,敏儿她真的只是一时好奇,她绝对不是内奸啊,末将敢用性命给她担保!”

“你很了解她?你给她担保?你是她什么人啊?”

夏子英一咬牙,“末将是她的未婚夫,末将可以给她担保,她绝对不是内奸。”

敏儿嗔怪的朝他呸了一口:“我呸,你别趁机占我便宜了,还未婚夫?你想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将本姑娘给定了亲?你想得美!”

夏子英更是急了,拉着她的手就要她一起下跪,道:“敏儿,我只有这么说,才能给你担保啊。你快些跟王爷认错,你刚刚只是好奇这么一问的。”

敏儿松开了他的手,直接把夏子英给拉了起来道:“唉,你怕个什么啊?他不敢让人打我的,他若是打了我,他就要挨依依的打了。”

凌轩听罢,脸色都铁青了,这个方敏,还真的是被夏依依给护得真是没有规矩了啊。

夏子英惊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到地上了,看到王爷脸色不好看,瞬间惊慌不已,“敏儿,你怎么越说越胆大了?”

“也就你们这么害怕王爷,我在轩王府里住了那么长的时间,早就习惯了这么跟他说话了。不过,我刚刚问这话可是真的想知道你们的作战计划,我想跟着你们一块儿攻城,然后去将太贵嫔母女给救出来。”

“不行,你不能去,太危险了。”夏子英立即阻拦道。

“以前你打战的时候,我不也跟着你一块去了吗?”

“这次不一样,这次是要攻打京城,比以前的任何一次攻城都要艰难和危险,你不能去。”

“那我跟在后方吧,找个地方隐藏着,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关键时刻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上前帮忙。你把作战计划说来听听嘛,说不定,我还能帮得上什么忙,能更快的解决战斗呢。”敏儿兴奋的眨着眼睛说道。

凌轩用手摸了摸眉心,想起敏儿跟依依一样是来自异世的人,说不定能真的给出一些建议呢,便是将自己的计划说与了方敏听。

方敏思索了一会儿,道:“以我看,我们应该在他们的军需上动手脚,这样就能让他们的战斗力大打折扣了。”

“怎么动手脚?”

“你们听我慢慢说来。”方敏嘴唇一勾,笑着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将自己的计划娓娓道来。

京城皇宫,东宫里,钟显急慌慌的收拾着东西,把包袱里塞满了金银珠宝,他恨不得把整个宫殿里的珠宝都带走,可是自己根本就扛不动这么多的东西啊。

他的儿子钟铭看着自己的老爹在东宫里忙得急打转,就是为了把包袱里塞得满满的。

“父亲,你在做什么?”

“做什么?赶紧收拾东西逃跑啊。”

“逃跑?我们为什么要逃跑,你可是太子啊。”

“还太子呢?你爹我这个太子都做到头了,你祖父那个皇帝也坐到头了。”钟显气呼呼的对着他儿子吼道,将一个重重的装满了珠宝的包袱挂到了钟铭的肩膀上,道:“赶紧把这个给背着,多带点珠宝,这辈子才有钱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