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攻入皇宫(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钟达快步走了进来,一把将钟铭身上的包袱揪下来扔在了地上,对着钟显就是狠狠的一巴掌,一顿臭骂:“你这个逆子,朕让你带着兵马去攻打轩王,你倒好,竟然跟冥日会的人勾结在一起,把我们的士兵往云山里头送,结果呢,死伤了几十万士兵,这个损失,直接导致我们把整个中部的城镇都给拱手让给了轩王,不然,我们可是能趁胜追击,把南部也给收回来的。现在我们就剩下这么一个京城了,你还不赶紧出去带兵御敌,还在这里抢什么金银珠宝?”

“父皇,还去带兵御敌?你看看现在外面那么多的士兵,我们哪能打得过他们啊?还不如趁着他们还没有冲进京城来,我们赶紧带着金银珠宝逃命去吧。”

“逃命?你能逃到哪里去?你别做梦了,现在,我们根本就出不了这个京城,外面全都是杜家的兵马,我们只有杀出去一条路了。”

“我们就这么一点点人,怎么可能杀得出去啊?”

“杀不出去也得杀,也许还能拼出一条血路来呢。若不是你跟冥日会的人勾结,我们能这么惨吗?”

“我跟冥日会说安排好的计策是很好的,本来就应该能把杜凌志的兵马全都给杀死的,都已经把几十万兵马给分散了一半了,谁曾想竟然被他们给逆袭了。”

“你没有这个脑子,你就不能先派人跟朕商量吗?你就私自做主了?”

“这不是时间上也来不及了吗?冥日会的人又催我早些做决定。”

“冥日会、冥日会,依朕看,冥日会根本就是想要渔翁得利。行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赶紧想想退路吧。”

“父皇,你先派人挡着前面的兵马,要不,我在宫里找找,说不定宫里会有密道直接穿到京城外呢。”

钟达一定,凝神想了一会儿,凝重道:“对,朕以前曾经听说过,当初建这个宫殿的时候,是修了密道的,就是想要在兵乱之时方便皇上从密道逃脱。”

“真的有密道啊?先皇有没有说啊?”

“没有,密道的地点,都是先皇传位之时告诉新皇的,可还是先皇死的那么突然,也没有留下遗言,他更不可能将密道的事情告诉朕或是他人了。”

钟显疑惑的问道:“父皇,先皇中的钩吻之毒,真的不是你下的毒?”

“不是,朕只是命人下了那些慢性毒药,并没有给他下剧毒钩吻,这一定是出自他人之手。”

“居然还有人比我们下手更狠更快”,钟显嘀咕了一句,便道:“我这就去找密道。”

“嗯”,钟达点点头,转身去安排防御之事。

钟达从东宫急匆匆的往外走,迎面遇到一个侍卫急匆匆的跑过来报信,“皇上,不好了,敌人开始进攻了。”

钟达侧耳细听,果真听到了城门口传来了高亢的厮杀声,而且不止一个城门口,所有的城门口都传来了厮杀声,真是把整个京城都给围的水泄不通啊,根本就无处可逃,唯一出路就只能是厮杀出去了,“快,快组织防御。”

钟达连忙牵过马来跨上马就朝着京城门口跑去,一到城门口,就见到杜家兄弟,他们的兵马十分的充足,进攻得也十分猛烈,按照他们这样的进攻,只怕是半天的时间就能将京城攻破了吧。

凌轩高坐在马上,指挥着士兵朝着城墙上方射箭,看着钟达站在城墙上,凌轩便是高声喊道:“钟达,你若是缴械投降,本王就免你死罪!”

“呸!你骗谁呢?造反还能免死罪?你不过是要将朕骗得开门投降了,你就好杀了朕了。”

“本王一向一言九鼎,只要你投降,本王就可以保你不死。”

“哈哈哈哈,我呸,你真的当朕是傻子?朕告诉你,朕是绝对不会投降的!射箭,射死他们!”钟达狂笑几声,便是从一旁拿过弓箭,朝着轩王和太子射了过去。

太子一边躲闪,一边高喊道:“外祖父,只要你投降,本太子就答应你,不仅不杀你,还会然你继续住在原来的府邸颐养天年。”

“呸,杜凌志,你做得了主吗?要不要跟你身边的杜凌轩商量商量?你也不想想,现在轩王有办法解毒了,不用担心会死了,他的能力也比你高,凭啥辛辛苦苦夺回来的江山让你去坐着当皇帝啊?朕跟你说,当初朕就看不上你的能耐,轻而易举的就把你的拉下皇位了,他同样也能把你从皇位上踹下来。哈哈!”

太子有些防备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凌轩,钟达说的话,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若是轩王想要当皇帝,自己怕不是他的对手啊。

凌轩对着城墙上厉声喝道:“钟达,你别在这里挑拨离间,本王原本就无心皇位,夺了江山,也是要将皇位给太子当的,本王当个王爷就已经足够了。”

“轩王,他天真,朕还能理解,他本来就笨嘛,可是你怎么也天真起来了?他当初就被朕给拉下皇位,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蛇啊,他还能不防备着点你?不然,只怕是要被你也给拉下去了。你以为你还能安安稳稳的当一个王爷?他怕是要过河拆桥,狡兔死走狗烹。哼,等他当了皇上,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你了吧,你的下场怕是要比朕还要惨!”

太子连忙对轩王道:“轩王,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他篡位谋权,本太子还念及亲情不杀他,更何况你跟本太子手足情深,又帮着本太子夺回了江山,本太子怎么会恩将仇报?必定会让给你继续当轩王爷的。你可千万别听他妖言惑众,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啊?”

“太子,你可说话算话?”凌轩侧首郑重的问道。

“那当然”

“那你发誓”,凌轩面带似有似无的笑意看着他,却是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太子犹豫了一下,为了获得轩王的帮助,只得举起手来发誓,“本太子发誓,若是有违誓言,就不得好死。”

凌轩眼眸里的笑意更深,用剑指着天上道:“父皇可是在天上看着的呢,你可别违背了誓言啊,不然…呵呵。”

凌轩的笑意让太子不禁抖索了一下,仰头望天,仿佛真的会被先皇和神灵看到一样,浑身打了个冷颤,随即背着凌轩暗暗的朝着地上吐了几口涂抹,道:“父皇、各路神仙,有怪莫怪啊,我刚刚是随口一说开玩笑的,不是真的发誓,你们可不要收了我的性命啊。”

凌轩策马跑开,命令士兵往城墙上扔火油罐,一整片的瓦罐破碎的声音响起,油洒遍了城墙,凌轩拉起满弓,连射出了四支火箭,顷刻间,整个城墙上都冒起了漫天的火光,敌军哪里还有精力朝着他们射箭啊?纷纷朝着城墙下跑,一边跑一边扑身上的火,哭喊声霎那间响彻了城墙。

敏儿穿着一身劲装,对凌轩道:“轩王,现在可以让他们将鬼谷子之前研制的毒气炸弹集中炸城门了。”

“嗯”,凌轩点点头,上前命令十个箭术好的弓箭手将毒气炸弹绑在箭支上,远远的朝着城门射过去。

虽然这些炸弹的威力小,可是十个炸弹同时爆炸的效果就十分大了。

一瞬间,城门口就响起了一整片的爆炸声,再加上之前投到城门上的火油,很快就火光冲天了,那扇坚硬厚重的大门也瞬间就被炸开了,燃起了熊熊大火。

守在城门口内的士兵很快就中了毒,倒地身亡,其他的士兵一见,纷纷往后跑,这个城门口瞬间就变成了一个空门。

钟达见状,连忙就吩咐人往前顶上,可是火光太大,又有毒,根本就没有人敢往城门口冲。钟达一咬牙,道:“全都在这里守着,他们若是敢往这边冲,就立即上。”反正有火,凌轩的人也不敢过来。

凌轩见门一开,就立即命人朝着城墙里面射箭,同时命士兵带着水冲过去灭火,迅速往着城里冲去。

“放箭,快放箭。”钟达连忙命令道。

凌轩大喊:“盾牌准备!”

士兵们连忙将盾牌立起来,形成了一个盾牌墙,朝着里面缓慢的移动着。对方的箭雨十分的猛烈,凌轩他们的士兵很快就被杀死了,盾牌墙也倒了。凌轩大喊:“快上,补上。”

敏儿眉头一皱,凌轩这是打算用人海战术冲过去?虽然是能冲过去,但是却要损失很多士兵的。

敏儿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烟幕弹,朝着城门口就扔了过去,对面那些敌人瞬间就看不清笼罩在烟雾里的轩王的兵,只得朝着烟雾里头一顿乱射。凌轩的兵马趁着烟雾,就快速的往里头冲,很快就冲了进去,拿着刀剑就和敌军厮杀了起来。

一进去,就将其他的大门也给打开来,凌轩忙喊道:“骑兵先入城。”

哒哒哒,五万骑兵骑着战马挥着长矛长剑如同潮水一般往城里涌了进去,他们坐在马背上,比起地上的步兵来说,占据了高位,而且速度又快,战斗力更强。就像是收割瓜果一样杀敌,一片片敌人被杀死倒地。

“骑兵,上骑兵,骑兵呢?”钟达自己的士兵被骑兵给冲击得四分五裂,立即大声命令道。

一个将军骑马过来道:“皇上,刚刚末将去纠集骑兵,发现马厩里的马全都被人下了药,上吐下泻的,趴在马厩里站都站不起来啊。”

“混蛋,轩王,你竟然用这种卑劣的手段。”

钟达气得朝着前方怒骂一句,让那个将军在这里抵挡着轩王,自己则骑着马快速逃回了皇宫。现在事情已成定局,是绝无可能再胜利的了,倒不如回皇宫,看看钟显有没有找到密道,到时候从密道逃脱。

钟达一跑进皇宫,就立即让人关了皇宫门,四处找密道,却是找不到,偶尔找到一个疑是的密道,进去还没走多远,就被堵住了去路,也不知道这个是用来迷惑人的假密道,还是说有其他的开关才能继续往前走,不过,他也没有找到机关,只得出来在各宫殿继续找。

与此同时,京城另外三个方向,夜影、夏子英、上官云飞带着兵马分别从其他的城门口冲入了京城,一路杀戮,朝着京城中心的皇宫集中。

“皇上,轩王他们已经将皇宫团团围住了!”一个侍卫慌张的跑了进来禀告道。

“怎么会?这才两刻钟的时间,这么快就抵挡不住了吗?”钟达焦头烂额的问道。

“皇上,你的兵马在皇宫外叛变了,跟着轩王他们一起攻打过来了。”

“什么,他们竟然叛变了?”

钟达气得心口一阵闷痛,连着心和脑袋都疼了起来。

“皇上,不好了,他们冲过最外面一层的宫门,现在朝着第二道门冲过来了。”又跑来一个侍卫焦急的禀告道。

“皇上,他们朝着第三道门冲过来了…。”

“第四道门……”

“第五……”

钟达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快被外面的呐喊声给攻击得支离破碎了,对于这些侍卫的禀告声完全都给屏蔽了,他呆立在原处,没有做出任何防御的指令。现在,无论他做出任何指令都是枉然的。

那些宫人和侍卫一见皇上都放弃守御了,他们哪里还有心思作战啊,纷纷都各自奔跑着想着怎么逃命去。

凌轩高喊道:“里面的宫人、侍卫们,你们给本王好好的听着,你们只是被钟达控制的无辜的下人,只要你们举手投降,本王保证,绝对不会伤了你们的性命。”

那些宫人一听,干脆全都举手投降了,反正无论这皇宫里的龙座上坐的是谁,他们也只是一个任人使唤的宫人罢了,犯不着为了一个失去势力的皇上而丢了性命,更何况这个皇上还是谋权篡位的钟达呢,皇位来路不正,还是跟着杜家兄弟比较靠谱。

有了宫内宫人和侍卫的投降,又跟其他三支队伍汇合了,凌轩很快就带兵进入了最里头的一个宫门。

“轩王,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这些人都是谁?”

凌轩闻声朝上头望去,眼眸一缩,冷声道:“钟达,你可真是没有人性啊,你居然把太皇太后抓来当人质?”

钟达冷哼一声,道:“还不止她一个呢,带上来。”

钟达一挥手,钟显就将另一个女人也给推了上来,凌轩一看,正是月太贵嫔,除了她,旁边的两个侍卫手中还抱着两个嗷嗷哭着的女婴。

太皇太后整个人都已经病得十分的虚浮了,眼眸几乎睁不开,歪歪倒倒的站不住,被钟达给直接按在城墙上趴着,也懒得用力支撑着太皇太后虚胖的身子了。

太皇太后有气无力的道:“弟弟,哀家可是从来没有亏待过你啊,就算是你篡夺皇位的时候,哀家都没有出来阻拦你,也算是给你登基让开了路。你为何要如此对待哀家?”

钟达冷哼一声道:“太皇太后,朕已经够宽待你的了吧?你应该也知道,朕将东宫里杜凌志的妃嫔是如何折磨死的,你却能安安稳稳的在仁寿宫里继续当你的太皇太后,还能继续花重金炼制丹药,你的日子过得如此的舒坦,还不是因为朕念及你是朕的亲姐姐的面子上?还有,你以为你窝藏了月太贵嫔母女三人在你的仁寿宫,朕真的就一点都不知道吗?哼,老实告诉你,你的仁寿宫里可布满了朕的眼线。朕之所以不动她们母女三人,还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